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宋真宗最近十分快活。
      
      太子虽然没了,但他又收了一个样样都合心意的养子,可能是越看越顺眼的缘故,他总觉得这个养子跟自己长得非常像。
      
      不是侄子像叔叔那种像,而是儿子像父亲那种像。
      
      他没往深处去想,只是觉得,这个孩子生来就是要给他当儿子的。
      
      皇后说得不错,养儿招儿。
      
      自从收了这个养子,自己的身体渐渐地好了,不像先前缠绵病榻,也有力气去召幸后宫了。
      
      他这几天和任美人等年轻后妃混在一处,觉得腰上更有劲儿了,整个人都年轻了好几岁。
      
      虽然后宫暂时未传出喜讯,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勤奋耕耘,假以时日,一定能生出亲儿子的。
      
      等他生出了亲儿子,就把儿子立为太子。
      
      但他不会把受益赶出宫去的,他喜欢受益,打心眼里喜欢,他甚至觉得自己对这个孩子的喜欢超过了他死去的太子。
      
      只是可惜……受益终究不是他亲生的儿子。
      
      他不会亏待受益,等储君的事情定下来了,他就封受益为亲王,广置封邑。
      
      等自己百年之后,皇帝私库里的钱财珍宝都留给受益。
      
      受益是他最喜欢的儿子,除了皇位,他什么都可以给他。
      
      只除了皇位。
      
      他的皇位,必须留给亲生儿子。
      
      宋真宗的这种心理,寇准摸得透透的。
      
      寇准虽然有些浪,有些狂,但毕竟和老赵家的两任皇帝打了半辈子的交道,对皇帝心理的把控还是很到位的。
      
      否则他也不能数度罢相又数度复相了。
      
      其实对于寇准本人而言,宋真宗选谁当太子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无论宋真宗打算把皇位传给谁,他寇准永远都在托孤重臣的名单上。
      
      他原本不必掺和进刘娥和赵受益的争储风波里,但是,他知道,如果他选择置身事外,那他永远无法得到安宁。
      
      因为寇准是一个自傲到近乎自恋的人,在他的心里,他寇准应该是天下第一的人物,天下谁都不配得到皇帝的宠信,只有他配。天下谁都不配权倾朝野,谁都不配出将入相,只有他配。
      
      他无法忍受屈居人下,甚至无法忍受与庸人比肩。
      
      这样的性格,让他在官场上得罪了不少同僚,受了不少排挤,也因此数起数落。
      
      为官三十年,从太宗朝到真宗朝,他受了不少奉承追捧,也受了不少冷眼挤兑。
      
      他受够了。
      
      宋真宗虽然信赖他,但恐怕不会把下一任皇帝单单只托付给他,一定会再安排一两个人来分权。
      
      毕竟本朝自太.祖赵匡胤开始,“事为之防,曲为之制”,把分权制衡发挥得淋漓尽致,为的就是防止大臣专权。
      
      而寇准抓心挠肝地想要专权。
      
      他明白,按部就班地等着真宗驾崩、太子继位,永远都无法满足自己内心的渴望。
      
      他只能采取特殊的手段。
      
      比如,和刘娥结盟,扶持她的养子上位。
      
      肯下大本钱,才能有大收获。
      
      寇准一向是个愿赌敢赌的人,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他也愿意孤注一掷。
      
      而且,情况似乎没有他估计的那样糟糕。
      
      他原本以为,如今宫里那位小皇子只是宋真宗逼不得已才收进宫来的,宋真宗未必十分讨厌他,但也不会真心喜欢他。
      
      寇准给小皇子做老师,闲暇时也会跟宋真宗聊一聊孩子的学业。
      
      他以此试探宋真宗对皇子的态度,但却得到了意外之喜。
      
      宋真宗似乎真的很喜欢、很关心这个孩子。
      
      就好像这个孩子真的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真的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一般。
      
      寇准了然了。
      
      宋真宗并不是真的不愿意让赵受益继承他的皇位,他只是跨不过心里的那道坎,暂时接受不了“让别人的儿子继承自己的皇位”这件事情而已。
      
      毕竟本朝太.祖太宗那点兄弟阋墙的破事实在是太惨烈了,皇位来之不易,宋真宗不想把它交给外人。
      
      而且,宋真宗作为宋朝第一个子嗣艰难到需要从外部过继的皇帝,他本人还没有真正接受自己断子绝孙了这个事实。
      
      所以,寇准只需要让宋真宗认清事实,直面内心,宋真宗就会自己做出最后的抉择。
      
      这可比押着皇帝去前线轻松多了。
      
      寇准这回不打算把宋真宗逼得太狠。
      
      毕竟这是关乎皇位传承的大事,除了皇帝,谁都不应该插手。
      
      当初宋真宗上位的时候,寇准都没直接给宋太宗出主意选储,何况如今。
      
      他打算攻心为上。
      
      于是在某一个天气晴朗的休沐日,宋真宗带着刘娥寇准和一些近侍在延福宫赏景的时候,寇准就在宋真宗面前有意无意地提起,小皇子最近课业又进步了。
      
      天下的父母没有一个不愿意炫耀儿女的,何况宋真宗刚得了一个这么喜欢的儿子,正愁没地方得瑟,忽然碰着这个机会,当即让刘娥遣人回宫把赵受益叫来,要考校他的功课。
      
      赵受益刚到延福宫,没摸清楚底细,但看见寇准和刘娥都在,面无愁色,就知道不是什么坏事。
      
      宋真宗问的都是些浅显的问题,他一样样地回答了。
      
      他每回答上一句,宋真宗的面上就多一分喜色,而寇准和刘娥的面上就多一分愁思。
      
      赵受益明白这俩人是要挖坑给宋真宗跳,他准备按兵不动,静静地看大佬们表演。
      
      果然,宋真宗问完了问题,回头对他的近侍们说:“你们看看我的儿子!我新得的麒麟佳儿,可比王旦的儿子强上百倍去了!”
      
      王旦是他的宰相,两人君臣感情也很深厚,所以宋真宗拿王旦开玩笑。
      
      忽然,他看见寇准和皇后的脸上竟然没有高兴的神色,不禁疑惑:“平仲,梓童,你们怎么满面愁苦?”
      
      寇准摇头叹气:“官家,若您真心疼爱小皇子,就不要再在人前夸赞小皇子了!”
      
      宋真宗不解:“这是为何?”
      
      寇准道:“皇帝虽然可以有很多儿子,但只有储君可以接受皇帝的赞扬。皇帝如果夸赞储君以外的皇子,就会让天下疑惑,不知皇帝是否仍然属意储君。这是天下祸乱之本。如今官家未立太子,群情浮动,流言四起。官家如今的一言一行,都会令天下惴惴不安。所以还请陛下不要再夸赞小皇子了。”
      
      宋真宗一腔爱子之情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时闷闷的。
      
      转头看见刘娥的眼眶红了,不禁问:“梓童因何感伤?”
      
      刘娥强忍泣音:“妾,妾只觉得受益命苦。”
      
      宋真宗问:“受益是朕的儿子,有大福分,怎么可能命苦?”
      
      刘娥说:“妾不求受益有什么大福分,妾只求受益能够一辈子平安如意,哪怕做一个平民百姓,做母亲的也心甘情愿了。”
      
      宋真宗烦躁地一摆手:“受益是朕的儿子,将来是大宋的亲王!什么平民百姓!”
      
      他心里不舒坦,觉得这里简直呆不下去了,转身就往后宫里走。
      
      刘娥和寇准对视一眼,招手叫赵受益:“受益,跟阿娘回宫。”
      
      宋真宗回了后宫,本想直接去找任美人,结果今天恰好是任美人不能承宠的日子,于是只好另寻一位妃嫔。
      
      这位妃嫔姓余,张扬明丽,火辣大胆,与任美人是不一样的风情。
      
      宋真宗喝了几杯闷酒,揽住凑上来的余嫔:“爱卿你说,朕的小皇子,是不是有大福分的?”
      
      余嫔娇笑着给他添酒:“小皇子将来必定也是一位贤王,这当然是大福分了。”
      
      宋真宗眯着眼睛看她:“怎么,你也觉得他不是朕的儿子吗?”
      
      因为赵受益名义上的生父正是一位贤王,余嫔此言正好戳在宋真宗的肺管子上。
      
      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拦着我,不让我亲近受益,不让受益当我的儿子,可赵受益他就是我的儿子!不是老八的儿子!
      
      宋真宗一把推开余嫔,跌跌撞撞地闯进任美人的寝宫。
      
      任美人住得离余嫔不远,所以宋真宗从任美人处出来才直接去了余嫔处。
      
      此时任美人正在对镜梳妆,看见宋真宗进来,惊讶地回头:“官家,您怎么……”
      
      宋真宗把着她的肩膀:“你说,朕到底有没有儿子!”
      
      任美人愣了愣,缓缓垂头:“官家春秋鼎盛,一两年内,后宫必有皇子降生。”
      
      宋真宗冷笑一声,狠狠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朕有儿子!朕有儿子!受益是朕的儿子!”
      
      任美人不知道他怎么了,只能眼含热泪:“是,是妾错了,受益是官家的皇子。”
      
      她心里惊恐万分,不明白平日里温和隐忍的皇帝怎么突然发疯了。
      
      这是因为宋真宗被寇准和刘娥戳破了幻想,终于直面了冰冷的现实。
      
      他所期待的那幅一家四口其乐融融,享尽天伦之乐的场景,永远都不会实现。
      
      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会期待那个场面。
      
      他既想要属于自己的儿子,又想要刘娥和赵受益像现在这样亲密地留在他身边。
      
      可他本该明白——刘娥是皇后,她不会想要不属于她的太子。
      
      赵受益入宫就是要当皇储的,他也不会想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皇子。
      
      而到时候出生的小太子和他的生母,当然也不会欢迎一个强势的皇后和一个身份暧昧的皇子。
      
      这些他本就明白,可他不愿深想,他想粉饰太平,想两全其美,可是刘娥和寇准却告诉他,他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是选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生的亲生儿子,还是选择面前活生生的妻儿。
      
      宋真宗对刘娥是有真感情的,他和刘娥相识、相知、相伴三十年了,刘娥是他的妻子,他不忍割舍。
      
      而赵受益……
      
      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这个孩子。
      
      他也不忍舍弃他。
      
      可是,他同样也想要一个亲生的儿子来继承皇位。
      
      只是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他并不想当一个孤家寡人。
      
      他心里的天平摇摆不定,最终还是叹息一声。
      
      算了吧……
      
      反正,他也不一定能生出儿子了。
      
      不如惜取眼前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