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 21 章 ...

  •   沉香院这边,白云潜又不见了的事情已经不新鲜了,就连清芷,也不会过多关注,只要时间不长,王爷说了,不必理会。
      她们如今不是来监视王妃的,而是伺候王妃的,以往人没来之前准备的那套,不适用了。
      
      清瑶的心更大一些,她去看了一下白云潜带回来的两盆‘草’。发现长得挺好,短时间内应该还枯不了便放下了心。
      
      “清芷姐姐,你今天送那个李小姐回去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李府的人是什么反应?”她欢快的道:“今天真是太痛快了,王妃这性子简直太对我味口了,早想喷死那些不要脸的贱人了。”
      
      只是他们这边高兴,李家那头就不高兴了。
      
      当时的事情是发生在大街上的,根本瞒不住,清芷送回去又明里暗里指责他们家的女儿没有教养,李家人自是气得不轻。
      李夫人把女儿狠狠的骂了一顿,“你真是……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女儿,你找他麻烦做什么?你小姑见着人都得给行礼,你凭什么嚣张,人家凭什么让着你?”
      
      “骂我骂我就知道骂我,那你不前不是让我跟小姑打好关系,他们受这么大的气,我能不帮忙么。”
      李苑芸哭得不行,“现在成了这样,你不帮我想办法也就罢了,还骂我。”
      
      李夫人可被她是气得不轻,不住告诉自己这是亲女儿,亲女儿,结果更气了。她女儿这是倒了多大的霉,为什么白妍珠没事,偏是她女儿。小姑那边不消停惹了祸,为什么要她的女儿来买单。
      
      那边李家其他人也气得不轻,尤其是李大人。倒不是说他多疼李苑芸,无非是李苑芸实在太给他丢脸。
      照李大人的想法,人静王妃也没说错,堂堂户部尚书府的嫡小姐,作派也太小家子气了些。也不想想,毕竟是户部尚书府的嫡小姐,白云潜不过一个不受宠的王妃,还能真在大街上打她板子不成。就算他蠢真这么干,身边的人难道不会劝着?
      
      这事道个歉就完了,礼数到了,都不需要多低头就行,偏生自家女儿自己搞成这样。
      
      但再如何也是自己女儿,不能任凭欺负,所以他还是去找了靖远侯。说咱两家好歹还是亲家,你儿子这么坏我女儿名声是怎么回事。
      结果这一下,靖远侯就气炸了。
      是真的气炸了。
      
      “你们李家疯了吧,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是我以下犯上直呼王妃名讳了还是大街上给人找不痛快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小丫头想干啥,她想害人就得有反吞苦果的觉悟。”靖远侯想到他先前才警告了李氏,结果这倒好,李氏是没再见到白云潜消停上了,她娘家侄女上了。
      
      “不是我说,你们是脑残么,你们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性子?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是说好听的,说难听点儿那就是条疯狗,你们家干出那种恶心事惹着了不躲着倒也罢了,还敢往上凑,怕他不下口是怎么的?”
      
      “是是是,此事是小女的错,她年少不懂事。”李大人道:“可咱们毕竟才是一条船上的,你好我好才能大家好。”
      他这说的是二人同为二皇子办差,白云潜哪怕贵为王妃,也不是二皇子的妃子,靖远侯站他实不名智。
      
      靖远侯都要被他气疯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不向着你?呵,那你妹妹早就该被休了知道么。你现在跟我说这个,你是想让我怎么办,把他叫回来训斥一顿?那可是王妃,现在不比以前,我不能像训儿子那么训了知道么?”
      “要说这事,不正是你们姓李的干的好事么?”
      
      靖远侯是越想越气,李大人是越听越无话可说。本来这事真的就是他们理亏,只是先前占了便宜他当然高兴,肯定是站妹妹了,谁能料到如今反倒害了自己女儿。
      这一翻回去,李夫人就更气了,连带着跟小姑李氏也有了间隙。
      
      靖远侯则更加生气,因为他发现现在的白云潜,似乎是越来越聪明,行事也不像以前那般乱来,颇为开始有些可造之材的模样了。
      他越发觉得,以前肯定是李氏欺上瞒下,才让他对儿子的印象变坏。这印象越好,自然越是不甘心人被嫁了出去,对李氏自然是越发厌恶。
      
      这事白云潜倒是不清楚,要是知道估计也就是看个热闹。并且感慨一翻,这李氏这些年没认清靖远侯的真面目,李大人怎么也这么笨,还觉得这事能靠告状解决?
      那你得往皇帝那里告啊!
      
      对此,白云潜是没受什么影响,毕竟他脸皮厚。照旧每天出去逛逛,买些小玩意儿回来。
      当然,不会忘了给裴静深带点小礼物。
      
      他带的礼物特别随心,就是每天看到什么好了就折腾回去。有时候是很便宜的诸如泥人什么的小玩意儿,有时候也会价值不低,例如有一方笔洗就是用整块的玉雕出来的,十分精致,不懂行的人看了都不会觉得是便宜货。
      
      当然,再贵重的东西,也免不了床底一日游。
      
      裴静深都已经要习惯了每天回屋先看一遍床底,也只是庆幸如今没整出什么活物来,不然一掀开可能扑他一脸。
      
      近日朝中也没有什么大事,毕竟大皇子搁府里养伤,二皇子也不敢太嚣张,免得招了老皇帝的眼,再以为这事是他做的。
      
      裴静深每天正常上朝,下了朝就走,很少跟这些官员过多交流。京官之中,大多牵甚多,倒没几个是跟他有关系的。
      只除了上次佟国舅拦住他之外,一连几日,倒是风平浪静。
      
      然后这一日,又被同一个人拦住了。
      
      裴静深只是淡淡的瞅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走。佟国舅腿没他长,也没他年轻体力好,只得小跑几步跟上,“静王且稍等一等,大皇子前几日醒来说了一桩事,臣怎么也想不明白。素闻静王闻慧过人,所以想请教一翻。”
      
      裴静深一听就知道,肯定还是那天被揍的事情。他做事向来周全,又怎么会忘了,当天白云潜还问过大皇子,喜欢什么颜色的事情。
      大皇子又不傻,初时看到个没脸的蓝影人觉得是鬼,这几天下来,怎么也该缓过心神,想起这事来了。
      
      而也果不其然,佟国舅下一句就是:“当日打了大皇子的人穿了一身蓝衣,不巧的,那天中午,静王妃正问过大皇子喜欢什么颜色,大皇子答曰蓝色。”
      
      裴静深停下脚步,冷笑道:“他不该喜欢黄色的么?”
      
      佟国舅:“……”
      
      裴静深懒得再理他,仗着腿长脚快很快就走远了。佟国舅也没追,他们其实重点怀疑对象怎么也不是静王妃。
      只是这事儿到底是有,又出了前几天大街上的事,突然间不知哪个手下说起,这打人的事怎么这么像京中那些纨绔子弟的作风。而静王妃白云潜,以前可不就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跟左相家的幺儿号称京中双霸。
      
      裴静深也清楚他们纵然怀疑,却也没有证剧,更可能这点儿怀疑都是微弱的,毕竟白云潜不会武才是众人心中的印象。
      
      今天来这一趟,也是为了试探他,主要是新婚之夜白云潜到底是上了屋顶。这些人是想通过看他的反应,知道一下那天到底是白云潜自己上去的,还是他提早察觉,做了准备把人弄上去的。
      以再确认一遍,白云潜到底会不会武。
      
      毕竟他们就算再查,估计也跟他查到的结果一样,是不会。但事实……
      
      裴静深回到府上,薛管家愣了一下,“今天这么早?”
      
      “嗯。”裴静深想,回来看看那个嚣张的,打个人不能留名都要让人家联想到他身上却没有证剧的家伙。
      “王妃出门了么?”
      
      “刚回来。”薛管家一瞬间笑得有些诡异:“还给您带了礼物。”
      风筝,竟然是一个大笑脸风筝,让他们王爷顶着这么一副冷脸去放风筝……请恕薛管家实在想不出来那画面。
      
      裴静深却没看到他的表情,只是想这不是正常的么,每天都有。甚至他都没打听过是什么,总之回了屋就能看到了。
      
      白云潜的确是刚回来的,他一回来便兴冲冲的跑过来送礼。只是今天这礼物有点儿大,他放了两回都没能成功塞进床底。正撅着屁股趴在那里再试呢,那边门开了,裴静深走了进来。就这么,看到了他这神奇的动作。
      
      白云潜:“……”
      裴静深:“……”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V,五更,两万三千多字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