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第二章

      宴会的日期定的远比想象中快。

      很快,消息就传了开来,不少的社会名流都收到了邀请函。
      ——时家将在主宅举办入学礼宴。

      ·

      走廊里。

      少年有些不太习惯地抬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子。

      走在他身旁的老管家停下脚步,把他的领结重新整好抚平。

      时安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礼服:

      “我必须穿这个吗?”

      不远处宴会厅内的灯光照了过来,为他的侧脸镀上了层釉质般冰冷细腻的光。
      少年的眉头微蹙,鸦羽般漆黑的睫毛低垂着,漂亮的不像是真人。

      “当然。”老管家帮时安拉平衣角,慈爱地端详着他:“瞧瞧,多好看。”

      时安小声道:“不好看。”

      他想到了什么,期待地抬起眼:“不过……”

      但是,时安的话还没有说完,老管家就如临大敌,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

      “您想都别想。”

      想到时安给自己挑选的那件“好看的”衣服,老管家的脸不由有点微微发青——
      浑身上下点缀着金光闪闪的亮片和亮晶晶的金属饰品,走起来叮当作响,反射的亮光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简直不是一般的……没品味。

      在得到对方斩钉截铁的答复后,时安的脸上难掩失落。

      “……哦。”
      他低低地应了声,垂下眼,长而浓密的眼睫眨了眨,仿佛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

      唉……多乖的孩子。
      就,除了眼睛不太好使之外哪哪都挑不出毛病。

      老管家帮少年把肩线拉直,拍了拍他身上的尘土,心中百味杂陈,既是欣慰,又有些不舍:
      “少爷,今天结束之后,您应该就能搬回这里了。”

      虽说这里是时安名义上的家,但是他并不在这里住,而是住在远离主宅的一栋小别墅内。
      而现在,时安终于通过了能力者学院的考核,想必总算有资格搬回来了。

      时安眼前一亮:“那我是不是就能穿……”

      老管家眉头一跳,咬牙切齿:

      “不能!”

      候在门口的侍者看到他们二人的到来,抬手将宴会厅的大门打开,明亮的灯光和喧嚣的人声犹如海洋般倾泻而出。

      时则淳,人类时安的父亲。

      他此刻正站在宴会厅的正中央,低头和一个少年说着话。

      “快去!”管家热切地推了推时安。

      这时,时则淳端起了香槟。
      他捏着银勺在杯壁上敲出“叮叮”的清脆响声,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扭头看了过去,等待着。

      时则淳清了清嗓子,说:
      “今天是犬子正式入学的庆祝宴会。”

      他将手掌按在自己身边少年的肩膀上,那张冷漠板正的脸上露出了些笑模样:“小瑞通过了今年的初次测验,魔力初始等级B,是今年新生中的前五。”

      “……”
      老管家愣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没想到,宴会确实是办了,但主人公却并非时安。

      人人都知道,时安是时家唯一的独子。
      时瑞只有可能是私生子。
      而现在被父亲大张旗鼓地推到人前,其背后的意义人尽皆知——他将取代时安,被当做时家的继承人培养。

      在短暂的静寂过后,赞扬和庆贺的声音响起。
      人人都默契地送上祝福和夸赞,绝口不提那个曾经的时家独子,似乎早已将他的存在遗忘。

      在一片喧闹中,老管家下意识地低下头,找寻着时安的身影。
      他张口结舌,脑子里一团乱,竟然一时没法拼凑出什么安慰的话。

      ——出乎意料的是,时安似乎在走神。

      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那场心照不宣的交接,而是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宴会边缘的一角,光影在他的脸上游移,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管家一愣。
      他反射性地顺着时安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在不远处,角落墙壁的阴影之中,一个宾客垂着头,无声无息地靠着墙,好像是睡着了似的,和周遭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一个侍者似乎也发现了异样。
      他端着托盘走了过去,低声询问着什么。

      周围一片安宁祥和。
      但却仿佛有什么不安定的元素在空气下涌动。

      毫无预兆地,宾客的手臂猛的抽搐了起来!
      他的皮肤在刹那间崩裂,但是流淌出来的却不是鲜血,而是一种琥珀色的汁液。

      “哐当!”托盘落地的声音清脆刺耳,如同利器一般撕裂空气,惨叫声划破夜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砰——
      宾客原先鼓胀饱满的身躯像是被捏扁的气球似的,迅速地垮塌下来。
      拳头大小的漆黑虫子他身上的伤口从中涌出,一只接着一只,密密麻麻,如同洪流般淌到地面上,触足在地毯上抓擦出令人牙酸的细碎声响。

      魔物!是魔物!
      怎么可能!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霎时间,惊慌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响彻厅堂。
      惊恐混乱的人群争先向着出口涌去,声嘶力竭维持秩序的声音被吞没,无法得到一丝一毫的注意。

      时则淳铁青着脸,一手护着时瑞向后撤,一边大吼着什么,能力者艰难地逆着人流向前,试图将骚乱控制在小范围内。

      砰——!
      灯在混乱中炸裂开来,骤然降临的黑暗再次带起一片惊慌的尖叫。

      在人流的拥挤下,管家发现自己到处都找不到时安的身影。
      他不由得惊慌大喊:“少爷——”

      一片混乱中,无人回应。

      在漫无目的四散奔逃的人群中,立着一个无动于衷的身形。

      他看上去和周遭格格不入。

      时安不闪不避地站在那里,神情平静,苍白的脸上神色淡薄,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滤干,眼眸微眯着,犹如漆黑的深渊。

      伴随着刺耳的吱吱声,拳头大小的魔虫冲至时安的面前。
      脑袋上的六只小眼睛内闪烁着阴毒而贪婪的光,尖锐的螯足闪烁着寒光,似乎期待着将面前不堪一击的人类撕碎。

      但是下一秒,它僵住了。

      那个人类的身上有一种很古老的气息。

      魔虫谨慎起来。
      它仰起上半身,仔仔细细地嗅着空气中的气息。
      面前的少年从皮肉到骨骼,全部都是百分之百的人类,在黑暗中散发着诱人食欲的血肉芬芳。
      但是——真正承担着魔力的灵魂却呈现出一种可怖的形态。

      某种庞大的,不可视的阴影附着于对方身后,带着冰冷的威慑力,仿佛深渊投来幽暗的一瞥。

      一种本能的畏惧开始在灵魂的深处骚动。

      只见时安垂眸看了过来。

      长长的眼睫下,幽深的瞳孔中,赤红色的阴翳在徘徊。

      虽然他的表情仍旧平和宁静,但是魔虫就是能够感受到……
      对方现在脾气很坏。

      ——!!!
      魔虫的身躯抖了一下,毫不迟疑地转身就逃。

      事实上,时安的确感到十分不快。
      所有的龙都是领地感极强的生物,它们狭隘而傲慢,对除自己以外的魔物充满了戒备之心。
      在这点上,深渊巨龙尤甚。

      虽然时安现在失去了龙的形态,但是这不代表他能够容忍这种肮脏的,低阶的生物,居然胆敢恬不知耻地入侵到自己的领地之中——并且在没有经过自己允许的前提下,肆无忌惮地把它变成屠宰场。

      这是侮辱。

      在一片混沌之中,少年纤细的身形几乎被那沉沉的暗色吞噬,柔软,无辜,脆弱,似乎能够被轻易碾碎。

      他一步步稳稳向前。

      身上暗沉沉的威压漫不经心地释放,空气中仿佛都带上了一丝灼烫灰烬般的热意。

      就像是遇到礁石的洪水般,魔虫争先恐后地在时安的身边散开,逃离,在他的身边留下一片真空地带。

      ——胆敢无视恶龙的存在,就要承受随之而来的代价。

  • 作者有话要说:  魔虫崩溃:谁他妈知道这里有龙!
    ——
    评论区依旧小红包放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