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人与野兽 ...

  •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单身女人带着年幼的孩子,在鱼龙混杂的贫民窟生活是相当困难的。特别这个女人长得还很美丽,也不知道为何流落到了这个被废弃的街道中。就像落入阴暗的臭水沟的浓艳红玫瑰,烂泥玷污了花瓣,恶臭掩盖了花香。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难得还有些小聪明,早早地给自己找了座靠山,不然早就被这儿的原住民给生吞活剥了。
      
      萩沢久佳奈难得机灵一次,可也没让他儿子对自己改观。
      因为她找的靠山,在萩沢让眼里根本就不靠谱。
      
      萩沢久佳奈称呼她这个靠山为齐川先生,将他透露给萩沢久佳奈的那些信息整合起来,大概能推测出他是一个□□组织里的小头目,手底下有人可以使唤的那种。
      萩沢久佳奈有些兴奋,为自己的毒辣眼光沾沾自喜。
      她刚来到贫民窟那会儿,因为怕出事就不敢走太远,在住所附近随便瞄了一圈,一眼就瞧见了齐川先生。
      并不是说齐川先生有多帅,以萩沢久佳奈的眼光来看,这人相貌顶多只能算是及格。能选他当靠山,主要是因为他当时身上穿着一套干净合身的黑西装,瞧着就比贫民窟里衣衫褴褛的流浪汉条件好到不知道哪里去,所以才下定决心上前勾搭的,因为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倒是没想到这一勾搭竟然就钓起了条大鱼——当然,这是萩沢久佳奈的想法,她那稚龄的儿子根本不敢苟同。甚至萩沢让有时候都想敲开她的脑袋研究一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她找谁不好,非得找港口黑手党的人?
      
      萩沢让并不认为齐川先生真如他所暗示的,是组织里的一名小头目——事实上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确定这人就是个再普通不过、一抓一大把的□□底层走狗。可哪怕这人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基层人员,到底还是牵扯上了那个无比麻烦的港口黑手党……
      正是通过他,萩沢让才认识了那个似乎不大安分的港口黑手党驻管医师森鸥外。个中经过,容后再讲。
      
      说到港口黑手党,其实就是一个以港口作为势力范围的□□性质组织。说是港口,可实际上港口黑手党的势力基本覆盖了横滨整座城市。
      统领这个组织的首领是个相当残暴悍戾的人,“违逆者全部处死”便是如今他带领下的港口黑手党的信条。近些年,随着首领逐渐老去,他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朝令夕改、反复无常、阴晴不定,哪怕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部下,只要稍微提出一丝异议,也逃不过被拖出去杀死的结局。
      横滨陷入了长期的血腥恐怖之中,港口黑手党积威甚重,实力强劲,甚至连政府部门都不敢撄其锋芒。
      
      须知器满则倾,物极必反。港口黑手党的暴.政再这么持续下去,势必会激起部分人的强烈反弹。
      横滨不止港口黑手党一家□□性质组织,虽然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单拎出来,很快就会被港口黑手党像碾蚂蚁一样轻松碾死。但蚁多尚能咬死象呢,若是真的到了危及他们生存空间的时候,这些原本零散的组织拧成一股绳,未必不能给港口黑手党一记重击。
      如今他们没有这个念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情况还不到最严重的时刻,所以他们都不想做牵头的那个出头鸟。像港口黑手党首领这样心眼小如芝麻,手段还相当残忍的人,就得一击必杀。首领一死,港口黑手党内部必定会乱,虽然危险,但他们同样也有喘息的机会。反之,他们必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率先站出来的牵头人或者组织,港口黑手党首领对他的报复恐怕不是几颗子弹就能简单结束的。
      
      只知道靠山来头不小,却不知道麻烦同样不小的萩沢久佳奈,那之后就安安分分地跟在齐川先生身边,不再动歪脑筋四处留意备胎人选了。与此同时她心里存着的那些小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时不时就会试探着问一问,齐川先生什么时候能把自己从贫民窟带出去。
      齐川先生根本就没打算把情妇带出去见光的意思,自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萩沢久佳奈当然不满意,可无论她怎么生气,也不可能跟齐川先生闹翻脸。因为她还需要他的钱来维护自己的容貌,也需要他的身份来震慑住对她不怀好意的家伙们。
      而对于齐川先生来说,萩沢久佳奈是个相当令他满意的情人,美,且蠢。所以他能容忍一些她的小毛病——比如不切实际地幻想着让他娶了她这样的事情。
      当然,情人身边带着的那个拖油瓶也很省心,存在感非常低,甚至有时候齐川先生都快忘了屋里还有这么个人。
      
      那孩子足够安静乖巧,有时候萩沢久佳奈脾气上来了,不好跟齐川先生翻脸,就拿那个拖油瓶出气。那孩子十分乖觉,被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也绝不会吭一声,因为他知道自己哭闹的话萩沢久佳奈会打得更狠。
      齐川先生觉得这孩子有可塑性,一开始是想把他带回去交给组织进行培训的。奈何他刚刚透出这么一点风声,萩沢久佳奈就开始闹了,说是休想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只把那个赔钱货带走。他走了谁给她做饭、谁给她洗衣服、谁给她赚零花钱、谁给她当沙包?
      齐川先生听了都觉得她有些无理取闹。萩沢久佳奈却不以为然,甚至宣称:既然萩沢让是她生的,那就合该做这些事来还了她的生恩。
      遭到了情人的强烈反对,齐川先生想着组织里培养的孩子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于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当然,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萩沢让八岁那年的某个夜里,萩沢久佳奈不知从哪抱回来两瓶啤酒,饭都不吃关在房间里就闷头开始喝,喝着喝着就开始骂,骂萩沢让、骂萩沢让他爸,主要是后者,前者就是顺带的。
      她酒量不好,两瓶下肚就懵圈了,拎着酒瓶走出房间,瞧见和他爸眉眼相似的儿子,抱着他一边打嗝儿一边哭。
      萩沢让听她大着舌头喊他父亲的名字,就当自己是个无知无觉的木偶,任由她发泄情绪。要是将她推开,或许会发生更麻烦的事,他这么想着。
      可谁料下一秒,这疯癫女人提起空酒瓶,照着萩沢让的脑袋就是一抡!
      “谁让你抛弃我——谁让你敢抛弃我——”
      
      那是萩沢让第一次对萩沢久佳奈生出杀意。
      
      他倒在地上,黝黑的眼睛里荒芜一片,倒映不出一丝光亮,像是连通了未知空间的井,深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似乎下一秒就能挣扎着爬出来……
      被那双眼睛盯上的一瞬间,萩沢久佳奈一个激灵,顿时吓得酒都醒了!
      
      正巧这个时候,齐川先生来了,一推开门就看到这般场景。
      若是萩沢久佳奈杀了自己的儿子,那其实也没什么,将萩沢让用破席子卷了随便找地方扔了就行。在贫民窟这个地方,死亡是相当常见的事情,也不会有人会去追究到底是什么死因。
      可现在问题在于,萩沢让并没有死,而且听萩沢久佳奈那个意思,似乎也并不想让他死。
      
      没办法,齐川先生只好带着萩沢让去找医生。去正规医院的话免不了一番盘问调查,毕竟萩沢让年龄摆在那儿,身上又有大大小小被萩沢久佳奈踢打出来的伤,如今更是直接在脑袋上开了条口子。而去私人医院的话,收费又太贵,而且能在横滨开私人医院的,背后多多少少都有某个势力的影子。
      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想来想去,还是悄悄去找了他们港口黑手党的驻管医师森鸥外。听说他在被挖到港口黑手党之前,就经营了一家小诊所,如今诊所依旧正常运营着,只是在知道他被收入港口黑手党首领麾下后,上门问诊的人便少了许多。而港口黑手党自己就有合作的医院,所以组织里的成员一般也不会去森鸥外的简陋小诊所看病疗伤,除非是遇到一些不太方便的情况——就比如现在。
      
      伤口缝合后,萩沢让就在森鸥外的诊所内休养了几天。这期间,他在获得森鸥外的允许后,翻看了几本放在书架上的医学专业书,并从中确定了自己大脑的某个区域出了一些小问题。
      他现在能看清人的脸,可是却无法进行辨认。这是面孔遗忘症,也就是俗称脸盲症的其中一种症状表现。
      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也在其他人发现这个问题之前,将它好好地隐藏了起来。
      
      他在找医书看的时候,没有单拿与大脑和神经相关的医书。书柜里各种类型的书,他都挑了一些出来。当然医书通常都是很厚的,他的时间也并不充足,所以只在目录找了最感兴趣的部分看。
      森鸥外还发现,这孩子注意力停留时间最长的就是人体图谱,旁边往往还会放上一本解剖学相关的书籍,一边看还一边在自己身上比划,找的都是主动脉这样的要害处。
      
      森鸥外看得有趣,问他:“是准备报仇吗?”
      萩沢让朝他露出一个十分腼腆的微笑,回答:“我只是觉得好奇。”
      至于这话有没有人信,那并不重要。
      而森鸥外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齐川先生,萩沢让猜他不会。
      
      那之后森鸥外就允许他在自己进行外科手术的时候旁观,理由是:“从书上学习了新的知识,自然要和实际结合起来进一步掌握。”
      半点都不觉得让小孩子直面血淋淋的手术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甚至一开始他还会一边给病人做手术一边跟他进行讲解。如果不是萩沢让太小,估计他还会亲自指导他该怎么动刀。
      
      萩沢让头上的伤口还没拆线,被萩沢久佳奈缠得不行的齐川先生就来将他带了回去。
      那时候萩沢让已经无法辨认出齐川先生的脸,不过好在他还记得他的声音,所以乖乖跟着他回到了贫民窟。
      
      萩沢久佳奈难得对他态度温和了一段时间,母子俩相安无事。萩沢让的表现一切正常,那天吓到她的眼神好像只是她的错觉,于是她慢慢放下了戒心。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拆除绷带的前一天晚上,萩沢让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她的床边,手里握着当初糊窗户时,他偷偷藏起来的一块碎玻璃片。
      萩沢让真正想藏起来的东西,萩沢久佳奈那个蠢货是绝对不可能找到的。
      
      男孩的视线从那张依旧美丽,自己却已然无法辨识的脸开始,一路向下。
      他像是透过了表面那层皮囊,看到了在自己在森医生那儿看到的人体解剖图,回忆着森鸥外给病人开膛破肚的过程,想的是如何才能让这个人身上的色彩变得更加浓烈,接着他慢慢地抬起了手……
      手上的玻璃片被他磨得锋利无比,在尖刃即将贴到萩沢久佳奈脖子上时,萩沢让的手突然停住了。
      
      阻止他的是浮现在他脑海里的一句话——
      人和野兽最大的区别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意志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不受其支配。
      
      他当然是人。
      而且还是稍微有些小聪明的人,与喝了点酒就进化倒退的萩沢久佳奈完全不一样。
      于是他收回手,宽大的袖口遮去玻璃碎片的锋芒,脸上露出了一个经过丈量一样的标准微笑,轻声说:“恭喜你。”
      还能抱着虚无的幻想和缥缈的希望苟活下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