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后面,笔者着重描写了一下这位十七公主,高八尺,满脸横肉,奇丑无比,有九牛二虎之力,霸道无匹。
      
      接下来就是,此女言语对帝尊不敬,帝尊挥手灭之。
      
      宿月又仔细翻了一遍,确认整卷书里只有这一段关于魔族公主的描写,然后默默地放下了书。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帝尊的心爱之人?
      
      宿月一手捂脸,十分想要仰天长叹:若叶误我!!!
      
      不久之前,她还对别人讲过,帝尊和魔族公主至死不渝的爱情故事,现在她终于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给她一卷书了。
      
      玄苍帝尊根本不是若叶口中的情圣,反而亲手把他的绯闻女主角拍死在战场,场面十分惨烈。
      
      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编排了他的情史,还讲给了一位不知名但看起来就有些来历的仙人,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法拍死她?
      
      就在宿月还在纠结这个可能要命的问题时,她突然感觉到有人进了她的院子。
      
      她才站起身想要出去看看,并不算结实的木门已经被外力炸开,那轰开门的仙元非但没有消散,反而直冲她而来。
      
      宿月瞳孔一缩,抬手结了个印,堪堪挡住了那股仙元,却也被狠狠推到了对面的墙上。
      
      她定睛看去,门口站着的,可不是元姑姑么。
      
      除元姑姑外,还有两名陌生女仙,她们衣着款式类似,应当是她的使女,元辉和山谷中另外四人都在,若叶并不在他们当中。
      
      看这架势,宿月就知道,麻烦来了。
      
      “宿月,你好大胆子,竟敢私自摘取百花园的仙果,你可知罪?”
      
      宿月抚着胸口轻咳两声,不忘为自己解释:“还请上仙明鉴,果子并非小仙摘取,小仙只是看到了摘果子的人,想要带他回来付账……”
      
      “那仙玉呢?”她话还没说完,元姑姑就已经插言询问。
      
      宿月也是无奈,只得硬着头皮道:“他带着果子跑了,没给我仙玉。”
      
      这种解释,连宿月自己都不相信,何况本来就对她有偏见的元姑姑,可她说的就是真相啊!
      
      “宿月,别嘴硬了,你人私通,偷窃百花园内仙果,自以为做的高明,殊不知这里的仙果都是有数的,简直可笑至极。”元辉指着她斥道。
      
      元辉说完,其他人都不见反应,宿月暗道不好,赶忙解释:“上仙,小仙飞升上界才几日,第一天就被青衍仙君带来了百花园,从此再没出去过,与人私通又从何说起,还请您明鉴。”
      
      元桐瞥了侄子一眼,才看向宿月:“贪婪的人我见得多了,你还是第一个这么牙尖嘴利的。”
      
      言外之意,是根本不打算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而是直接定罪了。
      
      宿月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
      
      “没做过的事,恕小仙不认。”
      
      “由不得你不认,把她拖出去,先打五十鞭子,让她清醒清醒。”元姑姑冷笑一声,吩咐道。
      
      她身边的两名女使同时上前,将宿月制住。
      
      这一刻,宿月清醒的意识到,什么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元家姑侄是打算趁着青衍不知,对她下死手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她小看了幽罗的价值,也小看了人心险恶。
      
      在元姑姑气势汹汹带人去找宿月的时候,若叶就已经预感到情况不对,她在自己院子里踟躇了半晌,最后还是咬咬牙离开了百花园。
      
      她知道青衍仙君的青阳殿在二十八重天,平日里她很少外出,也从不去二十八重天,因为在那里可能会遇到她的母亲芸仓公主。
      
      她母亲是凤凰一族的公主之一,并未留在凤凰一族,而是久居二十八重天。
      
      若叶对母亲的印象依然是百年前,她凭空出现,将只是个小乞丐的自己带回仙界。
      
      刚到仙界,凡骨化仙的那段时间,她住在母亲的宫殿之中,等仙骨长出之后就被送去了百花园。
      
      刚到百花园不久,那时候她还什么都不懂,有一次听说青衍仙君也住在二十八重天,便央求仙君带她去见见母亲。可是到了母亲的宫门口却被拦了下来,因为她母亲并不想见她。
      
      若叶那天在宫外站了很久,来来往往的仙人那么多,也没有人让她进去。
      
      后来,她隐约听说了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存在,对于她母亲来说可能是一种耻辱,就再也没犯过傻了。
      
      她还知道,元姑姑能够被青衍仙君瞧上,也是母亲牵的线。她不管元姑姑或者是母亲想要干什么,但宿月是她的朋友,她不能看着对方送死。
      
      若叶来到青阳殿前,对守卫仙兵讲明了身份,扬言要见青衍仙君。
      
      两名仙兵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转身进了殿内。
      
      不久之后,他走出来,对若叶微微一颔首,道:“仙君请女仙进去。”
      
      若叶拎着裙摆迈过殿门,进去之后方才发现这殿内竟不止青衍仙君一人,她母亲,芸仓公主竟然也在。
      
      她原本充满喜悦的心情顿时冷了下来。
      
      芸仓在见到若叶的时候脸色就冷淡了下来,见她畏缩不前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这里到底是青衍的地盘,她还是将心中那股无名火压下。
      
      青衍倒是一派温和地询问道:“若叶今日来找我,可是百花园发生了什么事?”
      
      青衍一提百花园,若叶哪里还会在意多年不见的母亲,满脸急切道:“对对,仙君,就是百花园出事了。元姑姑要惩罚宿月,您快去看看吧!”
      
      若叶并没有注意到,原本嘴角含笑的母亲,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青衍刚从外面访友回来,刚回来不久芸仓就来拜访,他还不知道元桐出去了。
      
      不过元桐在青阳殿多年,行为处事从来规矩,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对宿月动手。
      
      “元桐为何要惩罚宿月?”青衍询问道。
      
      若叶咬了咬下唇,小声说:“因为、因为宿月弄丢了刺栗果。”
      
      “弄丢?”
      
      若叶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青衍的表情,见他似乎并没有生气的样子,才敢继续说:“宿月说有人去偷刺栗果,被她发现了,她把那人带回了山谷,可是转身的功夫那个人就不见了。”
      
      青衍不禁沉吟,他倒是不觉得宿月一个刚飞升一月不到的小仙有这种胆子偷东西,就算有胆子偷也没本事把果子送出百花园。
      
      况且,刺栗果着实也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在这些小仙眼里珍贵的仙果,在青衍这里,也不过是个吃食罢了。
      
      他对宿月的第一印象极好,并不觉得她是这种短视小人。
      
      一旁的芸仓公主,听完了若叶的话后,突然厉声叱问:“若叶,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要求仙君帮你的忙?”
      
      “……母亲?”若叶被她呵斥的有些茫然,轻声喃喃。
      
      芸仓公主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畏畏缩缩的女儿:“仗着我的身份,不分青红皂白,闯进来就让仙君为你主持公道,何其可笑,你难道不知羞愧吗?”
      
      “我没有!”若叶半天才说出一句反驳的话,可惜毫无力度,芸仓公主也根本没听进去。
      
      她还想再说什么,青衍却没什么兴趣听这位公主训斥女儿,况且若叶现在算是他的下属。
      
      他摆摆手,道:“公主严重了,只是些许小事而已,何必大动肝火。若叶这孩子,也只是心肠好,不算是缺点。”
      
      有青衍开口,芸仓也只能冷哼一声,狠狠瞪了若叶一眼,那眼神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
      
      若叶哆嗦了一下,垂下眼,不敢再去看自己母亲。
      
      “罢了,既然是百花园出事,就去看看吧。”说罢,青衍起身,对芸仓公主歉然一笑,“公主,抱歉。”
      
      芸仓朝他微微一福身:“那我便告辞了。”
      
      说罢,转身起来,看也没看若叶一眼。
      
      出了青阳殿的大门,芸仓脸上的笑才完完全全落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咬牙切齿地骂了句:“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这些事若叶当然不知,当她带着青衍赶到的时候,宿月已经挨了十鞭子。
      
      女使手中的鞭子都是以极炎真火与极寒灵息锻造而成的,打在仙人身上,寒气与灼热之息交替侵入身体,是连仙骨都能打碎的刑罚之器。
      
      只是十鞭子就已经让宿月眼前模糊,几乎晕厥。
      
      此时元桐就站在不远处,面色冷淡地看着自己的两名女使行刑。
      
      青衍看清了谷中状况时吃了一惊,尤其是满身是血的宿月,更是让他眉头直皱。
      
      “住手!”他出声呵止。
      
      这声音让元桐心中咯噔一下,她做梦也没料到青衍会突然出现,明明来之前,公主前去青阳殿拜访,怎么会这么快收到消息?
      
      她还在思索,就看见了青衍身后的若叶,不由懊恼,竟然让她钻了空子!
      
      “这是在干什么呢?”青衍还未动,若叶已经跑到了宿月身边,推开站在一旁的女使,将她扶了起来。
      
      宿月靠在若叶身上,淡淡的血腥气从她身上传来,但是又有一股十分好闻的草木香混在其中。
      
      若叶担忧地去看宿月的伤口,却发现她后背的伤口处竟然闪烁着淡淡的青光,如果不是仔细看,很难看出来。
      
      但确实在缓慢的愈合。
      
      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情况,那种鞭子,她知道有多厉害,普通的仙人挨上几鞭子都会伤到仙骨,伤口更不可能轻易愈合。
      
      她赶忙取出一件衣裳披在宿月身上,挡住了她的伤口。
      
      “说说,怎么回事?”青衍垂眼看着表情僵硬一言不发的元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