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七零之后妈(四) ...

  •   陈秋禾到现在哪里有心思关注谁送了什么礼,勉强笑道,“是嘛?我今天忙得都没有注意到,那些东西都是我婆婆收着的,我现在就去看看,打扰你了陆知青。”
      
      锦元转过身背对着她走出了门,突然感到脑后一陈凉意,她往前微微倾了一些,装作被棍子打晕的样子,倒在了地上。
      
      陈秋禾过来拍了拍她的脸,确保陆寒梅真的晕了,这才开口叫门外的李婆婆,“快点,帮我把后面那个男的抬进来。”
      
      李婆婆咬了咬牙,“你叫我把她喊过来,我都喊了,这么丧良心的事都做了,你说你知道我儿子留下的消息,我怎么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秋禾笑了笑,“你说我怎么知道的,当然是他告诉我的,现在二仓哥因为偷东西改造去了,他和我说临走之前,还给你们老李家留下了个孩子,你就不想知道在那个孩子哪里。”
      
      李婆婆听她这么说,又看了她漂亮的脸蛋,低声骂了句:“狐狸精。”
      
      只能咬牙又帮着陈秋禾一起抬了赵岩进来,两个女人的力气还是小了些,锦元一直听见磕磕碰碰的声音。
      
      不远处还传来了小孩子的声音,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立马低了不少,李婆婆苍老的声音传来,“你说我孙子在哪。”
      
      陈秋禾顺了顺自己耳边的头发,笑了一声,“你要是想知道,就得把今天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
      
      李婆婆咬了咬牙,“我知道了,不过你要是骗我,我这就嚷起来,看你怎么收场,建军要是知道你是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你看他会不会娶你。”
      
      陈秋禾瞪了她一眼,伸手来解锦元的衣服,“高家那个寡妇肚子里那个孩子,就是二仓哥的,高大石和她结婚四五年了都没孩子,怎么高大石一死就怀上了。你要是不信,你家里房梁上面有个盒子,里面还装有王寡妇的一只耳环呢,这我总不会做得了假吧。”
      
      陈秋禾哪里会和李二仓一个混混有交集,不过是上辈子陈秋禾偷偷回家祭拜陈母的时候听说的,李二仓被下放改造了十多年,一回来就要认回自己在高家的闺女。
      
      高家人自然不肯,两家人为这件事还打起了官司,做了亲子鉴定,最后这个孩子还真的是李二仓的种,两家还打起了官司,这件事情在这个还算落后的地方简直是掀起了大浪。
      
      李婆婆一听,赶紧起身,打算回家看看,就听见身后咚的一声闷响,转过头就看见原先那个被打昏的陆知青站了起来,她手上拿着跟碗口那么粗的棍子,原来站着的陈秋禾又倒在了地上。
      
      锦元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活动了下手脚,单手把被陈秋禾解开的衣服扣上了。
      
      做完这些,锦元微笑着看向李婆婆,“李婆婆,今天的事情,我也不太想让外人知道,你孙子的消息我也不小心知道了,那我们来说说,你今天无缘无故的,叫我出来是因为什么呢”
      
      李婆婆看着她手里的棍子,被她的语气吓得抖了一下。“今天,是我老婆子。”
      
      她看向地上躺着的陈秋禾,继续说道,“是我老婆子,知道陆知青你懂学问,人也好,想求你帮我写封信,寄给我那可怜的儿子。”
      
      锦元无所谓的笑了笑,指着地上的陈秋禾,“你和她可是一个村的,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为了帮她改口,看到了没,刚刚她想对我做什么,你也原样做一遍。”
      
      李婆婆看着她手里的棍子,只好伸手,哆哆嗦嗦的把陈秋禾的衣服外套解开了,锦元临走之前又看了她一眼,“反正这件事就只有你我知道,我独身一个人,也不怕什么。”
      
      “不过以后陈秋禾要是想报复,你们老两口也跑不掉,今天这件事情,要么就一句话也别说,当做不知道,要么就闹的越大越好,让她不敢下手,您就自己选吧。”
      
      锦元走了以后,李婆婆停了一会儿,转头从外头用细绳子把门从里面给栓住了。
      
      锦元刚走没多远,李婆婆就赶上来了,她一句话也不说,拉着她的袖子走上另一条小路,直接到了李家,她说话语气不是很好,还有些喘,“不是说给我儿子写信吗?我东西在家里,我说你写。”
      
      李婆婆家里很简陋,锦元按照她的要求搬了桌椅出去,开始在门口写信,锦元尽量把她口语化的叙述改成书面语,李婆婆见她写字快,又抓紧念了一大堆,锦元还没有放下笔,哭哭啼啼的陈秋禾就带了一堆人过来。
      
      李红燕赶紧跑了过来,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就说嘛,寒梅跟你无冤无仇的,害你做什么,你就是自己亏心,见刚刚寒梅不在,你就想栽赃陷害。”
      
      锦元笑着问了句,“红燕姐,怎么那么多人过来这里。”
      
      李红燕哼了一声,“刚刚在酒席上找不见新娘子,谁知道她正和赵岩躲在柴房里谈情说爱呢,被我们抓到了,还说是你嫉妒她陷害她,把她打晕了关在里面的。”
      
      锦元把脸色一变,把手里的笔放下了,“李婆婆,我好好吃着席,中途可是你叫我出来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可得为我辩解两句。”
      
      李婆婆抬头看了眼冯建军,大声说道,“是我老婆子想麻烦陆知青给我家二仓写封信,才喊她过来的,我信都快写好了,一路上陆知青都和我在一处,我老婆子能做证。”
      
      陈秋禾一听脸上止不住的怒气,大声吼道,“李婆婆,你可是我们村里人,我头上可还有被打的包,在我大喜的日子帮着一个外人来害我,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锦元站了起来,哼了一声,“陈大姐口口声声说是我害你,那请问我是怎么害的你,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还是有谁看见了,我头上也有一个包,还是我刚刚不小心磕到的,怎么,我也可以是说陈大姐你打的了。”
      
      没想到这个陆寒梅还敢这样说,陈秋禾抬头看了眼身边的冯建军,他脸上看起来没什么表情,可任谁也看得出他的心情不好。
      
      今天必须让陆寒梅认罪,不然这件事就是一根刺,能扎在他们夫妻之间一辈子,老天爷都让自己重活了一辈子,一定会帮着她的。
      
      陈秋禾想到这里,定了定心神,“是你和我说喜欢赵岩,让我悄悄帮你约他见面,不告诉别人,可是赵岩喝醉了,我带你去见他的路上你又把我打晕了,又把我们俩关在一起。赵岩不喜欢你,你就见不得别人幸福,想要破坏我的家庭,我告诉你,破坏军婚是犯法的,你要坐牢的。”
      
      旁边的人一听开始议论起来,“看秋禾这个模样难不成她说的是真的,陆知青真的喜欢赵岩,因为这个害的她。”
      
      “可真说不准,不过要是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去坐牢,可真是可惜了。”
      
      “咱们也算是看着秋禾长大的,挺乖巧的一个姑娘,应该不会空口白赖的污蔑人。”
      
      如果是寻常的女孩子,听周围的人怎么说,再被陈秋禾这么一吓肯定心神就乱了,可锦元却反口问道,“先说明一点,我一点也不喜欢赵岩同志,从我到宁阳村以来,连话都没跟他说过一句,这是喜欢一个人吗?再说了我自认为长得不错,如果要是有喜欢的人,自然会当面说清楚,知青点里那么多同志,我和你又不熟,凭什么请你帮忙?”
      
      陈秋禾一听赶紧说道,“我前段时间找你学做衣服,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我和你无仇无怨,冤枉你干什么。”
      
      锦元抬头看了眼神色未名的赵岩,再看向陈秋禾,“那我也和你无仇无怨,我打晕你做什么,先不说我怎么一个弱女子,怎么扛得动你,而且村里我又不熟,怎么把你们两个关到一个房间的,再说了我还有李婆婆给我作证,你可是空口无凭的坏我名声,我也能去公安局告你诽谤呢。”
      
      大家一看锦元一身正气的样子,又说起来,“陆知青说得没错啊,她可是有李婆婆做证明,秋禾就空口说白话,谁也证明不了啊。”
      
      “也是,李婆婆还是陈家亲戚,肯定不会说假话。”
      
      “对啊,你看桌上那么厚一封信,肯定写了好长时间的,我好像才见过秋禾不久,陆知青也没时间干这些事呢。”
      
      李家的爷爷也站了出来,“秋禾,你也看见了,陆知青早就在我家写信了,我家老婆子也犯不着撒谎,你可不要再乱说了,大喜的日子,早点回去吧。”
      
      锦元故意抬了抬下巴,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陈秋禾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们老两口怎么不会撒谎,为了自己的孙子,你们就帮着她来骗大家,一起来害我。”
      
      旁边的人围观的更起劲了,这一跟藤下面接着一窝瓜呀,“李二仓被下放改造都快大半年了,不是还没有结婚呢,哪里来的儿子。”
      
      李婆婆一听眼神闪了闪,“我家二仓都去西北改造大半年了,哪里来的什么孙子,秋禾你这是扎我老婆子的心啊。”
      
      陈秋禾看了眼幸灾乐祸的王寡妇,“你们李家的孙子,就在高舅妈的肚子里,陆寒梅也知道,你们担心别人知道这个消息,你们就帮着陆寒梅做假证害我。”
      
      

  • 作者有话要说:  审核也太慢啦,太慢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