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全文 ...

  •   
      一个男孩子坐在窗边看书,专注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静静地坐着,读着书。
      “衣服洗干净了吗!今天练功了吗!就知道偷懒!成天到晚不干正事,”一个老妇人瞪着她那枯老混浊的眼睛,指责着那个年轻的男孩子。“怎么又用雄性的面孔?还又是这个哭丧脸?就不能笑一下吗?谁会喜欢不笑的人?你的妖力又不强,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又不能让别人喜欢,迟早会被大妖吃掉。懒得管你了,真的是。说什么你都不听。”那个漂亮得不像人类的男孩子连头也不抬继续看着他的书,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今天又是鬼母出去“觅食”的日子。
      “过几日就是你成妖之日了。”老妇人的语气难得有一点迟缓,甚至有点担忧的意味。
      “是又怎么样”
      “你迟早都是要吃人的,不跟我学,你不是饿死就是被别的妖吃掉。”
      “不学。”
      “要不是你妈赖死赖活求我,我才不会养你。你简直就跟你妈一样不知好歹,还以为人类是什么好东西,还看他们的书。哼,还不是被人类害死。”
      婴宁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但还是没有说话。
      
      鬼母独自出去了。
      “小荣,今天的活都干完了吧,去帮我买书吧。去看看有没有《庄子》”
      “宁姑,今天可能不太行啊。今天姥姥说要我去隔壁陈村买米和炭。”小荣脸上有一些为难的神情,也透着一丝丝失望。
      婴宁皱了皱眉。
      “我猜姥姥可能知晓了您经常吩咐我去集市上买书……”
      “无妨”
      “要不今日您自己去买罢?”小荣激动起来“集市真的很有趣的,买书时总有人问我要什么书,总帮我找书,他们都好热情的。”她说着说着语气变得迟疑:“我感觉人类没有像姥姥说的那样险恶……”“每次我一去就有好多人围过来,还会给我一些小石头,是银色的,不过因为姥姥说不能随意拿人类的东西所以每次我都只找到您要的书就走了……”
      小荣每次谈起人类和人类社会总是很激动很兴奋,充满快乐与向往。
      
      婴宁自己根据小荣提供的路线走到了集市,这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是他所没有见过的场景。
      他寻到了书店,进去了。这里面四面墙全是书架,每一个书架每一层都摆满了书。
      他一层一层寻找他要的书。
      
      “掌柜的,最近那个绝色女子有没有来关顾您这书斋?”
      “是呀是呀好久不见那个绝色女子了”
      “唉,别说了好久都没来了,感觉顾客都少了很多”
      “原本我们大家来书斋就是等着看这佳人的,真正有多少人是真的想看这些知乎者也的呀,无趣至极”
      “这些书无趣是无趣,但是还有人来买,所以为了钱我也不能关了这个店啊”
      “就是就是,这个店现在除了赚钱,还可以用来等美人呀”
      “哈哈哈哈哈”一群人大笑。
      
      婴宁一边找书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
      很快婴宁找到了他想要的书了,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了,感觉事情发生得好像和小荣说的不一样,于是他准备离开,走向门口。
      “那个小白脸你干嘛!要偷书啊!还那么大摇大摆地想走?银两都还没给!”一旁刚刚还在欢笑聊天的掌柜一下子板起了脸骂道。
      “什么是银两?”婴宁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迷茫,他皱着眉头,回想着小荣对自己说的要点,明明就没有告诉过自己要给“银两”这件事。
      “没有钱还想要看书,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滚滚滚!晦气”
      “穷酸秀才还想看我们这里的圣贤名书,你不配!这些都是给举人先生们看的”
      婴宁手中的书被人抢走放回原处,人被粗暴地推出书肆。而一旁的人都只是自顾自聊着天,磕着瓜子。
      
      婴宁仿佛忽然想明白了些什么。他离开了。
      
      过了两柱香时间,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子径直走进了书斋的最里面,伸手就拿下一本《庄子》。
      当她一跨进门时,众人全部都看着她那张精致绝美的脸庞,目不转睛。
      “掌柜的,我要一本这个。”她回头甜美地笑着,那眼睛稍微眯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衬得颜容更美了。
      
      “好好好!”“好的好的!”“没问题没问题!”掌柜和其他人都被她的美丽所吸引了。
      “美娇娘还要些什么其他的书吗?”
      “美人要不要来我们茶馆喝个茶吃个点心呀”
      “姑娘要来我们店看看首饰吗,不要钱不要钱!”
      只见那女子又灿烂地笑了笑,还眨了眨眼睛,就扭头走了。
      
      “对了掌柜那美人拿走的书好像是刚刚那小白脸臭小子想偷的那本书是吧。”
      “好像是吧。”
      “其实那个小秀才长得也是很标致的,可惜是个男子。”
      “怎么?原来老李竟然喜欢那样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一群人又笑作一团,连老李也笑着。
      
      “怎么终于开窍了?终于肯听我的话了?我都说过漂亮爱笑的女孩子才会讨人喜欢的吧。”老妇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絮絮不休,但是眼睛里的放心的神情是往日所没有的。
      老妇人对面的女子只是吃吃的笑了声,没有说话。
      
      恰逢正月十五上元节,这天也是婴宁的成妖之日。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只成年的妖怪了,在之后的日子里你还要不断学很多东西。”老妇人今天格外高兴,眉眼里都是笑意。“学好妖术以后再也不用怕被人或妖欺负了!”
      女子笑着点点头。
      
      “宁姑,今晚我想出去一下。”
      “嗯?怎么了小荣,为什么突然想出去?”
      “我……我想去集市……给您庆祝成妖,可以吗?”
      “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今天夜里有灯会,很是热闹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那便去吧。”
      “太好了!”
      
      夜里她们趁姥姥睡着了就溜出了小屋,赶往集市。
      这一天集市很晚也任然很热闹,一排排的灯笼照的很温暖。她们左瞧瞧右看看,不知不觉小荣便收到很多小贩热情递上来的小物品,有戴在头上的首饰,也有拿在手里的小花,还有很多小零食,她本就不会拒绝他人,也由于快乐所以忘记姥姥说的不要拿人类东西的告诫。
      
      随着打更人的锣声敲响,小荣便说自己要去一个地方,让婴宁先自己逛逛,就急急忙忙走开了,留下婴宁一个人。婴宁这时还没注意到一个俊秀的男子跟着她很久很久了,她还是漫无目的地逛着。走了没多久她在垃圾桶处停下,丢弃了所有别人送的东西。
      婴宁一转身正巧看到一个男子在角落处看着自己。她莞尔一笑:“公子怎么了?是在看奴家吗?”
      “啊?我……我没有……”那俊秀男子很紧张,连声音都在颤抖。
      女子走近了些,他低着头不敢直视那仙女般的容颜,好像看一眼都是玷污。但是女子好像觉得他很有趣似的,凑上前去,低声问“你是偷偷跟着我吗?很喜欢我?”男子没有回答,只是悄悄地退后了两步。
      她嘴角上扬,笑了出声,“胆小鬼。”
      “我不是!”男子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猛地抬头,看到那张笑意盈盈又绝美的脸,一时激动,立刻就凑上去亲了女子的脸庞一下,然后他就转身跑掉了。
      婴宁愣了一下隐了身形就跟上男子。
      
      “你去哪里了?怎么跑得气喘吁吁的”吴生问王生。
      “我……我就随便逛了逛”他眼神有些空洞迷离,不敢看对方。
      “哦这样啊,刚刚你不在真的是太可惜了,没有看到一个美若天仙的佳人。可惜那个女子是牵着其他人的”吴生叹着气但是眼神里还是充满迷恋。
      王生心想:再怎么美也没有她美。
      王生和吴生再逛了半个时辰,吴生看出他的状态不太对,一直迷迷糊糊的,但是问王生怎么了他死活也不肯说,然后就只好先让王生回家了。
      
      婴宁继续跟着王生,直到走到王家门口。看着男子的身影进入,他看着门关上,转身走了。
      
      “宁姑,我们回家吧!”
      “好。”
      “今天玩得还是很开心的吧!”
      “算是吧”婴宁嘴角微微扬起。
      
      婴宁和小荣静悄悄走进房门,以为自己已经很是谨慎小心了。但是其实并不是。
      “你们去哪了?”老妇人坐在堂屋上座上,因为光线昏暗,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是我说要庆祝宁姑成妖,拉宁姑去的集市玩耍的。”小荣紧张地回答。
      “庆祝?怎么庆祝?吃人了吗?没有吃人叫什么庆祝。”
      “我……我不知道要……这样庆祝。”小荣声音都发抖了,手心一直在冒冷汗,头低得很低,不敢抬头看一眼老人。
      “不过倒是宁姑身上沾到了些食物的味道。”
      “你说什么?”婴宁抬头,心里有些紧张但是又不知道为何。
      “怎么不笑了呀?那么紧张?人类触碰到你,就会沾上你的气息,成为你的预备食物了,哈哈哈。不错嘛,之前一直说不学捕食,原来其实是不用学也会啊,哈哈哈”老妇人真的很开心似的大笑。
      “成为我的预备食物会怎么样?”婴宁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道,并且还又笑了笑。
      “不怎么样,就是让他大病一场呗。人类就是脆弱娇贵啊啧啧啧。不过这样更方便你食用哦哈哈哈。”
      婴宁笑了笑就转身走了,不过一转身他的眉就皱了起来。
      
      过后几天里,婴宁时不时有意无意地问老妇人关于妖气的事,然后难得的去找妖族的书去学习。连老妇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偷偷看了看,那些都是他母亲留下来的书——《如何收敛妖气不伤到人类》、《如何用妖术治疗人类》。这时老妇人眼睛忽然睁大,大喝“你在看些什么!不好好学攻击术,学治疗?!你是不是要去治疗那个人类?!”
      “我不吃人”婴宁微笑着,“我这么可爱,可以不吃人吗”眉眼弯弯的,露出狐妖尖锐的小牙格外可爱。
      老妇人愣住了,“哼,你如果觉得你可以那便随你。”
      “但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不食人肉只会使你渐渐虚弱,寿命甚至短于人类。”老妇人看着他的笑脸,烦躁而又拿他没办法。他一直是这样,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变,和他母亲一样。“但是你千万不要爱上人类,你也知道你妈是怎么死的吧。即使人类今天说爱你,明天他也可以杀你。”
      他脸上笑着,心里却一直想着母亲临死前的话语:“宁儿,我不是他害死的。而且我也不后悔我爱过他。”
      
      由于接触到狐妖的阴气,王生大病一场,身体很快消瘦,面容憔悴灰暗。王母很是着急,请了方圆百里著名的郎中医师来治病,但是都找不到病的源头。
      
      婴宁在努力学习收敛妖气和治疗术法后再次出山,假扮成一个小道士去王家。
      路上他暗暗想着,王生会不会认出他来,虽然他是男子装扮,但是模样倒没什么很大变化。他既不希望被认出,但是又期待王生可以认出自己。
      
      “你好呀小师傅,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管家听到敲门声开了门。
      “我看你们房舍上空有黑色浊气,是邪物的踪迹。屋内是否有人患病,久治不愈?”婴宁笑着问。
      “小师傅看得好准!快快请进!我们小少爷病得很严重,夫人找了好多大夫看也看不好。”管家心道是不是遇到了高人,立刻急急忙忙请婴宁进屋,并立刻说道“小师傅能帮忙看看吗?”
      “我正是为此事前来。”道士装扮的婴宁点了点头,笑得依旧很好看。
      
      “大师请吧,犬子不过是去了一趟元宵游园会玩耍,结果竟生此大病,众多名医皆究不得其病源。是否可能为邪祟入体,还请大师救救犬子。”王母一直在低声抽泣着,难过痛苦之情展露无遗。
      
      婴宁把他们都请了出去,开始施展法术。不一会床上的人醒了,一睁眼就看到那张绝美的笑脸,他觉得这笑容很是熟悉,不一会他就认出他了,便惊讶地看着他,而且发现对方不仅是男子装扮,而且还身着道服。
      “!”王生惊讶激动到忘记问出他的疑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只是死命盯着婴宁。
      “是我。没想到你还真认出我来了。”婴宁笑了笑,“那天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大病一场。”
      婴宁转身欲走,王生匆忙坐起来伸手捉住婴宁的手,“要走么,现在就要走了么!”
      “我还在这做什么?”婴宁仿佛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噗嗤一声嗤笑起来。“哈哈哈”
      王生心情很是复杂,而且还有很多疑惑。
      “为什么说是你害我病的?为什么今天你要做此装扮?为什么你一下子就治好了我?”各种各种问题缠绕在他脑海里。
      婴宁仿佛读懂了他的心,回答道:“我是狐妖,你亲吻我时沾到我的妖气而得病,我用妖术治的你。”
      王生震惊地张大眼睛:“你是妖?!”
      “是的,而且我还是男妖。”婴宁说完又笑了。
      “妖又如何!”王生语气很是激动“男妖又如何!”
      “嗯?你不是喜欢我吗?你其实喜欢的是那个美丽的女子吧。”婴宁眼里满是笑意。说完他立刻拉开房门。
      
      房门一打开,王母看到自己的孩子醒来了立刻扑上前去,“儿啊,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妈,我没事了”王生安慰着母亲。
      “真的要好好感谢大师,若不是他……大师呢?!”王母刚想感谢大师救命之恩时,一转头才发现婴宁已经走了,就好像他从没来过。
      王生眼里全是痛苦,但是又不能被母亲看到,只能低着头说:“娘,我乏了,先休息了。”
      
      其实婴宁只是隐了身形,还站在王生床前。在王母关门离开后,他还在王生房里,还看到了王生把被子蒙住头低声抽泣的场景。
      
      “他到底哭什么,伤心什么?”
      
      婴宁扶着墙走进房间,眉头皱得很紧,他把全部的力都攀在墙上,手指用力得在墙上留下一个个指痕。治疗的妖术需要耗费太多的妖力,他决定要去深山里的灵气充足处养伤。
      
      “姥姥,我去山里修炼了,勿念。”老妇人摩挲着桌上留下的一行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婴宁每次入深山都会去看看母亲。婴宁找到了他母亲的墓,那是一个颜色稍深的小土堆。他坐在墓旁边,“您说您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所以爱是什么?”
      “爱就是我想每天看到你的笑容,看到你快乐。”一个男声在他背后响起。
      婴宁惊了,除了他和老妇人本该没有其他人知道这里。“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我有话想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不在乎你的真实相貌,不在乎你的种族,不在乎你的性别,而只是喜欢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真的真的感觉自己爱上了你。”王生难得的克制住自己的紧张情绪,流畅地说了很长一段话,“你知不知道你的笑真的很美。”
      “我知道我的笑很美,所以我才笑的。””婴宁又笑了,“笑不就是给别人看的吗?但是我又不是真的喜欢笑。”
      “你……”
      “如果我不笑你还会喜欢我吗?”
      “当然!不过我一定会让你真心地笑的,我会让你真正喜欢笑的!”
      “好。”
      
      王家在此不久后便搬迁到城外一座山脚下。城中人们看到王府一夜间空了,零丁几个佣人背着行李准备离开,问他们怎么了,得到的回答都只是“夫人少爷离开了”,离开的原因却没有人可以说出。
      
      城外山脚一间小屋。
      “燏儿乖,笑得真甜!”一个妇人抱着个小娃娃,娃娃一直在哈哈的笑着,眼睛像月牙一样弯着,小乳牙可爱极了,嘴角咧开,好像有些晶莹的口水流下来。
      “是呀!和宁儿笑得一样甜!”一个身着布衣的壮实男子说着,笑意盈盈地看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微微笑着,眉眼里全都是幸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