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白莲花是你啊 四 ...

  •   席松雪是席父席母第一个孩子,当年也是在满含期待中降生的。早先,两位老人和他们是住在一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俩找了个宜人的地方,搬了出去。
      
      席松雪跟随爸妈在这套房子里住过几年,席照出生后不久,她就去跟爷爷奶奶住一起了。
      
      当年给她准备的房间,饱含着罗敏卿的爱意。
      
      这个房间朝向、大小、布局都最好,推开窗户,外面是一大片玫瑰花,视野所及可以尽览花园景色,落地窗外有个小阳台,摆放着几盆精致的花。
      
      时间久了,屋内的设置变了,席蓉住进来以后更是按照自己的喜好重新布置了一番。
      
      她可能是喜欢粉色,这里都是些甜腻的可爱颜色,还有不少的蕾丝装饰,很有公主房的味道。
      
      洛濛站在门口,看着席蓉走了进去。
      
      “我喜欢的比较幼稚,粉色和玩偶,这么多年了都没变过。”她走到墙边的桌子处,拿起来了一只戴着礼帽的小熊,说道:“叔母知道我喜欢,经常去给我买,久而久之,屋子里就到处都是了。”
      
      洛濛打量着屋子里不下百只的大大小小的玩具熊,点了点头:“确实挺多的。”
      
      “姐姐若是喜欢的话,”席蓉举着一只小熊放在脸畔,卖萌道,“可以挑一个。”
      
      洛濛走了进来,扫视了整个屋子,站在门口处没有见到的部分也映入眼帘。屋子很温馨,东西繁多,井然有序,不似她那个房间的空旷。
      
      席蓉的目光随着她的动作不断移动,脸上的明媚笑容一直不曾消散。
      
      “你如果不喜欢这么可爱的,”她说,“不如看看我的衣服和首饰?姐姐来的时候也没带几件东西,我虽然比你矮了些,有些东西应该还是可以用的。”
      
      这里像是一个战场,一个席蓉耀武扬威的地方,展示着她这么多年来得到的偏爱。
      
      洛濛站在那里,左右打量这里。
      
      席蓉走到了一面墙的位置,手扶在上面,推开了一个缝隙,她转身看着洛濛:“姐姐?”
      
      洛濛点点头:“嗯。”她走了过去,跟着席蓉进了后面。
      
      ·
      
      是衣帽间,包、首饰、鞋子、衣服,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席蓉给她介绍:“这个是我跟叔母去巴黎看秀的时候买的,这个礼服裙也是那时候定下的,等了好久才送过来。啊,姐姐你看这个,”她打开一个抽屉,拿出来了一条项链,“这是我跟叔母参加loesy拍卖会的时候,叔母送我的,玫瑰之星,好看吗?”
      
      是条红宝石项链,颜色很美。
      
      在星际都没什么人要的东西,还是浓缩起来的能量块更好看。
      
      洛濛看着她嘚瑟的神情,口不对心地夸赞:“真好看,特别配妹妹你呢!”
      
      “姐姐喜欢的话,那我把这个送给你吧?”席蓉突然说道,还把盒子递到洛濛面前,“姐姐来,妹妹总得送个礼物。”
      
      突如其来的大方,往往隐藏着猫腻。
      
      洛濛拒绝:“不必,我没有什么需要用到这个的场合。”
      
      席蓉:“怎么会呢,以后要参加宴会的,就可以用啦!”
      
      “不是我妈专门买给你的么,”洛濛咬了个重音,“转送给我就不合适了。”
      
      见她还要再说什么,洛濛道,“你如果真的想送我点什么的话,还是自己买了给我,更合适吧?”
      
      席蓉一想:“也对,那等我脚伤好了以后,亲自去给姐姐挑礼物。”
      
      “好啊。”洛濛一口应下。
      
      席蓉带着洛濛继续往前,有一面墙上隔出了许多放置物品的格子,因为是储存衣物首饰的地方,东西太多就挤了点。
      
      走到某一个位置的时候,席蓉转身扑了过来,她话语中还带着点急促:“对了姐姐……”
      
      动作有点生硬,言语有点突兀,洛濛一只脚往后腿,正要动作的时候,只听一声“嗒”,系统给了她提示。
      
      【物品一在行动轨迹上,三秒后落地,易碎】
      
      洛濛闻言,挑了下眉,然后果断地踩了下去。袖子处的荷叶边横扫,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
      
      “啪嗒”——“卡啦”——
      
      她听见了类似玻璃掉在地上摔成渣渣的声音,清脆,连续,还挺好听的。
      
      “啊!”席蓉一声尖叫。
      也顾不上自己的腿了,她迅速地蹲下,用手去拿那些碎片。
      
      洛濛低头一看,吃惊道:“哎呀!怎么回事?我都没看见,这是什么?我撞碎的吗?”她退后一步,小碎步又踩了两下。
      
      幸亏鞋底厚,不然还得扎进去了。
      
      “是我没有放好,不怪姐姐……”席蓉带着哭腔说道,她小心翼翼地把还大一些的碎块捏在了手上。
      
      洛濛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她看了眼,这里是拐角,墙上凸出来几个格子,现在有一个是空着的。
      
      她摸摸肩膀处的布料,很柔软的棉布,不像厚重衣服那般挺括,应该不至于会把一个玻璃制品带下来吧?席蓉刚才路过的时候动了手脚?
      
      洛濛蹲了下来,跟席蓉一起整理这堆渣渣:“这是什么东西?”
      
      席蓉:“不是什么贵重的,就是一个水晶摆件,我比较喜欢而已。”
      
      “对不起啊,”洛濛满含歉意地说道,她声音轻柔,“是我不小心,走路时候没看见。”
      
      席蓉抽噎着,鼻尖耸动:“不怪姐姐,是我没有放好。”
      
      多么善解人意啊,洛濛把自己捡起来的东西放在一边的盒子上,捂着席蓉的双手:“对不起,是姐姐的错,这样好吗,等你脚伤好了我们一起去逛街,你喜欢什么姐姐就给你买什么。是我的错,我太不小心了。”
      
      席蓉感动地道:“不用,是我的错,不应该那么突然地转身。不然姐姐就不会被吓一跳了。”
      
      洛濛趁机问她:“这个摆件有什么深意吗?是什么造型的?我回头找找有没有一样的,补给你。”
      
      “就是以前收到的礼物,一个小美人鱼,太喜欢了我就放在外面,没有收起来。”席蓉解释道,“不劳烦姐姐费心了。”
      
      洛濛到最后,也没搞懂这个摆件到底有什么重要性。
      
      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东西应该是席蓉很珍贵的一件礼物,不在价值,在于意义。
      
      反正过不久就会知道了,她也没多想,安慰了席蓉几句后,对方说自己想休息一下,她便离开了。
      
      ·
      
      到晚上的时候,席父这几日都不会回来,席母罗敏卿倒是早早的回来了。
      
      可惜,席蓉没有出来迎接她,问的时候就说下午睡了还没醒。
      
      晚餐时,席蓉揉着眼睛出现了。
      
      罗敏卿坐在一侧,她身边空着位置。洛濛在她对面,席照下来的时候看了一眼,直接坐在了洛濛的身边。
      
      洛濛笑了一下。
      
      “蓉蓉啊,来,我们吃饭。”罗敏卿伸手招呼她,“今天脚好点了没有?”
      
      席蓉走路的姿势比下午那会儿好了些,右脚敢用力了。
      “嗯,明天差不多就好了。”她笑着回道。
      
      罗敏卿:“还是要多休息一天。”
      
      看着她走过来坐下,离得近了,罗敏卿才发现她眼眶红红的:“蓉蓉眼睛怎么了?刚哭了?哎呦我的心肝儿,你是怎么了?来来来有什么事情跟叔母说一说,有问题我来给你解决。”
      
      席蓉摇摇头:“没事……”
      声音沙哑,容颜憔悴,眼神无力。
      
      鬼才看不出她有问题。
      
      罗敏卿很担心,她的开心一扫而空,焦急地问她:“说一说呀,谁欺负你了?是不是照照又给你脸色看了?”
      
      她伸手指着席照,即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批评他。
      
      席照连眼都没抬,漠视了对面的两个人。
      
      怪不得这个弟弟沉默呢,这分明是懒得说话了。洛濛知晓了,这不是叛逆,这只是失望累积叠加后的无奈。
      
      “不是弟弟,”洛濛出声,吸引了罗敏卿的注意,也打断了席蓉要开口的动作,“是我,下午跟妹妹玩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的一件东西撞碎了。”
      
      罗敏卿愣了:“你?什么东西碎了?”
      
      洛濛歉意道:“不知道啊,妹妹一直不愿意跟我说。”
      
      “是一件小东西,没什么好说的,”席蓉接道,她这么形容,却带着哭腔,眼里泛了泪。
      
      罗敏卿赶忙抽了纸递给她:“怎么还哭上了?摔碎了就再买,让姐姐赔你。”
      
      席蓉摇摇头:“不是姐姐的错,是我没小心。”
      
      罗敏卿:“那怎么还哭上了呢?下午就自己闷着在房间里哭了?哎,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她这话一出,席蓉更加憋不住了,哭声由弱到强,渐渐地大了起来。
      “叔母……”她扭身扑到了罗敏卿的怀里,却欲言又止,不肯多说。
      
      罗敏卿一瞧,这还了得?肯定是受委屈了。
      连忙哄她:“怎么了怎么了?来来来,跟叔母说一说,不要哭哦。”
      
      席照抬头看了一眼,洛濛注意到他翻了个白眼,脸上很嫌弃的样子。
      
      她嘴角勾了一下,发觉此时不太合适,用手背挡着嘴,偷摸笑了会儿。
      
      席照似乎有感应到,朝她看了一眼。
      
      洛濛冲他眨了个眼。
      席照愣了下,下一秒眼睛弯了个轻微的弧度,嘴角也抿了起来。
      
      算是给了个回应吧。
      
      他往常总是冷着个脸,面无表情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席蓉面对他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怯意,不知道是故意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害怕他。
      
      洛濛见他第一面,就想到了自己曾经合作过的一个演员。都是差不多类型的,外冷内热,不爱笑,凡事拎得清但懒得说,其实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
      
      此刻见席照微微一笑,冷意消散,添了些温暖和少年稚气,像是突然拉近了两人距离一般。
      
      还是很可爱的嘛。洛濛笑意更深了,冷酷的男孩,实际上是一个可爱单纯的小家伙。
      
      席照低下了头,盯着碗里的菜发了会儿呆,然后继续吃他的饭了。
      
      洛濛也收回了看着他的目光,转向了对面。那两人还在亲切地互动着,母女情深让人感动。
      
      席蓉终于愿意说了,她坚强地忍着眼泪,打着嗝说道:“我、我不想、哭的,那是、是我的小、小美人鱼,”说着说着,她稳定了下来,“是我没有放好她,不怪姐姐。”
      
      洛濛瞧着,罗敏卿的脸色一瞬间就变了,她看向了自己,带着点震惊和些许失望。
      
      洛濛:???
      
      什么玩意儿?突然这么严肃的吗?
      
      罗敏卿问她:“是你妈妈送你的那件美人鱼吗?”
      
      席蓉点点头,眼角又积聚了泪水:“嗯……”
      
      妈妈送的哦,洛濛了然。
      
      去世的母亲留下的礼物,席蓉格外珍惜,价值无法估量,因为寄托了先人的爱意,看罗敏卿的样子应该是知道这些的。
      
      自己刚回来就把妹妹这么宝贵的东西打碎了,席蓉虽然话里话外都是在说自己的错跟洛濛无关,但是在罗敏卿看来,错应该全在洛濛,只不过席蓉单纯善良,所以自己揽了错处,来为她开脱。
      
      果然,罗敏卿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她带着点怒气问洛濛:“小雪,你打碎的是蓉蓉的美人鱼吗?”
      
      洛濛眼中迅速泛了泪水出来,要掉不掉的,委委屈屈地说道:“妹妹今天说要送我东西,欢迎我去挑,在衣帽间的时候我没有注意,碰掉了什么。哎,都是我不小心,没有想到这水晶居然对妹妹这么重要。”
      
      “那是她母亲过世之前送她的最后一件生日礼物,”罗敏卿闻言,眉头一皱,她责怪道,“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席蓉急道:“不怪姐姐,我不应该放在外面的。”
      
      罗敏卿叹着气,拍了拍她的手:“你啊,就是太善良了。”
      
      洛濛:???
      
      什么意思,我恶毒了呗?
      卖可怜的演技居然不管用了?这人是真的偏心哦。
      
      洛濛悄咪咪唤出来了系统,在面前变换了唯有自己能看见的投影镜面,她小幅度地动作着,自我观赏了三秒钟。
      
      没问题啊,这眼泪,这红彤彤的眼角,这紧蹙的眉头,这满是后悔的难过神情……都很到位啊!
      
      没有发挥失常啊!
      
      「关掉」她在心里对系统说道。
      
      01直接消散在空中,毫无踪迹。
      
      洛濛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失策了。偏心的人是拉不回来的,别说这一次是自己撞碎了东西,就算是席蓉做了错事,她是受害者,恐怕罗敏卿还会觉得是自己让席蓉受累了。
      
      这种人,按照自己的经验来看,是没救了的。
      
      算了,还是自己想得多,本打算慢慢改变席家人对席蓉的印象,这样来看的话,不下重锤根本就不行。
      
      小打小闹的,还不够费事呢。
      
      洛濛若有所思,一次两次还不行,必须让他们认识到席蓉真正的想法。比如说,她想席家家破人亡,想自己接手席氏的产业。
      
      可惜了,一腔爱意喂了狗,养出来一个白眼狼。
      
      看着对面的两人,罗敏卿正在安慰席蓉,声音轻柔充满关切。
      
      席蓉哭个不停但偏偏要装成不愿意哭的样子,演技还挺不错的,要是在娱乐圈的话,发展前途很好嘛。
      
      洛濛垂下眼眸,自己抽了张卫生纸,把眼角的泪花拭去。决定了,欲扬先抑,先吃两天亏示弱,找到时机强力回击。省时省力,事半功倍。
      
      做好了打算,她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显得无助且无措,她慌张道:“妹妹,对不起,我不知道那对于你来说这么重要。哎,这样有深刻意义的礼物,都怪我!”
      
      罗敏卿见她认错态度很积极,此时也没办法回到过去,只能帮着劝:“蓉蓉啊,姐姐也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你把摔碎了的那些拿来,我找人去给你复原?”
      
      席蓉看着她:“叔母,我没有怪姐姐。不必了,太碎了……没办法恢复原状了。我已经收到了盒子里,其实不管怎么样,我都喜欢它的,就算是碎了,也还是我妈送我的生日礼物。”
      
      “蓉蓉真懂事啊!”罗敏卿摸着她的头发,感叹道。
      
      再看着洛濛的眼神,却不那么好了。
      
      可能是失望吧,洛濛在心里给她补充,真是一个差劲女儿啊,回来就欺负人。
      
      ·
      
      一出好戏结束,散场之后。
      
      洛濛选择了走楼梯上去,没想到席蓉也跟了过来。
      
      她低着头,跟洛濛道歉:“姐姐对不起,我没想跟叔母说这件事的,但是下午太难过了所以……”
      
      洛濛拉着她的手,诚恳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
      
      她继续说道:“是我不小心,没看见,动作太大了。摔坏你的东西我很抱歉,你看,下午我也说了要补送你一件,虽然完全无法与这件美人鱼的意义相比较,但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回头我们约一个时间,你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好吗?”
      
      席蓉仰着头看她,错了一个台阶,显得洛濛很高。
      
      “我没有怪姐姐的……”她道,“我也很想有个亲姐妹,可以两人一起逛街,可惜没有机会了。那这样吧,我也给姐姐买个礼物,因为这件事,你今天都没有选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呢。”
      
      洛濛:“好啊,我也想有一个妹妹呢!”
      
      席蓉点点头:“嗯嗯。”
      
      搀着她上了二楼,洛濛亲昵地送她进了房间。
      
      罗敏卿在楼下看见了以后,笑着点点头,觉得两个人关系拉近了不少。
      
      罗敏卿:“小雪果然懂事,知道照顾蓉蓉。”
      
      ·
      
      洛濛进了卧室,冷下了脸,单手掐了掐两颊,张开嘴活动了一下肌肉。
      
      她伸伸胳膊弯弯腰,吐槽道:“笑得我脸都僵了,01,直播开启了吗?”
      
      【数据传送回星城总部,时间差5:1,明日早晨直播账号上传内容】
      
      洛濛:“有弹幕吗?”
      
      【所有设置已完善,可以开启】
      
      洛濛:“OK,明天开启,过滤你自己设置。”
      
      【好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