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李氏会不会告状静王爷不知道,反正他的新王妃却是个会的,转头见了靖远侯,就给人家扣上了一个谋害皇族的罪名。
      
      “那池子那么深那么凉,她竟想把静王爷拉下去,若非王爷身手好,这会儿恐怕早落水淹死了。”白云潜一把拉过躲在一边的二叔,“这也不是我胡说八道,当时二叔也在场的,全瞧见了的。”
      “不是我说啊父亲,这内宅还是要管好的,管不好牵连家人,那就惨了。”
      
      说完一挥手,“走了。”
      
      靖远侯就见着静王爷挑了挑眉,还真跟上去了,一点儿也没在意他的逾矩。堂堂静远侯都懵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儿子如今还能这般嚣张。
      静王到底是怎么忍下来他的?
      
      靖远侯主要还是怕,这向来无法无天的儿子该不会是拿侯府跟人家做了什么交易,到时候牵连得就不是一星半点儿了。正还愁着这事呢,就瞧见继夫人李氏走了进来,哭哭啼啼的惹人心烦。
      “侯爷,白云潜他欺人太甚,妍珠都落水了他不施救不说,还堵在那里让她泡了半天凉水。”
      
      她不提这事还好,一提靖远侯就炸了,“你倒是说说,你生的好女儿做什么要害皇家王爷?这事儿人家不深究你还不感激不尽,你还好意思过来哭?”
      
      “什么?”李氏一惊,“那小子竟如此乱说,他凭什么这般诬陷……”
      
      “诬陷?”靖远侯当然也不觉得女儿能干出这种事情来,没那个能耐也没这个胆子。但是,“不然你说她在干什么?故意拉王爷下水是想做什么?你倒是说说清楚?”真说清楚了,名声还要不要了?以后还想不想嫁个好人家了。
      
      这事李氏都不清楚,闻言都愣了,“老爷你说什么?”
      
      二叔站在一旁,瞧着就知道白妍珠肯定没全把真相说出来,这时候嫡兄一个眼神,他便无奈的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个一清二楚。李氏又不是傻的,还能不知道女儿这是想做什么么,顿时气了个仰倒。
      儿子不懂事太蠢,女儿倒是机灵,偏机灵到没脑子的地方了。
      
      怪不得今日那白云潜敢那么嚣张,敢情着还是你自个儿送上门去的。
      
      “行了,你管好你的一双儿女,看看孩子都让你教成什么样子了。”靖远侯不想对她说话,掉头就走。走一半突然回头,“还有什么叫那小子,日后要称王妃,不然被人抓了错处,别怪我不留情面。”
      
      -
      
      话说回白云潜那头,他一边让靖远侯不必相送,一边接过轻墨递过来的银票。这会儿功夫,这小厮已经脚快的跑了一趟,把他赢的银子全拿回来了。
      
      一分为二,递给裴静深一半,剩下一半自己美滋滋的收了起来。
      
      一行人就这么出了侯府,连饭都没吃。裴静深觉得靖远侯是被折腾得忘了这茬,也有可能是不敢留。毕竟才进府就已经闹了这么多出,再折腾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儿呢。
      纵然他也对李氏十分不满,但到底还是一家人,为了面子,他也不会想闹得太难看。
      
      世家大族,有时候就是这样,不够痛快,不能痛快!
      
      他看了一眼白云潜,发现新王妃似乎根本没当回事儿,还在美滋滋的数银票呢。三万两,转手就变二十多万两,赚大发了。
      “可惜被闹了这么一出,没取成私房钱。”白云潜啧啧两声,“不过有这一出,李氏量来也不敢轻易动我的东西,回头再拿也一样。”
      
      他满心欢喜的把银票收拾好,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发现外面马上就要到醉霄楼了。那可是京中几大酒楼之一,冒牌货以前跟一些狐朋狗友的很爱去。别的不说,光看记忆里面的,味道是很不错的。
      他眼珠一转,“王爷,今儿个赚了大钱,来,我请你吃饭,醉霄楼走起?”
      
      裴静深心说就看看你又要搞什么鬼,便让人停了车,跟着进了酒楼。
      
      酒楼里的人自然是认识白云潜的,见他进来掌柜的都惊了一下。白云潜这还是第一次进酒楼,很是新鲜,险些直接喊出来两斤牛肉一壶酒……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改成了,“二楼包厢,老规矩,招牌菜上一上。”
      说话间便上了楼梯,他可不想在这里给人当猴的看。
      
      裴静深跟着他走了上去,“为什么会突然想起在外面吃饭?”
      
      “当然是赢了钱啊!”他们赢了,就证明有很多想看他笑话的人全输了,啧啧,就喜欢看他们哭丧着一张脸的模样。
      
      他们到得其实还算早,没多少人,后面的人也并不知道他们在这里,一进来就开始抱怨,说输了多少多少。一时之间都在讨论这件事情,光看赔率就知道,基本没人压他们会回来,全是压不会的。
      而且在靖远侯府的少爷(白云扬)亲自去压了之后,人们更确定了,压得更多了。所以原本一比九的赔率一升再升,直接到了一比十七。
      
      白云潜的三万两,直接就变成了五十一万两,就算两人对半分了,还能剩二十五万五千两呢。
      
      而且白云潜他们还不是唯一的压自己会回去的,还是有些人会觉得回门当日可能会回。所以照这个赔率来看,不用想,就知道京中有多少人输了钱。
      而且这中间,压注大的肯定是那些世家子弟,纨绔浪子。
      
      裴静深习武之人,耳力甚好,就算在包厢内也听得到外面在吵吵什么。菜上来了,白云潜提起筷子,“这边的菜很好吃,彭致睿他们那一伙人,就挺喜欢来吃的。”
      
      彭致睿,左相的小儿子,老来子,自幼娇惯,很是嚣张,在京中的名声不比白云潜好到哪里去。据裴静深调查到的资料,这两人可不是什么好朋友,相反经常互别苗头,算是对头。
      清芷适时道:“咱们打听到,彭少爷和他的那些朋友,也压了不少银子在这上面,今天估计全输了。”
      
      白云潜眨了眨眼,“很是,咱们吃完饭,说不定还能碰巧撞上他们来喝失意酒呢。”
      
      裴静深心说原来是来看热闹的。
      不,不止。
      
      他很快想到什么,失笑道:“你倒是真不吃亏。”
      
      “那是。”白云潜得意道:“我就这么小心眼儿,所以你以后可别惹我。”
      
      裴静深也不生气,反倒有些疑惑,他即这般聪慧,以前怎么没看得出来李氏的狼子野心。不过转而一想,的确,李氏以前不管心里怎么想,各方面非但不会苛待,反而一应用例比自己儿子都好。照这人好享受的性子,会觉得这样没什么问题似乎也不让人意外?
      
      如今李氏干了这么一出,这人就不高兴了,自然要报复。
      
      之前那一出不过是小场面,他赢钱这一出才是真正的好主意。非但得了真正的实惠,若他没记错的话,先前出门前就说好了,让轻墨等他们进了侯府不必一直跟着,先去把赢到的银子拿回来。
      等他们离开的时候,轻墨早就回来了。
      
      “你这是故意让人以为,这是你跟白云扬一起算计好的,要赢大家的银钱。”狠,够狠。
      
      可以想到,这段时日,彭致睿他们找不到,也并非一定敢动静王妃,但白云扬么,估计只怕一出门就要挨打。
      兵不血刃,自己都不用动手,对手就惨成这样。
      
      “所以我都说,我在外面给李氏没脸,是在帮她呢,她还不领情。”白云潜道:“毕竟那些人要是信了,我跟她其实翻脸了,那自然也不会觉得我会跟靖远侯府合作啊!”
      
      清瑶不高兴的想,王妃怎么还念着那一家人的好,干什么要帮他们。
      她帮着倒了酒,小心的问出自己的疑惑。在她看来,那李氏一家没一个好的,就该狠狠被教训。
      
      谁料话一出口,白云潜便笑了,“你这丫头倒是个恩怨分明的。”但,谁说他是真为李氏好了。
      
      “你听他的?没理他都能找出理来。”裴静深道:“那你倒不防问问他,为什么要让轻墨稍微改下装再去,不让人瞧出来是静王府的而非靖远侯府的。”
      
      清瑶:“对啊,为什么?”
      
      白云潜挑眉道:“当然是让人觉得这全是白云扬自己策化出来的,我跟他们都闹翻了,这里面肯定没我什么事儿啊!”
      不然为什么一定要赶在在靖远侯府的时候去取银票呢,那些人难道还敢赖他的帐不成?
      
      清瑶:“……王妃果然聪慧,心思缜密,我等不及。”
      心里则直嘀咕,怪不得王爷让她别耍心眼儿,说是王妃聪明。她先前还觉得有清芷在,怕什么,现在看看……
      还是王爷厉害,看得明白。
      
      裴静深见她这样就知道被忽悠瘸了,也不想想,就算这事是两方谋化的,那些人还敢动静王妃不成。削不了白云潜,自然就只能去找白云扬的麻烦。说来说去,这人下李氏的脸,压根就是为了自己痛快而以。
      
      不过就算再好忽悠,也有清芷在一旁提点。而且清瑶好在从不自作聪明,而且忠心,很是合用。
      
      别人怎么想不提,白云潜自个儿倒是挺高兴的,等菜上来便开始美滋滋的开吃。
      
      因为他是老顾客,今天店家还送了道菜。吃饱喝足的同时,也听了不少八卦。而他们赢的太多,肯定就有人不甘心,等他们吃完饭的时候,外面的人里面已经有人发现了,那所谓的大赢家最后是进了靖远侯府。
      
      白云潜十分满意,欢快的带着清芷他们就回了静王府,至于裴静深,他则还有事,便先去办公事了。
      白云潜一回来就见到内务府的人刚走,一问是来送樱桃的。这也是种娇贵的水果,不如苹果桔子耐放。就算是放在冰窖里面,也最多不过十天左右,更别提运送过来也得算些时间。
      
      所以每次一得了,内务府立即便会按例分出来。
      
      薛管家早就得了裴静深的令,这些东西不用留,如果王妃喜欢,便给王妃送去就行。
      
      事实上这回也没得留,不比荔枝好歹还有两盘,这个就只有一盘。
      
      白云潜眼珠一转,在自己的万千小世界里面搜寻了一下,竟还真发现了一个小世界的樱桃可以取出来。于是他美滋滋的端着刚送过来的樱桃回去了,愉快的把盘子里面的都吃了,还吃了不少小世界里面的。
      
      甚至等到裴静深回来,照旧给人留了几颗,一副很贴心的模样。
      
      裴静深看着手里的樱桃,想着,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他们感情多好呢……不过还是挑了一颗,放到了嘴里。
      还挺甜。
      
      于此同时,白云潜又一次发现,他又有一个小世界解封了。
      就在裴静深吃了他的樱桃之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