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师尊、规矩与魔道 ...

  •   柳霁尘将于羡带回了几月峰。
      他做事很周全,房间早就收拾好了,里面的家具一应俱全。
      床上面铺着席子,松软蓬松的被子折好在一旁。
      柳霁尘多多少少有点强迫症,所有的东西都摆得整齐有序。
      于羡的性格跟他相反,随心所欲。他将柳霁尘让人给他送的衣服全部扔在了衣柜里面,要用的地方摆在床头,其余全部堆在了盒子里。起床以后,他会把被子推到一边,根本不会考虑去折整齐。
      既然晚上还要盖,为什么白天还要折?
      于羡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有问题。
      
      柳霁尘刚开始还不知道他那么邋遢。
      刚来的几天,柳霁尘没有理会他,让他随便活动,希望他可以早点适应在琼华重玄的日子。过了四五天,柳霁车觉得于羡适应得不错,吃嘛嘛香,一觉睡到大天亮。
      所以,他觉得他是时候教他一些规矩了。
      
      柳霁尘已经做好了决定,于是一大早就闯进了于羡的房间。
      他推门的时候,于羡正卷着被子,缩在了床上的一个角落。
      锁定了主要目标以后,柳霁尘环视房间一圈,他收拾得好好的屋子,现在乱成了一团。
      明亮的眼睛一眯,柳霁尘现在的表情看起来不是一般的阴沉,若是其他人不知道,说这位修道者是在准备斩杀妖魔,恐怕也没有人怀疑。
      携带一身杀气的修真者悄悄走到床前,靠近了某一位穷凶恶极的灭世者。
      于羡在睡梦中一滚,正好转身,停在了柳霁尘的面前。
      他长得确实清秀,如果不说话,算得上叫人心悦神怡。
      
      但是只要一张口……
      感受到了视线,于羡的眼睫毛一颤,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过于美丽,柳霁尘有些恍惚。
      于羡看到了面前的人,清了清喉咙,尝试说话,“要……”
      “嗯?”柳霁尘耐心听他说话。
      于羡继续说:“要吃午饭了吗?”
      
      “哼。”柳霁尘闻言,冷笑,然后伸出手,握住了于羡身下的被子,随后,用力一扯。
      被子被拉开,于羡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他立马爬坐起来,有气无力地看着柳霁尘。
      柳霁尘将被子扔回他的腿上,“起来,我该教你些东西了。”
      于羡抱住被子,挡住自己瘦弱的身体。
      柳霁尘无视于羡,开始在他的房间里面收拾东西,“你一个人是怎么在这个房间折腾的?为什么不过三四日的时间,这里就变得像狗窝一样?”
      看柳霁尘没有离开的意思,于羡干脆放开被子,蹦下床,来到衣柜的前面。他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全部堆积在了一起,他抽出了其中一套,然后开始换衣服。
      小孩还没有睡醒,系带子的手扭了几次,都没有成功系好。
      
      在一旁瞄于羡的柳霁尘忍无可忍,他跑到于羡的面前,拍开他的手,然后帮他将衣带系好。
      “多谢。”于羡穿完了里衣,接着抽出了中衣,动作慢吞吞。
      柳霁尘看不过眼,又抢过他手里的衣服,帮他穿上。
      于羡理所当然地微抬着头,眼睛眨了几下,眼睫毛颤来颤去。他伸长手,任由柳霁尘摆弄他。
      他做了几年的魔灵域的域主,众妖魔的老大哥,平常根本就没有人敢叫他起床。而且他也不习惯这里的人穿着层层叠叠的衣服,平常都只穿两层。他甚至还试过自己制造短袖和短裤,出门的时候加套一层外袍。
      又方便又凉爽,相当于在短袖短裤的外面套了防晒衣。
      唯一缺点是,魔灵域经常大风。
      风大了就会掀开外面的大袍,露出他光秃秃的小腿。
      正道的人见到他那副模样,女修道者们尖叫连连,男修道者们骂他不要脸。
      只有他的狗腿手下,觉得他放荡不羁、与众不同。
      
      穿完中衣,还有外衣。
      于羡苦不堪言,“柳霁尘,这衣服太重了。”
      柳霁尘的眼珠子往上转,瞄了他一眼,他没有立马反驳他的话。
      “好了,穿好了。”柳霁尘最后将他的衣襟合拢。
      于羡差点一口气没有提上来。
      “今天,我勉强再帮你收拾房间,之后你要自己打扫,知道了吗?”柳霁尘的手还抓在他的衣襟上。
      于羡说:“我觉得这个房间的样子很正常。”
      柳霁尘就猜到他会说这样的话,抓住他衣襟的手用力,差点要把于羡给提起来。“你以后要收拾屋子,明白吗?”
      于羡害怕自己会被他勒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答应了再说。“我保证。”
      柳霁尘这才放开了手。
      于羡稍微拉开了衣襟,他觉得呼吸困难。
      柳霁尘看到他的动作,立刻伸手,再把他的衣服合拢紧实。
      于羡:“……”他妥协了。
      
      柳霁尘经常穿的一套衣服搭配是,红色的中衣作为装饰色,白色的外袍套在外面,显得整个人仙气飘飘又鲜活明亮。
      于羡穿的是琼华重玄所有弟子统一的服装,灰蒙蒙的青色长袍,让于羡怀疑自己下一瞬间就会支起帐篷去算命。
      帮于羡穿好衣服,柳霁尘顺手帮他挽发。发簪夹在手指中间,柳霁尘抓起于羡的头发。“你有两缕长长的白发。”少年人稚嫩的面貌与这白发格格不入。
      “这也许是设置好的萌点吧。”于羡这么觉得。
      将他的头发挽起来,柳霁尘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于羡换了一种说法,“少年白头,我一定有很多忧思。”
      “吃饭可以吃两碗,睡觉可以睡一天的饭桶加猪崽,我可看不出你平常有什么需要忧心的地方。”玉簪落发,柳霁尘满意地松手,看着面前的少年。
      他果然长得可爱。
      
      于羡说:“我既然当了你的徒弟,我下一步就要忧心关于我师娘的问题了。”
      柳霁尘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衣服,“你是来修仙,不是来给我扯红线。”
      于羡也想专注修仙事业。
      
      柳霁尘牵着于羡的手,来到了大厅。
      几月峰从前只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所以房子不大。
      柳霁尘放开于羡的手,坐在自己惯用的位置上。
      于羡站在他的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后脑勺的头发,迷茫地看着柳霁尘。
      柳霁尘说:“我教你第一件事,从今天开始,不许没大没小,不许叫我的名字,要唤我师尊。”
      于羡说:“可是我们还没有正式拜师、入门。”
      柳霁尘看了他一眼,然后说:“把桌子上的茶递给我。”
      于羡立刻迈开自己的小短腿,拿起桌上的茶杯,双手递给柳霁尘。
      柳霁尘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随后搁下。“仪式就这样过了。”
      于羡无语,“就这样过了?”
      柳霁尘点头,“不然,你还想要怎么样?”他说,“拜师仪式是自己峰门的事情,我们峰门,就你和我,人已经齐了。”
      其余峰门的弟子入室仪式确实庄重又繁礼多仪,不过那是因为他们人多,随便凑齐二十来个人装饰一下现场,然后大家围着鼓鼓掌,那都是很热闹的场景。他们两个人,难道要他一个人装饰,然后自己鼓掌欢迎于羡进场,再自己坐在位置上等于羡跪下献茶吗?
      想象了一下那样的场景,柳霁尘一贯无情无欲的眼睛,有点无神了。
      
      于羡闻言,脑补了一些柳霁尘的心里想法,他心疼地伸出手,摸了摸柳霁尘的脑袋。
      他倒霉的主角儿子,肯定是被欺负了,连点热闹都没有。
      “我不会嫌弃你的。”于羡的眼睛亮晶晶。
      小小的、温暖的手摸着自己的头发,柳霁尘忍不住蹭了一下他的手,只是蹭了一下,他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立刻皱眉,闪开了于羡的手。
      
      于羡丝毫不察,他端起柳霁尘刚刚放下的那杯茶,也喝了一口,随后放下。“行吧,我以后就是你的徒弟了。”说完,他蹦上了隔壁的椅子。
      柳霁尘张开嘴巴,本来是想要说话,可是他想了想,又闭嘴了。
      于羡刚起床,觉得喉咙有点咳,于是又端起那杯茶,再喝一口。
      “拜兄弟才喝一杯酒。”柳霁尘用比较委婉的说法来表示自己的想法。
      虽然拜师仪式是随便了一点,但是他仍然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作为师尊的尊重。
      于羡手一张,身体一瘫,随时会在在椅子上睡着的模样。“你是我的师尊,我知道这件事情。”他换话换得很快。“但是我又渴又饿。”
      “食堂的人有送早餐上来,但是你太晚起床了,现在早餐已经凉了。”柳霁尘第一次遇上这种类型的人,有点不知所措,“你要不要去食堂找点东西吃?”
      于羡叹气。“那好吧。”
      他以前都是想要吃什么,他的狗腿手下立刻就端上来的。
      不想还好,一想起来,他还真的有一点想念自己的狗腿手下们。
      
      于羡叹气。
      柳霁尘不知道他今年多少岁,但是他的外表看起来太小了。小小的人,学着大人的模样叹气,滑稽。
      柳霁尘咳嗽一声,“我叫你起床不是让你吃东西的,我必须要教你一些规矩了。”他的语气徒然变得严肃。
      于羡没有说话,他默默坐直,想要显得自己比较正经。
      “你每天都睡太晚了。”柳霁尘抱怨。
      他们修妖魔道道,最重要就是随心所欲。
      
      “你要克制,严格要求自己。”柳霁尘要求,“以后卯时就给我起床,然后去跑步,锻炼体力和心志。一个时辰以后回来,我会让人准备好早饭。吃完早饭以后就研读书籍,学习理论知识。下午实操,晚上复习。”
      按照小说中的设定,于羡一开始是听话且严格律己的人设。
      萧明旭说,虽然他的任务是搞清楚柳霁尘的官配是谁,不严格要求他走剧情,但是他最好还是不要太过于偏离自己的人设和故事剧情,否则的话,剧情的一个环节改变,可能会导致柳霁尘与官配在该相遇的时候没有相遇,该心意相通的时候形同陌路。
      想到他萧明旭的嘱咐,于羡艰难地张开嘴巴。他的心里不情不愿,还要装作开心的样子,“我晓得了。”
      “其次,注意礼貌。”柳霁尘从虚空中变出了一条戒尺,轻轻地拍了拍于羡的手掌。“你太不尊师重道了。”
      “我知道了,师尊。”于羡能屈能伸。
      柳霁尘还算满意地点头,“资质虽然差了一点,但是胜在孺子可教。”
      
      于羡不太开心,“你怎么知道我的资质差?”
      “我一开始担心你是魔灵域的妖魔,所以让师伯去窥视你的识神,自然也去看了一下你的资质。”柳霁尘看向于羡,为了不伤害他的自尊心和积极性,他尽量委婉地说出他们观察出来的结果。“你的资质一般。”
      于羡记得在书里面,柳霁尘也是这么对他说的,你的资质一般。
      “但是古往今来,以勤劳和命格来突破修为上限的人也是有的。”柳霁尘先抚慰一下他的心灵,“我们峰门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多,你可以一心一意修行。而且我们峰门不拘一格,也许你以后会找到更适合你的路,丹修,或者是驾驭妖魔妖兽……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法子,只要你有毅力。”
      
      于羡对于柳霁尘说的话深以为然,因为他知道他自己确实在某一天找到了突破自己极限的办法。
      入魔。
      但是堕入妖魔道,就是与整个正道为敌。
      所以在书里面,当柳霁尘收了这个徒弟以后,加重强调。你可以用一切办法来修行,除了与妖魔为伍。
      于羡在等他说这句话。
      因为这句话简直就是这本书的最大flag,不好好听都对不起作者大人。
      
      柳霁尘说:“我话到此。”
      “嗯?”于羡还没有听到那句flag名言呢?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听不明白吗?“柳霁尘叹气,“资质不是唯一的局限,但是智商可能是。”
      “我当然听明白了!”他在看不起谁呀。
      柳霁尘听到他突然变高的声调,突然笑了,他摸着调戏成功的小孩的头顶,然后告诉他,“自己去食堂找吃的吧,今天我就先放过你了,明天给我早起。”
      “好。”于羡愣愣的。
      
      柳霁尘站了起来,“我要去观星台一趟,你自便吧,这里一切东西都是你和我的了。”
      于羡还坐在椅子上,看着柳霁尘背着手,背脊挺直,大步流星走开。
      “师尊。”于羡忍不住喊住他。
      “嗯?”柳霁尘回头,如玉的脸庞在晨光的照耀下泛着光亮。
      于羡说:“我为了突破瓶颈可以用任何手段吗?”他尝试着套话,“包括堕入妖魔道?”
      柳霁尘闻言,并未勃然大怒。他只是笑了笑,张开嘴巴,“嗯,你可以。”
      于羡心惊。
      
      “但是妖魔道处处都是危险与陷阱,一个不慎就会被吞噬意志,沦为妖魔道的祭品。再你有幸熬过去,我也怕你人一不在魔灵域,就被正道的人杀死。”柳霁尘眯起眼睛,抬高下巴,露出促狭的笑。“你要是要做,就聪明一点,千万不要让人抓到了小辫子。”
      于羡瞠目结舌。
      “为师走了。”柳霁尘转回头,挥挥手,御剑离去。
      于羡在后面,赶紧跑出去,目送他飞上天空。
      
      柳霁尘说的话,怎么跟他印象中的人设有出入?

  • 作者有话要说:  于羡的名字……
    有人试过倒过来念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