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白鱼之灵 ...

  • 作者有话要说:  ▇▇ 第一卷是铺垫,精彩故事从第二卷《烹龙之宴》开始,可直接跳转【十六章】查看 ^_^
  •   大荒有七域,灵域在极北。
      
      诗云“万壑千沟紫云峰,淡绿深青一万重”,说的就是灵域西川奇景,这里山岳绵延万里,以紫云峰最为出名,不单因其雄奇险峻,更因其中有座道观,曰“枯木观”。观主长青子百年前即入“化生”境,离“归真”只有半步之遥,可谓西川第一人。
      
      “铛——”
      
      时近黄昏,紫云峰顶的钟声响起,惊起许多飞禽走兽。山下一个少年正施施而行,听到钟声脚下一顿,自语道:“不好,山门要关啦,我且想个法子快点回去。”
      
      这少年十七八岁年纪,眉长而秀,目清且明,一身白衫翩然出尘,放眼望去,端的一个俊俏好儿郎、绝代佳公子。他自语完毕,低头瞥见一朵彤色山花,七芯三十三瓣,煞是好看,不由心中一动:“此花正合我用!”
      
      他摘下山花,口中念念有词,一道微不可察的白光自掌中隐现,化作千丝万缕缠绕着花朵。须臾,他轻喝一声“御风”,就见那山花的花瓣片片飘散到空中,似有了灵性一般,迎风飞舞。
      
      少年抚掌笑道:“早该如此,何苦要省这点灵力。”当下纵身一跃,轻飘飘离地而起,双脚踩着花瓣御风而行,不过数息的工夫,已飞至百丈高空。
      但见落日余晖之下,一个白衣少年凌空虚渡,仿若闲庭信步般自在悠然,当真是风姿绰绝、年华正茂。
      
      这少年名叫方泉,是长青子座下第九弟子。三个月前,师尊遣他去灵阕谷寻觅机缘。方泉入谷后偶获奇物,有匪夷所思之能,此刻折返途中,听见枯木观钟声响起,心知山门要关,这才施展奇术,御风飞行。
      
      方泉甫一回观,耳侧就响起长青子传音:“泉儿,速来见我。”他不敢迟疑,疾奔师尊厢房,到达时,见七师兄沈玠也在——这沈玠二十五六岁年纪,一身青衫,尽显利落英挺。
      
      方泉叩首行礼,见过师尊和师兄后,长青子道:“泉儿,你在灵阕谷有何收获,说来听听。”
      
      方泉精神一振,回道:“弟子在灵阕谷获白鱼之灵一只,端的奇异,还请师尊指点。”说罢,双手捏印,一条白鱼虚影自掌中凭空显现,摇头摆尾,仿若在水中嬉戏一般。
      
      长青子见那白鱼,微微点头;沈玠亦侧目凝视,似在思索这白鱼有何奇异之处。
      
      “弟子在谷中初见白鱼,心神一动,只觉得冥冥中自该与它相遇,便以附灵术召唤,哪知祭出一滴心血,白鱼就飞至我灵台之中。随后三日,弟子打坐静修,悟得此物可炼化天地灵气为一股清流,此清流可点化外物,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效。”
      方泉说罢,掐诀收了白鱼,从附近找来一块石头,续道:“师尊请看,这石头有金、水、土三行,弟子可用白鱼所炼清流将之点金、化水、崩土。”
      
      长青子淡淡一笑,以他化生境修为,五行流转之术太过简陋。沈玠却面露异色,开口道:“五行流转虽不难,却也没有这般轻易,师弟你且试上一试。”言下之意,颇为不信。
      
      方泉点点头,手持石头,口中念念有词,却见一道白光自他掌中隐现,化作千丝万缕缠绕着石头,不过片刻工夫,那石头相继化作赤金,流水,最后崩作一抔尘土。
      
      沈玠惊道:“妙极,妙极,换作是我,也得颇费周折。师弟竟能几个呼吸间点石成金,点金化尘,这白鱼之灵果然奇异。”
      
      “师兄过奖了!可惜这并非真正的五行流转术,使用起来还有诸多限制……”方泉笑了笑,又道:“这白鱼之灵还有奇异之处……”
      他说罢,从怀中取出一个药匣,对长青子道:“听闻师尊炼丹,缺一味千年茯苓,弟子在谷中掘得一颗百年份茯苓,试着以清流之气温养,不想真能增加药效,请师尊过目。”
      
      长青子面色微变,白鱼之灵若能增加药效年份,那可真是夺天地之造化了。
      
      方泉呈上药匣,长青子以神识探之,见那茯苓皮滑不皱,松根有赤、褐、黑三色之多,不由大为惊异,叹道:“确有千年药效……这白鱼果真不凡,可惜,可惜……”
      
      方泉听他话中有话,正欲开口询问,沈玠忽道:“师尊为何惋惜?”这七师兄性情清高,平常只顾修炼,今日却是难得话多。
      
      长青子道:“我召你师兄弟来此,正欲讲明这段缘由。”
      
      方泉心中一动:“原来这白鱼之灵另有典故。”连忙正襟危坐,听师尊娓娓而谈。
      
      长青子道:“我灵域修为分四境:一曰‘附灵’,即祭炼心血召唤天地灵物以同修;二曰‘融合’,即修士与灵物合二为一,人即是灵,灵即是人,故灵域修士又称灵族;三曰‘化生’,此境修士脱凡胎、剔肉骨,化生为天地之灵;四曰‘归真’,这一境为师也未明悟,不说也罢。”
      
      长青子眼中闪出一丝迷惘,显是对最后一境未得真解而无奈。
      
      “纵观这四境,其根本在于附灵,故灵域各宗派,都有洞天福地滋养天地之灵……灵阕谷便是我枯木观滋养灵物之所,其中灵物都是历代观主外出游历时所获……”长青子顿了顿,对方泉说道:“你那白鱼之灵,正是二十年前我在冥海迷津中所得……”
      
      长青子忆及往事,不胜唏嘘。
      
      相传大荒之外有无边冥海,冥海中有万千迷津,这些迷津错乱了洪荒时空,连接了三千世界。
      那一日,长青子在冥海中泛舟漂流,忽见海面跃出一条青鲤,口吐人言道:“恨啊……恨啊……”长青子大奇,问道:“你恨什么?”青鲤钻入水中,复又跃出水面,只不断重复那句话“恨啊……恨啊……”
      
      长青子见这青鲤奇异,操舟跟随月余,想看它游向何方。
      
      这一日金乌初升,海上雾气还未退去,遥遥听见一男一女窃窃低语,那女的道:“国师布下的阵法最多能撑半月,半个月后怎么办才好……”那男的道:“夫人别急,只要找到阴阳泉,就有机会抓到阴灵……”
      
      长青子听到“阴阳泉”三字,“咦”了一声,那一男一女同时喝道:“什么人?”
      
      长青子道:“灵域枯木观长青子,不知贤伉俪何人?”
      
      这时雾气散去,迎面驶来一叶黑舟。
      舟上站立两人,男的一身猩红长袍,腰间别着一条长鞭,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仪表不凡;女的全身裹在斗篷之中,只露出一张惨白的俏脸,看起来二十上下。
      这对男女也看清了长青子,见他气质清灵,与海天浑然一体,便知他修为精深,不可冒犯。那男的抱拳道:“殇域饶王,携夫人柳氏,见过前辈。”
      
      长青子讶道:“殇域饶王?莫不是一人单挑十八魔窟的殇帝之子梁天焕?”
      
      “正是。”那饶王不卑不亢,看了一眼夫人,二人对视点头,眼中双双燃起绿火,正是殇域修士的标志。
      
      “久闻饶王乃殇域不世之才,不想年纪轻轻就敢携夫人独闯冥海,失敬,失敬。”长青子过去百年游历大荒,对七域的奇闻异志、少年英雄,也是颇有耳闻。这饶王乃殇帝之子,身份尊贵,自然多了一份关注。
      
      一直沉默的柳氏轻声一叹,饶王也跟着叹了口气,“前辈谬赞,这冥海凶险万分,若非迫不得已,晚辈也不愿携夫人来此……”
      
      当此时,那条青鲤再度跃出水面,口吐人言:“恨啊……恨啊……”
      
      饶王和柳氏大惊,双双露出激动神色,柳氏道:“这鱼执念极重,必是游往阴阳泉!夫君……我们有希望了!”
      
      长青子适才听到“阴阳泉”三字,“咦”了一声,此刻又听到这三字,忍不住道:“传说冥海有三泉——碧落泉上天,幽冥泉入地,阴阳泉轮回。夫人口中的阴阳泉,莫非是这三泉之一?”
      
      那柳氏见着青鲤,心情大好,回道:“正是,据我殇域国师所言,但凡心头有消不去的执念,只要跳入阴阳泉中不死,便可逆转因果、轮回重生,从而消除心头憾事……但那阴阳泉腐蚀之力极强,寻常生灵跳入其中,多数尸骨无存,仅少数化为一缕阴灵飘散,至今未有存活下来的例证。”
      她看了眼饶王,又道:“我和夫君前来冥海,正是要寻找阴阳泉中的阴灵……不知这青鲤能否了我二人心愿。”
      
      长青子抚须叹道:“我跟随这青鲤月余,今日方知它欲颠倒因果、逆天改命,可悲,可泣!”
      
      三人结伴同行,又追了青鲤几日,忽见前方一股黑色洋流,在碧海蓝天下格外醒目。那青鲤跃出海面,口中喊着:“恨啊……恨啊……”疾速向那洋流游去。
      
      饶王夫妇见着黑色洋流,喜忧参半,喜得是终于找到传说中的阴阳泉;忧的是附近海域没有一个生灵靠近,唯有那条青鲤不顾生死地游过去。
      
      “若这青鲤游入阴阳泉中尸骨无存,连一缕阴灵都没有……那可如何是好……”柳氏忧心忡忡,饶王不知如何宽慰,紧紧握住夫人的手。
      
      长青子不知他二人要阴灵何用,只是感叹这青鲤不易,反倒希望它能存活下来。
      
      便在此时,那青鲤从黑色洋流边缘跃出,眼看再次落水就要跳入阴阳泉中,三人不由屏住呼吸,心中均起疑问:这青鲤跳入阴阳泉,是生是死?还是化作一缕阴灵?
      ……
      
      “师尊,后来如何?”师兄弟二人听得入神,纷纷询问长青子。
      
      长青子道:“稍安勿躁,听我慢慢讲来……那青鲤落水之处,不过片刻时间,浮起一架鱼骨,再过半晌,连鱼骨都腐蚀不见。我三人犹不死心,等了一会儿,忽见一道清流、一道浊气盘旋飞出阴阳泉。仔细看去,那清流是一条白鱼,浊气是一条黑鱼,原来那青鲤落水后化作了阴阳双灵。此事全无古籍记载,我等也不知那青鲤是生还是死……再后来,饶王夫妇带走了黑鱼,便是那道浊气;为师则带回白鱼,便是那道清流……”
      
      师兄弟二人听得目瞪口呆,方泉道:“师尊带回的,便是我那白鱼之灵么?”
      
      “正是!为师回山后,将那白鱼放在灵阕谷中滋养,你以附灵术祭炼它时,为师心有所感,推出大荒气运。所以你一回山,我就召你师兄弟前来,讲述这一段渊源。”
      
      方泉听了似懂非懂,沈玠道:“师尊,这白鱼之灵莫非和大荒气运相连?”
      
      “气机不明,为师也只能算出一鳞半爪……但黑白双鱼本为一体,为师当年独独带回白鱼已是不该,现下有些明悟,是时候阴阳合体了。”
      
      方泉不明所以,“弟子已将白鱼修成本命之灵,如何再和黑鱼合体?”
      
      长青子大有深意看他一眼,肃道:“大荒气运已动,时不我待!泉儿,我命你明日动身前往殇域寻找黑鱼,不得有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