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美滋滋的白云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裴静深自然已经不在了。他洗漱过后吃了个‘早餐’,便悠闲的往躺椅上一坐,看他的书。
      
      清芷和清瑶也已经习惯了他的节奏,一个去帮他浇‘草’,一个就站在身边,以备他有什么需要找不到人。
      
      而此时,大皇子干了缺德事以至糟鬼纠缠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早朝上此时也在说这桩事情。毕竟是皇子,京城脚下,护卫在侧,被鬼,呸,人从马车上抓去揍了一顿,还推到鬼身上。
      皇上自然是气得不清,当即令人彻查。
      
      裴静深站在下面,摆着他那一张六亲不认的冷脸,是半句话不说,下了朝就掉头就走。只是今天他被人给喊住了,回头一看,来人是大皇子母妃的亲兄长。以往因为一些事情,很少往他跟前凑,今天倒是过来了。
      
      “静王殿下,静王殿下请稍等。”来人追了上来,行了一礼,“静王殿下,不知殿下对大皇子的事情怎么看。”
      
      裴静深看了他一眼,言简意赅:“得罪了人。”
      
      “甚极甚极。”佟国舅也不觉得这真是什么妖鬼所为,肯定是人。至于护卫们纯属无知无能,自己功夫太差就觉得那非人所能办到。
      “不知此事,静王爷可有高见。”
      
      “没有。”裴静深掉头往前走,哪怕对国舅,他态度向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若是平常,谈到这份上,佟国舅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但今天却依旧追了上去,“实不相瞒,这事老臣怀疑乃是……”他往二皇子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知静王殿下可有兴趣,一同……”
      
      “没有。”
      这一回,人走得更快了。
      
      他知道佟国舅是想做什么,想联手对付二皇子。就像先前他们俩人联手对付他一样,如今他娶了男妃,又交了兵权,势力眼看大减不足为虑。便立马的想拉拢他,一起干掉老二。
      但,谁带搭理他。更何况这事,他还真能去查,到时候把自家王妃交出去?
      
      那边二皇子也瞧见了他们这一幕,冷笑出声。他旁边站着的是靖远侯,他们以前甚少明着联系,但如今可能是因为白云潜嫁进了静王府,且目前看来还没闹出什么大新闻来,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把这摆到了明面上,以拉开靖远侯跟静王的关系。
      
      而这时,靖远侯也的确有话要问二皇子,“这事,是不是咱们的人干的。”
      
      二皇子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他手底下要有这等能人,还不高兴疯了,还用怕老五那个煞神?
      
      “那会不会是……”说着,他们看向五皇子。
      
      “更不可能了。”二皇子抽着嘴角道:“我且问你,老大死了没有。”
      
      自然是没有的,虽然听说伤得挺重,但性命无忧。太医也说了,来人就没往要害上打,明显不是想致大皇子于死地。
      二皇子道:“若是那尊煞神干的,以他那个狠辣又能忍的性子,不动则以,一动还不要人命?”
      
      靖远侯等人点了点头,说得也是。
      
      但这又是谁干的?
      
      说实话,现在满朝文武心中,就没一个能想明白的。你说你要把大皇子一剑砍了,那有这动机的人很多。但偏偏只是打了一顿,图什么呢。又不是京中那些纨绔子弟争勇斗狠,没毛病吧!
      这要是查出来了,可是死罪!
      
      冒这么大的风险,就为了揍人一顿?二皇子更是恨得咬牙,怪怨这人不上道,怎么不干脆把人宰了呢。
      
      大皇子那边的人当然也是左思右想,偏偏连个嫌疑人都找不出来。老二老五都有可能,但他们两个要下手,不会这么粗暴却不够狠。别说他们,就连向来没什么脑子不被放在眼里的老六,都不可能干这种蠢事。
      
      现在他们只盼着大皇子看到了那人长什么样,佟国舅更是一下朝就来了,“怎么样,殿下醒了没有。”
      
      昨天晚上把人抬回来之后,大皇子就晕过去了,一直到这会儿,才刚悠悠转醒。佟国舅正是一喜,就听大皇子刚睁开眼,估摸着还没看清楚什么呢,就已经大喊大叫出声,“鬼,鬼,有鬼!”
      
      佟国舅:“……”
      佟国舅告诉自己这是亲侄子,佟家日后的倚靠,这才赶紧让人把大皇子安抚好了,准备好好问问。
      
      结果倒是好,大皇子只说:“那肯定是鬼,他都没脸,而且脑袋能歪成九十度,一会儿大一会小的,绝对不是人。”这全是修行界那法宝的功效,在修行界其实没这么邪乎,只能起到掩饰身形的作用。只不过这里的人到底没碰过修行一途,没修为,大皇子昨天又被揍成那样,就看花了。
      
      佟国舅:“……”
      一国皇子,未来还要当天子的,这像什么样子?
      
      “今日之事,谁都不许外传。”佟国舅当即沉声道,又看了大皇子一会儿,发现的确问不出凶手容貌,再说下去他都要觉得世上真有鬼了,便告辞离开了。
      
      只是这事儿,到底他还是没能拦住,被传了出去。如今一来,大皇子坏事作绝,害人无数,有冤魂回来复仇的事情就在京城传开了。一时之间,竟盖过了已经过了很多天却还是挺热闹的静王娶男妃一事。
      
      这可把大皇子一脉的人气坏了,而他们又何偿不知,这是谁干的。
      “二皇子。”佟国舅咬牙道。
      
      毕竟大家都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过裴静深,这会儿傻子才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呢。甚至于,大皇子一脉的人已经开始怀疑,这事儿会不会就是二皇子干的。
      毕竟如果当时直接刺杀,是会一劳永逸,但危险性也实在太大。皇子一死,对上必定震怒,到时候若是被查出来,谋害兄长这样的大罪摘都摘不掉。但如果只是这样,即没那么大的风险,却又能害到大皇子。
      
      但佟国舅等人很快又摇了摇头,夺嫡之争谁手底下没一两件不能被翻出来的事,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面心慈手软。
      只是他们想明白了,后宫里面却有人没有想明白。
      
      娴妃便只觉得这肯定是二皇子那头干的,连带着把贵妃也越发的当眼中钉了。身边的嬷嬷怕她冲动,可是好一顿劝,说是等等宫外面的消息。
      但到底是没劝动,当天,娴妃便和贵妃起了冲突……
      
      得到这些消息的裴静深:“……”
      
      此时他正刚刚回府,听完不由感慨这都什么事儿。这些阴谋论的要是知道,这只是因为某个人气不过把你打一顿的简单理论,会不会气死。
      “王妃呢?”他问前来迎接的薛管家。
      
      薛管家道:“王妃在后院里面听曲呢,咱府上有个丫环以前学过点儿琴,正给王妃弹着呢。”
      
      裴静深:“……呵!”搅得外面都要天翻地覆了,他倒是悠闲。
      
      又想起这人刚来王府就要找漂亮丫环,问人家会不会跳舞,想也知道安得是什么心思。啧,“你说他又不行,折腾这些做什么,为难自己么?”
      
      薛管家:“……”
      
      再一看,裴静深已经抬脚往沉香院去了。
      还没走近,就能听到琴声,说实话弹得不怎么样。裴静深难得的想了一下,他府上难道竟然连个会弹琴的都找不出来么?
      
      等他进来,一曲正好弹完了,那小丫环可能也知道自己弹得不怎么样,哆哆嗦嗦的请罪。
      
      “没事,其他人还不会弹呢,你已经很不错……咦,王爷回来了?”白云潜摆了摆手,让小丫环下去。
      “来得倒挺是时候,呆会儿有双皮奶吃。”
      
      裴静深坐到了他旁边的位置,很快,清芷清瑶便帮忙倒好了热茶。他挥了挥手,让两个大丫环出去。
      
      白云潜这一看,就知道是有要事要说,而且肯定跟他揍大皇子那事有关。果不其然,静王问:“你再仔细回忆一遍,若有遗漏现在还来得及弥补!”
      
      “没有。”白云潜心说修行界的东西拿到这里来,那就是降维式辗压,哪来的漏洞。而且,“王爷如果不放心,我那天的装备就在您屋子里面,扔在床底下,尽可取出来试试效果。”
      
      “……”裴静深想到,“如果那天我准备把你交出去呢?”
      
      白云潜理所应当道:“那我第二天再偷回来。”
      “反正王爷不想担这个责任,日后恐怕也不敢用这宝贝,那留在您那里做什么,还不如留给我,方便以后瞧谁不顺眼再揍。”
      
      裴静深:“……”
      
      白云潜高声道:“清芷,去厨房问问,我的双皮奶怎么还没到。”
      
      双皮奶其实已经到了,只不过因为里面在谈正事所以被拦住了。这会儿听到白云潜的话,清芷立即便端着进来了。
      只有一碗,因为没料到裴静深会来。
      
      静王爷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小子刚才说有双皮奶吃这话就没走心。不过他还是先一步的端了起来,三两口吃干净把完一放。这一整天,憋着的一口气终于算是畅快了。
      
      白云潜震惊的看着他,“这一口都不给我留?”
      
      这会儿裴静深也有心情看他耍贫了,“我吃完的你还吃?”又问起了刚才的事情,“这么喜欢听人弹曲?”
      
      白云潜点了点头,其实他主要是没以人身经历过这场景,便想要试一试。更何况纨绔子弟,不风花雪月还能像话么。
      
      裴静深却不知道,只是想着,算了,毕竟不行,他还是不戳他的伤口了。
      坐了一会儿回屋从床底下拿出那件蓝色的衣服,试了一下惊为天物,也不知是出自何方高人之手,竟这般神奇。
      
      拿人手短,裴静深忍不住想着,是不是在府上养几个会弹琴跳舞的。虽然为防止有心人混进来到时候看管会有些麻烦,但毕竟有人好这一口。
      想想都可怜的不举了,也就这么点儿爱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