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平地起惊雷,刘姥姥进京 ...

  •   
      冬日夕阳余晖几近落尽,天色差不多都暗了下来。京郊的一个村落里,村东头的一户人家,一家七口人围坐在饭桌上,安静的吃着晚饭。
      
      这家人年纪最长者是一位已八十岁上下的老妇人,老妇人吃着外孙子挑到她碗里的肉片,想着自家如今的日子,就是立马闭眼去了,那也是能安心合眼了。
      
      这一家人女儿刘氏春华女婿王狗儿,都是四十岁上下年纪,小麦色的肤色一看就是健康的庄稼人,女婿憨厚一些,女儿反倒有几分精明像。
      
      当初随着老刘氏进大观园的板儿,如今已经十一岁了,倒是一个半大小子了。两个鼓着腮帮子吃得正香的双胎小子,今年也五岁了。胖点的那一个叫王竹,瘦点儿的那个叫王林,虎头虎脑的,顶着长的几乎一样儿的小脸,甚是可爱。这家还有一个小闺女王青,九岁的小女孩,却是比这几个小子好看很多。
      
      “前些日子去京城里去看了二奶奶,好一顿病着,我这寻思呢,这两日家里也什么事情,我还得去看看。不然这心老提了着。”
      
      老刘氏放下碗筷,这就是吃饱了。这两年随着岁数大了,这晚饭,就用的少一些,这也是当初在贾府长的见识,知道这对上了年岁的人有好处,就有模有样儿的跟着学了些。
      
      “您这也是太担心了,那贾府家大业大,怎么的也能治好那二奶奶。”女婿王狗儿出声安慰岳母刘氏。
      
      要说这王狗儿,那是打心里感念他这老岳母,虽是年老妇人,却眼里有些见识,要不然也不能和京城里的贾家扯上关系。
      
      得了贾家接济,如今在这十里八乡,自家也成了一个富余人家。王狗儿如今丰衣足食,儿女双全的,对待刘氏,真如对亲娘老子不差两样儿的。
      
      “这倒也是,明日还是板儿跟着我,我们两娘个儿结伴惯了的。”老太太看了一眼大外孙。
      
      “使得,明儿我赶车送你们俩。”王狗儿偷头夹菜。
      
      老刘氏看看女儿刘氏春华,小刘氏明白亲娘的意思,“娘,昨日狗儿把要送去贾府的东西,都备着了,都按您的吩咐弄得了。”
      
      老刘氏点点头,“贾府大恩,咱可不能忘,没他们帮扶一把,咱们哪里就能买得起那么多田地,还有了这两个小的,如今三个孩子还能读读书,识个字?将来我的外孙,好好教着,倒不必土里刨食儿了。”
      
      刘氏春华抿抿嘴没说话,这大恩大德是要记着,在她看来,倒不必非要如母亲这样儿,总要当着孩子们的面儿叨咕着,没得让她这做父母的在孩子面前矮上三分。
      
      她低头吃饭,不看母亲,也就不搭她这茬。
      
      王狗儿刚放下饭碗,听见院子里狗叫声儿,他穿鞋下地,看看是谁来了。王狗儿还没走出门去,就被村长堵进屋里。
      
      王狗儿看着村长一脸急色,也有点紧张起来,“四叔,您吃了吗?”
      
      “回去吃,我这刚从京城回来,给你们传个信儿,就家去了。”村长竟自走了进来,看着刘氏春华站在那里,孩子们也都停了筷子都看着他张嘴叫着王爷爷。
      
      “叔,我去炒两个菜,您和狗儿喝点?”刘氏春华起身就要往外走。
      
      “侄媳妇,莫要忙活,我说几句话就走,孩子们该吃饭吃饭。”村长一屁股坐到炕边,小刘氏起身给村长倒了一杯糖水,端放到村长旁边。
      
      刘姥姥说道:“他四叔,喝口水,先喘口气儿再说。”村长点点头,看着刘姥姥回答她,“老姐姐,我说了,你这可别急慌啊!”
      
      刘姥姥点头,“不急慌,我这个岁数的人,哪能还像这些个年轻孩子呢?先喝口水歇歇口再说。”
      
      村长很听话的把这碗白糖水喝了,喘了两口气,这才在王狗儿一家的注视下,说明了来意。
      
      “老姐姐,今日老弟我不是去京城吗?路过你们家亲戚荣国府,可不得了了,听周围人说是刚抄了家,府里的老少爷们儿,都被拘起来了。还传着府里管家的年纪轻轻那位爷,给了太太休书,那太太倒是个烈性的,拿着休书认了罪,说是也被拘了起来。就是您说过的那个二奶奶。”
      
      刘姥姥睁圆了昏花的老眼,颤声问道:“他四叔,您这可没听差?我们那位亲戚奶奶,那可是一等一的精明人儿,怎么的就、、”
      
      村长一声叹息,“老姐姐,我这也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可不如您这个岁数时候硬朗,可不怕听错?特意停了马车,让儿子下去打听了一番。说是这府里也说不清犯了啥事,反正抄家那日动静可是不小,京郊那片儿都轰动了。”
      
      村长见王狗儿一家都跟丢了魂儿似的呆愣愣的,消息带到了,也该走了,“老姐姐,莫着急,我家去了。”
      
      村长站起身,刘姥姥抬起沧桑的老脸,“他四叔,谢谢您了。”村长摆摆手,也不再说客气话,迈步就往外走,王狗儿脚步漂浮一般把村长老头送出院外。
      
      看着村长的背影,冬日里的冷风,不过几息间就让他浑涨的脑袋清醒了几分,这事情假不了,只是来得太突然。他直觉贾府所犯之事定是不小,心里突突的,转身回了屋子。
      
      进门见几个孩子也不吃饭了,都看着他们姥姥。王狗儿怕这老岳母急出个好歹儿来的,“娘,瘦死的马比羊大,咋也不能一下子就这么败了。”
      
      王春华也点头附和,那几个孩子小的三个都跟着点头,唯有板儿抿嘴不语,他还记得幼年时候和姥姥一起去了那园子,回程的路上,他羡慕不已,姥姥却一声叹息,当日只说,“繁华越胜,危机越大,咱们祖辈虽不及贾府,那也是远好于一般人家的,这要败家时候,反倒不如平常人家。”
      
      “明日狗儿也去,咱们娘三个去看看。”老刘氏声音平静,沧桑中透出了透骨的难过。
      
      刘春华知道母亲这是想起刘王两家家败之时了,只他们两家无非丢官去财,这贾府爷们都抓了起来,这事儿还不定多大呢?“娘,这个时候咱们去合适吗?咱也不知贾府犯了什么罪。”
      
      “放你老娘的屁,这个时候不去啥时候去?再说咱们就是一个庄户人家,就是抓同谋都找不到你头上,你怕个你老子娘的?”老刘氏听着小刘氏说话不像,脾气就上来了,也顾不得女婿外孙子都在。
      
      “娘,莫和她一般见识,这就是个心里装棉花的,这个家要不是有您帮扶着,也到不了这个光景。明儿咱们去,准备的东西也带上,爷们关了,太太们还在不是?”王狗儿心里也不认同小刘氏,这般势力眼界,他也是看不上的。
      
      “还是我姑爷是个明白人,我这也是心里不落听,那样人家犯了事,就是被砍头都是有的。要是二奶奶真被抓了,那身子骨,怕是捱不住了。”老刘氏眨了眨昏花老眼,岁数这么大了,看过的生死不计,如今想到这一层,心里却酸涩。
      
      这一夜,老刘氏半睡半醒,少有的失眠了。
      
      王青睡在姥姥旁边,听见姥姥翻身,问道:“姥姥,他们家不是有娘娘吗?那不是皇上的老婆吗?”
      
      老刘氏长叹一声,“皇上的老婆哪里像咱们庄户人家,就这么一个,团在手里,总有几分情面。皇上的老婆有可多,这老婆就没啥子重量了。”
      
      翌日鸡啼过后,王狗儿一家就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就连两个小子都知道家里有大事发生,不敢再赖被窝,看一个不好再讨了娘的打。
      
      小刘氏忙活早饭,老刘氏收拾完自己,就给王青扎着辫子。板儿跟着王狗儿喂马套车,把宰杀冻好的鸡鸭鹅都装上马车。两个小的跟在父兄身后,也不说话,格外乖巧。
      
      一家人早饭吃的包子,稀饭,鸡蛋。在农家里这已是和不错的早饭。几口人也不说话,气氛就有几分凝重。
      
      老刘氏看看几个孩子,“你们好好在家听你娘的话,没你们小孩儿家的事情,该干嘛干嘛!”几个孩子都点头应是。老刘氏摸摸两个小外孙的头,这心里好似才有了着落似的。
      
      老刘氏爬上马车,板儿才松开扶着姥姥的手,自己也爬了上去,接过母亲小刘氏递过来的破棉被,把老刘氏围盖好,自己也钻进被子里。
      
      王狗儿坐上车辕,一甩鞭子,这祖孙三代就在车轮碾压路上积雪的咯吱声儿中,向村口驶去。
      
      板儿看老刘氏眉头紧蹙,也不知该安慰姥姥什么才好。王狗儿也是一样,恩人遇难,自家虽然这就去看看,又能帮上什么?他们带着三颗赤诚之心而去,可是这对于如今的贾府来讲,有什么用呢?
      
      板儿想起那两次去贾府,姥姥拉着自己的手,祖孙俩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京城走,不知道能不能进去那道高门,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高门里的贵人。后来进了那道门,见了那些人,他们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改变。如果说这世上还有活菩萨的话,那贾府里的那位漂亮二奶奶,就是板儿心里的活菩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