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这事要是搁在几百年前的时候,依着华卿的暴脾气,能当场跟凤灵儿断绝师徒关系,但这些年来她修身养性,脾气已经比当年好了不少。
      
      看到凤灵儿这副表情她还能心平气和地开口问她:“你这个表情是在告诉为师你没有错吗?”
      
      凤灵儿来到华卿的面前,她梗着脖子,语气坚决地说道:“徒儿本来就没错。”
      
      “你今天在万法大会上对着那个姓叶的为什么下不去手?为师教了你十几载,就是让你在不战而败的吗?”华卿怒极反笑,看着凤灵儿,“你现在还要跟为师说你没有错?”
      
      凤灵儿迎上华卿的视线,不躲不避,她说:“是师父先出手伤人的,如果不是师父出手伤了叶公子,徒儿绝不会对那位叶公子手软,可是师父你出手偷袭了叶公子,天黍门的弟子断不可能会趁人之危,更不会像师父这样的。”
      
      纵然这几年华卿修身养性脾气好了不少,但也不免被凤灵儿气得太阳穴突突个不停,这句话换个说法不就是在说她她不配做天黍门的人吗?她给天黍门丢脸了吗?
      
      华卿也是看了很多以自己为原型的话本子,从来不觉得有什么,无论里面把她写得多么的恶毒,下场有多么的凄惨,她都能一笑而过,然而这话是从自己教导了十几年的徒弟口中说出来的,华卿稍稍觉得有些刺耳,也稍微有点狂躁了。
      
      一旁的林毓之也看出华卿的脸色不太好,连忙上前圆场说:“师父,灵儿她刚才只是无心之言,师父不要放在心上。”
      
      凤灵儿动了动唇,想要反驳林毓之的话,结果却被林毓之瞪了一眼,她不甘不愿地嘟着嘴把剩下的那些话给咽了回去。
      
      华卿心中默念了一遍莫生气,觉得自己没有刚才那么暴躁了,这才重新开口,她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比较和气,她问凤灵儿:“灵儿,你可知道在万法大会你的那位叶公子打算做什么?”
      
      其实若单单只是输了这场比赛,华卿不至于生气,也不会一回来就责问她,因为凤灵儿的水平本来就比不上叶明辰,输了也就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气得是那叶明辰对凤灵儿使出那种下作的手段,更气凤灵儿明明有所察觉,依旧是一副少女怀春、任君采撷的模样,如果不是华卿出手,他们两个当场就能搞起来,虽然看起来那个叶明辰应该是有办法将他们两个人在众人面前隐藏起来,但这件事可不仅仅是躲在一起就算是完了的。
      
      华卿不怕被众人笑话出手制止了叶明辰,结果自己这个小徒弟一副自己做了恶人的模样。
      
      华卿终于意识到,自己在某方面对这个小徒弟的教育是真的出现了问题。
      
      凤灵儿的脸色泛着微微的红晕,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在愤怒,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她毫不避开华卿的视线,对她说:“我就知道师父会这样说,叶公子已经告诉我了,他当时是只是想要……想要给我一样的东西。”
      
      华卿冷笑了一声:“他当时到底你心里真的一点都不清楚吗?”
      
      凤灵儿听出华卿话中的嘲讽,一时间那张俏脸更红了,她那时在想什么……凤灵儿仔细回忆了一番,却是发现自己好像什么也不记得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华卿都不该出手伤人,叶公子当时那个样子,她怎么能狠心下得去手。
      
      凤灵儿现在已经完全被叶明辰给迷得丢了魂儿了,华卿的话听在她的耳中不过是华卿在为她自己做下的错事找的蹩脚的借口罢了,她叹了一口气,对华卿说:“师父,您太让徒儿失望了,徒儿……徒儿不想再待在清柘峰了。”
      
      华卿作为天黍门的三长老,在天黍门也有自己的一块地,那块地就叫清柘峰。
      
      凤灵儿这话换个说法,就是她不想再做华卿的徒弟了。
      
      华卿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过去,这话难道不是自己的台词吗?难道不是自己对这个小徒弟更失望吗?
      
      不等华卿开口,林毓之抢先说话,想要帮凤灵儿挽回:“师父,小师妹她——”
      
      华卿转头瞪着林毓之,直接打断他的话:“林毓之你闭嘴!”
      
      林毓之的嘴半张着,剩下的那些话最终没有说出来,半晌后委委屈屈地闭上嘴,看起来有些可怜。
      
      华卿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凤灵儿的身上,外面的风轻轻吹了进来,她鬓角斑白的发丝随着风微微颤动,眼角的细纹堆在一起,时光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太多也太重了。
      
      她轻叹了一口气,缓缓道:“灵儿,你把刚才的话给为师再说一遍。”
      
      凤灵儿抿了抿唇,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郑重,她直直地望着华卿,“师父,你不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骗我了,我不想再待在清柘峰了,这里已经不是我从前喜欢的那个清柘峰了。”
      
      怎么了?嫌她清柘峰熊猫养得太多了吗?除了这一点,清柘峰其他方面可都没有变过。
      
      华卿感觉自己很多年在凤灵儿身上付出的心血全部都喂了狗了,就算喂了狗也比现在这个情况好。
      
      凤灵儿的双手攥得紧紧的,这一回她的声音比之刚才要更加的坚定,也更加的有底气,她对华卿说:“师父,我不愿意再跟在您的身边了。”
      
      这天底下能把叛出师门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徒弟估计也不多了。
      
      华卿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自己果然是岁数上来了,听了凤灵儿的这几句话,竟然有点想要昏厥过去的冲动。
      
      “灵儿啊……”华卿长长呼了一口气,“师父这些年待你如何?”
      
      凤灵儿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丝愧疚的神色来,但是这些愧疚转瞬即逝,“师父待徒儿,自然是好的,但是师父的种种行事,恕徒儿不能接受。”
      
      “为师做过什么?”
      
      “今日在万法大会上,您——”
      
      华卿:“除了今日呢?”
      
      凤灵儿被噎住了,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除了今日,华卿的确从未做过任何出格之事,她尽职尽责地做好他们几个的师父,做好天黍门的三长老。
      
      “华卿长老,您这做过什么就不用这么为难灵儿亲口说出来吧,人间界关于您的话本子摞在一起能有清柘峰高了,您随便看两本不就知道了。”
      
      万法大会的获胜者,扶摇门的叶明辰叶公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大厅的外面。
      
      他甫一出现,凤灵儿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转头看着叶明辰,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华卿撩开眼皮,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叶公子这话说的有意思,若是人间界的话本也能当真的话,我现在就能化名专门为叶公子你写一本,你是想要天阉呢?还是想要后期自宫呢?”
      
      叶明辰没想到华卿能说出如此下流的话来怼自己,他的脸色沉了沉,对华卿道:“华卿长老这话未免有失体统。”
      
      “叶公子不请自来,也没体统到哪儿去。”
      
      “本公子今日过来,是为了灵儿。”
      
      凤灵儿脸上果然又露出惊喜的表情来,叶明辰与她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华卿忽然之间有了一种很荒谬的想法,今日这桩事其实是凤灵儿与叶明辰谋划已久的,她这个小徒弟早就想与自己脱离关系了。
      
      叶明辰今日敢这么光明正大地闯进来,似乎是断定华卿不敢出手,虽然华卿总说她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重入长画,但是外界一直在传她其实连第三重都没有稳固下来,之所以能做这天黍门的长老,多半是与天黍门的前任掌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不过这个华卿的修为不高,倒还是有些歪门邪道的本事,连那种秘术都能知道一二,可又能怎么样呢?他有系统帮忙隐藏,华卿根本拿不出证据来,所以今日万法大会上丢人的不是他叶明辰,而是她华卿。
      
      华卿不是什么圣母,今日凤灵儿在她的面前做出这种事,说出这种话来,即便叶明辰今日不来,她也不会再留她在身边,只是想到凤灵儿以后要跟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华卿还是为她感到几分惋惜,毕竟这是她教导了十几年的徒弟。
      
      这位叶公子除了这一副皮囊不错,会哄女孩子开心,还剩下了什么。
      
      华卿心中默默叹气,若是早知道有这一日,她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禁止凤灵儿和叶明辰来往,但是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灵儿,为师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今天一定要跟这位叶公子走吗?”
      
      凤灵儿偏头看着自己身旁的叶明辰,她伸出手,与叶明辰的手紧紧交握在一起,一时间她有了更多的底气,她对华卿说:“师父,这是徒儿最后一次叫您师父了。”
      
      华卿脸上的神色无甚变化。
      
      叶明辰挑衅一笑,离开之时,还对着华卿放出狠话来:“华卿长老,下次再见,若是你还能像今日使这般下作的手段,到时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倒打一耙就是形容叶明辰现在这种行为的吧,华卿倒是挺想看看,他所说的手下无情,是怎么个无情法。
      
      但现在这番情况,她已经懒得与他们二人掰扯下去了。
      
      于是,叶明辰当着她的面,拦着凤灵儿的细腰,离开了这里。
      
      华卿看着这二人的背影,反省自己这个天黍门的三长老是不是忒窝囊了点,
      
      大徒弟林毓之就站在一旁,痴痴地望着凤灵儿离去的背影,神情恍惚,似乎凤灵儿这一走,将他的魂儿也给带走了。
      
      华卿心中升起一个不太好的猜想,她隐隐觉得自己这个徒弟也是留不住的。
      
      她叫了林毓之两声,林毓之终于回过神儿来,华卿轻轻开口,向他问道:“怎么了?”
      
      林毓之转过头来,看了华卿一眼,又很快垂下了他,他嗫嚅着说道:“师父,我怕小师妹在那个叶明辰的身边会吃亏,我有些担心她,我想跟着去看看。”
      
      华卿嘴角微微向上扬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她的声音清冷,如玉石相撞般好听,林毓之跟在华卿身边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听到她用这种声音说话过。
      
      她说:“她已经不是你的小师妹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