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车子下了高速,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陆挽此前到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距离县城两个小时的市区。
      那时候她的养母状态很不好,住在市里的精神病医院疗养,她周末会去探望对方。
      
      窗外灯火阑珊的城市夜景,繁华又陌生。
      车子开进小区,周围的高楼少了起来。
      豪宅最好讲究一个“隐”字,避开喧嚣,这片别墅区背靠着山,前面是广阔湖景。
      一栋栋别墅坐落在山脚下,私密性极佳,取了依山傍水的好寓意。
      
      阿彪打开车门:“大小姐,已经到了,请你下车,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如果有事情,随时找我。”
      陆挽:“好的,谢谢你。”
      “大小姐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阿彪摸了摸头,附上一个自认为极具亲和力,其实在路灯下显得格外狰狞的笑容。
      其他几个壮汉依样画葫芦,转眼便是一片狰狞。
      
      陆挽:“……”
      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她是习惯了,却把听到动静出来迎接的陆家帮佣吓了一大跳。
      妈呀,真的好可怕!
      要不是知道这些人是送小姐回来的,她特别想报警!
      三辆黑色的路虎开走,帮佣这才敢上前。
      
      “真是上天有眼啊,终于把小姐你找回来了,我来帮你拿东西吧。”顿了顿,她又惊讶地拔高声音,“天啦小姐!你还带着一坛酒和……甲鱼?这是特产吗?”
      “没有,这是小草龟,我当宠物养着玩的。”
      至于许要硬塞的十鞭大补酒,她还没想好怎么如何处理。
      
      陆挽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对方,四十岁的样子,面相和善。
      她笑了下:“谢谢阿姨,这些不重,我自己拿着就行。”
      
      “我姓王,我先带着小姐去放行李吧,小姐你长得可真高。”
      “……谢谢王姨。”
      
      王姨已经在陆家做事五年了,和主顾关系相处得很好。
      她知道这家丢了个孩子,年年春节去佛寺上香,她都会求菩萨保佑东家能找到孩子。
      丢了孩子的家庭,不管怎么样,都是很可怜的。
      如今小姐回来了,可真是阿弥陀佛!她得抽个空去寺庙还愿!
      
      “二楼右边是你的房间,一直都有人定期打扫,真好,以后就不会再空着了,你看看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和我说。”王姨推开房门。
      
      陆挽:“说话居然有回音,好厉害。”
      
      王姨没听清楚,又问:“你说要什么?对了,我不知道你的胃口,所以吃的准备得有些多 ,小姐你如果饿了,我现在就去把饭菜热一热。”
      
      “好的,我放了东西就下来吃饭。”
      
      她在服务站休息的时候吃过一餐,可被八个一脸谨慎严肃的壮汉跟着,造成了整个餐厅的气氛都很……苏维埃。
      
      为了不影响其他人,陆挽匆匆扒拉了几口就走了。
      根本没吃饱!
      
      平时她走在路上,经常会有女孩子偷瞄,偶尔还有胆子大的上前要联系方式。
      现在是五一假期,路人非常多,偷瞄她的姑娘少了一大半,也没有人敢来搭讪。
      
      倒是有不少人围着那几辆路虎看。
      
      陆挽认识车的牌子,宁县矿产资源丰富,有不少有钱人和豪车,她瞧出来这几辆车是有些不同,但是具体哪里不同,就看不懂。
      
      阿彪看出了大小姐的疑惑,主动解释说这是最高级别的防弹车,别说是AK47,手榴弹都炸不穿,能承受7英尺内的33磅重的炸弹。
      除非是迫击炮近距离攻击,其他火力那都完全不是事。
      陆挽觉得不太对,买这样级别的防弹车,那得有巨有钱且有无数仇家吧?
      大伯一个温和的生意人……这有点夸张了。
      
      难道是因为大伯喜欢迷惑发言?那确实有必要好好保命。
      
      陆挽放下背包,在房间里走了一圈。
      她目测了一下,加上外面阳台,房间得有七十平……难怪会有回音。
      
      陆挽的包里有一套换洗的衣服、几张她最喜欢的行星乐队专辑、还有一支口红就没了。
      
      口红是她偷偷买的,从来没用过。
      高中就有很多漂亮女生会画淡妆,嘴巴弄得红嘟嘟、亮晶晶的,还挺好看的。
      
      陆挽刚下楼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她走到餐桌边,整个人都惊呆了。
      王姨说不知道她的口味,所以准备得多了点,但是这也太丰盛了吧!
      半张桌子的菜,各式各样的!简直像是过年一样!
      陆挽刚坐下来拿起筷子,外面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王姨:“我去开门,小姐你先吃饭。”
      ——
      
      陆挽在半路上被劫走,王卫东回过神,第一时间通知了赵家的人。
      他和赵家有点亲戚关系,所以这件事才委托给他。
      
      作为家里的老大,赵奎知道后非常生气:“你告诉我是谁干的,我要不把他脑袋拧下来,我就不姓赵!”
      “好像是陆家,陆津野。”光是说到这个名字,王卫东就抖了抖。
      
      “……”
      拧脑袋是不可能拧脑袋的,只有假装失忆才能维持生活的样子。
      
      赵奎很自然地把刚撂下的狠话当成屁放了,压低声音又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陆家的人叫她大小姐。”
      “大小姐?这不可能吧,你是不是听错了?”
      “真的。”
      
      赵奎皱眉想了下,他妹妹嫁的穷小子是姓陆。
      但是穷鬼和那个陆家能扯上什么关系?以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难道是他妹妹派去的人,再故意放的烟|雾弹,赵奎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那个女人本来就心思深沉。
      
      他知道三妹还在澳洲,穷鬼也不在国内,既然接到了孩子,一定是送回了家。
      如今父母都不在,他这个舅舅理应去问候一下,最好能把孩子接回赵家,好好地“安慰”一番。
      
      赵奎算着时间,陆挽刚抵达,他就从家里出发了。
      他带上了老婆和孩子,全家一起加入了给外甥女“送温暖”行动。
      ——
      
      王姨见到门外的三个人,往后退了一步,犹豫道:“……东家都不在家。”
      
      赵奎一脸不耐烦地说:“轮到你说话了吗?”
      他边说边伸出腿,从门上方跨了进来。
      
      别墅区的安保非常好,每个路口都有监控,为了不影响业主看湖景,院子是半开放式的,镂空的围墙和门只有不到半米高。
      没有半点防御作用。
      
      “一点礼数都没有,佣人还敢指手画脚?”赵夫人冷哼了一声,也跟着跨了进来。
      
      “还不快让开!”最后进来的是赵烟。
      
      一家人整整齐齐地非法入侵。
      
      王姨早领教过这几个人的难缠,自己是拦不住的,她第一时间通知了陆不渝。
      
      此时陆挽还在纠结先临幸龙虾还是猪蹄,谁知还没决定好,就被几位不速之客打断了。
      
      赵奎皱着眉盯着坐在餐桌前的人。
      电话里,王卫东已经告诉过他了,陆挽是被当男孩养大的,非常没见识和土鳖,但真见到人他还是有些意外……
      反正第一眼没看出来是个姑娘。
      
      眉眼像她的穷鬼爸爸,鼻子倒是有点像自己妹妹。
      “你是陆挽?我是你的舅舅。”
      “我是你舅母。”
      
      “我是你的表姐赵烟,你好。”赵烟一边打招呼,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陆挽。
      挺帅,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对了,姑父就长得很帅,是个美男子,所以当初姑母才不顾一切地嫁给他。
      
      陆挽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她把筷子伸向了虾!
      
      赵家三个人等了几分钟,那位都只顾着自己吃,一句话没有。
      
      赵烟琢磨了下,开口说:“对不起表妹,因为你走丢了,所以赵家才收留我,想心有慰藉,是我占了你位置。”
      
      陆挽:“啊,没关系啊,因为我们本来就没关系。”
      赵烟:“……”
      准备好的话,突然没法往下说了。
      
      在女主角光芒万丈的校园文里,陆挽是个剧情推土机,赵烟就是男女感情加速器。
      但是哪怕都是炮灰,他们也不在一个立场上。
      当年陆挽走丢,赵家的人马上去孤儿院收养了一个孩子……用来安抚失去女儿的赵三小姐。
      这个操作太骚了。
      
      赵烟是赵家的养女。
      两个人作为名誉上表姐妹,在学校里难免被拿来比较。
      不过和从小就被精心培养的赵烟比起来,她自然成了陪衬,自卑之余,反而因为赵烟的频频拉拢,和人亲近起来。
      
      反观赵烟可比她聪明多了。
      陆挽是恨女主抢走了自己喜欢的人,而赵烟却是恨女主抢走了她作为校园女神的光环。
      
      赵烟最开始把陆挽当成枪来使,挑拨她去对付女主角。
      后来陆挽落败,她才自己亲自上阵,虽然也次次碰壁,最后不得不出国,但比前者当跳楼机好多了。
      
      陆挽边回忆着小说剧情,边埋头吃东西,实在没有空理会人。
      
      对方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赵奎,他皱眉问:“你这是什么意思?长辈来了,你就坐着吃东西。”
      
      陆挽喝了口茶,嘴巴终于得空了,平静地说:“那我也可以站着吃。”
      还有益于消化。
      
      她站起来后,马上反悔了,又坐好,真诚地对男人说:“不行,我站着能看到你头顶的头皮屑,影响食欲,真的,你如果再长得高一点就好。”
      
      赵家人:“……”
      
      赵奎暴跳如雷:“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看你,剪这么短的头发,男不男女不女,听说你还和一些白毛、红毛混在一起,真是不知道检点!”
      
      陆挽:“我饿了一天,能不能等我吃完了再说,行吗?”
      
      赵奎非常不耐烦,但是赵夫人沉住了气,拉住了暴走的丈夫,他们可不是来吵架的。
      赵夫人假意地笑了笑:“这样啊,那你先吃吧,你父母都不在家,我们不放心,特意来接你去外公家。”
      
      吃饭能花多久,最多也就二十分钟吧。
      
      陆挽嘴角的笑意压不住,看看这家人,挺聪明嘛。
      赵奎诋毁她,这对母女却假惺惺地拉拢她。
      这是全家一起pua啊!
      可惜她不是书里的炮灰。
      
      这顿饭,还真不只是二十分钟的事情。
      
      二十分钟过去了,陆挽在大嚼特嚼!
      四十分钟过去了,陆挽还在旋螺式疯狂吸入!
      一个小时过去了,赵家三个人都一脸不可思议……
      
      陆挽对吃的东西没有要求。
      她有段时间饿怕了,一定要吃饱才行。
      
      但这不代表她不喜欢美食,她每次吃到喜欢的,都会努力记住味道,因为不知道下次再吃到是什么时候了。
      
      陆挽不想去对付谁,也没兴趣去证明自己多厉害。
      
      她一直以来都没什么特别远大的目标,小计划是完成每天的学习生活,大计划是考上名校。
      再往后,她还没有想好。
      
      不过好像有点问题,无论是大伯、阿彪……还是眼前这三位,都觉得她是个很温顺的人呢。
      
      有钱人是非多,但穷人的撕扯才是机关算尽、步步为营。
      前者是为了更体面地生活,后者则是为了生存。
      
      赵奎终于没了耐心,忍不住说:“你怎么还在吃?现在可以走了吧,你这个样子哪里像赵家的孩子。”
      
      陆挽放下筷子:“我没有吃你家大米啊。”
      
      已经看了一个小时吃播的三个人:“……”
      陆挽拿着纸巾擦了擦嘴:“我没说要和你们回去,我哪里都不去。”
      “……”
      
      赵夫人脸上的笑维持不住了,有些生硬地说:“你这是对长辈的态度吗?难道你父母没有教你吗?”
      
      “不不不,我对长辈肯定不是这个态度呀~”话音一顿,陆挽又说:“我有没有父母教,你们心里没数吗?”
      
      把时间拨回她失踪那天。
      如果那天母亲没有出差,绝对不会答应。如果不是那些人说老爷子生日,有外孙女和外孙在老人才算圆满,父亲也不会答应。
      
      可是赵家做了什么呢?
      故意把两个孩子藏起来,借此半真半假地震慑威胁她母亲。
      
      陆挽被带去附近的公园,看孩子的人不上心,她就是在那里被人贩子抱走的。
      
      赵家谋求利益,也没想到孩子会丢了,当时也都慌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看来是是没有愧疚心,算了。现在十一点了,我吃饱了,要去睡了,也不想把小区安保叫来,吵到邻居,让他们知道你们欺负一个父母不在家的孩子,听故事。”
      
      她说完站了起来,没有理会客厅的人,径直上了楼。
      
      这里住的全是有头有脸的人,哪怕是污秽一团,这几位也是要面子的。
      赵家丢不起这个脸。
      
      陆挽回到了卧室,虽然不在意那些话,但还是……摸了摸头发。
      好吧,是有点像男生。
      
      不如……买顶假发?
      陆挽打开了淘宝,可是便宜的假发她买过,一言难尽。
      可质量好的得几千,她一直抠,舍不得那么多钱。
      
      陆挽十六岁生日,给自己买了顶假发和一支口红。
      
      她在网上花了六十元巨款购入刘亦菲同款长直发。
      没有收到快递之前,陆挽担心,怕和刘亦菲搭不上,更像刘欢老师。
      没有说刘欢老师不好的意思,不过她觉得两个人的气质和长相不是一个类型。
      
      收到货后,陆挽知道自己多虑了。
      头发是尼龙做的,戴上跟头上套个垃圾袋似的,和卖家的宣传图差了十万八千里。
      
      陆挽当时发了自己戴假发照片过去,质疑对方虚假宣传。
      没想到老板装傻充愣地回复:亲亲,你怎么发了刘亦菲照片过来,好看的呢。
      
      陆挽气得要死,如果不是隔着网络,她真的想锤爆卖家的狗头,让对方学会诚实做人。
      
      所以除了假发,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头发快一点长。
      最好是少花钱,或者不花钱。
      
      陆挽关了淘宝,去贴吧搜索了下,找到了一个民间偏方。
      有个帖子说,用啤酒、生姜、鸡蛋混合在一起,能让头发疯狂生长。
      
      这个很可以!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但至少成本不高!
      
      她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说干就干!
      
      在冰箱里找到了所需材料,在王姨震惊的目光下,她把东西拿回了房间。
      
      陆挽把材料混合后浇在头上,按摩了头皮十分钟后,准备冲水。
      
      洗脸池是智能的,自带了一个触摸面板。
      
      陆挽不会弄,意外把温度调到最高。
      她被热水烫了下,连忙把头缩了回去。
      
      出师不利,头发太短,液体太多,不能很好地调合,正在往下滴。
      她眼睛被鸡蛋液糊住了。
      
      ———
      陆不渝接到电话,担心陆挽一个人应付不过来,马上往家里赶。
      
      他抵达的时候,不速之客已经离开了。
      
      王姨说大小姐已经回房了,她拒绝了和那几个人去赵家。
      
      陆不渝径直上了楼,发现隔壁的房间门是开着的。
      他敲了门后,迈步走了进去。
      
      卫生间敞开,里面有水声,洗漱台前站着一个人。
      
      陆不渝怔了两秒,笑着说::“你在卫生间做蛋汤?撒点胡椒粉和葱花更好。”
      
      “……?”
      
      陆挽听到敲门声,以为是王姨,但怎么会是男人的声音。
      而且说话还很讨厌。
      
      她转过头,透过眼睛缝隙看了眼靠着门框上的男人,怎么还有点眼熟啊。
      “……共享男朋友?”
      
      陆挽话才说完,就听到几声“咔嚓”的快门声。
      
      陆不渝看着照片,慢条斯地的说:“这是我今年遇到的最好笑的事情,掏出手机留个念。”
      
      陆挽:“……?”
      有些人活着,但是忌日却早就定下了。
      
      今天她就要辣手无情,亲手结束千万少女的梦!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挽:不要搞我,有那点时间我不如大嚼特嚼
    陆挽:不要搞我,有那点时间我不如好好学习
    其他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