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姜照皊迈步往室内走去。
      
      刚跨过殿门就怔了怔,她设想过很多,独独缺了现下这一条。
      
      康熙薄唇轻抿,一脸认真地捧着手中的书,听到她进来的脚步声,头也没抬,只招了招手。
      
      端的正经。
      
      款款上前,见康熙随手扔给她一本书,这样的发展,她就有些看不懂了。
      
      邻近黄昏,将她召唤过来,不提沐浴更衣,两人纯洁无比的挨着看书。
      
      这样也好,不用勉强自己。
      
      手中的书显然是康熙常读的,边角已经磨毛,上面认真的写着备注。
      
      晦涩难懂。
      
      时政之类的书,原本就难读,更别提是古文,和她的阅读习惯不同。
      
      姜照皊抓住机会,认真的读,毕竟看皇帝看过的书这个机会非常难得,但凡从里头学到一点,就受用无穷。
      
      她刚开始还连蒙带猜,慢慢的倒是能看进去一点。毕竟又是豆腐又是灵泉,不光能提升体能,对于智商也有帮助。
      
      不说过目不忘智商超群,却也差不得什么了。
      
      她刚开始还担心康熙会叫她,后来发现,对方比她还认真,只留给她低垂的眉眼,和线条凌厉的下颌角。
      
      夜色越来越浓重,不知何时起,宫人已经点了灯,晕黄的光芒笼罩,让康熙那冷凝的眉眼也显出几分温柔。
      
      姜照皊偷闲看了一眼,转而就接着看书,康熙不过是个工具人,又不是大腹便便,形象猥琐,反而还吃用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一堆人围着伺候他,收拾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瞧着舒爽。
      
      等她再回神,就见康熙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姜照皊心中登时一紧,乖巧请安:“翊坤宫姜氏请皇上安,皇上万福金安。”
      
      她面上笑容清浅,眸光流转,唇角勾起的弧度和婉极了。
      
      “不累?”康熙冷嘲。
      
      姜照皊登时一噎,假假的笑了笑,没说话,她现在有点拿不准这个度,打算静观其变。
      
      对于康熙来说,她不过可有可无的消遣。
      
      但在她这里,和康熙前期相处的基调,基本上就定下以后她如何行事,故而要小心仔细些。
      
      康熙视线在她身上扫了扫,看她还穿着半旧衣裳,便没忍住挑了挑眉,用眼神示意。
      
      如果梁九功办事尚稳妥,那东偏殿的衣柜里头,定然是塞满了锦衣的。
      
      说起这个,姜照皊一点都不心虚,笑吟吟地开口:“人不如新衣不如旧,旧衣裳穿着妥帖。”
      
      康熙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长进了。”
      
      知道话不能直说,转弯抹角的来说,偏偏还是克制不住脾气,还是带着刺。
      
      鲜活气十足。
      
      “就如皇上爱旧人呐。”姜照皊随口又接了一句,顺手替康熙整理着书桌上散乱的书籍,一边絮絮叨叨地念:“您这天黑看什么书,看看嫔妾呀,秀色可餐不比熬眼睛强。。”
      
      康熙没忍住笑出来,捏了捏鼻子,声音软了几分:“行了,你且消停些。”
      
      见他表情和缓,姜照皊心里松了一口气,打从见面起,这人就板着一张脸,眉毛皱成川字,一副朕不高兴的样子。
      
      “好的吧。”姜照皊抿着嘴笑。
      
      这么闹一闹,两人之间略微有些紧绷的气氛就消散些许。
      
      康熙倒有心说起旁的来:“东偏殿有不喜欢的,尽管禀上来,趁着还没住惯,先换了。”
      
      她想要沙发电视,康熙也弄不来。
      
      “都挺好,梁总管办事妥帖。”她随口道。
      
      ……
      
      说了几句,两人又无话,康熙的生活不是妃嫔能过问的,他的政事那更是提都不能提,万一犯了忌讳,她何苦来哉。
      
      “你这嗓子好,可会唱曲?”康熙问。
      
      她的声音是真好听,不是传统的奶甜声,倒带点沙沙的感觉,寻常夸人声音好听,那都是黄莺出谷清脆悦耳,她这倒是一点都不沾边。
      
      可就是好听,明明说话再正经不过,偏偏听起来从心底生出酥麻来。
      
      “咳咳。”姜照皊清了清嗓子,给康熙一个你别后悔的眼神,便开腔了:“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这一句结束,康熙没忍住叫了停。
      
      声音还是好听的,可每一个字,都落在他想不到的调上。
      
      看着姜照皊略微带着期待的眼神,他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听。”他艰难开口。
      
      见对方兴致勃勃,还要继续唱,他赶紧拦了:“你是主子,唱曲不好,随意哼两句便罢了。”
      
      姜照皊鼓着脸颊,略带着可怜巴巴地问他:“那嫔妾就唱给您听,好不好?”
      
      魔鬼。
      
      他面无表情的想,唱给谁都成,就是不能唱给朕,他的耳朵,受不了这个委屈。
      
      “饿不饿?”康熙索性转移话题。
      
      “饿。”她回。
      
      姜照皊是真的饿了,用晚膳的时候,奴才们担心侍寝的时候,她要解手之类的不雅,一个劲的拦着她吃,差点连冒死直谏都出来了。
      
      康熙拍了拍手,梁九功的身影就越来越近。
      
      “传膳。”
      
      短短两个字,包含了不少信息,姜照皊眸色深了深,看来近期愁心事仍然不少,要不然不会连晚膳都没吃。
      
      可这大猪蹄子也太坏了,这样心情不好叫了她来,万一捅了马蜂窝,她何其无辜。
      
      她第一次看到皇上用膳,确实气派极了,三米长的桌子摆的满满当当。上面许多菜品她见都没见过,散发着好闻的味道。
      
      康熙见她面上不动声色,却没忍住吞了吞口水,便大发慈悲:“来吃吧。”
      
      她面前摆着一道观音虾仁,炒香的铁观音周围摆着一圈白白的虾仁,瞧着就好吃。
      
      以茶入味,茶的清香回甘和虾的软弹结合,她清了清嗓子,期待的看向康熙。
      
      对方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偏偏恶趣味的开口:“呶,给朕布菜。”
      
      过分。
      
      姜照皊鼓着脸颊,依依不舍的起身,正打算立在康熙身侧布菜,就见他慢条斯理地自己伸了筷子。
      
      就是消遣她的,这么一闹,她心里也放松了,笑吟吟地吃用着。
      
      等两人吃了个肚饱,也不见桌上膳食下去一星半点,跟着他吃,就要接受三筷子的规矩。
      
      不管多好吃,只要吃过三筷头,立马被布菜宫女调换的远远的,够都够不着那种。
      
      等用过膳,夜已经深了,她瞧了一眼座钟,已经八点多了,若是在冷宫,她这会儿正躺在漆黑一片的屋里,闭着眼睛培养睡眠。
      
      可怜。
      
      康熙起身,往外走去,姜照皊想了想,便跟在后头。
      
      他很瘦,宽大的锦衣罩在身上,偶尔吹来一阵风,甚至能看到细细的腰身。
      
      ……
      
      粗粗估摸着,跟她也不相上下了。
      
      “月亮很圆。”她没话找话。
      
      谁知道康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日他在东苑瞧见她,就是月圆之夜。
      
      两人溜溜达达在乾清宫院内晃悠着消食,姜照皊跟在他身后,漫无目的的发着呆。
      
      康熙身量颀长,步子迈的也大,她要小跑着才跟得上。
      
      “回吧。”他眼神中带着意味不明笑意,看着她笑。
      
      在姜照皊看来,这是属于大尾巴狼的笑意,满满都是不怀好意。
      
      乾清宫后院有浴池,汉白玉铺地,四周是雕栏玉砌,浴池中间蒸腾着云雾,缭绕着室内如同仙境。
      
      上面甚至还撒了许多花瓣,带来阵阵幽香。
      
      她慕了。
      
      想想在冷宫的时候,她那个小破盆子,小破浴巾,简直不能比。
      
      就算在翊坤宫,那也是浴桶,和这浴池简直不能比。
      
      “下去洗吧。”康熙意味深长的开口。
      
      姜照皊:……
      
      怎么当着一个陌生男人的面宽衣解带,这真的非常重要勇气。在她闭了闭眼做自我安慰的时候,就听似笑非笑的低沉嗓音响起:“竟晓得害羞了,难得。”
      
      衣料摩擦的声音特别明显,姜照皊偷偷睁开眼,就见康熙已经脱掉外衫,只留下明黄的亵裤。
      
      她想象中细弱无力的腰不存在,细如想象中细,可看着强韧有力,几块腹肌特别明显,甚至能看到肚腹间的青筋。
      
      青筋所通之处……
      
      她猛地烧红了脸,不敢再往下想,只闭着眼脱衣裳,都是弓马娴熟的人了,这般羞涩扭捏可不像话。
      
      康熙轻笑一声,看着她的表现心中满意。
      
      鲜活无邪,可不是个宝贝。
      
      姜照皊偷偷睁开双眸,见康熙双眸微阖,长长的睫毛映出几分暗色来,鲜红的唇瓣微翘,倒有几分惹人了。
      
      这个工具人还不错。
      
      她在心里暗暗点评,心态倒是平衡许多。
      
      水面比较高,多一个人下水,水位又上升一大截,水流波动,康熙眼都没睁,准确的探到她的位置,伸手一探,将她捞到怀里。
      
      肌肤相贴。
      
      纵然隔着水流,也显得有些刺激。
      
      姜照皊鼓着脸颊想,这样的进展也太磨人了些,比直接侍寝还过分。
      
      “皇上。”她推了推,没有推动。
      
      

  • 作者有话要说:  姜姜:发红包啦啦啦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