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虎毒还不食子呢 ...

  •   会客室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生硬起来。
      
      一旁的陈德欲言又止。
      
      跟着秦先生多年,陈德其他事情做得只能说是好,唯有一件事情做得非常优秀——那就是看秦先生的脸色。
      
      比如现在,先生一脸平静,实际上心情可不怎么好。
      
      陈德又瞥了一眼苏贝的方向,心里暗自着急。
      
      虽然这两个小孩来路不明,而且找到这里来认爸爸的动机非常可疑,可是单从刚才的简单交流来讲,陈德对苏贝和苏小宝的感官并不坏。
      
      也不知道这小姑娘脑子有坑还是缺心眼,她既然都能知道先生的身份证住址了,难道就不能顺便了解了解外界对先生的评价?
      
      上一个敢这么跟秦邵叫板的人,现在坟头上的草怕是已经两米高了。
      
      不过,看着苏贝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陈德的错觉——他总觉得那双眼睛和秦先生有些像,不只是眼睛,连眼神都很像。
      
      一样的平静,却暗藏波涛。
      
      ——
      
      在这场对峙中,秦邵率先收回了视线。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秦邵开口问道。
      
      “找你。”
      
      “理由?”
      
      “你是爸爸。”
      
      秦邵:“……”
      
      他突然有点怀念过去那些商业对手安排过来的间谍了,至少脑子好使。不像面前这两个小孩。
      
      秦先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无法沟通的无力感。
      
      看着秦邵面色深沉,苏贝心里也有些发虚。
      
      小说里只说了苏玫和秦邵的意外结合是男主设计的,但是并没有说是怎么设计的,所以,秦邵到底知不知道他过去还有过那么一个意外的夜晚,苏贝心里也没底。
      
      但他就是他们的亲爸爸,这一点不会错。
      
      “可能我们突然找过来,你会觉得很意外,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我们的爸爸”,苏贝看着秦邵,语气真挚、面容乖巧地说道:“实在不信,你可以带我们去做亲子鉴定。”
      
      秦邵淡淡地看了苏贝一眼,对于对方说的亲子鉴定,不置可否。
      
      就在这时,秦邵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来电提示,秦邵抬手示意陈德将两个孩子带了出去,随后才接通了电话。
      
      秦邵这通电话打了整整二十分钟。
      
      陈德再次被秦邵叫进去的时候,看见秦先生手边放着手机,面色如常,小声的唤了一声:“先生?”
      
      “天蓝分公司那边除了刘金奇在负责,还有谁?”
      
      “天蓝分公司吗?”,陈德回忆了一下:“除了刘总,王进和徐强两位经理也在那边,是不是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有些不长眼的东西,手伸得太长了。”秦邵简单叙述了一句,没有多说,吩咐了陈德给自己安排去S市的行程。
      
      陈德应下,突然想到门口还杵着两个小孩,无奈,又硬着头提醒了一声:“先生,外面那两个孩子……”
      
      “先放着吧。”
      
      “是。”
      
      ——
      
      与此同时,会客室外。
      苏小宝靠在墙边,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来找那个人。”
      
      “找他养我们啊。”苏贝回答道。
      
      “就因为这个?”
      
      “不然?”
      
      苏小宝:“……”
      
      本来苏小宝以为苏贝突然心血来潮,大老远地来B市找爸爸,是因为她想要有一个爸爸。就像其他同学那样,有一个可以给他们开家长会,可以在他们受欺负的时候出来维护他们的爸爸。
      
      万万没想到,苏贝的理由居然这么肤浅。
      
      “没有那个人我们不是一样过得好好的,而且我也可以养活你啊。”苏小宝不服气地说道。
      
      “不一样的。”
      
      即使苏小宝很聪明,即使苏贝通过异世那四年的学习学会了很多东西,可是只要他们还是未成年,有很多事情他们就做不了。
      
      无论是小说番外里的结局,还是梦里的那段结局都是苏贝不想看到的,她不能让苏小宝走上那样的未来,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会找到秦邵。
      
      至少,这个人有能力提供给他们正常的成长环境。
      
      虽然,小说里秦邵最后会在和男主的斗争中惨败,落得个倾家荡产的结局,可那也是很多年之后的事了。
      
      最起码现在的秦先生还是那个处处把男主踩在泥里的牛逼存在。
      
      “可我觉得那个秦邵他……不是什么好人。”苏小宝想了想,又沉声说道。
      
      苏贝:“……”
      
      秦先生是不是好人这个问题,的确很模糊。
      
      小说里,秦邵作为男主的对手、贯穿全文的大反派,被刻画成了一个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大坏蛋。
      
      可是仔细想想,除了和男主不对付、对待对手的手段厉害了点,秦邵好像并未做过什么作奸犯科、杀|人|放|火的事。
      
      当然,秦邵这人的可怕也是事实。
      
      “苏小宝,你得记住一点,不管他是不是好人,他都是我们的爸爸。”
      
      说罢,苏贝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再说了,虎毒还不食子呢。”
      
      ……
      
      陈德从会客室里出来,刚巧听到了姐弟两这段对话。
      
      敢情在这两个小孩眼里,秦先生就不是个好人?
      
      还有,小姑娘,你最后的那句“虎毒不食子”是认真的吗?
      
      下意识地回头朝会客室的门看了一眼,确定秦先生在里面应该听不到这两人对他的评价,陈德这才故意咳嗽了一声,走到姐弟两面前。
      
      “久等了。”
      
      “叔叔,我爸爸电话打完了吗?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爸爸叫得真顺口。
      
      要不是听到了两人刚才那番对话,陈德还真信了苏贝现在这副乖巧等爸爸的模样了。
      
      “秦先生现在有一些重要的工作要处理,至于你们”,看着面前两个小可怜,陈德叹了口气道:“你们跟我来吧。”
      
      ——
      
      陈德将苏贝和苏小宝两人带到了秦邵在景园的别墅。
      
      之所以将人带到这里,不是因为认可了他们的身份,而是因为这边有人看着,方便监控。
      
      别墅的管家姓周名福
      
      见陈德领了两个孩子过来,福伯十分意外。
      
      “小陈,这两个孩子是?”
      
      “派出所联系先生领回来的,先生公司那边有些要紧的事要处理,顾不过来,你先安排间房间让他们暂时住下,具体的情况你可以等先生回来的时候亲自问他。”陈德说道。
      
      和福伯解释了几句,陈德又看向苏贝两人,道:“这段时间你们先暂时在这里住下吧,这是福伯,这里的管家,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找他,另外,在这个家里不要到处乱跑,要听福伯的……”
      
      “好”,苏贝点点头,又拉着苏小宝向福伯问了声:“福伯好。”
      
      陈德的话说得模棱两可,一时间,福伯也拿不准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只是,面对两个孩子甜甜的问好,福伯还是笑着应了下来。
      
      见苏贝两人被人领上了楼,陈德想想,又多交代了一句:“那这两个孩子目前身份不明,就有劳福伯多盯着些了,有什么异常随时联系我。”
      
      闻言,福伯眼中闪过诧异,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
      
      陈德准备离开,这时,苏贝从楼上追了下来。
      
      “这个给你。”苏贝将两张叠起来的纸递给了陈德,这两张纸明显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
      
      陈德疑惑:“这是什么?”
      
      “我和苏小宝的头发,另外这里还有我们刚刚剪下来的指甲,我都编了号,你们可以拿去做亲子鉴定”,想想,苏贝又道:“如果鉴定还需要血液样本的话,我们也可以跟你去做抽血。”
      
      听到苏贝的话,陈德眼皮子微挑: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亲自鉴定的结果就能如你所说?
      
      “秦氏有专门的医疗,如果需要采样,会有人专门过来。”陈德说道,不过还是从苏贝手里接过了那几包东西。
      
      ——
      
      从景园离开,陈德火速回到秦氏,替秦先生安排好了去S市的行程。
      
      “进。”听到敲门声,秦邵扔出一个字来。
      
      “先生,行程已经安排妥当。另外”,顿了顿,陈德又道:“那两个孩子也带下去了。”
      
      “恩。”秦邵淡淡的应了一声,显然不太关心。
      
      不过,陈德还是要尽职尽责地做完汇报:“人暂时安置在景园。”
      
      闻言,秦邵似乎皱了皱眉,想到那两个脏兮兮的小孩,眼底闪过不悦。
      
      见状,陈德神色透出紧张:“先生,我的安排是不是不太妥当,那我……”
      
      “先放那儿吧。”秦邵说道,“派人仔细查查,另外安排24小时的监控。”
      
      “先生,您的意思是……”听这话,先生并不相信那两个孩子?
      
      “你觉得我可能会有那么两个孩子吗?”秦邵有些好笑的反问道。
      
      陈德沉默了。
      
      ——说来也是,如果真有孩子,先生自己会不知道?
      
      树大招风,盯着秦氏、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不少。
      
      什么商业间谍、女人、男人,陈德处理得太多了,甚至三年前还有人冒充老夫人娘家那边的亲戚,企图从秦氏捞到好处。
      
      只是,让两个孩子来冒充秦先生亲骨肉的,陈德还是头一回见。
      
      先生本身就性情冷淡,再加上这些年一直忙于公司的事情,身边从来不会有女性的存在。
      
      毫不夸张的说,要不是秦氏这边压着,那些关于“秦先生X冷淡”、“秦先生不行”的报道指不定怎么满天飞的。
      
      这不算秘密。
      
      连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孩子?
      
      那背后的人到底是功课没做好,还是脑子不好使?
      
      “演技倒是不错。”秦邵在这时突然开口,随意评价了一句。
      
      这评价是给苏贝的:就在刚才在和那个孩子对视的时候,虽然不至于相信苏贝的话,可他的态度的确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松动。
      
      想想又觉得可笑。
      
      派个孩子来,以为他会心软还是怎么着?
      
      “手里拿的是什么?”秦邵瞥见陈德手里的东西问道。
      
      “先生您说这个?这是那两个孩子的头发还有指甲。”
      
      想到苏贝拿这个东西给自己的时候说的话,陈德考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向秦邵询问道:“先生,您看是不是安排做一下您和那两个孩子的亲子鉴定?”
      
      “……”,秦邵抬了抬眼皮:“多久能出结果?”
      
      “取样之后,最快几个小时就能出结果。”
      
      “做吧。”
      
      ——
      
      本来苏贝和苏小宝的事情已经算是暂时算告一段落,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苏贝将东西递给他时脸上笃定的神情,陈德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先生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两个孩子真的和先生您存在血缘关系?”
      
      如果那两个孩子真是先生的孩子。
      
      陈德:……
      
      在商界雷厉风行的秦先生,身边多了两个孩子。
      
      那场景,他简直没法想象。
      
      秦邵可没有陈德这么多脑洞,听到陈德的话,秦先生只是无所谓的看了对方一眼。
      
      “就算是,那又如何?”
      
      不过就是冒出了两个孩子而已,那又怎么样?
      
      秦家不缺钱,他秦邵更不缺钱,如果法律规定他要养那两个孩子,那他就扔些钱养着。
      
      养到成年就扔出去。
      
      只是,在秦邵的认知里,不存在那种可能。
      
      退一万步,他就算真有孩子,也不会是那种成色的。
      
      ——
      
      “先看看这个”,跳过了“孩子”的话题,秦邵示意陈德拿起了桌上一份材料。
      
      取过材料,陈德仔细看了一遍,神情变得有些阴沉。
      
      “又是宋氏?”陈德皱眉道。
      
      宋氏的董事长宋彦成因为某些原因和秦先生不和又不是秘密,宋氏明里暗里的和秦氏叫板,也也不是新鲜事。只是,最近宋氏的小动作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先是对天蓝分公司下手,这下更“好”,直接把手伸到秦氏总部了。
      
      偷偷挖秦氏的墙角可还行?
      
      “胆子越来越大了。”秦邵面色平静的评价了一句。
      十几年前,宋彦成挪了际华的资源成立宋氏,因为懒得去和那两位争论,他没说什么,那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这几年宋氏在他眼皮子底下的折腾,秦先生也只当是跳梁小丑,没有放在眼里。
      
      倒没想到,那人把他的容忍当作了放肆的资本。
      
      “宋彦成现在人在S市?”秦邵抬眉问道。
      
      “是,一周之前就在那边了。”陈德回答道,这也是他刚刚得到的消息。为了让秦氏折损天蓝分公司这条胳膊,宋董事长的确煞费苦心。
      
      “那正好,去给他上一课。”
      
      ……
      
      “对了,先生今晚还回景园那边吗?”
      
      秦先生眉头紧蹙:“不回。”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10天前~
    秦先生:这是我的娃?成色真差
    10天后~
    秦先生:这是我的娃!真香
    ------
    ps:粑粑和原男主之间的恩怨不小、渊源也不小,后面慢慢说。感谢在2020-02-26 19:32:04~2020-02-26 23:53: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7190717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糖甜不甜 4瓶;大猫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