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魔尊-你以前喜欢吃辣 ...

  •   这段时间,盛鸣瑶的日子过得堪称如鱼得水,十分美妙。
      
      松溅阴实在不是一个容易讨好的人,他的控制欲和占有欲都强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
      
      如果在后世,盛鸣瑶毫不怀疑自己一定能在《x闻联播》的法治频道见到他。
      
      不过幸好,盛鸣瑶没有什么要和魔尊大人“长相厮守”、“过一辈子”的想法。正因如此,盛鸣瑶丝毫没有要纠正这位潜在变态偏执狂的想法,而是全然地乖巧懂事顺心,完美地扮演了一张任人涂抹的白纸,满足了松溅阴可怕的癖好。
      
      当然,在不忤逆松溅阴的前提下,盛鸣瑶早已悄悄地植入了一些自己的痕迹。
      
      经历过后世无数言情玛丽苏文学拷打的盛鸣瑶深深明白,所谓“痕迹”不在量,而在质。比如自知自己时日无多的她,只要能够确立几个点便足矣。
      
      就像现在——
      
      “小树,我要吃糖葫芦!能不能再让小黑帮我买一些?”
      
      小黑?叫得到是亲昵。
      
      “这人间的简陋小吃有什么好的?”松溅阴挑眉,余光扫了扫脸色发白的属下,哼了一声,拖长了尾调,“你能不能吃点像样的?”
      
      听见自家魔尊的话,一直在旁边稳如雕塑的魔使黑耀瞳孔一缩。
      
      或许松溅阴自己都没发现,每次进入盛鸣瑶所在的这间宫殿,他总是与往常有些不一样。
      
      到底哪儿不一样,黑耀也说不清。但直觉告诉他,这位被藏在此处的女人,已经与当初那位被绑在木桩上羞辱的人,大不一样了。
      
      不,黑耀略抬头,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上首的魔尊大人。
      
      保守起见,自己最好不要再提过去的事了。
      
      “糖葫芦就是很好吃呀!”
      
      松溅阴轻笑:“可你只吃上面的麦芽糖霜。”
      
      被戳破的盛鸣瑶双颊染上绯红,如今她已经很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了,模拟这样的小女儿情态对她来说并不难。
      
      只要仿照自己没有记忆之时,初见松柏时的情感即可。
      
      见她如此,怀着戏弄之心的松溅阴不自觉地晃了下神。
      
      他忽而想起了在很久很久之前,曾在人类村落里见到的红霞。
      
      魔界也总是充斥着红,但多为冰冷的血色,与人间的生机勃勃相比,格格不入。
      
      “可是我就是很想吃甜啊。”在催眠自己无数次后,盛鸣瑶已经可以十分自然地与松溅阴撒娇了,“我以前,是不是也很爱吃甜?”
      
      这个问题松溅阴回答不了。
      
      因为他根本不记得盛鸣瑶以前是什么样子。
      
      “……不是,你以前不爱吃糖葫芦。”
      
      松溅阴这么说着,脑中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位与盛鸣瑶面容有几分相似的少女,这么想着,口中的描述不自觉地打了个圈儿。
      
      “你不喜欢甜兮兮的食物,总觉得糖很腻味,但不知为何,你很爱吃辣。”
      
      松溅阴其实根本没有留心自己说的话,他的注意力全在盛鸣瑶的脸上。
      
      朝婉清是甜美而娇憨的,她笑时如春天枝头的鸟雀一般生机勃勃,不笑时,如九天神女,皎洁无暇,楚楚动人。
      
      但盛鸣瑶不同。
      
      明明是相似的面容,盛鸣瑶的美却从来都是果决,甚至带着几分孤注一掷的热烈灿烂——松溅阴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但他心中不自觉地给出了这样的形容。
      
      眉目似百花潋滟,眼中是太玄春水。
      
      这两个人分明一点也不像,自己当初怎么会……将她当做替身?
      
      另一边的盛鸣瑶对魔尊的内心活动毫无所知。但她一早便猜到这人是在描述朝婉清。
      
      若是旁人,天天面对一个俊美如斯的面容对自己说着情话,难免有几分动心,但盛鸣瑶毫无所觉。
      
      因为从未对这人有所期待,所以心中半点没有失落,甚至隐隐还有几分终于可以实施计划另一环节的雀跃和诡异的兴奋。
      
      人会爱上狗吗?不会。
      
      狗男人强\奸犯同理。
      
      “是吗?”盛鸣瑶依照给自己设定的人设,小声说道,“那好吧。”
      
      “你下次出门,给我带一包麦芽糖怎么样?”
      
      松溅阴下意识皱眉反问:“为什么不让小黑买?”
      
      盛鸣瑶:“……你亲手买,不行吗?”
      
      这能有什么不同?
      
      麻烦又矫情。
      
      无形的威压笼罩住了整座宫殿,所有的魔使和侍卫惊骇于这样滔天之势,早已尽数下跪,殿内还能说话的人,只剩下了盛鸣瑶和松溅阴。
      
      松溅阴的威压很小心的绕开了盛鸣瑶。
      
      这是个新奇且有趣的发现——同样也意味着盛鸣瑶的计划已经成功实施了大半。
      
      明知此刻自己不该笑,但盛鸣瑶忍不住,况且,遇见这种情况“阿瑶”应该是会笑的。
      
      于是盛鸣瑶笑了,很放松,很自然的笑——这里面甚至还有几分调笑与耍赖得逞的意味。
      
      恰如松溅阴想象中的那样,百花潋滟犹不及。
      
      就在几位侍从瑟瑟发抖,所有魔皆以为魔尊会动怒时,魔尊松溅阴敛眸笑了。
      
      要不然怎么说魔尊不愧为“反派第一美”呢,他笑起来的样子妖冶又狂傲,像是地狱中盛开的罂粟,就连盛鸣瑶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好呀。”盛鸣瑶听见松溅阴柔声道,“如果我记得。”
      
      

  • 作者有话要说:  魔尊:你喜欢吃辣
    盛鸣瑶:辣鸡狗男人没一句真话!我呸!
    啊啊啊啊啊
    魔尊副本并不会很长!
    按照计划,之后还会去别的时间点邂逅别的狗男人(见文案)嘿嘿嘿
    感谢在2020-02-04 00:20:25~2020-02-14 18:52: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畏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