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苏苒之闭目观察着那边的动静,她现在感觉十分玄妙,好像天地都在自己胸中一样。
      
      然而一旦睁开眼,所有的景象都被混沌吞噬,她整个人又重归于黑暗。
      
      来回实验了几次后,苏苒之逐渐明白。
      “我现在就是闭眼可以看,睁眼看不了。这么说来,我之前九次眼睛灼痛不是病,是机缘!”
      
      难怪是九次,九为极数,量变积累会引发质变。
      
      “不过,现在是下雨天,我闭眼可见、睁眼混沌,也不知道雨停了我闭眼还能不能看到。”
      
      苏苒之正想着,就‘看’到那位管事跟着两位姑娘下山来。
      管事身上应该有修为,步伐轻快,两个姑娘则跟在他身后狂奔。
      
      这景象倒也奇葩。
      
      看样子,甩姑娘和舒玉姑娘应该给管事说了自己眼睛下雨就看不到了,所以他们才想尽快抓一个现形。
      
      苏苒之把剑收回鞘中,面对真正的修行之人,江湖上那点功夫是完全没用的。
      她也不想做无谓的挣扎。
      毕竟自己花里胡哨十几剑劈下,人家念个法诀就挡住了,还能把自己摔飞出去,简直太没面子。
      
      她算了下时间,距离夫君秦无从书院回来还有一个时辰,够自己应付管事的了。
      
      -
      
      管事带着两位姑娘不消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苏苒之家门口。
      
      不等苏苒之动作,房门直接被不明气浪打开。
      
      纵然苏苒之有心理准备,但心底还是暗暗羡慕,这就是修士的力量啊。
      神秘到让普通人找不到破解之法。
      
      甩姑娘鞭子还在树梢上呢,她一脸的痛恨:“陈管事,就是她,她一个半瞎,每到下雨天就懒散的休息,不干活!”
      舒玉姑娘演技更好,眼泪都快下来。
      “陈管事,您一定要明查,我们不过来找秦苏氏一起去做衣服,她就用剑指着我们的咽喉!要杀了我们啊!”
      
      苏苒之:“……”
      这白莲花……哦不,舒玉姑娘颠倒黑白的能力可真强。
      她要真想杀人的话,就算眼瞎,这两人也活不了。
      
      陈管事显然已经听这俩人哭诉过一遍了,现在没心情听第二次。
      他把目光放在了更为年少的苏苒之身上。
      
      相比于这俩哭哭啼啼的姑娘,苏苒之虽然年纪最小,但周身却好像带着一种让人不由自主安静、沉淀下来的力量。
      
      “秦苏氏?”
      
      苏苒之垂眸回答:“是,民女秦苏氏。”
      
      “你既身为外门弟子秦无妻子,为何不做工,只靠夫君养着?”
      在仙道门派中,女性的价值倒是得到了肯定。
      但要求也更加严苛。
      不像大安国倡导的女子生来就该相夫教子,仙道门派首先让你干活。想留在天问长,仅仅只是外门弟子的家眷可不行,干不好活,照样逐出去。
      
      陈管事眼眸精锐,等着苏苒之回答。
      苏苒之指尖紧绷着,纵然她现在可以‘看’到,但她也知道,自己若是回答不好,还是会被逐出去的。
      
      那位白莲舒玉姑娘此刻很巧妙的抽泣一声,显得自己很委屈。
      
      苏苒之酝酿着情绪,缓缓掀起眼帘,流露出一个更委屈的表情。
      既然你要白莲,那我只好当绿茶了!
      绿茶战士,苏苒之,请求出战!
      
      虽然她睁眼后看不见,但她可以装委屈!
      屋内其他三人只见那双极为好看的杏眸里掬着点点水意,说出来的话却很绿茶,哦不,很深明大义。
      
      “陈大人明鉴,实在是今日出力堂里没有我的活计,我上午在石板上练了字,下午在家给夫君缝衣服。若大人不信,可以去出力堂看我最近接的活计,绝没有让夫君养着。”
      
      苏苒之没有哭,但却委屈极了,她甚至瘪了瘪嘴,说:“成衣铺今日都没招人,也不知这两位姐姐说要邀请我去成衣铺做衣服是为何!”
      
      陈管事与苏苒之对视,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一介修士,居然看不出来这姑娘到底瞎没瞎。
      那双眼睛能追随着他的视线而动,灵动到他真的不觉得苏苒之是瞎子。
      
      两相比较,陈管事知道自己该信谁了。
      他怒气冲冲的一甩袖子,对着那两个姑娘说:“你们两个私闯天问府,污蔑本门弟子家眷,两罪并罚,去律堂领两年责罚!”
      
      律堂跟力堂不一样,律堂罚的都是苦活脏活。
      力堂是自己接活儿,还能赚评分去听课的那种。
      
      甩鞭姑娘要不是确定苏苒之瞎,哪敢去告状啊,这会儿她彻底慌了,赶紧跪下,说:“陈管事,您让她分辨颜色,她分不出来的!她那双眼睛只会伪装!她是真的瞎!”
      
      舒玉姑娘则直接哭出眼泪来:“陈大人,她真的瞎,她分不清颜色的……”
      
      苏苒之没哭,她只是低垂了眼帘,因为她年纪小,下巴尖尖,看起来让人情不自禁升起一种保护欲。
      “陈大人,我不知……不知两位姐姐为何要跟我过不去。既然两位姐姐这么说,那您尽管问便是,我绝不会让陈大人为难。”
      
      她这声音还保持了刚刚眼睛痛时候的沙哑和气音。简直就是绿茶中的战斗机。
      
      陈管事果然很是怜惜,他说:“不用问了!这两个恶妇诬告你,瞎没瞎我难道还看不出来?”
      
      舒玉和甩鞭姑娘神色大变,跪伏在地上,忙叫:“陈大人!”
      
      然而陈大人已经有了自己的判定,冷声问:“你们是等我送你们去律堂领罚吗?”
      说罢,转身撑伞走入雨中。
      
      苏苒之:“?”这就结束了,她还没演够啊。她真的可以在雨天‘看’到的啊!
      
      苏苒之叹了口气,直接把两人扫地出门:“两位,律堂右拐不送。”
      
      -
      
      那俩人骂骂咧咧的走后,苏苒之趁着雨还没停,心情大好的坐在门槛上,继续观察整个天问长。
      
      她不知道眼睛的变故是否跟自己的‘仙缘’有关。
      但雨中可以闭目视物无疑让苏苒之感觉自己没那么废了。
      
      苏苒之发现,用心‘看’跟天晴时用眼睛看,天问长的景象是不一样的。
      就拿明暗程度来说,现在雨势倾盆,天色晦暗,要是她不瞎,看的景物估计是昏暗的。
      
      但此刻,所有景物灰暗归灰暗,却清晰的不得了。
      如果非要解释,苏苒之套用上辈子学过的内容,那就是在photoshop中用了对比度和明度来调了一下周身景象。
      让阴暗分割的更为明显。
      
      苏苒之默默记下这个收获,然后继续观察。
      此刻,苏苒之还不知道,她将颠覆传统修仙的桎梏,踏上一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仙途。
      
      苏苒之现在唯一的打算,就是留在天问长,攒评分学一些外门弟子亲眷可以修习的简单术法。
      这样就算以后她跟秦无和离,下山后也有自己安身立命的手段。
      
      “只是,不知晓我这双眼睛,天晴后是个什么情况。”
      
      正想着,苏苒之‘看’到远处有人奔雨而来。
      是个熟悉的身影。
      
      她双眸紧闭,‘看’到男人穿着一身玄色长袍,长发束了一半在冠中,眉目清冷的像冰画一般。
      因为没有撑伞,也没有穿蓑衣,雨滴淋湿下,原本就常年看不到温度的脸此刻更像是凝结了一层寒霜。
      
      此时时刻,苏苒之脑海中蓦然出现了午休时梦到的那本书中对秦无的描写。
      ——风光霁月、高不可攀。
      
      确实,现在秦无还没真正踏入仙途,也还没展现出强横的天赋,便已经有了几分多年后仙君的风骨。
      
      不过,秦无仙君却并不是《大道仙途》一书的男主,反而因为天赋太过强横、容貌太过惊艳,从来都是此文男主的奋斗目标。
      男主修炼一个小等级,秦无就能修炼一个大等级……
      
      最后,秦无成了数百年来第一个白日飞升的。
      当然,秦无飞升后,其他人就不是男主的对手,他就……统一了整个大陆。
      
      原本以为故事到这里就能结束。哪想到秦无飞升后,居然被发现有魔族血统。
      为提防秦无魔化危害苍生,上天庭仙人们以多欺少,封锁了秦无修为,把他封印在初始世界。
      
      接下来就是秦无被封印折磨的痛不欲生,偶有魔气泄漏,男主带着女主和小弟们到处治理的事情。
      
      最后,男主因为治理有功,备受百姓爱戴,功德无量。多年来不见松动的关卡突然被功德冲破,白日飞升。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与男主有关的所有人都白日飞升,场面蔚为壮观。
      
      可能因为后续剧情让苏苒之太无力吐槽,她再一次回过神来时,秦无已经走到了屋檐下。
      他捏了一个‘炎火诀’,烘干周身头发和衣服。
      见妻子苏苒之还坐在原地发呆,秦无敲了敲窗棱,模仿出合油纸伞的声音。
      
      苏苒之猛的偏头,她没睁眼,秦无不知道自己的面容在妻子脑海中十分清晰。
      “你回来了。”她照旧说到。
      心里想的却是,原来这人也会怕她担心,假装自己带了伞。
      
      秦无见她脸色不好看,上前两步扶她起来。
      “恩,回屋。”
      
      秦无话少,苏苒之纵然有很多话想说,但说了三个月,她也着实没剩下什么可说的。
      只是依着秦无的力道起身。
      “今天有雨,你撑伞了吗?”这也是她惯例会问的,因为秦无不喜欢雨天,更不喜欢撑伞。苏苒之怕他还没修炼好,身体先不行了,于是每每都叮嘱他下雨要撑伞。
      
      秦无说:“撑伞了,在门口放着。”
      “哦。”
      
      “门槛,小心。”
      “屏风。”
      “床。”
      
      男人话少,但在照顾她瞎眼时期却绝不含糊。
      在她回屋后还给她也捏了一个炎火诀,烘干发丝和裙摆。
      
      “秦无,你昨日休沐,今日书院应当有课,不用管我的。”
      ‘看’着连捏两个法诀,唇色有些苍白的秦无,苏苒之打算晚上他煮一些补气血的汤。
      
      秦无却抿了抿唇,坐在她身边,眼帘低垂,小声说:“你还在生我气吗?”
      
      苏苒之平素能看到的时候,哪见过他这么可怜兮兮、做小伏低的样子,因此直接愣住了。
      她好像……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说自家夫君好看了。
      一时间,苏苒之感觉自己的审美观好像有点奇葩。
      
      秦无误以为她还在生气,从怀里掏出一物,放在苏苒之手心,哄她:“昨日逛街你看上的凤钗,我买回来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前期小可怜,后期表面高岭之花、实则占有欲极强仙君也来啦。
    *
    上一章红包已发,本章评论继续发红包啊,求大家多多评论啊,爱你们!~
    *
    感谢在2020-04-22 00:33:52~2020-04-28 17:55: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糊糊超好运 5个;在已、莘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亦池乐 99瓶;43747474 25瓶;清禾、捻安、北笙度、超强田 10瓶;玖玖玖玖玖 8瓶;农农的桑仔 7瓶;源晴酱 5瓶;咩咩咩⊙▽⊙ 4瓶;卡卡、西诺、云吖、烁柠 3瓶;昭昭.、在已、两仪 2瓶;43296282、朝暮、代号811、半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