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原来我是一个替身工具人 ...

  •   魔界,赤练之狱
      
      全身被用铁链束缚的盛鸣瑶面无表情。
      
      她像是一个残破的人偶,孤零零的被绑在西红莲宫门口的受刑架上,供人围观、嗤笑。
      
      因为鲜血以及多日的折磨,盛鸣瑶浑身都散着令人作呕的气息,走过的魔族都懒得多看她一眼。
      
      “魔尊……”盛鸣瑶的脑子里‘嗡’地一下,跳出了许多被尘封的记忆。
      
      ——魔界至尊,俊美邪魅,阴晴不定,极度缺爱,渴望家庭。
      ——他挚爱一人,求而不得。于是开始虐恋、替身梗、让原女主朝婉清围观jj不允许详细描写的脖子以下情节。
      
      听起来十分古早的玛丽苏虐恋情深是不是?
      
      清醒过来的盛鸣瑶面无表情,心中对老天竖起中指。
      
      我可去你妈的。
      
      作为一个替身,盛鸣瑶强烈谴责这种不把替身当人,没有人权的小说。
      
      没错,这是一本小说。全名《仙途漫漫》,主要讲一个长得貌美如花的奇女子和各路天之骄子——清冷师尊、温柔师兄、傲娇妖族小王子、不懂爱的剑道第一、邪魅魔界之主……的爱情故事。
      
      在这些曲折无敌的古早玛丽苏小说里,替身梗可是必不可少的。而盛鸣瑶——一个胸大无脑、嫉妒心极强的女配,光荣的承担起了这项伟大使命。
      
      盛鸣瑶一直穿书而不自知,在进入了此方世界后,天道有意识地屏蔽了她的记忆和情绪,操纵着她,宛如一个提线木偶。
      
      而现在,盛鸣瑶清醒了。
      
      “……苍天无眼。”盛鸣瑶理清一切后,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句。
      
      现在‘盛鸣瑶’已经被纯戴宗除名,众叛亲离之下,她跟着某位化名为‘松柏’的温柔男子来到了魔界。
      
      结果对方摇身一变成了魔尊松溅阴,对自己各种折辱,并且明确表示,是为了女主朝婉清,才将自己带来魔界的。
      
      “就凭你也值得婉婉伤心?”
      
      盛鸣瑶还记得当时魔尊捏着她的下巴,眼中全是嘲讽,让那时没有觉醒意识的工具人‘盛鸣瑶’呆立当场,难以置信。
      
      “你也在骗我?!”
      
      魔尊松溅阴像是丢垃圾一般松开手,看也没看摔在地上的盛鸣瑶一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不如何,但是现在我清醒过来了,一定要让你死得很惨就是了:)
      
      盛鸣瑶被魔界守卫十分粗暴的绑住,在她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类似于魔界版捆仙索的东西,也不顾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甚至还在流血,直接将她拖走。
      
      这是一个极容易让人感到屈辱的姿势,更何况不知是否是魔尊授意,这些守卫特意在魔界最热闹的地方绕了一圈,无数奸邪□□的视线落在了盛鸣瑶衣衫破碎的身体上。
      
      可盛鸣瑶毫不在意。
      
      废话,再屈辱的事情她都经历过了,还怕这些?
      
      “哟,这小娘们不错,看着细皮嫩肉的,也不知道……”
      “嘿嘿嘿,听说曾经也是那位的枕边人,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错?”
      “八成是功夫不到位给爷□□几天……”
      
      ……好老土的调戏台词。
      
      盛鸣瑶不止不觉得屈辱,甚至还有几分好笑。
      
      于是她侧首,微微笑了。
      
      刹那间,整条街都安静了一瞬。
      
      怎么说呢?明明对方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甚至脸上都是血印子,但你却丝毫不觉得她是丑的——总有些人会让你打心底里觉得,这人就该是美的。
      
      不分仙、魔、人——她合该就是美的本身。
      
      被暗中羡慕嫉妒的盛鸣瑶对街边魔族的心里活动丝毫不知,只在心中暗暗梳理自己已知的信息。
      
      其实已经对《仙途漫漫》原著的印象已经十分模糊。但她依稀记得,女配到了魔界之后,似乎再也没有下文。
      
      ……大概是死在魔界了吧?被魔族守卫恶狠狠摔在了地上的盛鸣瑶揣测道。
      
      “你倒也能忍。”一道略阴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盛鸣瑶很想抬头看这个大名鼎鼎的魔尊到底是什么长相,但她此时浑身上下无一不痛,根本没有抬头的力气。
      
      冰凉到骨子里的寒意突然袭来,盛鸣瑶被一股强硬的力道抬起了下巴。整张脸仿佛不受控般上扬,脖颈出的骨头都发出了预警般的“咯吱”声。
      
      这时候该怎么办呢?
      
      盛鸣瑶看着上首坐着的那个俊美至极的男人,只能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谁知松溅阴竟像是被这个笑烫到了似的,他猛地站起身,竟是别过头不敢再看。随后,松溅阴像是为了掩盖什么似的,恶狠狠地抽回了自己的力道。
      
      “呵,你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能和婉婉有三分相似是你的荣幸,别以为——”
      
      再次被甩到地上的盛鸣瑶其实早已脱力,此时她也懒得再装样子,索性顺势瘫软在了地上。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她能现场给魔尊表演一个葛优瘫。
      
      看似不着痕迹,但盛鸣瑶脑中飞速闪过了魔尊松溅阴在书中的几个弱点。
      
      “用武力值打倒对方”这条首先pass——被废除了天地灵力的盛鸣瑶再修炼一百年也不是松溅阴的对手。
      
      那么,只能从精神方面入手。
      
      松溅阴……缺爱,幼年被母亲抛弃,极度渴望一个家庭!
      
      盛鸣瑶想起了一些书中的描写,顿时眼睛一亮。
      
      然而还不待她做什么,因为心思百转之下,种种情绪直直地涌上盛鸣瑶的心头,一股血腥气冲到了盛鸣瑶的喉咙。心头又苦又涩,竟生生晕了过去!
      
      ——妈的,魔尊这个阴阳怪气的狗男人会给我找医生吗?
      
      这是盛鸣瑶晕过去前最后的想法。
      
      ***
      
      事实证明,魔尊脑子真的有问题。
      
      他不仅给盛鸣瑶找来了大夫,更是将她的住处从底层贫民窟升级成了五星级总统套房。
      
      感受到自己身下柔软的盛鸣瑶:“……”
      
      险些以为自己再次穿越的盛鸣瑶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她闭着眼,身边那个拖沓年迈的声音仍在继续:“……识海一片混乱,像是受过什么刺激,此时又怀有身孕……”
      
      怀孕?!
      
      盛鸣瑶心里一惊,此时如果她睁着眼,恐怕眼神都能发光!
      
      终于想到该如何报复松溅阴这个贱人了!
      
      ——缺爱、被母亲抛弃、渴望家庭。
      
      既然如此,盛鸣瑶拼着命,也要让魔尊这个煞笔强|奸犯再来经历一次这样的蚀骨灼心之痛。
      
      无论仙魔妖,若有心魔作祟,此生再难进阶。
      
      做好了一切打算的盛鸣瑶在侍女欣喜的声音中悠悠转醒。
      
      她看着瞬间挪到了自己身侧的松溅阴,粲然一笑。
      
      “我们是终于到魔界了吗?”
      
      盛鸣瑶顶着松溅阴变换不定的面孔,对着他撒娇般地喊出了那个称呼。
      
      “小树?”
      
      时隔多年,再次听见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称呼,原本神情难辨的松溅阴浑身一颤,难以置信地抬眼。
      
      盛鸣瑶仰着头,仍是天真烂漫地笑着。
      
      ——装失忆这点小事,完全没问题。
      
      

  • 作者有话要说:  盛鸣瑶:我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复仇杀手
    ——所以,孩子是不会生下来的23333
    真的会有小天使看到我这篇文吗qwq
    ——————————————————
    推文我的预收《难驯》
    【文案】
    祁景扬是帝都出了名的贵公子,凭借着一幅精致好皮囊,不知惹得多少人心生爱慕。
      人人都说,这祁家的二少虽然幼时桀骜难驯,可长大后越发矜贵守礼,堪称这一代的楷模。
      只有叶娆知道,这位祁二少小时候打人的模样是何等可怖,拽着她的辫子叫她‘小怪物’的语气又是何等顽劣。
      归国后,叶娆痛定思痛,决定再也不要喜欢祁景扬了。

      ※
      祁景扬曾为了一个人打过架、淋过雨、受过家法……可直到那人出国,祁景扬也没意识到这是“喜欢”。
      多年后的正式重逢是一场共同好友的婚礼。
      当新娘的捧花直直落入了祁景扬怀中时,他脑中先是一懵,随后毫不犹豫地将捧花往后一塞。
      “我不需要,送你了。”
      叶娆笑着接过捧花,客套地道谢。
      ——懂了,这是让我早点结婚别碍着他老人家的眼。
      一周后,魔都传来消息,叶家老爷子的外孙女订婚了。
      得到消息的祁景扬一言不发地赶到了魔都,在叶公馆的楼下静静站了一夜。
      在见到叶娆后,这个外界口中“矜贵守礼”的祁二少撕裂了一切虚伪表象,死死地盯着怀被他圈在怀中的女人,眼底一片猩红。
      “——你他妈要嫁给谁?”

      祁景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讨厌叶娆,直到得知叶娆订婚的消息时,才得出了结论——
      妈的,原来我喜欢了她那么多年。
    【我天生桀骜难驯,只愿为你俯首称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