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麻烦来了 ...

  •   第二天,苏贝顶着班里人异样的目光,面色平静地进了教室。
      
      “喂喂,你们快看苏贝脸上,是不是昨天被梅姐她们打的,下手可够狠的。”
      
      “啧,真可怜,我看着都觉得疼。”
      
      班里几个女生指着苏贝脸上红肿的巴掌印,窃窃私语。语气当中没有同情,反倒带着幸灾乐祸。
      
      “可怜什么,都是她自找的,谁让她去勾引徐少。喜欢徐少,她也配?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不要脸。”
      
      “就是,丑、贱人多作怪。”
      
      其中一个女孩本来想说丑人多作怪,可是看着苏贝那张即使被打肿了还能把自己给比下去的脸,女孩硬生生把“丑”字咽了回去。
      
      只是,说道苏贝时的目光充满了讥讽,还带着一丝妒意。
      
      “什么人生什么种,也不想想,她妈之前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
      
      “我听我外婆说,她妈是卖的。”
      
      “卧槽,真恶心。”
      
      “你们看苏贝那样,会不会也去……”
      
      ……
      
      “你们给我闭嘴!”
      
      被苏小宝突然一吼,几人女生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扭头看着愤怒的苏小宝,几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还是有女生硬着头皮对上了苏小宝的目光:“我们说我们的,关你什么事,而且我们说你们了吗?麻烦别对号入座行吗?”
      “怎么着,你一个男生还想打女生不成?”
      
      “你以为我不敢?”苏小宝握紧了拳头。
      
      “你……苏小宝,我告诉你,班上的同学都看着,你可别乱来。”
      
      平时她们在背后议论这些的时候,这对双胞胎就算听到了,也只会装聋作哑而已。
      
      谁曾想,苏小宝竟然动真格的了。
      
      想到初一开学的时候,隔壁班有几个男生故意扯苏贝的衣服,苏小宝和那几个人打起来时候那个凶狠劲,几个女生不约而同的害怕起来。
      
      “苏小宝。”这时,苏贝拉住了苏小宝。
      
      这种爱嚼舌根的哪哪都有,那些话,听多了就像隔壁工地修房子的噪声,不值一提。
      
      和这些人发生争执没必要。
      
      而且,这里是教室,要真打起来了,麻烦的只会是他们。
      
      “那些话,别再让我听到,否则我撕烂你们的嘴!”苏小宝又警告地瞪了几人一眼,说道。
      
      几个女生被苏小宝的架势吓得不再说话。
      
      班里关于苏贝的议论声随着苏小宝的突然爆发彻底平息下来,看热闹的也纷纷回了自己的座位。
      
      监督着苏小宝去座位上坐好,苏贝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
      
      距离上课还有10分钟。
      
      平时这个时候,苏贝会默不作声地把自己的作业本交到小组长桌上。
      
      可是今天,张莎却没有收到苏贝的作业。
      
      这时,数学科代表抱着从其他几组收来的作业本走了过来。
      
      “张莎,你们组的作业收齐了吗?”
      
      “没有,还差那个谁的没交。”小组长下意识压低了声音,指了指苏贝的方向。
      
      “那你去找她要啊,快点,我还得在上课前给老张送过去呢!”
      
      “我不去,我可不想跟她说话,你是科代表,要收你去收啊。”
      
      “你不想去,凭什么让我去。”
      
      两人相互推脱起来,听语气,仿佛苏贝身上带了什么可怕的病菌似的。
      
      最终,小组长和科代表一起走到了苏贝的桌旁。
      
      “同学,你作业还没交吧?”
      
      “没有。”苏贝如实说道:“我没写。”
      
      “我马上就要把作业本给老师送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不可能因为你一个人不交作业……”
      
      “我知道,你把我的名字记上吧。”
      
      “那,可你自己说的啊。”
      
      科代表古怪的看了苏贝一眼,迟疑片刻,最终拿出一张便签纸,把没交作业的“苏贝”写了上去。
      
      ——
      
      不出意外,第二节课课间,苏贝就因为几科的作业统统没交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去。
      
      “苏贝,你今天几科的作业都没交,怎么回事?”办公室里,见苏贝进来,班主任起身、厉色问道。
      
      看样子,并没有注意到苏贝此刻肿得老高的脸。
      
      或者注意到了,只是在他的意识里,这个学生脸上的伤,和学校、和他这个班主任并没有什么关系。
      
      “对不起老师,我昨天受伤了,而且发高烧,没有办法写作业。”苏贝目不斜视地看着班主任说道。
      
      “受伤?”班主任多看了苏贝一眼。
      
      “是。”苏贝将昨天下午的事向班主任叙述了一遍。
      
      听完苏贝的话,班主任面色有些发沉,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苏贝,你是成绩好的学生,应该以学习为重,和同学发生矛盾,甚至打架,这种事情太不应该了。而且,这更不是你不写作业的理由。”班主任一脸严肃地看着苏贝批评道。
      
      听班主任将昨天的事件轻飘飘地归结为同学矛盾,甚至将她的单方面被施|暴,说成是同学间的打架,苏贝目光微沉。
      
      班主任这样的态度,苏贝不意外。
      
      像这样一个县初中,或许会去管学生有没有逃课、交没交作业,却很难去关心到学生的身心成长问题。
      
      只是,苏贝心里还是有些失望。
      
      “老师听说过校园|暴|力吗?”苏贝垂着头问道,声音平静而倔强。
      
      班主任:“……”
      
      怎么没听过?上个月学校派他们去市里学习、听讲座,主要讲的就是这个。
      
      只是,他们学校就这个条件,他这个当老师的把课教好就不错了,哪管得了这么多。学生间那些打打闹闹,只要不闹出大事,他一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班主任说道:“这件事老师会对周红梅她们几个进行批评教育的,你也别多想。”
      
      这个处理办法的确有些敷衍搪塞的意思,可也没办法。
      
      那帮问题学生不好管,父母要么在外面打工联系不上,能叫来的也大多是没什么文化、又不讲道理的大老粗。
      
      如果因为这件事把那些家长叫来,指不定怎么在学校闹腾,到时候麻烦的还是他。
      
      见苏贝低着头,没说话,班主任就当她是接受了这个处理办法。
      
      “这次你没交作业勉强算是事出有因,我就不另外罚你了,但是今天放学前必须把作业补上知道吗?”
      
      “行了,你去上课吧。”
      
      ——
      
      苏贝从办公室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对面走廊上,一脸紧张地盯着这边地苏小宝。
      
      原本还有些沉重的心情在看到少年的一刻一扫而空,心里暖暖的——之前,他们不管经历什么,只要有另一个人在身边就好。
      
      苏贝朝着苏小宝小跑过去。
      
      “怎么样?”苏小宝问道。
      
      闻言,苏贝摇摇头,说没事。
      
      昨天的事,看来学校这边是指望不上了,不过,苏贝猜,这事还没完。
      
      ——
      
      下午,自习课,苏贝正好用这个时间补上了昨天的家庭作业。
      
      随着四五个没穿校服的女生走进来,原本还算安静的教室突然有人喊了一声:“梅姐她们来了!”
      
      梅姐——周红梅,正是昨天将苏贝拖走的那帮小太妹的大姐头。
      
      周红梅走到苏贝身旁,二话不说,一脚踹在了苏贝的课桌上。
      
      这一脚,甚至引来了周围一些人的叫好。
      
      “梅姐牛逼!”、“社会我梅姐!”……
      
      听着周围的吹捧,周红梅骄傲地扬了扬头,又看向苏贝。
      
      “胆子不小啊,居然敢跟老师告状!”
      
      【答:角ACE等于40度。】
      
      在作业本上写下了最后一句答案,苏贝这才将做完的数学作业合上,抬起头来。
      
      苏贝先是看了一眼周围的同学,眼里闪过讥笑。
      
      前脚苏小宝刚“被”物理老师叫走,后脚周红梅她们几个就进来了,还真是巧。
      
      苏贝这笑怪瘆人的,被苏贝这么扫了一眼,周围本来还在叫好的人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特别是那个见周红梅一来、让得比鬼都快的同桌,这会儿被苏贝盯着,突然有些心虚。
      
      不对,她心虚什么,又不是她打的小报告。她是准备在群里跟梅姐告密的,可惜不等她去说,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
      
      “想死?”周红梅又朝苏贝的课桌踢了一脚。
      
      “看来是咱们昨天教训得不够,没让这贱人长记性。”周红梅旁边一个女生说道。
      
      “哼,那我帮她回忆一下,手机给我。”
      
      周红梅从旁边女生手里接过手机,翻出一段视频,扔到了苏贝面前。
      
      同时,还不忘故意将视频播放的声音调到了最大。
      
      视频里的声音引来了周围同学的围观。
      
      这是一段录像,录像里正是昨天苏贝被这几人拖到厕所施|暴的画面。
      
      原本周围的人只是出于好奇才凑过来的,可是真看到了心里反倒没那么舒服了。
      
      虽然他们也讨厌这对双胞胎,可是周红梅她们把人虐得实不是有点太惨了?
      
      有几个看不下去的,默默退出了人群。
      
      反观苏贝,都比他们淡定。
      
      这段画面,曾是她挥之不去的噩梦,然而意识时隔四年再次看到,苏贝发现,她比想象中的更平静。
      
      “精不精彩?”
      
      “现在跪下来认个错,这事就算了,否则,我把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去,让更多人的看看你的贱样。”
      
      苏贝:“……”
      
      “梅姐跟你说话,你特么装什么傻?”
      
      见苏贝还是低着头,一声不吭,周红梅身旁的女生上前去准备拽苏贝的头发。
      
      就在这个时候,苏贝突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面前几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