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山下、妖魔与猪崽 ...

  •   柳霁尘说:“不,我不需要别人留在我的身边。”
      于羡说:“你再想想。”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啊。
      柳霁尘说:“真的不需要。”
      于羡说:“我给你做徒弟嘛。”
      柳霁尘说:“谢了,不必。”
      于羡再一次扑到他的怀里,柳霁尘已经看穿了他这一套动作了,干脆利落地就避开了。于羡的动作落空,愣在了原地。
      不对啊,他应该是很顺利地成为柳霁尘的徒弟的才对呀。
      为什么顺利来着?
      好像是因为……
      
      “师叔!出事了!”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少年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观星台那边出事了!”
      刘语容皱眉,随后立刻离开了这个地方。
      柳霁尘下意识地跟了上去,于羡见状,立刻去扯住他的腿。柳霁尘叹了一口气,然后蹲下身,将于羡抱起来,带着他跑了出去。
      
      他们御剑而行,顺着山峰而上。落地之后,于羡看清楚了面前的场面,被吓了一大跳。
      一堆白衣飘飘的人立于悬崖之上,高空吹上来的风让他们衣袂使劲往后飘,他们全部人手持长剑,直指天空。
      天空一片浑浊,乌云涌动,遮天蔽日。
      修道人将法力抖凝聚在剑上,直指上天。
      云被劈开,渐露端倪。
      紧接着,黑云翻动,云化成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狰狞怪兽,他们呲牙裂嘴,冲着如蝼蚁一般的凡人吼叫。他们甚至想要跑下来,但是剑尖凝聚出来的气体形成一道屏障,将它们全部都打了回去。
      “妖魔,滚回魔灵域!”带头的有长长的胡须的中年人怒吼。
      “吾主已经降世!”魔物嚣张地看着他们的人,金色的瞳孔射出凶狠的光。“我们迟早会回来的!到那一天,我们必将把你们生吞活剥!”
      它说完这句话,所有凝聚起来的光芒立刻将所有的乌云吞噬。
      魔物消失,太阳的光从厚厚的云层中挤了出来。
      光回大地。
      
      文成睿一脸阴霾,然后瞪向来人。
      抱着于羡的柳霁尘。
      “我记得你跟七师弟带着七十五个人一起去魔灵域,死了七十六个人,才换回你说的所谓灭世者的头颅。”
      “我确实杀了魔灵域的主人,当代灭世者,连素春。”柳霁尘光明磊落,“以灭世者的人头为证。”
      琼华重玄最高峰上,有一观星台,可观天下走向。两年前,观世者看到有可以毁灭这个世界的魔物出生了,而且就躲在魔灵域。灭世者生来的命运就是掌握魔灵域,然后带着所有的魔物将这个世间踏平。到时候,人间变成刀山火海,凡人消失,魔物重回大地。
      众道商议,并且经过层层消息,他们确实在魔灵域找到了所谓的主人。于是乎,由琼华重玄牵头,众道凑齐七十七人的降魔队伍,一起打进了魔灵域。
      他们都在大战中死去,唯一活下来的柳霁尘不负众望,割杀了魔灵域的主人。
      在场的人里面,只有于羡知道,所谓灭世者在魔灵域,指的并不是现任主人,而是诞生了的他。
      
      文成睿看着柳霁尘,眼里满是怒火。他本来就讨厌自己的小师弟陈达夫,连带着,也讨厌他小师弟的唯一亲传徒弟。最重要的是,全部人都死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他实在是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跟魔灵域的怪物做了什么约定?
      柳霁尘被质疑,无悲无喜,只是重复自己的话,“我确实按照你们的吩咐,杀了魔灵域的主人。”
      文成睿拔剑向着柳霁尘。
      于羡被柳霁尘抱在怀里,文成睿这一指,先指向了他的喉咙。于羡被吓了一跳,像是炸毛的猫一样。“你们是不是搞错人了?”
      
      “你是谁?”文成睿现在才发现了他的存在。
      于羡看他还不放下剑,慌得拼命抓柳霁尘的后背。
      柳霁尘沉默,他不喜欢撒谎,但是也不会傻到在现在这样的场景下告诉他们,这个孩子是他从魔灵域捡回来的。
      
      “师尊,师尊,呜呜呜。”于羡求救。
      柳霁尘挑眉,他什么时候答应要当他的师尊了。
      他像是叫魂一样,文成睿被他吼得烦了,干脆将剑晃了一下,继续吓唬他。
      于羡急疯了,继续吐槽,“你们确定死去的那个人就是什么灭世者吗?”
      “当然,我们千辛万苦才查到,连素春就是魔灵域的主人。”
      “你们查到的是连素春是魔灵域的主人,你们确定的是灭世者会是魔灵域的主人,并不是查到连素春就是灭世者。”两者并不一样。
      他的逻辑太优秀了,众人都愣了一下。
      
      于羡觉得他们没有听懂,“现在的主人,或者将来的主人,你们连第一个点都没有确定,就导出了结果。”
      他们渐渐明白过来了。
      于羡扒拉着柳霁尘。
      柳霁尘看了他一眼,然后脚尖往后一点,飘离开来,让那把剑远离于羡。
      于羡抱着柳霁尘的脖子,没有了生命的威胁以后,他大声朝着文成睿开嘲讽,“以后调查清楚了,再叫人行动吧。免得劳民伤财,还没有一点成果。”
      柳霁尘的脚落地,他本来想拉开距离以后,再跟文成睿好好谈话的,结果,因为于羡没大没小地说了那么一番话,他的脚干脆继续往后飘,飘着飘着,下山了。
      
      柳霁尘将于羡带回了自己的住所。
      他跟于羡面对面坐着,他看着翘脚的于羡,看一眼,叹一口气,再看一眼,再叹一口气。
      于羡说:“我对你是很满意,你呢?”
      “不太满意。”柳霁尘说实话。
      “哼。”于羡哼笑。
      于羡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柳霁尘当场给他收拾了包袱,里面装有衣服、钱财和食物,然后找了一个外门弟子,将他送下山。
      “你的资质太差了。”柳霁尘说实话,“根本不适合修道,下山去,我让他们给你找了个好人家,好好学习,争取长大以后考科举吧。”
      于羡抬头看着柳霁尘,眼泪汪汪。
      剧本不是这样子的。
      你应该要求着我成为你的徒弟的。
      “走吧,走吧。”柳霁尘像是赶小鸡一样赶于羡走了。
      于羡一步三回头,最后,带他下山的弟子忍无可忍,将他扛了起来,搬下山。
      他将于羡送到了山下一家算是富裕的家庭里面,里面有一对老夫妻,无女无子,一生行善积德。山上的琼华重玄给他们送来了孩子,他们感恩不已,并且决定要把于羡培养成一个国家栋梁。
      
      在他们决定将于羡培养成国家栋梁的那一天,夜晚星空明亮,在凡间平静地上演了最凶的天象。荧惑在心宿发生了运动方向的改变,由顺行变成了逆行,并且在心宿停留了一段时间。
      这种现象叫做荧惑守心,极凶之兆。
      天将不仁,降大难于人间。
      人世间的司天监观测到了这样的现象,战战兢兢,让人唤醒在睡梦中的皇帝,诚惶诚恐地报告情况。皇帝闻说荧惑守心现象出现,夜不能寐,第二天醒来立马准备拜祭天地。
      而修真界,众道肃然。
      灾星降世,灭世者出生。
      之前灭世者被藏在魔灵域,人世界不能洞察。现在,灭世者走向了世间,所以天地异变。
      
      琼华重玄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异象,文成睿迅速写了几十封告急信,由门下弟子御剑送去各门各派。
      也是同一天,琼华重玄启动紧急方案,因为灭世危机,各峰门需要留下一个足以成为继承人的弟子,以防本峰的道法失传。
      这一个法案的启动,为难了只有一个人生活在几月峰的柳霁尘。
      桌面上放着一荤一素一汤,搁着一个碗一双筷子。
      刘语容是过来通知他的,"你必须收一个徒弟。"
      柳霁尘的脸上写满了为难,"我不适合当别人的师父。"
      "这是紧急法案,不管你是适合还是不适合,总之需要找一个徒弟。"刘语容好心说,"我有十来个徒弟,每个徒弟手下也有十来个弟子。你可以去挑一个。"
      柳霁尘闭上了眼睛。
      他跟剑戎峰的弟子格格不入,"他们都太聒噪了。"
      刘语容才不理会他太多,"不管是谁都行,你必须收一个徒弟,话我带到了,再见。"说完,刘语容提着裙子,大步流星走开。
      柳霁尘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始收拾桌面。
      既然一定要收一个徒弟,那这次就找个可爱一点的吧。
      
      在平凡的城镇,人们只是生活着,活着的活着,死去了的躺着。
      夫子教授知识,学生认真上课。
      于羡很聪明。
      入学短短时间,就让教书的夫子惊为天人。
      “你一定能中状元!当大官!为江山社稷出一份力!”夫子激动地握住于羡的肩膀。“我教书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你这般的天才!”
      于羡也很激动,他一个成年大学生混在初中生中,怎么可能不出色呢!
      “夫子!我会加油的!”
      “噢!”
      教室的某个角落,有两簇熊熊的火焰燃烧着。
      
      教室的某扇窗被拉开,本来被遮挡了的阳光有了通道,立刻涌着泄了进来。夕阳的光泛黄,一个俊美的男人站在窗边,半张脸隐于窗外,半张脸显于阴影之中,他棕色的眼睛看向了在交谈的夫子和学生,面无表情。
      柳霁尘的答案就是这样。
      这个小子,还算是可爱。
      
      “老师,我要回去吃饭了。”于羡摸了摸肚子。
      老师欢送他,“明天见。”
      于羡朝他摆了摆手,随后夹着自己的课本,欢乐地离开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于羡夹着一本书,中途遇到了村庄里的人养的一群鸭,他冲着鸭群快速冲了过去,将它们吓得展开翅膀瞎扑簌。
      “哈哈哈。”他发出了恶魔一般的狂笑声。
      路边有树丛,他折了一根细小的树枝,将树枝当成了锋锐的宝剑,于羡划弄了几下。他的武器唤做损魔鞭,是一条软鞭。为什么反派是用鞭子,于羡感受到作者的恶意。他并不是想要吐槽作者鬼畜的爱好,而是想要抱怨。在于羡没有发现自己的武器之前,他一直在琼华重玄苦苦练剑。
      他天生不适合正派修道者的心法和法术,也不适合练剑。
      于是于羡几年来的人生都是苦涩的,因为自己平庸到无话可说的资质。
      但是当他从自己的体内抽出损魔鞭以后,战斗值直线上升。
      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于羡拿着树枝,漂亮地挽了一个剑花。他一边玩,一边回家。到走到了家门的时候,立刻将树枝扔掉,欢欣鼓舞地进门吃饭去了。
      收养他的夫妻,自然不会想到,自己面前的是这个世界的灭世者,而且里面还装着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成年人灵魂。他们夹着最大块的肉给他,让他好好吃,好好长大。
      于羡感谢一番,然后心安理得地啃肉。
      
      “小羡儿。”夫人提醒一句,“今晚我给你一个护身符,你好好戴着,然后今晚早点睡觉,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起来,继续躺着,闭着眼睛。”她说。
      “为什么?”于羡好奇。
      “不为什么。”她摸着于羡的脑袋,笑着说:“你只要躺好就可以了。”
      于羡想了想,没有想明白,最后只能笑着,然后大大地点了一个头。
      “好孩子,吃多点。”夫人看他如此乖巧,笑得见牙不见眼,几乎要将碟子里面的所有菜肴都倒进头的碗里来。“吃多点,长胖点。”她的愿望是这个。
      老爷在旁边乐呵呵地笑,“好宰一点,肉鲜美一点。”
      于羡的手顿了一下。
      “哎呀,你把小孩当小猪崽呢,笨蛋老头子。”夫人用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唇,直笑个不停,鲜红的红唇张开。
      “呵呵。”于羡跟着笑了,看起来挺没心没肺的。
      
      夜晚很快就到了,于羡洗好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清爽的味道。夫人来收走热水,然后按照诺言,给了于羡一个护身符。“早点睡,孩子。”夫人亲了一口他的额头。
      于羡的表情略为害羞。
      夫人体贴地替他关门,然后出去了。
      于羡在她走后,慢慢吹熄蜡烛,然后爬上床。
      外面的月光明亮,他可以看到,本来早就该离开了夫人现在还站在窗外。她以为自己躲得很好,却不知道,因为月亮的方位的原因,她的影子大大地投在了窗户上。外面的月亮明亮,让人恍惚一瞬间以为是骄阳。
      极度的光与影子的黑成了对比。
      她看着于羡躺下以后,这才慢慢走开。
      于羡躺在床上,手里攥着那个护身符,紧张地吞了一口口水。
      
      妈的!琼华重玄那一群智障!
      他们把他送到了两只妖魔的老巢。
      他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劲了,那么富裕的人家,怎么可能现在还没有收留过小孩。抱着这个疑问,于羡去打探了一番。他那时候才知道,这家人收留过很多像他一样的孤儿,但是,他们收养的小孩总会死于非命。
      被水淹死然后冲进了河流、玩火自焚、迷路进深山老林,再也没有回来过、被拐跑……
      各种各样的失踪方式,从未留下过尸体。
      于羡觉得不太对劲,然后有一天趁着太阳最猛烈的时候,在院子里面玩泥沙。挖土挖到某种深度,他发现土里面埋满了人的骨头。
      他的养父母在白天,尽量不会走到烈日下。
      综上所述,这是两只伪装成人的妖魔,而且成功了很多年了,法力应该不俗。
      
      于羡三番两次想要逃跑,但是他的脚才刚一离开既定的方向,他的养父母就会双双手握手,站在阴影下看着他笑。
      笑容瘆人。
      
      妈的!琼华重玄那一群智障!
      于羡重复辱骂他们。
      
      他手里的自然也不是什么护身符,而是散发出浓烈肉味的纸张,给那两个妖魔定位用的,他们要一口就咬到他。
      于羡握着符纸,心惊肉跳。
      他还没有帮柳霁尘组建后宫,帮他走上人生的巅峰,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
      夜半,乌鸦鸣叫。
      两个黄鼠狼头、人身的怪物静悄悄地来到了一扇门前。
      
      他们打开门,无声无息,只有影子投落在地板上。
      他们的指甲长得可怕,约有普通人手掌那么长。他们相互对视一眼,然后走到了床前。
      床上的人散发出他们喜欢的肉味。
      比较让人可惜的是,小孩蒙着头睡觉了,大概是因为听了他们的吩咐,为了不被吵醒,所以才这样睡着。
      太可惜了,他们还想吸一下童男之气。
      不过,只要吞进去一样补。
      于羡是他们收养的小孩子里面最能吃,而且最开朗的一个。那样的小孩,肉质一定非常鲜美。
      他们两个抬高了手,然后将指甲插进被子里面去。第一个动作落下,他们立刻扑了上去,用牙齿撕咬里面的人。
      但是他们咬着咬着,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吃了一口的棉花。
      愣住了的两只妖怪将被子掀开。
      被子里面没有人,那张符纸被放置在棉被的里面。
      
      “被发现了!”
      “快追!”
      两只妖魔一起追了出去。
      只有禽兽才能拥有的脚丫子远离自己的眼前,趴在床下,紧紧捂住自己嘴巴的于羡松了一口气。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休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