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明明知道有些话从某些人嘴里说出来别有用心,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当真。
      
      郁闷了两节课,钟可可没忍住,在午休之前把这件事告诉了周明月。
      
      下课铃刚一打响,周明月就来12班找钟可可。
      
      不想在食堂看见卓亦凡那张烦人的脸,两个人去了校外那家味道不错的老破小面馆。因为下雨,学生们没怎么出来,不到二十平米的店面,只坐了她俩一桌。
      
      听完钟可可的详细复述,周明月帮她分析,“会不会是卓亦凡胡编乱造,故意气你的?”
      
      钟可可垂头丧气地趴在桌上回答,“不知道。”
      
      “……”
      周明月白她一眼,“那你凭什么说卓亦凡说的是真的,她那人满嘴跑火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以钟可可对卓亦凡的了解,凡是涉及到姜遇桥的事儿,她不太会撒谎。
      
      “你在这瞎寻思也没用,”周明月起身,从旁边的桌子上盛了点儿小菜,“还不如找个人问清楚。”
      
      钟可可鼓着腮帮子吐了口郁气,“我问远航哥了。”
      
      周明月坐回来,“他咋说。”
      “他说,”钟可可郁闷,“让我亲自去问遇桥哥。”
      
      周明月:“……”
      恰巧这时老板端着两碗面送上来,周明月饿了半天,掰开筷子就开始吃。
      
      钟可可却烦得就差用头撞桌子,“我其实就是生气,我求他的时候,他说忙没时间,结果转头就给卓亦凡补课。”
      
      丝丝缕缕的憋闷感顺着血管往上涌,钟可可拍了下桌子,“我跟他这么多年交情连个卓亦凡都比不过吗?!”
      
      周明月差点把面吐出来,“你要吓死我啊祖宗。”
      
      钟可可抖了抖唇,看起来已经要哭了。
      
      见她这副快活不起的模样,周明有闭着眼睛瞎出主意,“这样吧,你听我的。”
      
      钟可可抬眸。
      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周明月胳膊一挥,“吃完饭你就给姜遇桥打电话,亲口问他,他要不接,你就去他学校堵他!”
      
      还以为她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好主意,钟可可:“……”
      
      ……
      虽然周明月的提议直白又无脑,但细想一下,钟可可好像还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特别是在她信息也发了,电话也打了,对方都没有任何回应的情况下。
      
      钟可可觉得再这样下去,她迟早会疯,还不如去一趟姜遇桥的学校,反正从小到大,她都这么不着调。
      
      打定主意,她找周明月借了二百块钱,一放学就去商场买了那块她早就钟意的腕表。
      
      咖色表带配着复古秀气的银色表盘,斯文俊秀,是她为姜遇桥准备了几个月的生日礼物。
      
      虽然有点小贵。
      但值得。
      
      拎着购物袋从商场出去,钟可可心情雀跃起来,想到等会儿要见姜遇桥,还回家换了身衣服,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那双白色小靴子。
      
      确定自己比平时好看很多,她才兴冲冲地出了家门。
      
      榕城医科大学离大院不远。
      坐十几分钟的车就能到。
      
      钟可可对这里并不陌生。
      再加上研究生宿舍本就经常出现女生,没人拦着,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203宿舍门口。
      
      这会儿宿舍门大敞四开,有两个男生正背对背聚精会神地打着游戏。
      
      钟可可敲了敲门。
      戴着黑色耳机的男生不耐烦转过头,“谁啊。”
      
      被这么一吼,钟可可有些紧绷,“你好,请问姜遇桥在吗。”
      
      她的声线本就清透,此刻更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撒娇,乍一听,简直能酥到人骨子里。
      
      两个男生转过头,在看到钟可可的第一眼,不约而同地愣住。
      
      小姑娘长着一张巴掌大的小圆脸,梳着不算太短的妹妹头,身着婴儿粉卫衣,配着白色小裙子,整个人看起来柔和可爱,又有种难以掩盖的机灵。
      
      虽然有很多女生来宿舍找过姜遇桥,但像她这么漂亮灵气的,还是第一次见。
      
      刘希顿时摘下耳机,语气都跟着和善,“你是?”
      
      钟可可拎着礼物袋,想了一秒,回答道,“我是姜遇桥的妹妹。”
      
      -
      
      都是母胎solo的选手,谁也没比谁高尚。
      听说是姜遇桥的妹妹,刘希和张凯立刻变了副面孔,热情招呼钟可可进来。
      
      这是一间四人宿舍。
      面积不大,上床下桌,靠门左边的位置,就是姜遇桥的。
      
      无论是床上还是桌面,都保持着洁净和素淡,就连桌面上的书本都干净得一尘不染,就像他这个人一样。
      
      和其他人杂乱无章的地盘相比,仿佛处在两个世界。
      
      钟可可上下扫视了几眼,抿着唇坐在姜遇桥的椅子上。
      
      刘希听说钟可可联系不上他,给她倒了杯水解释,“他这会儿应该在实验室搞细胞,导师啊同学什么的都在,不方便接电话也正常。”
      
      这是她第一次听说姜遇桥在学校里的事,钟可可问,“那他平时都这么忙吗?”
      
      “当然了。”张凯接话,“他研三,和我们这种研一的闲人不一样,导师对他要求也比别人高,动不动就让他出SCI论文,有时候还去临床,我们平时也不常见到他。”
      
      “而且桥哥也要毕业了,”刘希说,“接下来的事儿肯定更多,估计答辩以后就要准备考博了。”
      
      钟可可若有所悟地点头。
      
      说到这个,张凯突然来劲,搬个小板凳坐到二人跟前,“我听说桥哥上次那篇论文IF又超过8了,也太牛了,我要能有个1.5的,都要烧高香。”
      
      刘希赞同,“那是啊,不然怎么是全校榜样呢。”
      
      “哎,大神就是大神,”张凯羡慕得不行,“就这条件,就算他毕业以后不读博那些医院也是随他挑。”
      
      钟可可歪着小脑袋,云里雾里地听着。
      虽然听太不懂,但也能感觉出他们是在夸姜遇桥厉害。
      
      像是想到什么,刘希转过头问钟可可,“哎,妹妹,你哥从小就这么牛逼吗?”
      
      钟可可愣了一下,点头,“他从小就是全校第一,初中和高中也都跳了级。”
      
      正是因为这,姜遇桥现在也才二十三岁,跟刘希和张凯差不多大。
      
      不知为何,钟可可心底竟升起一丝骄傲。
      
      刘希突然八卦,“那他小时候是不是也像现在这么招女生喜欢。”
      
      张凯听着,猛地一拍大腿,“你一说这个我就来气,就前两天那大二的小学妹,过来主动找我,我他妈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找我问桥哥微信。”
      
      “你别说,前两天还有个妹子追到咱宿舍来堵他,结果没堵到。”
      “真的假的好看不?”
      
      两人你来我往,聊得火热。
      钟可可像是被一巴掌打懵了似的,心里涌起一股沉甸甸的憋闷感,“有这么多人喜欢遇桥哥吗?”
      
      她知道姜遇桥很招女生喜欢。
      但没想到会招到这种地步,居然跑来宿舍堵。
      
      “这不是很正常吗,”刘希雪上加霜,“我要是女的我也喜欢他啊,长得帅,个子高,学习还好,而且那一身禁欲清冷的气质,啧,绝了,反正别说我们学校,就是外校的都有慕名来追他的。”
      
      张凯附和,“我记得是个外校的校花,开着宝马来接他,但桥哥看都没看那女的一眼,转身就走了。听说就是因为那次,桥哥才正式封神的。”
      
      说到这,他掏出手机,“学校贴吧里都有他的专属楼呢,整的跟明星似的。”
      
      说着,张凯把手机递给钟可可。
      
      如果说之前只是会心一击。
      那么现在,这些话简直是双倍暴击。
      
      钟可可僵硬地接过手机,果然看到一个名为【榕大医学院之光姜遇桥舔颜专属楼2.0】的标题,挂在在帖子上方。
      
      往下一拉,还真的都是姜遇桥被偷拍的照片。
      
      张凯凑过来,刚要逼逼,门口突然响起一道清冷无绪的男声,“你们俩在瞎说什么。”
      
      心脏像是倏地被绳子勒紧,钟可可一抬头,对上那道无论何时都清明自持的目光。
      
      姜遇桥穿着一件白色针织衫,浅色长裤,走进来。
      
      眉宇间缱绻着一丝不满,他随手把书本背包放在桌上,跟着看向钟可可,目光里蕴藏着明显的沉郁和威压,像是冬日里化不开的冰雪。
      
      感知到他的情绪,钟可可有些心虚地把张凯的手机放在桌上。
      
      还没等她开口解释,头顶就响起凉凉的说话声——
      
      “谁让你过来的。”
      
      -
      
      来之前,钟可可已经做好了被他骂的准备,可真到这一刻,她还是没由来地心慌。
      
      姜遇桥这人虽然看起来高冷,但脾气挺好,轻易不会因为什么动怒,可同样,要是真的生气,也比一般人要难搞。
      
      刘希和张凯深知情况不妙,迅速找了个借口离开。
      
      整个宿舍,就只剩他们俩。
      
      钟可可垂着又长又密的睫毛,抱着购物袋老实巴交地坐在那儿。
      
      姜遇桥双臂环抱,长腿撑地倚在桌边,漆黑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静静等待回答。
      
      沉默了好一会儿。
      钟可可放弃挣扎,抬起头,“因为你不接电话。”
      
      “我在实验室,不能随便出去接电话。”姜遇桥不动声色地回答,“至于你发的信息,我回来的路上看到了。”
      
      钟可可突然觉得委屈,“那你还不回我?”
      
      姜遇桥眉头一挑,“这就是你大老远来找我的理由?”
      
      “……”
      钟可可自知理亏,不说话了。
      
      对于一个高三生来说,一晚上可以做很多题,背很多单词,她的确不该这么随便浪费。
      
      但是,她也真的想知道,补课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像是一个急于得到答案的小朋友,被情绪控制的那一刻,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这么一想,钟可可愈发委屈。
      甚至还发出小小的抽噎声。
      
      姜遇桥听见,怔了怔。
      察觉到刚刚语气重了,他稍稍平复情绪,语气温和许多,“我没答应补课,也不会给任何人补课。”
      
      听到这个答案,钟可可神情一晃。
      
      从低落中抬起头,她有些惊喜又有不敢相信地望着他,“你的意思是,卓亦凡说的是假的?”
      
      姜遇桥没说话。
      就这么定定地望着她,那表情,仿佛在说她是个傻瓜。
      
      像一只被灌满氢气的气球,整个人飘飘悠悠的,钟可可终于开心起来,“我就说,她是故意气我的。”
      
      见她这副傻乐呵的模样,姜遇桥有一瞬间的心软,甚至,还萌生出想要揉一揉她头发的冲动。
      
      但他不能。
      最起码现在这个阶段,不能。
      
      姜遇桥收回松动的心神,刚要问她饿不饿,就见小姑娘献宝似的从购物袋里拿出那个深蓝色的方盒子,“其实我这次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姜遇桥敛下眉。
      下一秒,钟可可朝他举起盒子。
      
      小姑娘呲着一口整齐的小白牙,眼下的猫咪纹清晰可见,“遇桥哥,生日快乐。”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的设定是医科大学的学硕,反正就是挺厉害的那种,论文方面我也是查了些资料后编的,如果有什么不专业的地方见谅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