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小雨过后,天气越发寒凉,收拾停当的霍家人总算是上了路。
      
      七茜儿随着霍家大小悄悄潜回霍家庄,便又被禁锢在了后院。这家总有不该让她知道的事情,她也不屑去打听,做不顾霍老爷藏在祠堂下面的那些破烂儿。
      
      倒是头天她看着大少爷带着最小的奎哥出去。
      
      奎哥不想去,哭的撕心裂肺的。
      
      七茜儿跑过去,还给这孩子怀里塞了半个干果子,奎哥止了哭,哽咽着用乳牙啃那果儿。
      
      这就是个好运气的小子,其实后来她是见过奎哥的,他被城里油坊的掌柜领着庙里进香,人被一路抱着,还白胖白胖的。
      
      那掌柜给他在庙门口买了个炸糕,见奎哥没手接,就顺手把他手里的风车取了,插在后脖领里……
      
      大少爷将奎哥换了半袋糙米回来,转日带着大奶奶出去,又红着眼睛带回来半袋牲口吃的豆饼,霍家不缺银钱细软,就是没有粮。
      
      如今就是拿着银亮的元宝去城里都找不到卖粮的地儿。
      
      永安元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安稳没几天儿,冬日两场大雪又死了不少从各地来奔活路的难民。
      
      一场战乱农田无人耕耘,新帝便有盛世之志却也得慢慢的来。都道是天子脚下有活路,谁能知道几千里眼巴巴的黎民奔来了,却又被新入京的右路大军强横的驱赶了出去。
      
      这两天七茜儿就老想着那笔庙里的外财,凭她一个弱女子,带着那些东西能去哪儿呢?
      
      去哪儿她也护不住啊。
      
      那会子得亏她住在老军营边上的泉后庄,那臭头大小是个武官儿,虽只能给她布衣粝食的日子,可好歹是能活人的。
      
      从前日子好过了就开始记仇,现下回来看看这个阵势,若是没有老陈家的一碗米,她早死的灰儿都不剩了,还想那些家长里短的恩怨,可就没意思了。
      
      丢丢减减两日后,老霍家总算是收拾停当,趁着难民还没有跑到这附近,便集体上了路。
      
      离家了,一大家子除了七茜儿俱都哭的撕心裂肺。
      
      眼睁睁几辈子积淀的家业带不走,王氏这个在庄子里叱咤风云的妇人,最后也就只能扮成难民,穿着有补丁的粗布大褂,头上裹着破帕子,怀里抱着一个小包袱,坐在大少爷拉的独轮车上哭哭啼啼的上路了。
      
      这家里的少爷哪儿受过这个罪,一个拉一个推的这上了老官道没走多大功夫王氏就跌下来三次,二少爷的肩膀也磨的出了血。
      
      这人长本事就得受跌累,锦衣玉食的大少爷也好,二少爷也罢,还有家里剩下的这几个,这会子就是摔的膝盖血肉模糊,都爬起来一声不吭的继续走。
      
      约走了半日,这独轮车好歹是稳当了。
      
      大少爷就一边推车一边嘀咕:“娘,咱换那百十斤根本不够吃啊。”
      
      王氏看看左右,心下只觉着一阵黯然,她当然知道不够吃,可家里现在遇着的是灭门的祸,她是一刻都不敢多呆的。
      
      王氏无奈:“不够吃就饿着,撑着!熬着!等到了小南山再说吧,好歹~银钱不缺,我就不信了,十两一斗的豆饼都换不来?”
      
      推车的二少爷在前面嘀咕:“十两?娘您想什么呢?二十两都没地儿买去!再说了,小南山离这儿才多远?我寻摸着,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
      
      心里绝望,他们也没了说话的劲头,倒是王氏左右看看,还远远的就瞥了一下七茜儿。
      
      七茜儿就是个受罪身板,她吃饱了,力气比大少爷强多了,甭看她背着恁大的筐子,可这脚跟却是稳当的。
      
      一边走,她还一边儿看笑话。看这往日欺负她们的奶奶少爷的狼狈样儿,这苦日子算是开始喽。
      
      一个霍家庄,庄子里平常妄死多少可怜的庄户,多少无奈的可怜女子跪着进门,横着出去……这才哪儿到哪儿。
      
      王氏缓缓呼出一口气,抓包裹的手绷的青筋暴起。
      
      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越来越多的难民奔着庆丰没命的冲,这家里带着的细软不少,怕事儿,他们就凭本地人熟门熟路的经验,车一拐就下了老官道,沿着百泉山的村路走。
      
      直走到看不到庆丰城的老城墙了,王氏到底忍不住就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她还一边骂,骂老天爷不长眼,骂那舍了全家的老东西……
      
      七茜儿背着几乎跟她等身高的柳条筐,这筐子里塞着两床被褥外,还坐着二少爷家五岁的哥儿。
      
      凄凄惨惨,栖栖遑遑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待穿过一处没人的庄子,才出了庄口,她便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
      
      哥儿大哭起来,七茜儿挣扎几下,到底没有爬起来,况且~她也不想爬起来了。
      
      她总算是看到她要找的地方了。
      
      眼前不远的地方,大片荒了的农田上有一圈新木栅栏围着的老军营儿,那军营外面插着的是她熟悉的谭字旗儿。
      
      大少爷被迫停了车,看看身后爬不起来的庶妹,他心里有火,到底没忍住的就指着那头对王氏说到:“娘!这就是个累赘!”
      
      王氏看看地下趴着的七茜儿,又看看左右,哎!这瘦小枯干的,昨儿带出去又被带回来,五斤豆饼都没人要的玩意儿……
      
      她自车上蹦下,近前踢了七茜儿两脚,又一把抱起哥儿哄着四下看。
      
      这一看,便看到百步处军营外的大柳树下,青石磨盘上正盘腿坐着一个拿着大烟袋子的老太太。
      
      这老太太不稀罕,稀罕的是她身边还围着四五只不胖不瘦的山羊,老太太不远处,还站着一个腰上垮了刀,缺半条胳膊着破布甲的卒兵。
      
      王氏眼睛一亮,先看看那断胳膊的,又看看地下的七茜儿,她嘴角勾勾便道:“我的儿,你赶紧起来……你的老日子来了!”
      
      让七茜儿卸了筐子,她拉着她就站在独轮车的后面,探手她从包袱里摸出一件的没补丁的褂儿给七茜儿套上,看七茜儿头发乱七八糟的,她还吐了两口吐沫帮她抿了一下鬓角。
      
      七茜儿就傻乎乎的受着前辈子一样的待遇,心跳的又急又疼。
      王氏马马虎虎的帮七茜儿打理了一番,好不容易看出点人样儿了,她就拉着七茜儿往那大柳树下走,走没几步,便听到那卒兵一声大喝:“站住!”
      
      王氏一哆嗦站就住了,她腿软,回身看看头都不敢抬的两个儿子,心里便骂了一声坏种儿。
      
      已经到了这儿了,她便在脸上硬挤出几丝笑对那边喊到:“官爷,咱们不做什么!就跟您说点事儿。”
      
      那卒兵认真打量他们,又看看老太太。
      
      老太太这几日也是闲得慌,哪儿都不能去,便对他点点头想看这份热闹。
      
      如此,那断胳膊卒兵才对王氏喊到:“过来吧!”
      
      王氏脚下绵软,迈了半步便向下栽,七茜儿心里急,便伸手托住她喊了句:“太太您慢点儿。”
      
      王氏心里当下迟疑,扭脸看满面关切的七茜儿,也不知道怎么,她就觉着心里酸,眼眶当下就红了。
      
      七茜儿伸出手才顿觉不好,前世她傻乎乎的就被卖了,那会儿可没这动作。
      
      只一瞬间,她那颗老人心紧的就像敲大鼓一样,只害怕太太后悔不卖她了。
      
      她扶着王氏跌跌撞撞的走到这大柳树下,见了人,王氏就松开她,拍身上的浮灰,还很认真的对那老太太施礼道:“老太太,您老好啊。”
      
      谁能想到,这对面老太太却是个不通人性的铁头,王氏问了好,人家却硬邦邦的冷哼到:“好个屁!”
      
      这,这叫人怎么接?
      
      七茜儿嘴巴勾了下低头,在她从前的心里,这老太太跟王氏那是一模一样的吓人。可如今打量吧,这,这也不过就是个干巴的老太,也没啥吓人的。
      
      王氏这辈子也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她脸臊的羞红,忍着恶气还得谄媚笑着说:“您,您看您啊,咋不好呢?您这一看就是满面的福相儿,您子孙满堂可不是好啊,一看就好啊!”
      
      一边巴结,王氏一边仔仔细细的称量这老太太。
      
      这老太太头戴就要脱色的桃红抹额,抹额当间还硬缝了一块青不青白不白的寿纹玉佩,这配饰一看款儿,就是爷们家家挂腰的玩意儿,偏现在被这老太太封在了脑袋当间儿。
      
      她宽额,淡眉,耷眼,大嘴,黄牙,面相刻薄她还戴了一副不一样的金耳圈子,一个有荷花坠儿,一个就是个单圈儿。
      
      再往下仔细看,老太还穿着一身偏襟蝙蝠纹儿的缎面老爷们夹褂儿,缎子不爱磨,老太太惜料,就在褂子袖口,下摆,衣领都上了暗红色粗布补丁。
      
      动作间还能看到她左右胳膊,各戴了三个大小不一份量忒粗的银镯子。
      
      好家伙,这是恨不得家里有啥都扒拉到身上了。
      
      王氏嘴巧会来事儿,她的恭维话倒是说到老太太心里去了,老太太如今就想子孙满堂呢。
      
      听到好话,她那满是褶子的脸上倒也真露出几分笑来,还上下瞥着王氏问:“你到是个会说乖话的,打哪儿来的?”
      
      王氏又拍打一下身上的灰,陪着笑脸说:“庆丰城那边来的。”
      
      老太太又问:“去哪儿啊?”
      
      王氏答:“回老太太话,城破了,家没了,这难民越来越多,怕出事儿,我们这是回老家去呢。”
      
      老太太闻言,就扭头就看看那个断胳膊的。
      
      断胳膊卒兵对她点点头。
      
      老太太就叹息:“先人个腿儿的~也是!不走干啥?等饿死?走吧~越远越好,这地儿属实不安稳了。”
      
      王氏闻言,心里得了确定般的忍泪说:“是是是,您老见多识广,咱就是这个意思,老家再辛苦,好歹能奔口吃不是,何况家里的亲戚都在,也能互相帮衬着些……”
      
      话说到这里,便也没了话头,况且这老太太也不想搭理人了,她骄矜随意,露着叮当的银镯儿,胳膊伸老长的指着不远处庄子宗祠院儿道:“喏~那边有井。”
      
      王氏闻言撑了笑,却对老太太摇摇头说:“老太太,我们不讨水喝。”
      
      这老太太一听这话便警惕起来,她展了满面的刻薄说:“不喝水?你们是问路的?呦!我可不知道路,我~也是外地来的,到了没几天儿呢。”
      
      王氏又施礼:“老太太~我们也不问路。”
      
      老太太身体微微后仰,防备万分的瞪她:“那?那你想干啥!”
      
      王氏苦笑,看看那断胳膊的,又看看她身边的七茜儿,咽了几口口水,她才试探一般的央求道:“那啥~老太,老奶奶,您家~您家可有没娶媳妇儿的小子不?我这丫头……您看我这丫头~给您家做媳妇儿成不成?就……换点吃的就成……”
      
      王氏期期艾艾的说完就不吭气了。
      
      坐在磨盘上的老太太闻言一愣,她上下打量王氏,又打量七茜儿。
      
      王氏这段日子没有吃喝,饿的就如裁纸片儿般,加之最近几天劳累,看着倒也有了几分受苦人的意思。
      
      老太太磕打了一下烟袋锅,往腰后一插就从磨盘上蹦下来,径直走到七茜儿面前,上下看牲口一般的开始打量人。
      
      她心里没有买的意思,按照惯例却也要压低压低行情,嫌弃嫌弃,也好显得她见多识广。
      
      转了好几圈儿,她就不屑的说:“就你家这丫头?骨瘦毛稀没有二两家雀的份量,还换吃的?先人腿儿~想啥美事呢?不要不要!赶紧走!”
      
      王氏心里暗骂,却不得不陪着笑脸央告:“哎,哎……那确实是瘦了些,可老,老奶奶,您甭看我这丫头瘦小,甭~管是纺线织布上灶下田,家里家外是什么营生却也做得的。”
      
      老太太看不上七茜儿,就只是摇头说不要快走。
      
      王氏逼得没法,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委屈,她这眼泪珠子便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一边哭,还一边哽咽的对老太太央求:“老奶奶您行行好,不瞒您,如今新朝了,虽不该提从前,可我家里那也是好人家,我这丫头……”王氏一把扯过七茜儿,摸着她的手想夸个旁个好话来着,可惜七茜儿个不高,人没张开还毛稀面黄又有一双满是老茧的手。
      
      她磕绊下,嘴里竟胡诌八扯起来:“老奶奶呦,我这丫头是受大苦了,可从前可都是好好的呢!我们也是当好姑娘教养长大的,我家老爷……我家老爷那,那会好歹也是个读书人~他是,他是举人!哎~您知道举人吧?举人上一步那就是状元了……这孩子,我,我这丫头最是懂礼,跟她父亲也是学过几天的……”
      
      王氏这一番话当下就把老太太定住了,老太太这一辈子也算是半风半浪,生平心里解不开最大一疙瘩就是识字儿这件事。
      
      竟是个认字儿的丫头么?
      
      可七茜儿听到王氏这番话,心却是寒凉的,如同数九寒天薄衣掉冰窟窿那般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