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现代修真(6) ...

  •   “小贼”是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魁梧的中年人。
      
      殷家父子将人捉住,锁在一个画地为牢阵中。
      
      沈轶进门的时候,金发大汉还醒着,只是气息奄奄,胸腹处有一道深深剑痕。
      
      他的伤口处偶尔冒起一点黑光,短暂止血。但在黑光散去之后,伤口就又恢复原状,血肉模糊。
      
      金发大汉正在用仇恨的眼光看着殷家父子。
      
      殷凌轻瞥他一眼,手扶在赤霄剑上。
      
      赤霄在他掌心蹭一蹭,像是对自己昨夜的勇猛表现十分得意。
      
      殷凌咳一声,捏住剑柄,轻轻斥道:“赤霄,别闹。”
      
      赤霄这才平静下来,被殷凌轻挎在腰间,像是一把普通的剑。
      
      见状,金发大汉的表情变成阴沉不定。
      
      殷家主低声和沈轶介绍:“这小贼昨天夜里来我家。他带着不少东西,看样子,是针对凌轻。”
      
      殷凌轻也凝重道:“他准备得非常周全。如果不是我最近又有进境,”还是托沈轶那枚极品回春丹的福,“可能就着了他的道,被他抓走。”
      
      父子二人对沈轶恭恭敬敬。察觉这点后,金发大汉的仇恨对象又多了一个沈轶。
      
      他目光如火,死死盯着沈轶,张口咒骂。
      
      听在沈轶耳朵里,就是“叽里呱啦、呜哩哇啦”。
      
      沈轶:“……”
      
      沈轶转头看殷凌轻,虚心求教:“他在说什么?”
      
      殷凌轻尴尬,含混回答:“一些不太好的话。”
      
      沈轶“哦”了声,倒是不意外。
      
      他在殷家父子担心的目光内往前走去,踏入画地为牢阵中。
      
      殷家父子抽了口冷气,金发大汉则露出兴奋目光,不怀好意地看着沈轶。
      
      可很快,殷家父子发觉,随着沈轶进入,画地为牢阵似乎起了一点变化。
      
      金发大汉依然被困,沈轶却行动自如。
      
      意识到这点后,殷家父子愈发觉得沈轶深不可测。
      
      原先以为沈前辈是丹修,可现在看,难道是阵修?……他们这个画地为牢阵,可是宁家在殷凌轻筑基时送来的贺礼,不可谓不贵重。可没见沈轶有什么动作,阵法就被改了。
      
      父子二人对视一眼,闭口不言。
      
      至于沈轶,他在金发大汉身前半蹲下来,饶有兴趣地望着此人。
      
      金色的头发,碧蓝色的眼睛……
      
      略微发红的皮肤,比东方修士要轮廓分明很多的脸颊。哦,还有粗糙很多的皮肤。
      
      在他的视线下,男人的身体开始战栗,愈多的血从伤口汩汩流出。
      
      眼前的修士看起来普普通通,却给了卢卡斯此前从未体会过的压迫感。
      
      就连聆听“祂”的旨意时,卢卡斯都不曾有过这样强烈的恐惧!
      
      他喉咙不受控制地发出“嗬嗬”的声音,沈轶觉得吵闹。
      
      他眨动一下眼睛,卢卡斯顿时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沈轶满意了,继续用神识检查他的身体。
      
      虽然面容不同,但此人的筋肉骨骼与东方修士相差无几。
      
      可是……
      
      沈轶轻轻“咦”了声。
      
      他戳一戳识海中的光团,很意外:“他没有丹田。”
      
      光团回答:“对。”
      
      沈轶心想,看来这就是所谓“修炼体系”的不同。
      
      他继续观察,得出第二个结论:“但是他的确能使用灵气。”
      
      卢卡斯胸口时不时冒出来的黑光就是证明。
      
      沈轶开始追本溯源,很快有了新的发现,眼前微亮道:“他虽然没有丹田,可灵气竟然均匀地分布在他全身各处!”
      
      因为此前和殷凌轻的打斗,金发大汉已经很虚弱了,身上的灵气也几近于无。
      
      可就是这样薄薄一层灵气,却像是潮水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覆盖到他胸腹处的伤口,试图治愈金发大汉的伤情。
      
      可一来,灵气不足。二来,伤势太重。
      
      每“治疗”一次,金发大汉就虚弱一分。
      
      他身上的灵气不停流逝,伤口却完全没有好转的趋势。
      
      这和沈轶此前的认知完全不同!
      
      在凌华大陆上,修士修行的第一步,就是引气入体。
      
      所为引气入体,就是将周边的灵气引入经脉,汇于丹田。
      
      而越是修为高深的修士,经脉就越宽广。像是沈轶这样的,经脉宽阔宛若江海,灵气一刻不停地在其中奔涌。
      
      凌华大陆破碎之后,沈轶来到殷家。
      
      在殷家,他见到殷家主、殷凌轻父子,也见到宁星予、赵光等人。
      
      这些人虽然修为低微,修行方式却与沈轶同出一源。
      
      可现在,沈轶看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修炼方法。
      
      可惜卢卡斯身上的灵气太少了,看不分明。
      
      想到这里,沈轶手腕一翻,掌心出现一枚灵石。
      
      灵石流光溢彩,出现的瞬间,一股浩瀚灵气从殷家主宅往外蔓延,瞬间吸引了观察着殷家的其他修士注意!
      
      但沈轶对这些毫不在乎。
      
      他捏碎灵石,让其中灵气进入眼前男人的身体。
      
      殷家父子与卢卡斯一同惊愕万分,眼睁睁地看着卢卡斯身前的伤口恢复原状。
      
      殷家主下意识地叫道:“沈前辈!你这是——”
      
      话说到一半,被儿子拉住。
      
      殷家主咬牙,咽下接下来的话。
      
      卢卡斯则满心兴奋,一骨碌站起来,兴奋道:“原来你也是那位大人的下仆?哈哈,来,我们一起把那位大人需要的祭品抓回去,我不和你抢这份功劳!”
      
      他不知道。这一刻,浓郁的灵气盘浮在他身上,让沈轶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另一种体系利用灵气的方式。
      
      如果说东方修士以丹田为核心,在自己身体里织了一道网。那西方修士,就是在身体里简单粗暴地铺了一层水。
      
      这么一来,操纵灵气的精准程度大大下降。但是,入门难度却低了很多。
      
      想通此节之后,沈轶的神识来到卢卡斯大脑。
      
      他审视着眼前金发大汉的识海,觉得这里只有一片荒芜。
      
      没有道基,没有灵台,有的只是一片混沌。而在这片混沌之中,沈轶捕捉到了几丝思绪。
      
      “我好起来了!哈哈,我好起来了!”
      
      “一定是那位大人发现了我被这群狡诈的东方猴子抓住,所以请这位兄弟来救我离开!”
      
      卢卡斯终于看向沈轶。
      
      沈轶愉快地发现,用这种方式,自己可以直接听到卢卡斯的“意识”。
      
      他用神识在金发大汉的脑子里回答:“不是。”
      
      卢卡斯一愣,困惑地看着沈轶,说:“那你为什么要救我?”
      
      沈轶面上的笑容扩大一些,宽容地看着眼前金发大汉,“我什么时候救你了?”
      
      随着这句话,卢卡斯惊恐地发觉,刚才进入自己身体的力量竟然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被抽干,重新回到那个男人手上!
      
      新的灵石在沈轶掌心凝聚成型,再被他塞入芥子袋里。
      
      眨眼时间里,卢卡斯浑身软倒,瘫软在地,动弹不得。
      
      也是在这个时候,卢卡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与沈轶对话的时候,沈轶从头到尾都没有张口!
      
      沈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再问:“你说的‘祭品’,就是殷少主吗?‘祂’又是谁?”
      
      卢卡斯冷汗涔涔,咬牙不厌。
      
      “不愿意说啊,”沈轶叹道。
      
      卢卡斯心头默念教义,祈求“祂”的庇护。
      
      可这毫无作用。
      
      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沉重,魂灵却开始上升。眨眼工夫,意识竟然离开身体!
      
      殷家父子对视一眼,从对方眸中看到了一模一样的震惊。
      
      搜魂!
      
      这是在上古才有的法诀。当代修真界中,所有人都以为这仅仅是传说。
      
      可现在,他们竟然亲眼看到卢卡斯的魂灵出现在沈轶面前,面带恐惧,回答沈轶的问题。
      
      沈轶重复:“‘祭品’是殷少主吗?”
      
      卢卡斯:“是……”
      
      沈轶:“为什么?”
      
      卢卡斯:“出生时间……方位……”
      
      沈轶:“‘祂’是谁?”
      
      卢卡斯:“是至高无上的那位大人!”
      
      沈轶嫌弃:“说清楚点,到底是谁?”
      
      卢卡斯回答:“没有人有资格念出祂的名讳。”
      
      沈轶“嗤”地笑了声,“你呢,你又是谁。”
      
      卢卡斯脸上带出迷幻的微笑:“我是那位大人的仆人,是接引那位大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人,是那位大人统治世界的助手。”
      
      沈轶若有所思,卢卡斯则继续回答:“……那位大人的铁骑终将降临,洪水与狱火会席卷整个世界!只有臣服于大人,才是唯一的出路!”
      
      殷家父子不知道沈轶问了什么,却能听到卢卡斯的答案。
      
      殷家主心惊肉跳,殷凌轻原本也有些不安。可他没来得及表现出来,就察觉到赤霄剑又开始嗡鸣。
      
      殷凌轻:“赤霄!”
      
      赤霄剑出鞘,静静立在他的面前。
      
      殷凌轻盯着自己的老伙伴看了片刻,问:“你想要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和我一起战斗——对吗?”
      
      赤霄剑凑来,剑柄亲昵地蹭一蹭殷凌轻颈窝。
      
      这原本是严肃的场合,殷凌轻却被蹭的有些痒,原有的紧绷心情也放松下来。
      
      他握住剑柄,低声安慰两句,总算把赤霄剑重新收进鞘里。
      
      大约是因为吃下回春丹之后,从他身体里溢出的灵气影响到赤霄了吧。
      
      这些天,殷凌轻有一种奇妙的预感。
      
      也许赤霄的表现,就和古籍中记载的一样,是灵剑生出剑灵的先兆。
      
      虽然眼前情势危急,他知道自己被人盯上。可赤霄的表现,还是让殷凌轻多了一点期待。
      
      他的手指在赤霄剑柄上一点点摩挲,感觉到赤霄的雀跃。
      
      片刻之后,卢卡斯的魂灵重新回到身体。
      
      金发大汉颤抖着睁开眼睛,望着沈轶,像是望着高不可攀的神明。
      
      他忘不了刚才的感觉!
      
      哪怕是与“那位大人”短暂交谈的时候,他都不会像刚才那样,宛若灵魂被拉入炼狱。
      
      一室静默。
      
      卢卡斯瑟瑟发抖,再不敢生出任何不敬。
      
      沈轶问光团:“这个人说,他要用殷凌轻作为祭品,‘接引’某个东西来到这个世界——这是要解开什么封印的意思吗?我怎么还是没听明白?”
      
      殷凌轻走神,想:不知道赤霄的剑灵,会是什么样……
      
      到最后,依然是殷家主咳嗽一声,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
      
      殷家主说:“沈前辈,这件事,恐怕还是得上报政府。”

  • 作者有话要说:  沈.人间金大腿.轶:这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啦,再开盘押注。
    赤霄的剑灵会是什么样2333
    还是猜中的话有红包~
    感谢在2021-03-07 18:28:13~2021-03-08 18:50: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成、千山鹤鸣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