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
      林舟出了商场,随手脱了西装外套攥在手里。
      这小两年没见过姜时砚了,只偶尔在网上看一眼,没想到闹掰后第一次面对面,自己就跌了这么大一份。
      
      商场外方雪嘉的粉丝整齐地喊着:“小雪,小雪,一路相陪……”
      
      姜时砚多冷清一人啊,现在竟然亲自来送方雪嘉上活动,这是千年铁树开花了?
      林舟也说不清到底是哪儿不舒服,反正就是心里憋屈,哪哪儿都难受。
      
      这两年华尚抢了他那么多资源,也就算了,他忍了。
      现在姜时砚竟然还亲自过来瞧他热闹,这厮现在倒是变风格了,以前瞧热闹的事儿都是林舟死命拉着他,他才勉为其难陪着一起,现在倒好,自己都学会主动了。
      
      热闹好看吗?
      
      两年了,当初两人闹掰那股火一直没下去,今天见了姜时砚,触底反弹。
      林舟这人看着温和谦逊的,但是脾气一旦上来撒不出来就容易冒火,就这一会儿功夫,喉咙就开始疼了。
      
      林舟火气一上来,在家里闷了三天,把拖延邱智的歌给写好了。
      
      邱智收到后,大惊,给林舟打电话。
      
      “你受啥刺激了?”
      “咋了?”林舟将手机开了外放,然后抛起篮球进筐。
      
      “这歌词,不是失恋十次八次能写的出来的,你看这句,‘黄昏后,月初上,小院如常,篱笆旁三两颗红豆……’”
      这跟写什么“铁锤,铁锤,你不是个棒槌”的林舟简直不是一个人好吗?
      
      “你能闭嘴吗?”被别人念自己写的歌词有种别扭感。
      “行吧,等我谱上曲发给你听一下,你干嘛呢,那么大声音?”
      
      “打篮球呢。”林舟跳起,没料想脑袋直接顶天花板上了,不由捂着脑袋蹲了下来,“我去……”
      “大爷,现在半夜两点,你打篮球?你真失恋了?哪个篮球场,我过去找你。”邱智说着就随手拿起一件卫衣套头上,打算出门。
      
      “我在家呢,谁有病大半夜篮球场打篮球。”林舟撞了脑袋也没了打篮球的兴致,“我洗澡睡觉了,你跪安吧。”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邱智骂了一句,走出门的步子又转了回来。
      
      挂断电话后,林舟又拍了几下篮球才脱了衣服进浴室洗澡。
      
      放好水,躺进浴缸,一身汗水触碰到热水,整个身体都放松了,林舟舒服地靠在浴缸里,拿起手机打算放首歌曲。
      
      “嗡嗡嗡……”
      
      嗯?
      什么声音?
      林舟停下动作,仔细听着。
      
      “嗡嗡嗡……”
      林舟坐起身,地板好像都有点儿震动?
      
      林舟从浴缸里出来,裹上浴袍,脚下震感强烈,伴随着闹心的“嗡嗡”声。
      林舟看着地板,眸子眯了眯。
      
      半个小时后,地板的震动不止没有减轻,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林舟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了。
      林舟在浴袍外加了件外套,圾着拖鞋就下了楼,来到一楼“啪啪”拍门。
      
      里面有人走动的声音,片刻后,房门被打开。
      
      站在门内的人穿着宽松的浅灰色家居服,戴了一副金丝边眼镜,遮挡了脸上因为疤痕带来的凌厉感,几缕发丝软软地散落额前,平添几分柔和。
      
      林舟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
      这身家居服是林舟买的,他也有一身一样的,不过他的是白色的,这身衣服现在压了箱底。
      
      门内的人一手撑门看着林舟,而在他身后明显可以看到天花板上有一个震楼神器正嗡嗡响着。
      
      “有事儿?”姜时砚看着门外圾着拖鞋湿着头发的人,眉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
      “有事儿?”林舟眯着眼睛,笑不达眼底,“你说我有事儿吗?”他还以为他已经把房子卖了,这是回来收拾房子打算卖还是……
      
      姜时砚也回头看了一眼天花板上震动的小马达,回身一脸冷静:“我怎么知道你有什么事儿,需要大半夜过来敲人家房门,打扰别人清梦。”
      
      好,睁眼说瞎话是吧。
      “这么大动静,你睡得着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傻缺。
      
      姜时砚淡淡:“还行,主要是心静。”
      
      林舟咬牙,对着震楼神器呶呶下巴,冷声:“关了。”
      
      姜时砚静静看着他,没说话。
      两人就站在门口对峙了三分钟。
      
      姜时砚手撑着门的地方还有一个浅浅的凹陷,那是两年前两人在这里吵的时候,姜时砚一拳砸在门上砸出来的。
      
      有病。
      
      林舟想起当初两人吵得惊天动地的场景,心头拱火,抬手推开姜时砚,自己进了房门,熟门熟路走到客厅,从茶几下方第一个抽屉里找出遥控器直接关了震楼神器。
      
      林舟转身打算离开时,眼角迅速瞥了一眼房间,屋内还是两年前的样子,没变,就连餐桌上两年前他买的那个白瓷花瓶也放在原地,似乎没有动过。
      
      呵。
      林舟心里冷笑一声,两年没住过了,肯定跟以前一样,要是变了才是见鬼了呢。
      
      林舟走到门口,姜时砚还站在原地。
      
      “干嘛,想打架?”林舟对他扬扬下巴。
      
      说实话,他真的挺想跟他干一架的。
      丫的,闹掰了就闹掰了,和平点儿不好吗?背后里使那么多小动作,要不是看在十几年的情分上,林舟早打的他爹妈都不认识了。
      
      姜时砚看着那熟悉的挑衅的小眼神,手指微蜷,垂下眸,让开地方:“不想。”
      
      日……
      林舟这都挽袖子了,被他俩字给憋了回去,不由狠狠瞪了姜时砚一眼,甩着手“吧嗒吧嗒”出了门.
      
      姜时砚关了房门,楼上还能听见有人故意跺脚的声音,几分钟后,楼上彻底安静了下来,而他的屋内也彻底安静了下来,寂静的夜没有丁点儿声音。
      
      姜时砚将林舟随手扔在沙发上的遥控器放进抽屉里摆好,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震楼神器是林舟买的,当时他看到网上有人说这个东西特别好用,非要买回来试试,买回来后发现无用武之地。
      后来,这玩意就变成了一个闹钟,林舟喜欢在二楼的房子里写歌练琴,经常忘了时间吃饭,姜时砚做好饭就震他一下,没一会儿这人就溜溜达达下来了。
      
      两年后,姜时砚按了这个开关,那人也还是下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