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偶遇面位之子刘秀,开花了 ...

  •   江白顶着一头绿油油叶子在春风里尽量伸一个懒腰,她眯起眼睛瞅了瞅明媚的阳光,打了个哈欠。
      农历三月的天气,草长莺飞,阳光正好,适合困觉。
      江白是一棵树,一棵不开花的树,但也曾经是个人。她不甚明白发生了什么,大约就是眼一闭一睁,就这样了。
      这片树林正在大青山脚,一路绵延长到山上去,土质松软肥沃,光照良好。只是山下人家稀少,并没有几个人来开垦,自然,也就无从得知到底是个什么年月。
      偶尔有几个砍柴或捕猎的人经过,短褐穿结,长裤麻鞋,不似现代社会里的人。
      震惊,茫然,疯狂,愤怒,绝望。但一棵树的震惊茫然疯狂愤怒绝望也不过是继续站在泥土之间,别人是看不出一棵树的情绪的。
      春去秋来,草木凋零又勃发。两年过去,当初跌宕起伏的心情已经平复,江白也已经渐渐适应了。譬如如何更加深入的扎根大地,好汲取更多营养,以及不远处那棵腊梅树正试图抖掉叶子上的一块鸟屎。
      是的,江白无比肯定,树之间是能沟通的,当年厕所里震惊体的小编没有骗人。比如。此刻那棵好像有洁癖的腊梅正默默散发着不愉快的气息,把一只飞来的小瓢虫都吓跑了。
      趁着春风她把自下往上第三根左边枝上的第二十七片叶子换了个方向,以便于让太阳能更加均匀的晒一晒,顺便再默念一遍《太上老君常说清静经》——托那一手被领导批为“拿两个鸡爪子爬一爬都不可能写这么丑”的字福,字帖练了不少,其中正有一本《太上老君常说清静经》。
      “仙人葛翁后面是什么来?”她仰头长叹——实际头是没有的,最多也不过是把树梢几片叶子趁风立起来,“修仙之说不可信啊!两年了,花都没修出来一朵!”
      是哪个沙雕网友说的?要当一棵树,高兴时就开花。不高兴就掉叶子?两年了,尽长叶子不开花!
      “也许你本来就不开花?”旁的竹林传来窃窃声响,最边缘那棵自称乃是孔圣人手植之竹的竹子正把叶子晃得作响:“作为一棵树你不开花结果,作为不开花结果的你却又不是竹子,啧,生你何用?”
      这话江白不爱听,她默默自闭了。
      
      金乌西沉,玉兔东升。
      蓦然林外传来喧闹声,正用全身三百七十一片叶子当眼睛紧盯月光,试图汲取传说中月华的江白默默转移了注意力——这人迹难至的地方,竟然多出许多人来。
      几个跑,一群追。那快要跑到树下来的人约莫二三十岁,生的天圆地方,一表人才。
      江白津津有味瞧了约莫一刻的“你快走,不,我不走”的戏码,见那被称为刘文叔的帅大叔猛然举起剑来,吼一声:“天要我刘秀生,就叫这树裂开护住我!”
      哦,这大约是个沙雕。江白默默吐槽着,有路不走,老天要是能……诶?诶!
      骤然一道闪电正落在江白这棵树上,下一刻,一痛一麻间树身已劈出大洞来。刘文叔眼可见的喜色上来,一揖到底:“大李树啊大李树,今天你护我身全,他日我刘秀荣登大宝,封你做此地山神。”说话间就扁着身挤进那焦黑缝里。乌云遮月,顷刻间已经下起雨来。
      怎么就我中枪?怎么的就劈我就劈我就劈我?!
      被劈懵的江白晃了晃枝叶,回过味儿来,刘秀?面位之子那位?
      真面位之子!
      月落星沉,朝阳初升。
      一无所获的追兵已然离开,四散奔逃的几个人也已经回来。江白百感交集瞧着这位被称为“面位之子”的男子对自己作揖,又封自己作李神,又许他日必来报,只觉得心累。原来自己穿越来,只为了给刘秀添一个传说吗?自闭了自闭了。
      人已走远,周身却颇有些酥麻发痒,趁春风晃一晃脑袋,抖落一片粉红。
      “你开花了啊。”那棵竹子传来的一点意念带着不可掩饰的震惊:“你竟然是桃树?”
      对,桃树。刘秀你回来!你哪个眼睛看见我是李树!
      
      有人说花是植物的繁殖器官。这一场花开了足足月余。江白沐浴在温凉的月华下,木然的想着,我这算是暴露狂吧。不过奇在自从刘秀来了这一场,竟然能隐约吸收到丝丝月光。像吸收二氧化碳一样自然而然。
      这月余的汲取,江白隐约感觉到了,林中也并非花草树木与禽兽,还有些开了灵智的,譬如那只特别喜欢在腊梅上方便的鸟,它就很有些来历。
      

  •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写文,慢热型,大家多包涵。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