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我爸叫秦邵 ...

  •   事情在苏贝这里算是告一段落了,可在校方那里还没完。
      
      学校会议室里,校长和几个老师正因为苏贝的事情争论不休。
      
      “马上就要进行学校评分了,网上关于苏贝那件事不论是真是假,影响都非常不好,这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我们学校这次的综合评分。”
      
      “那么李老师,你的意见是?”
      
      “我的意见是暂时让苏贝休学一段时间,当事人不在学校,一方面避免了学生之间再起冲突的可能,另一方面如果教育部门的人询问起来,我们也可以说是学生间的恶作剧,学校已经进行了严肃处理让当事学生在家反思。”
      
      听到这位李老师的话,教导主任皱起了眉:“我不赞同,这样的处理方法治标不治本,而且对当事学生很不公平。”
      
      “这不是讨论是否公平的时候,当下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应对教育部门的检查。”
      
      “李老师说得对,让学生暂时休学也是为了学生考虑,经历这次事件,正好可以让她在家里好好休息、调整心态。”
      
      “但是,据我观察,苏贝的状态很好,而且这个学生的成绩非常好,有这样的学生在,对于学校的综合评分也是有提升作用的。”
      
      “可是苏贝只是一个学生,一个学生的成绩对于整个项目的打分意义并不大”,说话的老师停了一下,又道:“而且,苏贝和苏小宝这两个学生的户籍学籍也是有问题的吧?”
      
      当然,这是她们学校的历史遗留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
      
      “那苏贝的学业怎么办?”
      
      “课程都是可以补的,而且我们也不是让这个学生退学或者长期休学,只是让她暂时在家调整一段时间,等到检查过去了,再回来上课。”……
      
      ——
      
      就在学校讨论是否让苏贝暂时休学的时候,苏贝已经带着苏小宝告别了生活14年的老房子,背上行李踏上了前往B市的旅程。
      
      两人先是坐了一个小时的小巴车从村里出来,到了县城里,又转了两趟公交才到了火车站。
      
      一直到上火车,这一路虽然有些曲折,不过还算顺利。
      
      途中,倒是出了个小插曲。
      
      坐在苏贝他们旁边座位上的是个四十出头、打扮得人模狗样男人,从他们走进车厢起对方就一直用很猥|琐的目光盯着苏贝看。
      
      男人看着苏贝的眼神让苏小宝很不爽,胸腔里像是憋了一股无名火似的。
      
      如果是在学校,有不长眼的男生敢这么看苏贝,他早就打得对方满地找牙了。
      
      只是,想起出门前苏贝对他的叮嘱,苏小宝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
      
      “苏贝,你坐里面来。”苏小宝起身,和苏贝换了座位。
      
      “恩,苏小宝,你也往里面坐点”,苏贝拉着苏小宝,往里面的座位挪了点:“头扭过来,别朝那边看。”
      
      虽然明白了苏贝的意思,可苏小宝觉得有些奇怪:“我是男生,不用怕。”
      
      “你不懂。”
      
      这年头,不仅女生危险,男生也一样。
      
      察觉出姐弟两的防备,旁边那个男人似乎并不在意,反倒是舔舔嘴角、朝着苏贝两人“友好”的笑了笑。
      
      这笑落在苏贝眼里,只看出了猥|琐。
      
      “你再进来点。”离那个猥琐男远一点。
      
      苏贝又把苏小宝扒拉着往自己这边挪了点。
      
      好在那个男人和苏贝他们不在一个站下车。
      
      到B市北,男人下车了,临下车的时候,对方在苏贝他们的座位旁停了一下。
      
      “还是未成年吧?”男人朝着苏贝两人挑挑眉问道。
      
      “小情侣离家出走?”
      
      苏贝:“……”
      
      苏小宝:“……”我特么想打死这个猥琐男!
      
      见两人低着头不搭理自己,男人也不觉得尴尬,又自顾笑了笑,从钱夹里抽出一张名片放到了苏贝面前抱着的书包上。
      
      “认识一下,我姓欧,有什么困难可以联系我,当然,有其他什么需要也可以。”
      
      男人留下名片、以及一个自以为很有魅力的邪笑之后,抬脚离开了。
      
      目光微垂,苏贝瞥到了名片上的“导演”这两个字。
      
      因为那段梦境的缘故,苏贝对于“导演”这两个字充满了厌恶,而且,那个男的要真是个知名大导演,早坐飞机、坐高铁动车商务座去了,还用得着跑来坐这种K打头的绿皮车?
      
      那人八成就是个骗子,而且还是专门骗失足少女的那种。
      
      像是看着什么恶心的脏东西似的,苏贝伸出两根手指,拎起那张名片的一角,想也没想地扔进了前面的垃圾袋里。
      
      看着苏贝一副被恶心坏了的模样,苏小宝轻哼了一声:“你刚才干嘛拉着我?”
      
      如果不是苏贝一直死死拉着他裤子上的松紧带让他没法站起来,他早就扑过去揍那个男的一顿了。
      
      “不拉着你难道真让你冲过去?万一你们打起来、把列车员引来了怎么办?”
      
      她和苏小宝的火车票是苏贝在黄牛那里花高价钱买来的,至于来路就不必说了,如果列车员过来要查票,麻烦的只会是他们。
      
      听到苏贝的话,苏小宝低下头,抿了抿唇。
      
      “那个人真的在B市?”看着车窗外飞速划过的高楼大厦,苏小宝眼里闪过茫然。
      
      “那个人”指的是提供了两个小蝌蚪让他们出生的男人。
      
      他不明白苏贝怎么突然要去找那个人,只不过,苏贝想去,他拧不过她,只能跟着了。
      
      “在。”苏贝的语气很肯定。
      
      “你怎么知道的?”
      
      “我做梦梦见的。”
      
      苏小宝:“……”
      
      他怎么有种要被苏贝拉出去卖了的感觉?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不会骗你的,再坚持一下,再有20分钟我们就到了。”苏贝拍了拍苏小宝的脑袋,说道。
      
      ——
      
      20分钟后,火车到达终点站,B站。
      
      从火车上下来、双脚落地的一刻,苏贝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这一路上苏贝有多紧张,听到车厢里的脚步声都跟惊弓之鸟似的,生怕列车员突然来查他们的票。
      
      现在好了,终于到了!
      
      捏着手里两张火车票,苏贝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几个车站工作人员和穿着警察制服的人走过来,拦在了他们面前。
      
      “麻烦你们两位出示一下车票。”
      
      “没票?”
      
      “有……”
      
      从苏贝手里接过车票,为首的那名警察看了看上面了信息,又看了看面前两个不大点的孩子。
      
      “罗小红?张二牛?是你们吗?”
      
      “嗯。”微不可查的一声。
      
      “88年的?”
      
      “……”苏贝应不下去了。
      
      见状,警察眼里闪过一抹了然:“你们两个,跟我们来一趟吧。”
      
      民警把苏贝两人带到了火车站派出所里盘查。
      
      “N县上的车?”
      
      “恩。”
      
      “票哪儿来的?”
      
      “找黄牛买的。”
      
      “你都知道那是黄牛了,还敢买?不知道正规途径购票吗?”
      
      如果不是他们的同事抓到了一伙黄牛,他们还查不出这趟班次上也有两张异常车票呢,而且居然还是两个小孩。
      
      小县城的检票系统也太不严谨了吧,这么明显的问题竟然没发现,还让两个小孩上了车。
      
      “叫什么名字?真名。”
      
      “苏贝。”、“苏小宝。”
      
      “多大了?”
      
      “14。”
      
      “身份证有吗?”
      
      苏贝摇摇头。
      
      “那户口本呢?”
      
      苏贝又摇了摇头,从书包里掏出了张盖着村委会印章的条子来,递给民警。
      
      看清楚条子上的内容之后,民警看向苏贝两人,面露惊讶:“你们连户口都没上?”
      
      “正在办。”苏贝说道。
      
      当年,王奶奶把这对龙凤胎养了下来,可根本没考虑上户口的问题。
      
      他们那个村子里,没上户口的孩子不少,后面几年,倒是陆陆续续都在解决这个问题,可惜后来王奶奶去世了,这件事轮到苏贝和苏小宝的时候,就成了个麻烦。
      
      如果不是没户口,苏贝也用不着花那么多钱去买黄牛票了。
      
      “你们跑B市来干什么?”离家出走?见网友?
      
      见两个小孩不说话,民警干脆又问道:“你们的监护人呢?有你们家里人的联系方式吗?”
      
      “没了。”
      
      “什么?”
      
      “监护人死了。”
      
      “这么说你们现在不仅没户口,连监护人也过世了?”民警反复确认道,他还很少遇上这么棘手的事情,禁不止皱起了眉。
      
      这时,苏贝又开口了:“那个,叔叔,我们有爸爸,我们来B是就是来找我们的爸爸的。”
      
      再不说,估计他们就得被遣送回去了。
      
      “你说你们的父亲在B市?”
      
      “是的,之前我们在乡下跟着奶奶住,后来她过世了,就让我们来B市找爸爸。”
      
      苏贝的说法也算合情合理,而且比较符合很多留守儿童的普遍情况。
      
      再看向苏贝和苏小宝时,民警的神情中已经多了几分同情:“别担心,如果你们父亲就在B市,叔叔肯定能帮你们找到他。”
      
      “知道你们父亲的名字吗?”
      
      “秦邵,秦朝的秦,召耳邵。”
      
      秦邵?这名字听着有些耳熟。
      
      民警在公安系统上输入了“秦邵”的名字,一共弹出236个搜索结果。
      
      “还知道其他信息吗?比如你们爸爸的户籍所在地,在哪里工作。”
      
      “户籍应该就在B市,工作的话,在秦氏集团。”
      
      照着苏贝提供的线索进行搜索,弹出来的信息让民警一怔。
      
      怪不得他说那个名字听起来耳熟呢。
      
      ——在秦氏集团工作,还叫做秦邵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秦氏的董事长!B市大名鼎鼎的秦先生!
      
      民警面色一沉,看向苏贝二人:“你们如果真想找到爸爸就必须提供真实的信息给我,如果你们继续胡编乱造,那么我们也只能……”
      
      “我说的都是真的”接过了民警的话,苏贝一脸认真地说道:“我还知道我爸爸的住址,是在B市上城区……”
      
      民警下意识地对照了下苏贝说的地址和公安信息里秦邵的住址。
      
      一字不差。
      
      像是秦邵那种身份的人,像是户籍所在地、家庭住址这类信息是绝对不会对外公开的,更不可能是两个屁大点的孩子随随便便就能在网上查到的。
      
      那么唯一的可能——这两个孩子没有说谎。
      
      民警再看向苏贝和苏小宝时的表情变了。
      
      本来是查一起购买黄牛票乘车的案子,没想到居然找到了两个千里寻父的留守儿童。
      
      本以为是帮这两个留守儿童寻找生父,没想到竟然隐约牵连出了一段豪门狗血往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