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人当然是没有再买回来,毕竟闹成了这样……“都怪你,多说一句能怎么着,要知道你有数,我就不赶人走了。”
      “别说,人家长得好才艺佳,是真不错。”
      
      原以为是奸细呢,结果是自己人。
      
      总之,这事闹到最后,全成了静王的错。
      
      清芷和清瑶听得简直要怀疑人生,他们王爷是谁,冷静,睿智,沉稳,淡定,关键性子向来说一不二,哪里能是给人背锅的。
      但如今看着,自家王爷似乎也没有硬要争个长短的意思。
      
      裴静深也觉得这事儿……昨天他吩咐下去后,就没在管了,早上他离开时也没见到白云潜,便想着反正不急,回头什么时候说都成。谁能料到有些人这么能,当场就能把人拆穿了赶走了。
      只不过大概是只知道那两歌女后头应该有人,却不知道是谁。
      
      也是,要真都知道,那就逆天了。
      
      不过这事儿倒是出了个后续,外面很快传开了,说是静王同静王妃关系不好,双方剑拨弩张的。这不,静王买了两个歌女,刚进府还没半个时辰,就被静王妃给赶出来了,期间言语还甚是嚣张。
      
      外头那些人,那是无风都能起浪,更何况这回还真有这么个事儿,自然是各种编排。
      
      更别提,那两位皇子肯定是下场了。
      尤其大皇子,这段时间被传成了那样,好不容易有个新鲜事儿,还不赶紧传开了,好让人们别在提他撞鬼的事情了。
      
      又缓了几日,大皇子终于不再喊着鬼鬼鬼了。不过纵然如此,他也依旧给不出任何信息。因为他当日被拎着,角度本就不对,更是看得人忽高忽矮,脸呢?没有脸,只有一片蓝?你要问那人是怎么看路的,不知道啊,就知道没撞墙上去。
      
      佟国舅:“……”
      其他大皇子一派的官员:“……”
      
      这要是他们家的孩子,早上手抽了,一问三不知,到底是你被人绑了还是别人被提溜走了。
      
      而白云潜这边,他也就懊恼了大半天,等晚上拿到手机开玩之后,瞬间就把这事丢到脑后了。而且还是先前的话,他也把王府摸熟了,呆着有些无趣。便准备去跟裴静深说说,以后可能会时常出门,且频率很高。
      
      这段时间,他们相处得也够久了,尤其先有新婚之夜脱险,再有铁拳猛揍大皇子,再加上那件‘蓝皮衣’。白云潜底牌没少露,明显一副无意与你们为敌的样子,且看裴静深也不是多疑之人,双方暂且达成了初步信任关系。
      
      他这会儿就算到处乱跑,也不怕静王暗中怀疑他出去是要去联络谁。
      
      所以白云潜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裴静深也应当不会反对,便跑去跟裴静深提了这事。
      
      裴静深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人。这人照旧是那副不怎么着调的模样,坐在那里没个坐相,典型的纨绔子弟作派。但架不住人长得实在太好,非但不显得没规矩,反而很是率真可爱。
      见他看过来,这才坐正了,抿唇一笑,模样有些讨好。纵然知道这都是假相,但想来也没人能拒绝这么乖巧的王妃。
      
      裴静深收回了视线,平静道:“我何时拦着你出门过。”
      
      “那我也要避点儿嫌啊!”不然还没达成信任就乱来,搞出什么事情对他的舒坦生活反倒有碍。
      
      裴静深挥了挥手,想让他随便造。突然想起了什么,故意提起:“别的不提,可千万别再给哪个皇子给揍了。”
      他本来是想说出来堵一下这历来嚣张的家伙的,谁知道他还是低估了白云潜的不要脸程度。只见白云潜得了准话高兴的站了起来,听了这话脸也没变,只是感慨,“我也不想的,只要他们别太欠抽就行。”
      
      裴静深:“……”
      裴静深抽了抽嘴角,心说这还怪人家了?
      
      他这一回真让人滚了,白云潜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当然也不多留,掉头就走,还蹦蹦跳跳的,看着就知道心情愉悦。
      
      “没个正形。”裴静深道:“一点儿王妃的样子都没有。”
      
      说完,他也起身准备休息了。
      走到床边的时候脚边似乎碰到了什么,他愣了一下,垂头将床底下的东西捞出来,是一个小布包。
      
      王府的下人进他屋子从来只打扫,有胆量也能在这床底藏东西的,也就只有那一个了。也不知道这一回又是什么,裴静深一边想着一边打开,发现里面是几个小油纸包,打开一个,发现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面饼,旁边还有个更小的油纸包,据说是调料。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纸,写了‘方便面’三个大字,下面跟了一个,把面和料包放进去,泡就行了。
      
      裴静深:“……”
      还真是名副其实,方便得很。
      
      不过……裴静深想着,虽然真实的白云潜跟他让人查到的有很多不同,不过有一点肯定是对的,那就是不爱读书。看看这狗爬般的字,但凡稍微用心学过一点儿,练上几天,都不至于写成这德性。
      
      静王一边嫌弃着,却还是没把那简单的使用说明给丢了,而是放到了一边收起来。至于剩下的面,则又重新包了起来,准备等明天让人泡来试试。
      
      想到这东西是放在他床底的,这人,也不知道换个地方……但略一想裴静深就明白了,这地方第一次白云潜是用来放那个‘蓝皮衣’的,自然不会放在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而其他的地方,估计是为了避嫌,不好翻他的柜子。
      
      放在这里,也证明这东西也是新鲜东西,他得到了初步的信任才能看见,不然最多也就只能尝尝。
      
      裴静深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小子……就因为那天他愿意保他么,也真够容易讨好的,怪不得李氏那么蠢都能维持这么些年,估计只要不打扰他的安静日子,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也就怪不得,好几次李氏的虎狼手段都没奏效。这次也是李氏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不然估计也不会成。
      
      那边白云潜回来之后看了看他的小土豆,也不知道是小世界出品的原因,还是土豆本来就容易活,亦或是他这边照料得好,总之这会儿土豆苗长得很不错。
      
      总之是没有死苗的迹象,很不错。等到这棵土豆种好了,挖出来的就能切吧切吧当种子再种。当然,到时候还有其他办法,例如不小心发现这东西能吃,然后找类似的,他看看在哪里再‘种’几个土豆苗。
      
      不过这事不急,毕竟土豆成熟还得好一段时间呢。
      
      欣赏完他的土豆苗,白云潜便也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白云潜就带着人出了门,这一回不是要去哪儿,就没用马车。一走出去,就能听到最近的传言,几乎个个都同他有关。
      
      “听说了没。”路边,有人边走边聊着,“静王妃被静王爷给关起来了,上次似乎准备翻墙逃跑,结果被抓回去了。”
      “估摸着现在肯定看得更严,说不定还会挨了打。”
      
      “你这消息就落后了吧,前个儿我叔叔的表舅的妹妹的女婿可说了,静王找了两个歌女回府,结果王妃给赶出来了,这不明着跟静王作对么?”
      
      “那他这能有个好?老爷们找个歌女还敢管,静王那尊杀神能饶得了他?”
      
      白云潜:“……”
      身后的清芷和清瑶:“……”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这静王妃也不是个好惹的。要以前那可是京城几大霸王之一,嚣张得很。估摸着仗着家势在折腾呢,但以我看,还是静王懒得搭理他……不然给他一剑,保管吓得啥也不敢了。”
      
      “你看着吧,用不了多久,静王府就会再迎回去几个歌女,且肯定比上次更多。”
      
      “这肯定的啊,这玩意儿,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一个王妃,怎么也不可能斗得过王爷啊!”
      
      白云潜抽了抽嘴角,想着这还是幸好他没再把人找回来,不然这会儿该传什么?他果然抗争不过,委委屈屈的接受了府上进人?
      “这些人怎么就没想想,其实我也是个男人啊!”他奇怪的问身后的清芷。
      
      清芷干笑,“他们蠢吧!”心中则想着,你要知道你可是王妃啊,难不成你还敢给王爷戴绿帽不成,那是死罪!
      谁会想到那是你的主意。
      
      谁能想得到呢,这些歌女本来就是王妃要的。
      
      恐怕谁也不会料到,他们这位王妃,他不是一般的王妃。不仅是性别不同,同那些男妻也大大不同。
      
      不见清瑶老还怀疑,王妃会不会一个把持不住,真给他们家王爷戴了绿帽。清芷倒觉得不会,毕竟虽然爱看美人,但王妃眼里只有欣赏,纵然同样是移不开眼,内里也没有那些让人恶心的欲望。
      他们这位男王妃,如果不是太好享受人又懒,肯下点儿功夫,怕将来成就肯定不低。
      
      又好享受又懒的王妃白云潜随手买了根糖葫芦,还没往嘴里塞,就听到一个在冒牌货记忆里比较熟悉的女声。
      “白云潜?你怎么在这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