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宿月将幽罗种出来的消息很快就被山谷里的其他五人知道了,他们同时过来拜访,她总不好拒绝。
      
      五人绕着幽罗看了半晌,一边啧啧称奇,元辉更是直白地开口询问:“不知宿月你用了什么特殊的办法,可否告诉我等?”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用了点血。”本来也不是什么能瞒得住的事,她回答的很爽快。
      
      元辉心念一转,有了些别的想法。
      
      其余四人参观完了幽罗之后便纷纷告辞离去,见他们都离开了,元辉竟又折返回宿月这里。
      
      见到他又回来了,宿月疑惑地问:“还有事吗?”
      
      元辉笑了笑:“你手上应该还有多余的花种吧?”
      
      宿月眸光微动:“确实还有。”
      
      “能否分我三粒?”
      
      “不能。”宿月朝他露出一抹微笑,十分干脆地拒绝了他。
      
      笑容僵在元辉的脸上,临走之前,他狠狠瞪了宿月一眼。
      
      这时候,一直躲在宿月屋子里看热闹的若叶打开窗户,探出头来小声对她说:“元辉这人心眼特别小,他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他姑姑的。”
      
      “他姑姑?”
      
      “嗯,元姑姑在青衍仙君手下当值,十分得仙君信重。平时,百花园的事,都是她替仙君打点。”提起元姑姑,若叶不免有些担忧。
      
      宿月才来百花园不到一月,尚未见到那位元姑姑。若对方是个明事理的还好,若不是……若不是,她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别想太多。”宿月安慰了一下满心为她担忧的若叶,这姑娘在凡间的时候,大概也没经历过太多事,总以为随便遇上什么,天就能塌下来。
      
      哪有那么容易呢。
      
      与元姑姑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几日之后。
      
      那天,宿月刚从花田里回来,就见一名面相有些严厉的女仙带着几人迎面走来。
      
      元辉几人跟在他们身后,若叶悄悄给她打手势,意思是让她过去。
      
      她还没来得及想太多,就见为首的女仙停下脚步,用挑剔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看够了才开口:“你就是被仙君送来的人?”
      
      元桐早已从侄子口中知道了宿月的来历,不过是刚飞升的小仙,运气好,遇上了青衍仙君,才被送来了这里。
      
      宿月当即知道眼前这女仙是谁了,朝对方一施礼:“宿月见过元姑姑。”
      
      “放肆,你该尊称姑姑一声上仙,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吗?”元辉呵斥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元姑姑扫了侄子一眼,并没有制止他。
      
      宿月眉梢一扬,她记得若叶和她讲过,仙界众仙的实力以元仙为分界线,元仙以下不划等,元仙以上分别为仙君,仙尊,仙帝四个大阶位。只有到仙君这个级别,见面才需要尊称上仙,而元姑姑是一名元仙。
      
      看来,她不打算遵循传统。
      
      “小仙宿月,拜见上仙。”宿月从善如流,当即改口。
      
      元桐矜持地一颔首,随即问道:“听说你种出了幽罗?”
      
      “巧合而已。”
      
      元桐轻笑一声:“既然都已经种出来了,那就去把其他的种子取来,交给我吧。”
      
      她虽然脸上带笑,用的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
      
      “这是青衍仙君的命令吗?”宿月问。
      
      “怎么?”元桐脸色陡然一沉,冷声道,“不是仙君的命令,你就不打算听了?”
      
      同时,一股强大的威势朝她压来,宿月一时不防,踉跄后退两步,差点被压的跪在地上。
      
      裙子下的双腿微微颤抖着,强撑了下来。
      
      “还请上仙恕罪,宿月来仙界时日尚短,见识短浅,不敢轻易将仙君交付之物随意予人,若是上仙想要……”她目光扫向元姑姑一旁的元辉,嘴角微挑,“还请您将青衍仙君叫来,当面说清楚才好。”
      
      元桐盯着宿月看了半晌,才轻呵一声:“罢了,不过是几粒花种而已,不想给就不给吧,看把你吓得。往后,时间长了,你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宿月面色不变,朝她微微一躬身:“多谢上仙教诲。”
      
      她记下了。
      
      元姑姑不再理会她,带着几名外来仙者与元辉几人一同进了百花园。
      
      若叶和宿月两人走在后面,若叶轻轻拍了拍胸口,小声嘀咕:“元姑姑刚才好吓人,我还以为她要惩罚你了。”
      
      “她为什么要惩罚我?我又没有做错事。”宿月语气平淡,话是这么说,但是她毫不怀疑,以后这位元姑姑总会找到机会的。
      
      若叶一愣:“可是你顶撞了她哎,从来没人敢对她这么说话。”
      
      “凡事总有第一次。”
      
      无论在下界还是仙界,她都没有低头给人踩的习惯。
      
      不过,就连若叶都看出了她的不满,可最后她依然忍住了,没有继续下去。
      
      她可不认为元姑姑是突然良心发现,不过是心中有所顾忌罢了。
      
      看来,幽罗的存在,比她想的更重要。
      
      元桐今日来百花园,并不是专程来找宿月的麻烦,而是带着几名仙人来挑选仙植的。
      
      宿月也是才知道,百花园中的灵花异草原来还是对外售卖的,且价值不菲。
      
      三名仙人,挑了两种灵草,两种灵花还有几种果子,足□□给元桐数十块极品仙玉。
      
      仙玉也是分品级的,这种极品仙玉,需得至少仙君级别的上仙亲自凝聚仙元制作出来,可以供他们这种普通小仙修炼至少百年。
      
      之前青衍给她的那一块,就是极品仙玉。
      
      那三名仙者收了东西,脸上都带着满意之色,元姑姑吩咐人将他们带出百花园后,拉着元辉到了一旁。
      
      姑侄二人要说话,没离开的人自然要避开。
      
      看他们都走远了,元辉才有些不满地对元桐道:“姑姑怎么这么轻易放过了她?若是不能在仙君回来之前将幽罗花种出来,到时候好处岂不是都要让她得去了。”
      
      元姑姑轻叹一口气,但还是柔声解释道:“她如今是唯一能种出幽罗的人,幽罗对仙君十分重要,在你没有成功之前,不好对她动手脚。”
      
      哪怕元桐自诩很得青衍仙君的赏识,又知道自己跟随的这位仙君是个脾气好的,也不敢轻易造次。
      
      “难道就这么算了?”元辉想到宿月那天的拒绝,心中尤有怨气。一个下界来的土包子,也敢给他脸色看。
      
      “你且等等吧,我去仙君那里找找看,还有没有多余的花种,到时候给你送来。”
      
      虽然元姑姑解释了许多,但元辉依然有些不悦,还在心中暗道:果然不是正经亲戚,才会如此敷衍。
      
      元姑姑本也不是他亲姑姑,不过是凡间一棵梧桐树,恰好浇上了凤凰血才侥幸成了仙。
      
      和他们这种世代都与凤凰一族共同生活的仙树梧桐依然有许多差距,若不是看她得青衍仙君的信任,他们一族也不会接纳她。
      
      “要是你没找到怎么办?”
      
      “放心吧,若是真没有,我会让她主动把种子交出来的。”元姑姑冷冷地看了眼和若叶站在一起说笑的宿月。
      
      想要对付一个普通小仙,哪需要如此周折,亲自动手是最下乘的方式,自有其他人收拾她们。
      
      这个蠢货敢和若叶亲近,就别怪她算计了。
      
      百花园一共六人,其中五名男仙,若叶又是个长相可爱讨喜的姑娘,宿月就从未想过为什么其他五人一直对若叶十分冷淡吗?
      
      当然不止是因为她只是个凡人化仙,还有更深的原因,只是旁人都不会说出来罢了。
      
      那天,元姑姑离开后就没有再来过,百花园也再度恢复平静。
      
      最近有几株灵草抽穗,可能长得太偏,一直没被人注意到,所以宿月大多数时间都守着它们等着收集种子。
      
      这里的灵植不允许私自采摘,但是落地的种子并不禁止收集。
      
      这些东西在百花园不值钱,出去了还是很多仙人想要的,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宿月自然不会跟仙玉过不去,如果在百花园的一千年没能突破元仙,说不定她还真需要一笔仙玉支出。
      
      灵草的种子没收集到,但是宿月意外的发现地上落了许多弱春花的种子,像是黑色的小米粒,铺了薄薄一层。
      
      她一直低头收集,却没注意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进入了花田深处。
      
      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周围已经不是脾性温和的弱春花,而是脾气暴躁,且喜欢拔出根到处跑的刺栗了。
      
      说句伤自己心的话,以她现在的修为,绝对不是刺栗的对手。
      
      她正想小心退出刺栗的领地,却发现平日里只要有人侵入领地就会暴躁的刺栗们今日格外安静。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段距离,突然看见一群刺栗正在排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背对着她站着,从这些排队的刺栗身上将它们的果子摘下来。
      
      那人一身黑色薄衫,从后面看宽肩窄臀,身上的肌肉线条随着他的动作隐隐浮现,一头黑色的长发以一条银色丝带随意束于脑后。
      
      不知道为什么,宿月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她和前夫的一次久别重逢。那时候成亲不久,他离开了足足大半年。
      
      那人在崖底水潭中沐浴,上身□□,肌肉线条分明,身上还沾着或许哪个魔修的血。
      
      被她撞到后,明明知道她只是意外闯入,偏要说她是故意的。
      
      那一幕被她记在心里,很久都没忘记过。
      
      短暂的失神,宿月很快把注意力拽了回来。此时,这人手里还拿着刺栗果呢。
      
      如名字所见,刺栗,结出的果子与凡间的栗子十分相似。
      
      听说果子的口感也与栗子一样,并且有温养神魂之效,通常只有盛典上才有机会吃到,自然价值不菲。
      
      这位……莫名其妙闯进来摘了栗子,她要是没看见也就罢了,看见了当然不能让人就这么把果子带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