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裴静深回屋一看,果然真是棵草,外面随处可见的那种。他抽了抽嘴角,不知道白云潜这是在搞什么。
      “其他两棵也是一样?”
      
      “不一样。”薛管家说,“还有两棵一棵是一个是叶子特别细的那种草,另一个叶子正相反,比较宽大,根也长,连下面的泥挖回来的时候,很大一块。”总之都是草。
      还有,“王妃今天让人做了茶叶蛋,您要尝两颗么?”
      
      裴静深是吃过饭才回来的,不过今天他回来的实在太晚,的确有些饿了,“让厨房下碗面,加两个茶叶蛋。”
      
      “好咧!”薛管家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他们家王爷什么都好,就是太不关心自个儿了,平时吃喝都无所谓的样子,晚归更是经常懒得再备宵夜。现在好了,王妃是个好吃的,捣鼓点儿什么东西都能送过来,王爷见着了就会吃了,也不挑。
      
      如今更是好了,他只提了一句茶叶蛋,王爷都能想起面来了,不错不错,让底下厨房赶紧做。
      
      只可惜王妃是个男的,不然这简直就是不能更好了。
      
      裴静深吃了面,觉得这面也不错,就是不如那个方便面够劲,让人吃完一口还想第二口。不过他自来不是挑食的,很快吃光了。茶叶蛋是今天现煮的,为了入味,那是全程让热水烫着,隔一刻钟就要起火烧开个一刻钟,这样一来,到晚上倒也真入了些味。
      
      就是味道有些熟悉,这茶,怎么像是先前老二送来的雨前龙井。
      
      这是贡茶,只送进宫里的,每年的份量都不多。
      他这几年一直不得宠,这些东西不是次次都能得。老二不一样,有个当贵妃的生母,这种东西皇上每年都会赐他一些。他府里目前所有的雨前龙井,都是老二上次送过来的,还说他那里喝不完,以此显摆他受宠,当时可把薛管家听得都要气死了。
      
      如今……也不知道这老二夸了半天的雨前龙井就这么被拿来煮了茶叶蛋,他知道了会不会气死。
      
      也难怪今天看着薛管家隔外高兴,搞半天是因为这个。
      
      裴静深忍不住笑了出声。
      
      另一边,白云潜早该睡了,但自从有了手机,他的睡觉时间就一晚再晚。白天还好,等到了晚上他把帘子一拉,手机一静音,在床上玩的是风声水起。这边没网,需要下载东西的时候,就放回小世界里面借那里的网,上次还被一个小世界原住民生气的骂楼上偷网贼,又害他网卡。
      
      嗯……白云潜表示他也不想的。
      
      到了白天,他想玩便只能用神识沉浸进去了。不过那感觉不一样,基本上一个等于想像中的游戏,一个则是可以手指翻飞,哪里不爽呢。
      就这么,不自觉的,一天比一天睡得晚。
      
      好在他在府上无人敢管,想几点起几点起。平日里也没人找,简直不能更自在了。
      
      至于那两盆草,他开始两天还亲自浇水,等确定土豆苗移值成功了,便干脆不管了,好像突然间忘了似的。
      然后清芷和清瑶自然接过了任务。
      
      “果然是两天新鲜。”清瑶忍不住道:“这就忘了。”
      
      清芷不轻不重的笑斥道:“谁教你的规矩,竟敢在背后议论主子。”
      一边说一边把水浇好,“好好照顾这两盆,到底是王妃亲自带回来的,说不定哪天又想起来了。”
      
      “可这草虽然生命力顽强,但到了时节也就枯了。”
      
      “那也得到那时候。”
      
      白云潜在里屋,一边拿着本书装样子,一边潜意识献给了手机,顺便就听到了外面两个大丫环的低声言词,忍不住笑了出声。
      果然如他所料,既然这样,他偶尔关照一下那土豆就行了。就等着土豆长成了……哦,再过些日子天凉了,还要搬到屋里来。
      
      身为王妃,他的屋子自然是炭火不断,暖呼呼的。
      
      他在这里过得舒坦,王府最大的主子却似乎是越来越忙了。午饭不回来吃还是好的,有时候晚饭都等不到。
      白云潜在府里也算是折腾够了,毕竟这位静王爷清心寡欲,府上没有娇娇俏俏莺莺燕燕争奇斗美,更没养什么歌舞团。虽说有手机,但晚上还好,白天的模样总让他回忆起当器灵的时候,搞得不大像个人。
      
      白云潜自小就不是个安份的主儿,当年还没穿走时才不过三岁,路都不说能走得多稳当,就能满靖远侯府乱晃。当了镜灵之后如果真的□□份没本事,更不可能除得掉大魔头,更别提后续身边的人那是一个比一个……不好说,呵,不好说。
      
      所以府上折腾完了,他自然开始爬墙走高。今日一大早(他起来时),就让人架了梯子,爬墙上面去了。
      清芷和清瑶稍稍劝了两句,便也由他了。要真是个娇小姐王妃她们自然得担心得不行,但这王妃新婚之夜就能跑屋顶上面去,前几天更是跑车顶坐着一动不动,这武功差点儿的都做不到,他们王妃硬是办到了。
      
      因此,她们还有什么好劝的,压根就不怕人摔下来,这墙头难不成还比车顶要危险么?
      不可能!
      
      静王府这一片都是京中权贵住的地方,隔壁就是大长公主府上,左边似乎也是个候爷,后面那条街再往旁边两处院子,住的是大皇子。总之但凡提溜出来一个,不是有权就是有势,要不跟皇帝有那么点儿关系。
      
      白云潜往墙上一坐,偶尔还能瞧见其他府上的人路过。
      
      大多都是小厮,偶尔也有丫环出门,甚至还有两顶轿子,里面也不知道坐着的是哪位夫人或小姐。
      
      自然也有人,看到了他。大多数人都是不由一惊,不曾想堂堂静王府的墙上还能坐着个人。待看清他的穿着,或者猜出来或是认出来他是谁后,更是嘴角直抽。赶紧垂下头,飞快的走远了。
      
      这人一多了,自然也有不那么聪慧的,这不,眼下就有一个,奇怪道:“怎么回事,静王府的规矩不是一向很严的么,怎么还有人敢爬墙?”
      
      “噤声,你也不看看那是谁?”他旁边另一个小厮道:“那可是静王妃。”
      
      “静,静王妃?”
      
      “对,你看他那样肯定是不让出府,又是个呆不住的,于是爬墙……行了行了,咱们赶紧当没看到。”
      
      “可上次不是听人说,静王妃前几日才出过一次门么?还挺嚣张的。”
      
      “再怎么样也是王妃,静王爷能收拾,出了门瞧见咱们这样的,就算他再惨,还收拾不了咱们了?”
      “赶紧走赶紧走,听说静王妃以前就是个不好相处的,快走快走!”
      
      白云潜仔细瞅了瞅,还是没认出来这是哪家的奴才。不过人家被他吓得越发跑得快了,很快就没影了。
      他倒是没想到,这些人倒还挺会想啊!
      
      包括马车里面的也是一样,“这静王妃瞧着过得还不错啊!”一个女声响起。
      
      另一个声音很快也响起,“小姐,他连门都出不了只能爬墙了,哪里不错了,您快别看了。”然后让前面赶车的人走快点儿。
      
      “确实挺好啊!”那小姐还在说:“前头个你们不还说他估计活不过三天么,可我看他那样不像挨了打的。”
      
      “唉,到底也是圣上赐婚,靖远侯爷的嫡子,想来静王爷也要给几分薄面吧!”那丫头又说:“静王爷只要不疯,就知道把人砍了杀了他也得倒霉。”
      
      “扑哧!”白云潜实在没忍住,笑了出声。
      这世上马后炮的人倒是不少,而且还能找出一副大道理来。
      
      他在墙上,又因耳力惊人,把这些听得是一清二楚,但墙底下的人却是不知道。清芷和清瑶疑惑道:“王妃,您笑什么呢?”
      
      “人。”白云潜道。
      
      清瑶奇怪,“什么人?”
      
      “芸芸众生。”白云潜衣袖一摆,就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但偏生他长得天生不够有道相,硬摆出这么一副严肃样儿反倒有些可笑。
      但清瑶不敢笑,只能愣愣的‘哦’了一声,但完全没懂,怎么就芸芸众生了。
      
      白云潜瞅了她一眼,“你啊,你看,外面那群人不都是芸芸众生?天下同他们一般的人有多少,可不就是芸芸众生?”正说着,突然又见一辆马车驶了过来。这辆马车的规制明显要高一些,是皇子坐的。
      
      里面坐的是大皇子,他要回府,正好要路过这里。
      
      大皇子的人自然也发现了白云潜,这就给大皇子说了。大皇子一听到白云潜的名字就脑袋疼,那天晚上他被那个酒壶在头上砸了个大包。不过他倒是不觉得白云潜真有这本事逃脱死局,肯定还是静王干的。
      怪不得那天他们发难时,老五脸色都没变一下。
      
      也亏得他那天伪装得好,没有直接跳出来,估计老五就是想看看,究竟他们谁才是幕后黑手吧!
      
      他倒是不知道他这想得对了一半,的确有人在看,但却不是裴静深暗中谋化的。他只当白云潜还是那个没出息的废物纨绔,理都不大想理。但到跟前了,突然又叫了停车,掀开帘子看了过去。
      “这不是静王妃么,怎么在这墙上坐着呢,府里的下人怎么伺候的。”
      
      白云潜一见是他,眼睛也是一亮。如果对他有了解的人在的话,大概就知道他这是又有鬼主意了。但大皇子不知道啊,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这姓白的性格不怎么样,脸倒是长得挺好。
      一双眼睛更是又黑又亮的,好似会说话似的……
      
      “是我啊大皇兄。”白云潜跟他搭话,“你这是刚回来?挺早啊!”回头又看向清芷他们,“咱们府上是不是也该开饭了。”
      
      大皇子:“……”
      果然老五是不爱搭理他的,看看,要不是饿着,哪个富家出来的公子总想着吃饭的。
      估计老五不回来,他都没得吃。
      
      这王妃啊,哪怕也是主子,但不得王爷喜欢就是没用,府里的下人也不会把你当回事儿的。
      
      大皇子心中一琢磨,觉得这点倒是可以利用。要是能把这脑子不好使的静王妃拉拢了,那不止可以对付老五,老二那边通过靖远侯,也不是没可能。
      “老在府上呆得多无聊,有时间出来玩儿。”
      
      “好咧。”白云潜随口应道,又问了句,“大皇兄,不知你喜欢什么颜色啊!”
      
      当然是黄色,但这话他可不敢随便说,于是改称,“蓝色,怎么了?”
      
      白云潜摇了摇头,“没什么,随口一问,大皇兄慢走。”
      
      大皇子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想一想这话也没什么问题,便放下了帘子,走了。剩下白云潜又坐了一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跳下去吃饭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