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雪地冰蚕 ...

  •   方泉哪有不听之理,连忙催促。
      
      沈玠踏雪前行,边走边道:“远古梁川之战,大荒七域共抗魔族入侵,我灵域有一族在战役中失守重地,自罚永世禁足刑河,便是这极地冰原的前身了。然而刑河一带红芸不生,灵气污浊,这一族修士的修为无法寸进,逐渐衰落。灵域各族同气连枝,不忍这一族没落,联合采来皎月冰菁,冰封了刑河……”
      
      “师兄,你说的这一族便是雪民么?皎月冰菁又是什么?”
      
      “没错,便是现在的雪民。那皎月冰菁生于昆吾寒池,千年化泉,万年凝晶,乃当世罕见的天材地宝,不仅驱散了刑河污浊,还给雪民先祖提供了冰魄修行……”
      
      方泉略一运诀,发现天地灵气仍旧稀薄,奇道:“皎月冰菁既能驱散污浊,为何这里灵气仍不如灵域浓厚?那冰魄又是什么?”
      
      “别急,听我慢慢道来。”
      
      二人谈话间已走了不少路程,这时风雪渐小,整个冰原寂静寥落,只听得沈玠低沉的声音道:“先说那冰魄,我灵域修士附灵、融合、化生、归真四境,走的是脱凡胎剔肉骨的路子;其实还有另一条修行之路,便是炼体,以及身外化身……
      “皎月冰菁可孕育先天冰魄,正合炼体之用。
      “雪民先祖有了皎月冰菁,逐渐转为体修,不再依赖天地灵气修行,便以阵法封印皎月冰菁,使其不再驱散污浊,而仅做孕育冰魄之用,所以这里灵气依旧稀少。”
      
      方泉似懂非懂,沈玠忽地停住脚步,叹道:“师弟,你此行殇域,祸福难料,即便有兰花剑舞护身,我也放心不下……罢了,再送你一条雪地冰蚕,此物乃祛毒疗伤至宝,好叫你日后少吃些苦头。”
      
      “有劳师兄费心,这雪地冰蚕又是何物?”方泉听他关怀,心下感动。
      
      沈玠洒然一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师弟,你不是想见雪民么?我便叫一个出来会会。”话毕,凌空跃起,拔剑在长空中轻轻一划,一道剑气有如实质般凝现出来。
      
      方泉不明所以,疑惑时,又见师兄持剑轻挑剑气,只听“铮”的一声,剑气竟如琴弦般发出了声响。
      沈玠一声长笑,又挥六剑,七道剑气有如七根琴弦横挂天空——但见他青衫猎猎,剑影如飞,不断挑拨着剑气,一时间“叮叮铮铮”不绝于耳,竟好似真的弹琴一般。
      
      方泉心神巨震,这才知道师兄修为高深,而自己,除了一些基础法术外,就仗着白鱼之灵和兰花剑舞这点儿本事。
      感慨过后,不再多想,继续听那剑气琴音,时间久了,竟生聒噪之感,原来那琴音杂乱无章,毫无韵律可言。
      
      恰此时,一道清幽冷冽的瑟音由远及近,融入琴声后,竟有一丝协调之感,显然是有人抚瑟以回应琴声。
      
      沈玠听到瑟音,微微一笑,长剑狂舞,琴音愈加杂乱起来。那远处的瑟音不甘示弱,嘈嘈切切,仿佛漫天银珠洒落——琴瑟相合,愣是将杂乱的琴音揉成和谐的韵律。
      
      方泉细品其中滋味,心下骇然:师兄的琴音杂乱无章,那远处的瑟音却能后发先至,拨乱反正,令琴瑟相合之声宛如天成,当真神乎其技、叹为观止。
      
      正感叹着,忽听琴音骤歇,却是沈玠收了长剑,飘然落地。
      
      那远处的瑟音也跟着停顿,接着一慵懒的声音飘渺传来:“怎么就停了,小弟正玩得尽兴呢……”最后一字说完,一道白影从天而降,却是一个白衣白发的俊秀男子,手托二十五弦瑟,俏立雪中,遥遥望着沈玠。
      
      “白道友,别来无恙。”沈玠拱手问礼。
      
      “呸呸呸,还张三李四道友呢,有个小兄弟在旁,就不好意思直呼我姓名了么?来,叫我一声阿彦,什么都依你。”男子眼神玩味,掩口而笑。
      
      沈玠面色木然,转头对方泉道:“师弟,你要见雪民,我便召来一个……他姓白名彦,你可称他为白兄。”
      
      “啧啧,沈兄果然懂我,知道我最难忍受嘈杂音律,便以琴音相诱,真是恨天恨地,如此轻易地中了你的圈套……”
      
      方泉听他二人对话,呆在当地,半晌,抬手礼道:“小弟方泉,见过白兄。”
      
      白彦点点头,“原来是沈兄的师弟,不必见外,我与你师兄是多年好友了。”
      
      沈玠叹了一声,忽道:“白道友,你仍想离开风雪城么?”
      
      白彦面色一正,“沈兄,你莫非……”话到一半,欲言又止。
      沈玠向他点头。
      白彦惊道:“你当真愿意……”
      
      沈玠打断道:“我有一个条件。”
      
      “只要能出风雪城,别说一个条件,就算千百个条件,但凡小弟能做的,自当竭尽所能!”白彦脸色浮起一丝红晕,显是激动至极。
      
      方泉听他二人似有打不完的哑谜,忍不住开口道:“师兄,雪民原来可以离开极地冰原么?”他记得师兄说过,雪民自罚永世禁足刑河,这会儿又说白彦可以离开,是以忍不住开口询问。
      
      白彦心情甚好,回道:“先祖禁足于此,那是自罚。后来雪民以冰魄炼体,就当真离不开冰原了。”
      
      “这是为何?”
      
      “我等冰魄之体,离了冰原就会化作一滩雪水,消散于无形。”
      
      “这……这怎么可能?”方泉觉得不可思议。
      
      “我诓你作甚?不过,若有修士愿以自身血气供养我等本命元魄,就另当别论了。”白彦笑着,语气多了些许无奈,“我雪民一族,已有千百年未曾离开冰原了。”
      他说时,单手轻抚二十五弦瑟,几声小调尽显哀愁。
      “不过,”白彦话锋一转,手指连挑,瑟音也跟着欢快起来,“沈兄终于肯带我离开此地,幸甚至哉!”
      
      “别忘了,还有一个条件呢……”沈玠忽然道,“你把雪地冰蚕赠我师弟,我才答应带你离开。”
      话毕,将黑白双鱼之事简略说了一遍,又道:“我师弟修为尚浅,此行殇域,实在祸福难料,白道友若以冰蚕相赠,沈某自当以血气相供。”
      
      方泉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师兄兜兜转转,以剑气琴音引来白彦,却是为了换取雪地冰蚕赠与自己。
      他心头一热,复又羞愧万分,只觉得师兄情深意重,自己却无以为报。
      
      那白彦听得事情原委,怔了一怔,笑道:“我当多大的事,只要能出风雪城,区区一只冰蚕又算得了什么。”
      他翻手捏印,口中念念有词,不多时,一道寒光乍现,却是一只通体晶莹的冰蚕出现在他掌心。
      
      “这冰蚕生于皎月冰菁,其丝因得月华之力而有祛毒疗伤功效……”白彦弹指一挥,一只冰凌疾射方泉而来。
      
      方泉猝不及防,只觉得手腕一痛,低头看时,手腕已被冰凌刺破肌肤,流出血来。方泉惊讶,待要说些什么,却见白彦掌心的冰蚕吐出一缕白丝,徐徐飞向自己手腕,待那白丝触及伤口,一阵清凉袭来,伤口瞬间愈合。
      
      “这冰蚕乃祛毒疗伤至宝,平日温养于灵台,用时催其吐丝即可……”白彦将冰蚕用法细细讲了一遍,对方泉道:“以我传授之法,收冰蚕入灵台。”
      
      方泉这才明白对方用意,当下点点头,以白彦所授之法念诀,但见寒光一闪,白彦掌心的冰蚕消失不见,自己灵台却多了一只通体晶莹的小虫。
      
      “多谢白兄美意。”方泉拱手道谢,又对沈玠道:“多谢师兄。”
      他心中感激,却知多说无益,简单谢过二人,垂手不语。
      
      沈玠见白彦送出冰蚕,亦拱手道:“多谢白道友!沈某这就祭出血气,与道友冰魄相连。”说罢,骈指点向自己眉心,却见一道血光自他眉心射出,穿入白彦的眉心深处。
      
      须臾,沈玠放下手指,与白彦二人眉心皆留一个血色印记——沈玠原本英武,此时多了一份杀伐之意;那白彦原本俊秀,此时白衣白发一点红,却多了一份妖冶之感。
      
      “白道友,你我血气相连,当出得了这风雪城了。”沈玠微微一笑。
      
      “太好了……”白彦振奋不已,单手抚瑟,音律似高山流水、似日出东方,说不尽的洒脱奔放,“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白某有生之年,终于能走出这座牢城了!”
      
      沈玠忽笑道:“我这血气只能维系一丈距离,离了风雪城,你跃不出我一丈远,飞不出我一丈高,有什么好高兴的?”
      
      白彦掩口笑道:“一丈,正好。”
      ……
      
      三人结伴前行,向晚时分抵达风雪城,但见琼楼玉宇铺地,雪树银花满园,一个个雪民皆白衣白发,有守城卫士、有行走商贩、有怡然自乐的老人、有追打嬉闹的小儿……只看得方泉目不暇接,大呼奇异。
      
      师兄弟二人借宿白彦一家,次日一早,白彦不知从何处找来三只白鹿,与家人辞别后,三人骑鹿南行。如此又过半月时间,终于抵达人域北漠。白彦放走了白鹿,与一牧民换来三匹白马,又行数日,抵达北国边城。
      
      三人甫一入城,便吸引无数目光,行人小贩都围将过来,指指点点。
      
      “快看,是灵族人!”“啊呀,当真从画里走出来一样……”“那少年可真是风流俊雅哟!”“那青衫客棱角分明,当真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那白头发的可比翠烟楼的花魁还好看呢!”“肤浅!好看是其次,气质才是关键,你看他们三个,哪个像是吃过人间烟火的……”“都说灵族人俊逸出尘,今儿算是见识了……”
      
      方泉心中好奇,原来人族都是如此看待灵族的?他向围观之人看去,只觉得他们一个个面色污晦、形容浑浊,正疑惑时,忽觉一阵眩晕,险些从马上栽了下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