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现代修真(1) ...

  •   沈轶行走在殷家主宅外的园林之中。
      
      左右山石玲珑,草木葱郁。
      
      他神识往外蔓延,隐约听到有人讲话。
      
      “不知道师兄还能不能好。”
      
      “嘘,你可别这么说!师兄吉人自有天相,怎么可能不好?”
      
      “也对。说起来,师兄伤成这样,宁道友怎么不在?”
      
      “……”嗓音压低一点,“凌轻师兄伤得这样重,宁道友自是去给师兄寻药了。”
      
      听到这里,话音就轻了下去。
      
      沈轶知道,讲话者已经走出自己神识范围。
      
      他叹了口气,用神识戳戳自己脑海中的光团,问:“这就是你此前说的,我的力量会被其他世界的天道意志压制?”
      
      在沈轶出身的凌华大陆,他的神识可以绵延千里。哪像现在这样,讲话者不过走出百步,沈轶就听不到动静。
      
      光团回答:“对。请宿主放心,宿主依然是大乘修士,只是暂时无法完全施展。”
      
      沈轶笑了声,声音里却听不出喜怒,“暂时?”
      
      光团平静道:“等这个世界天道的控制力下降,宿主就能恢复修为”
      
      沈轶眼睛眯了眯,没再讲话。
      
      他对这个自称“系统”的家伙还没有完全信任,连对方的名字都没记全。
      
      倒是对方此前展给他的一段故事,让沈轶印象颇深。
      
      按照系统的话,本世界中,有一个叫做殷凌轻的年轻人,正急需沈轶的帮助。
      
      和已经挣脱天道束缚、可以自由穿梭于三千世界的沈轶不同,这会儿,殷凌轻刚刚生出一点反抗命运的念头,随时可能被压制。
      
      沈轶要做的,就是帮助殷凌轻走出原本命运轨迹,与天相斗。
      
      事成之后,本世界被削去的那部分天道能量会成为沈轶拿到的报酬。
      
      至于“原本的命运轨迹”嘛——
      
      殷凌轻,殷家少主,天才剑修。
      
      他出身的殷家,是华国最大的修真家族之一。传承千年,底蕴深厚。
      
      他的本命灵剑赤霄,是当世罕见的法器,早已认殷凌轻为主。
      
      这样年轻有为,自然让世人艳羡。
      
      有志之士想成为他,志向没那么远大的,则想成为殷凌轻的准道侣。
      
      没错,虽然年纪轻轻,但殷凌轻已经与人定下终身
      
      他的准道侣宁星予一样是修士,来自另一个修真家族。
      
      宁家是阵修世家。与崇尚“勤能补拙”的殷家不同,在宁家,所有在七岁那场测验中没有展露出操控灵气天分的子弟,都会被家族放弃。
      
      宁星予就是被放弃的一员。
      
      偏偏他是争强好胜的性格。长辈说他难以在阵术上有所成,他不听。老师说他连灵气都无法捋顺,还是趁早回归世俗,他也不信。
      
      可无论宁星予听不听、信不信,一次次失败还是告诉他,有些事情,他就是做不到。
      
      宁星予终于开始颓丧。好在,他遇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随口问宁星予,他为什么不干脆换一条道途?
      
      宁星予由此茅塞顿开,转拜于殷家家主门下。往后日日勤修,十三岁时,就能每天第一个出现在演武场上。不到太阳落山,绝不离开。
      
      宁星予的勤勉,被与他同岁的殷家少主看在眼中。
      
      殷凌轻主动开始指点宁星予剑法,两人亦师亦友。
      
      过了几年,爱情萌芽。
      
      他们的感情过了明路。殷家家主对儿子有求必应,答应殷凌轻,会按照古制,为他和宁星予举行合籍大典。
      
      这时候,宁星予找到了当年点醒自己的人。
      
      他叫程斯彦,一样是修真家族的嫡系子弟,还是人人都有求于其的丹修。
      
      程斯彦时常在外游历,博闻广见,很受修真界年轻一代推崇。
      
      他比殷凌轻、宁星予大上两岁,但修为不及殷凌轻。
      
      两边续起称谓时,一致决定,程斯彦与殷凌轻就以姓名相称。倒是宁星予,年龄、修为都在程斯彦之下,正好叫他“程师兄”。
      
      程斯彦则叫宁星予“小宁”。
      
      两人再会,说起从前那次见面,都有感慨。
      
      程斯彦没想到,自己随随便便一句话,让宁星予成长到今天的地步。
      
      宁星予也没想到,自己的恩人是人人向往的丹修。
      
      这时候,西南出现妖兽作乱,殷凌轻赶去帮忙。
      
      再回来时,他才知道,自己外出期间,程斯彦邀请宁星予加入了自己带领的游历小队。宁星予在外面走了一遭,大开眼界。
      
      有了这番经历,宁星予与程斯彦关系更紧,甚至与其他程家子弟打成一片。
      
      等到叙完话,各回各家,殷凌轻提出,虽然大典未办,但两人完全可以先去民政局领证。
      
      现代社会,同性婚姻已经合法。虽然他们是“化外之人”,可法律、世俗意义上的姻缘关系,同样能成为连接两人的纽带。
      
      殷凌轻满心以为,宁星予会惊喜地答应自己。可他兴致勃勃地讲完,宁星予竟然吞吞吐吐,满脸迟疑。
      
      还是殷凌轻主动提出作罢,宁星予才重展笑颜。
      
      殷凌轻失望之余,倒是没怀疑他们的感情出问题,只当宁星予是看重修道之人的身份。
      
      殷家继续筹备着合籍大典。偏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政府传来消息,说东海上出现了一个新秘境。
      
      几个修真家族派出代表,研究一番,发现新秘境对进入者的要求极高。
      
      修为不能低于筑基,年龄却不能大于三十。
      
      一番筛选下来,所有家族子弟中,只有殷凌轻与程斯彦符合条件。
      
      修士们聚在一起商议,认为其中多半有诈。
      
      可于私来说,谁不想从秘境中得到好处?
      
      于公来说,华国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新秘境。
      
      无论如何,殷凌轻和程斯彦都得进去一趟。
      
      修真家族做了许久准备,还让殷凌轻和程斯彦带上能够与外界沟通的法器水镜。
      
      宁星予等人留在水镜之外,看着殷凌轻与程斯彦一路吃灵果,采灵草。与妖兽相斗,纳灵气为几用。
      
      半个月后,殷、程二人逐渐接近秘境核心。
      
      正当他们以为一切顺利、此前顾虑只是杞人忧天时,异变突生。
      
      两人虽然一路留心,可还是着了道,各自重伤,落入陷阱。
      
      外间修士只见水镜中的画面一晃,一个干瘦的老头儿出现在他们面前。
      
      有人认出,这老头是一个曾经在华国境内兴风作浪的魔修。五十年前,被殷、程两家先祖一同封印在桃山脚下。可现在看,此人竟然逃脱封印,还蓄意报复。
      
      魔修大笑,发出一阵桀桀怪声,“这殷家小儿,程家小儿,我是一样深恶痛绝。若让他们活着,我不高兴。可若让他们一齐死了,也不算有趣。这样吧,他们是生是死,谁生谁死,就要你来决定。”
      
      魔修说着说着,手指晃了半天,点中宁星予。
      
      宁星予面色惨白。
      
      程家人一样面色惨白。
      
      其他修士看着程家人,露出同情目光。
      
      可没人想到,宁星予咬咬牙,竟说:“放了程师兄!”
      
      殷家人当场愣住,程家人大喜过望,其他在场修士则一脸讶然。
      
      魔修倒是说话算数。有了宁星予这句话,他将程斯彦从秘境中抛出,殷凌轻却被他带走。
      
      待到殷家连同其他修真家族斩杀魔修、将殷凌轻救出,殷凌轻已经经脉寸断,丹田破碎。
      
      众人看到殷凌轻如今的样子,态度出现微妙变化。
      
      此前,各个家族愿意掏出各样底牌救人,是图谋殷凌轻后日十倍、百倍报答回来。
      
      可如今再看,他们算牌落空,殷凌轻显然不会再有突破。
      
      修真家族虽然没有直接翻脸,但话里话外,已经开始催促殷家补全其他家族在这次行动中受到的损失。
      
      殷家人倒是没打算赖账。可一方是伤重的殷凌轻,一方是各个家族掏出的账单。殷家主焦头烂额、分`身乏术。
      
      正好这时候,外出找药的宁星予回到殷家。
      
      不仅人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方案,能解殷家主的燃眉之急。
      
      原来那日魔修放了程斯彦不假,可程斯彦身上的伤不能说轻,一样危及丹田。
      
      程家是丹修家族,最不缺的就是钱财。他们提出,只要殷家愿意以家传的聚灵珠相赠,程家就会帮殷家还清所有债务。
      
      宁星予回来传话,与殷家家主密谈良久。
      
      光团给出的前情到此为止。往后一切,要沈轶自己探索。
      
      沈轶琢磨着“聚灵珠”三个字,不太肯定地询问光团:“这个世界的聚灵珠,和我那边一样吗?”
      
      他识海中的光团回答:“一样,”都是可以用来蕴养丹田的法器,“现在,殷家主将它放在殷凌轻的丹田中,给他续命。”
      
      沈轶挑眉:“宁星予知道这件事吗?”
      
      光团:“殷家家主已经告诉他了。”
      
      沈轶:“他还是要把聚灵珠拿给程斯彦?”
      
      光团不言。
      
      沈轶知道,这是默认。
      
      修士迈动步子,看起来慢慢悠悠。实则每一步跨出去,都离此前站的位置相差数十米。
      
      他自言自语:“前面要救姓程的,还能算作知道丹修体弱,一旦留下就必死无疑,剑修还有可能多撑会儿。
      
      “可现在,他明知道聚灵珠对殷凌轻的作用,结果还……”
      
      沈轶停顿一下,问识海中的光团:“你说姓宁的已经要和殷凌轻举办合籍大典了?真的没记错人吗?”
      
      按照宁星予的一番做法,要和他成为道侣的,是程斯彦才对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一只江江悄悄出现→_→
    中午十二点还有一更。
    文案改了改,调换了几个世界的出场顺序,不过大方向不变。
    兰渡目前还是光团状态,不过第一个世界结束前会有身体+名字~
    这本的感情线会比较类似于先婚后爱,具体的大家之后就知道啦。
    ps.顺便安利一下新预收,《荣耀星盗团》
    周铎出生在一个垃圾星。
    成年那年,他被人拐卖,送到贵族的狩猎场上。
    周铎活到最后,换来一个自己被拍卖的机会。
    传闻中阴鸷狠戾的紫罗兰公爵买下他,却又私下将他放走。
    周铎不知道那位公爵究竟有什么考量。但这不妨碍他以星盗身份起家,一路高歌猛进,磨刀霍霍向帝国,欲要推翻这个腐朽没落的王朝。
    只是,他为什么总在自家军师身上嗅到若有若无的紫罗兰香气……
    CP:摸爬滚打升级的未来元帅Alpha攻x披着马甲搞事情的旧贵族Omega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