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01 ...

  •   by百户千灯
      
      意识模模糊糊之间,耳边断续地传来了交谈声。
      
      “恭喜……是的,这次的心脏根治手术非常成功,乐观地说,他以后就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了……”
      “对,病人的身体现在还在恢复,可能会多睡几天……没什么大问题,好好休养就可以……”
      
      眼皮沉重,没能睁开,时清柠在虚弱的状态下凝神辨别着那些声音,不由心下疑惑。
      
      自己不是先天性心脏.病中罕见的畸变吗?而且病症发现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身体条件差到连根治手术都无法实施,只能靠姑息性手术来勉强维持治疗。
      怎么现在忽然被医生说根治了?
      难不成,自己还在做梦?
      
      时清柠思忖着,试图睁开眼睛,看看自己目前身处的环境。
      可是他的身体实在太过虚弱,仿佛只是维系这短暂的意识就已经耗尽了所有气力,更遑论清醒地动作。
      
      疲惫如潮水般涌来,时清柠曾经有过无数次这种难以控制身体的经验,早已习惯了徘徊在生死边缘。
      可这一次,身体里沉闷的疼痛却比预想中轻了许多,像是一直死死压在胸口的巨石忽然被搬除,周.身只剩温和无害的浅浅倦怠。
      仿佛那永远如梦一般可望不可及的健康,当真恩赐般地降临在了时清柠身上。
      
      时清柠最终还是睡了过去。
      
      没了总是不时发作的尖锐阵痛,这一回时清柠睡得很安稳。中间几次半梦半醒,他也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喂水、翻身,但因为疲惫,他都再度昏睡入眠。
      真正苏醒时,时清柠的第一反应是轻松。
      
      身体轻快得像是刚刚输过满满一袋新鲜血液,又或是刚吸饱氧气。可是身上并没有繁杂器械的束缚感,时清柠缓缓睁开眼睛,视野渐渐清晰,面前大片纯白。
      这里是医院。
      
      病房的布置很陌生,时清柠抬手在枕边摸索了一下,病床的床头一般都有调节转钮。
      他对这种事驾轻就熟。
      果然没多久,时清柠就摸.到了转钮,自己调整了床架的高度,半坐起来靠在了床头。
      
      没有了以往熟悉的初醒后的晕眩和刺痛,时清柠虽然清醒,却觉得自己仿佛还在梦里。
      他定了定神,这时才看见了自己的手。
      
      这手……怎么感觉有点小?
      
      时清柠正想仔细观察自己,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轻响。
      
      一个护工打扮的阿姨轻轻推开门走进来,一抬头,看见了靠坐在床上的男孩。
      阿姨当即愣在了那里,手里托盘“当啷”一声,砸落在了地面。
      
      “你醒了?!”
      阿姨连托盘都顾不得捡,连忙走进来,忽然又停住了,仓促地在身侧蹭了蹭手掌。
      “我,我去叫人!”
      
      没多久,几个白大褂走进了病房,旁边还有一个妆容精致、气质温雅的女人。
      女人走得最急,匆忙看向床上的男孩。
      只一眼,她就瞬间红了眼眶。
      “小柠!”
      
      时清柠却有些疑惑。
      他的身体前所未有地轻快,连带意识也很清明,可面前这些人,无论是护工,医生,还是那个激动的女人。
      时清柠一个都没见过。
      
      几个医生上前,对时清柠做了个简单的检查。
      “没问题,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一个中年医生笑呵呵地说,“这次的先心根治手术很成功,您可以放心了。”
      
      这话和时清柠之前意识模糊时听到的一样。
      时清柠也在这时终于确定。
      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这个身体太小了,手指洗白,骨架纤瘦,看起来还没有成年。最重要的是时清柠明明得的是绝症,现在却被判定了已被根治,可以痊愈。
      “根治手术很成功。”
      这句话不知是多少先心病患者做梦都渴望听到的天籁。
      
      一旁的女人匆匆打过几个电话说了时清柠醒来的事,又好生道谢,送走了几位医生,病房里才终于安静下来。
      护工去准备午饭,屋里只剩下两个人,女人坐在床边,小心地看着人,轻声问。
      “宝贝,感觉好些了吗?”
      
      女人衣着奢贵,妆容精致,身上却没有香水味,只有一点很清淡的皂香,大概是因为照顾心脏.病人,才特意没用有刺.激性的香水。
      看她如此上心的态度,应该是极亲近之人,时清柠对她也隐约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可是再细看时,时清柠却又无法回忆得更具体。
      
      许是时清柠看她的眼神太陌生,女人虽然神色温婉,笑容却有些勉强。
      “还在生妈妈.的气吗?”
      
      果然是这具身体的母亲,难怪自己会觉得眼熟。时清柠想。
      可是她说的生气是怎么回事?
      
      时清柠发觉自己没有获得这具躯体的记忆。
      他决定静观其变。
      
      “妈妈不是不让你和他见面,这些事都可以商量。”
      说到这儿,女人低低吸了口气,才维持了声调的平稳。
      “可你不能,不能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
      时清柠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为了活着他比谁都艰难,怎么这话听起来,却像他自己寻死一样?
      
      时清柠尝试回想自己昏迷前在做什么,但并未成功,事情发展属实有些迷惑,他也没有轻易开口。
      还没理清情况时面对亲近之人,贸然妄动怕是有被看穿了的风险。
      
      时清柠没说话,倒是歪打正着,女人似乎也习惯了儿子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模样,完全没有生疑,像是两人之前就一直这么相处似的。
      她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却还强忍着,声音温和。
      “以后你想去见简任就去,好不好?妈妈再也不拦着你了,只要你保重身体,别再做这种傻事……”
      
      简任?
      这个名字实在太有特点,以至于时清柠立刻被勾起了回忆。
      ……这不是自己看过的一篇小说里的人名吗?
      
      所以自己现在是进入到了这本小说里?
      时清柠终于找出了一点头绪,开始努力回想。
      
      但他的记忆依然有些混乱,只隐约记得那是本狗血堆砌的虐恋小说。
      再回想书里的具体内容时,思绪却卡了壳。
      
      大脑的记忆区受到刺.激,连带着额角都开始隐隐抽痛。
      
      “妈妈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现在你的身体还需要修养,要不,过两天妈妈在海城最好的酒店给他补办生日宴会,你休息好了再去参加,好不好……”
      时妈妈说着,忽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宝贝!”
      
      她匆忙拿纸巾去给人脸上擦拭,声音变了调,温凉的指尖都在发抖。
      时清柠这时才发现,自己居然流了鼻血。
      鲜红的血滴落下来,浸透了纸巾。额角也传来阵阵刺痛,时清柠回想得太用力,显然是有些超出了身体负荷。
      
      他接过纸巾,自己掩住血流,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没事。”
      
      落在时妈妈眼里,这就成了抗拒自己碰触的反应。
      “好、好……”
      她的手伸在半空,最后还是僵硬地收了回去。
      
      时妈妈也不敢再提刚刚的事,怕再刺.激到对方,只能继续帮忙拿纸,借着动作,匆匆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
      等人止住鼻血,时妈妈才勉强笑道:“妈妈不说了,不说了。”
      
      “那我让司机送你过去,可以吗?”
      她小心翼翼到甚至有些卑微。
      “外面天冷,你自己去不方便。”
      
      连时清柠简短的一个“嗯”字,都足以让她露出实现了愿望似的开心神情。
      
      *
      
      海城,玩家酒吧。
      
      华灯初上,正是玩家开始进客人的时候,今天的酒吧门口却设了一个通告牌,写了“今日包场”四个字。
      有些没留意通知的客人走到门前想进去,也都被门外的侍者客客气气地劝走了。
      
      酒吧大厅,富有节奏的背景乐声已然响起,整个空间全被重新装饰过。
      正中灯牌上亮着两个硕大的紫色数字,22。一眼望去,很是炫目。
      
      大厅里已经聚了些客人,不少人围在一个高瘦的男子身边,言语间不乏艳羡。
      
      “玩家可是海城最好的酒吧,能在这儿包场,不愧是简少!”
      “今天还是周末,平时玩家周末一张票就上小二百了,简少这回生日真是大手笔啊。”
      有人嗤笑:“海城最好的酒吧算什么,简少可是帝都燕城来的,经的场子多了,今儿这都算不上什么大场面了吧?”
      
      听着这么多人吹嘘恭维,被人群众星拱月的简任却表情冷淡,兴致缺缺,始终没有表现出多少热切。
      落在众人眼里,就更是见惯不惊的佐证。
      
      “一会儿还有几个乐队和网红要过来,都是平时请不动的那种,还是简少面子大啊。”
      “哎,要真说请不动……那还得算是那位时小少爷吧?”
      这个称呼一出,四周忽然安静了一下。
      
      简任这才抬起了眼睛。
      他的瞳色极黑,单眼皮的轮廓冷且凌厉,让人不敢直视。
      
      旁边还有人在好奇:“谁?时小少爷?海城首富的小儿子?”
      “是,就是那个时家最宝贝的时清柠,他好像有什么……先天性心脏.病?反正被家里护得可紧了,时家之前从来不舍得放他出来。”
      “哦对,几年前他是不是还被拍到过一回?就一张抓拍照,直接火了好几个网站。”
      
      这话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有照片啊?你看过吗?”
      “没有,当时立刻就被时家压下去了,全网都删得干干净净。要不是这事,外面还不知道时家有个护得这么严实的小少爷呢。”
      “真的假的?那得好看成什么样啊……”
      
      讨论热烈沸扬,再加上时夫人也是海城出了名的美人,对这位时家小少爷相貌的揣测更是延伸出了花样百出的各式版本。
      可是唯有始终未曾开口的男人清楚。
      所有纷繁传言,都不及那人风华半分。
      
      简任垂眼看着面前杯盏,回想起了那个苍白的面容。
      眉目旖丽,面颊柔软,长睫如扇,常年的病气未能掩去那人的分毫艳色,酒液在杯中轻晃,漾开琥珀色的暖光,光华最盛的刹那,像极了那个男孩的眼睛。
      
      有一点简任从来没否认过。
      时小少爷长得确实很好看。
      
      旁边几个人注意到简任的神情,互相对视一眼,耸着眉毛八卦地问:“简哥,你和时小少爷,进展怎么样?”
      
      还有人不明所以:“什么进展?那小少爷不是个男的么?”
      “男的怎么了?现在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
      “不是,我是说简少,他之前交的不都是女朋友吗……?”
      “哎呀玩玩而已嘛,你还真以为咱简哥会认真啊?”
      
      “就是,之前多少美女也没见哪个能套住简哥啊。”
      “不过要说那个小少爷,确实比美女也不赖,要不简哥也看不上……”
      
      “真说还是简少厉害,那小少爷可真是,被迷得死去活来的。”
      “死去活来这词用得一点都不夸张,我有个表嫂在医院,哎简哥,听说……他还为你寻死了?”
      
      这话一出,倒真是把四周的人都惊了一下。
      现场安静了几秒,才有人抚掌。
      “我靠?!都痴情到这种程度了?简哥,高手啊!”
      
      八卦那人也格外笃定。
      “真的!你看以前那么多人想攀他结果连面都见不上,再看看简哥,这对比!”
      
      简任随手玩着摇酒壶,几个轻松流畅的空抛动作又引起一片惊呼叫好,他把雪克壶接住了,才懒懒地掀起眼皮。
      “我之前也没想到,他是时令的儿子。”
      
      旁人嬉笑:“首富儿子怎么啦,不还是被简少收得服服帖帖的?”
      “哎对了,今天生日会他来不来?”
      有人小声问:“不是说他寻死了么……”
      
      视线纷纷集中在简任身上。
      却只听见简任说了一句。
      
      “又没真的死成。”
      
      这话说得四周都是一静。
      
      但开口的人依旧神色冷漠,仍在继续调酒的动作。酒液从雪克壶中倾泻而出,积蓄的鸡尾酒渐渐分层。
      一片鲜切的青柠漂悬其上,缀着泛起的细小气泡。
      
      直到一杯柠檬鸡尾酒调好,简任才继续开口。
      “今天生日会,我给他发了邀请。”
      
      旁边人调笑:“哟,简哥也会主动啦?”
      
      简任淡淡道:“总得给点好处。”
      
      这话又引起了一片口哨和笑声。
      “靠,那小少爷上次没死成,这回也得开心死了吧?”
      “钓系的精髓啊!”
      “高啊,这才叫高段位!”
      
      简任想起那双眼眸弯起的模样,未置可否。
      那人开心时笑起来,倒也的确是挺漂亮的风景。
      更何况……他还是海城首富的儿子。
      
      简任端起酒杯,小啜一口,咬住那片青柠,含入口中。
      酸甜的气息在唇齿间绽开。
      
      他眸色深黑,眼底冷寂如渊。
      没想到,自己这次被那些傻.逼排挤出燕城,跑到这又俗又土的破地方,还能有意外收获。
      海城首富,就算在帝都排不上号,也够他在简家重新翻盘了。
      
      简任一点一点,慢条斯理地把那青柠吞吃咬碎。
      看来,幸.运女神还是站在自己这边。
      
      *
      
      平稳行驶的汽车内,落座在后排的黑西装神情严肃,脊背笔直,虽然目视向前,心神却全都落在了身旁那个漂亮男孩的身上。
      这是他第一天上岗,但有关这位小少爷的各种消息,黑西装却已经不知听过多少。
      
      时小少爷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小被娇养在家,鲜少能出门。他向来不喜欢被保.镖像看犯人一样跟着,因为那个男人和家人闹翻之后,更是不愿再被管束。
      结果前些天,小少爷就出了事。
      幸好手术很成功,人并没有什么大碍。
      
      事发之后,时二少身边所有保.镖全被换了个遍。黑西装就是刚被调过来的,接到的是死命令,必须要随身保护。
      哪怕小少爷拒绝。
      
      所以黑西装现在就和时小少爷同时坐在了后排——冒着对方随时有可能勃然大怒把自己轰下去的风险。
      
      但是在真正见到这位小少爷真人时,黑西装却又觉得……对方看起来不太像是会随便发脾气的样子。
      他长得太乖了。
      性格也是,完全看不出缺点——甚至在黑西装开门请人上车时,小少爷还对他道了声谢。
      
      所以黑西装沉思片刻,还是照吩咐开始了自己的下一个任务。
      他拿出一件暖和蓬松的白色羽绒服:“二少,夫人说,让您下车前把外套穿好。”
      
      黑西装做好了反复劝说乃至无法成功的准备,小孩子都不喜欢听家长唠叨,更不喜欢这种又厚又大的衣服,黑西装自己也有个妹妹,总是恨不能大冬天直接穿单裤出去,显得腿细。
      而且小少爷这次还是要去参加心上人的生日会,羽绒服和酒吧,根本格格不入。
      
      但出乎意料的,一直若有所思的时二少听见声音,只是看了人一眼,就主动把羽绒服接了过去。
      黑西装面色不显,心下却有些意外。
      
      裹好柔软的羽绒服,小少爷的年龄看起来又小了一点。没等黑西装松口气,就听见对方开口:“请问你叫什么?”
      黑西装额角青筋一紧,仍是恭敬道:“孙.明。”
      
      “孙哥,可以帮我个忙吗?”
      “您说。”
      
      “等下进酒吧的时候,麻烦你们不要和我一起。”
      
      小少爷不喜欢让人跟着,黑西装早就清楚。
      但他却没想到对方的下一句话。
      “你们和我分开几步进去可以吗?”
      
      黑西装一愣:“您同意我们跟进去?”
      
      “可以吗?”时清柠问,“我打算自己解决,不过保险起见,还是想请你们看顾一下。”
      
      “自己解决……”黑西装有些不敢相信,“您的意思是……?”
      “嗯。”时清柠说,“解决掉我和简任的问题。”
      
      “您不打算和他谈了?”黑西装虽然不知对方为何突然转变,但看小少爷终于醒悟,还是抓紧劝说,“夫人要是知道肯定很高兴……这件事您告诉夫人了吗?”
      
      “没有,”时清柠摇摇头,“她可能不会信吧。”
      
      黑西装语塞。
      这倒也是。
      毕竟连自己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
      
      但更让他意外的,却是对方接下来的话。
      
      “要从根本上处理这件事,还要从简任身上入手。”
      年仅十五岁的男孩大病初愈,说话时冷静的模样却并不像个孱弱怯懦的小孩子。
      
      虽然记忆仍然有些混乱,但时清柠的思维很清晰。
      解决掉这个害了时小少爷性命的男人是第一要务。
      此外,他还要考虑另一个问题。
      
      就算小少爷和家里关系僵硬,毕竟也是多年相处的亲人。
      若是一直和家人待在一起,自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引起怀疑。
      倒不如去见见这个简任,看看有什么新信息。
      
      黑西装全然不知道时清柠已经把简任当成了打完后能掉落经验和任务的小boss,仍是有些担心和简任见面对小少爷的影响:“或者,要是请夫人过来处理,可能会更……”
      
      时清柠笑了笑,他人长得好,这一笑就更是看得人心都软了几分。
      可他说出的话却和乖甜的容貌并不相符。
      
      “让妈妈出面?”时清柠说,“他也配?”
      
      黑西装震惊,一时失语。
      
      的确,不管时小少爷和简任如何,外界看来,至多也是年轻人的小打小闹。
      但如果当真让时夫人出面,那就不免会让人各种揣测时家的意向……
      
      黑西装这时才发现,面前这位看似病弱无骨的小少爷。
      其实远比他的外表锋利得多。
      
      这一次,似乎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汽车很快行驶到玩家酒吧,时清柠下车,率先进了酒吧。
      
      进门后有走廊,还要乘电梯,时清柠抬手在深色的墙壁上按了按,触感颇软。
      这里各处都装了很厚的隔音棉。
      
      他来了才发现,这儿根本不是什么清吧,倒更像那种越晚越嗨的夜店。
      还有香氛,时清柠抬手掩了掩鼻尖,露出嫌弃的表情。
      浓得呛人。
      
      身体弱的人根本不适合来这种地方。
      更何况时小少爷还是个初愈的心脏.病患者。
      
      简任会邀请人来这里给自己过生日,摆明了完全没把人放在心上。
      小少爷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时清柠想。
      果然是狗血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吧。
      
      他在侍者的引导下走向大厅,路上,还发现侍者有意无意地打量自己。
      时清柠知道以小少爷的身份,今天肯定没少被编排,他看了对方一眼,发现没有熟悉感,就没再理会。
      
      等走近大厅时,室内已是人声鼎沸,但时清柠甫一进入,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一瞬。
      
      没有人介绍来者是谁,但看见这张脸,每个人都确认了他的身份。
      
      果然是一张抓拍照就能火遍网络的容貌——倘若之前还有人对这件事有所质疑,看见时清柠的第一眼,他们就打消了所有念头。
      只剩惊艳。
      
      和到场的客人不同,男孩并没有精心打扮,穿的也只是一件款式简单的雪白羽绒服。换个人穿这种衣服直接进酒吧,恐怕不知会被嘲笑多久,可时小少爷的那张脸,却让整个炫目的大厅都变成了为他而建的T台。
      很多人甚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少年唇色浅淡,眉目清雅,大厅灯光艳而混杂,落在他脸上却只映出一层清泠的薄光,让人平白想起冬日初落的新雪。
      最漂亮的是那一双眼睛,少年常年缺少血色的面容原本有些过于素冷,独被那双眸色如蜜的眼瞳添了几分乖甜,灯光漾在他眼里,看得人仿若舌尖当真有甜意如蜜。
      
      不少人怔愣许久,惊艳冲击之下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难怪时家会把小儿子护得这么紧。
      任谁来想,都会恨不能把他严严实实地藏在家里。
      不让任何人窥探。
      
      背景乐也恰在时清柠进来时放完一首,音响师都因为看人,忘了切歌。
      降下来的分贝对时清柠来说是件好事,至少清静了许多。
      他在大厅内扫过一圈,随即就看到了大厅正中的那个男人。
      
      简任正坐在人群中央,闲闲地抬眼朝门口望去。
      果然,对方正在看着自己。
      
      小少爷有多喜欢自己,简任很清楚。时小少爷之前也总是这么望着自己的脸,眼神专注。
      不过现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被众人瞩目的对象却只专心看着自己一个人的感觉,比以往更能让人愉悦。
      
      简任并未起身,只是抬了抬下颌。
      “过来。”
      
      两人相隔不远,他看见男孩目光澄澈,卷翘的长睫动了动,在顶灯的照耀下晃出扰人的光影。
      小少爷轻声开口,音色清软,似是带着迟疑的羞涩:“简任?”
      
      简任看着这张赏心悦目的容貌,心情越发愉悦,挑眉。
      “怎么,几天没见,不认识你简哥了?”
      
      大厅里其他人全都安静了下来,看向两人,有人兴奋好奇,也有人在暗自思忖。
      
      简任来海城的时间并不长,今天他的生日会之所以能请到这么多人,不止是因为有人冲着燕城简家的名号来巴结他,也有不少来客是为了时家那位小少爷。
      在海城,显然还是首富时家的名号更诱人一些。
      时家小少爷之前从未公开露面,那些疯传的半真半假的恋情流言还是其次,单是有机会能见这位时家二少一面,就足够让许多人动了心思来参加这次生日会。
      
      如今一看,那些传闻倒像是真的。
      不少人暗自思索。
      看简任这语气,确实像是和时二少很熟的样子。
      
      而且在简任的话说完后,众人果然看见时小少爷朝对方走了过去。
      简任也看见,男孩仍旧目不斜视,只一直望着自己。
      眼神专注得让人心尖柔软。
      
      时清柠的确在看简任,离得近了,他看得更仔细。
      全场那么多人里,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简任给了他很明显的熟悉感。
      
      时清柠想起那本狗血小说,那本虐恋堆砌的小说好像还被拍成了电影,所以时清柠才会在看见对方的脸时,被勾出了一点回忆。
      小说里似乎的确有一个首富家庭,但戏份很少,时家小少爷这个角色更是只在背景板里被提了一嘴,整个时家也不过是个被当作垫脚石的炮灰。
      记忆有了进展,时清柠便打算多看人几眼,争取补全一下小说主线。
      
      不过走近了细看之后,时清柠才发觉,简任的情况和他预想的不一样。
      初醒时看到时妈妈,时清柠也有很强的熟悉感,那是因为她是这具躯体的亲人。
      
      但简任的熟悉感,却不是因为他对时小少爷的影响有多深刻——
      时清柠又走近了几步,终于确认。
      是因为简任和某个人长得很像。
      
      但简任的长相里很多细节却又明显输了一截。
      俗称,低配版。
      
      那个原版的某人似乎才是真正让时清柠熟悉的人。时清柠仔细看着简任,想从对方脸上构想出真正的轮廓。
      
      被注视着的简任,却只有心满意得。
      
      一个被捧在手心里、旁人完全无法高攀的小少爷,满心满眼只有自己,这种快.感,让简任都忍不住喟叹。
      他看着时清柠,唇边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旁边围观的人里有认识简任比较久的,都被这一幕惊住了。
      谁能想到,一向冷情冷心的简少会对人露出这种笑容?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简任的这种表情。
      
      几人心中隐隐涌上些预感,简哥这回八成是真的动了心。
      他们心里又泛起嘀咕。
      这对不会真的要成吧?
      可是简哥之前喜欢的可都是女生啊……
      
      那些冲着时小少爷来的人也在暗自思量。
      看这形势,两人的关系似乎确实不一般。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简任自然能察觉身旁的众多视线。
      但他并未在意,只是望着时清柠,唇角含笑,冷硬的眉眼轮廓都罕见地柔和了下来。
      
      小少爷走到了简任面前。
      他微一停顿,轻声开口。
      “别笑。”
      
      离得近了,小少爷精致的长相愈发让人惊叹。
      简任被近在眼前的昳丽容貌扰得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就听着对方的话照做,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男孩蹙眉说话的模样,让人根本无法忤逆。
      为了抚平他的眉心,赴刀山火海在所不惜。
      
      但是照做完之后,简任才听到对方温雅声线的后半句——
      
      “别笑,你笑起来就不像他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抢渣男的狗血,让渣男无血可狗。
    攻在第一章的倒数第二个字出场了~
    -
    开文啦,紧张ing
    本章评论都有红包~祝大家元旦快乐,2021顺顺利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