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4、74章--第四案 ...

  •   “她...怎么会在这?”康文闻声音喑哑。
      
      杜谦林也感到震惊和奇怪。
      “苏冉冉?她怎么会在这?”
      
      “玩家‘苏冉冉’死亡。”
      和杜谦林声音一并响起的是系统冰冷的提示音。
      
      杜谦林和康文闻对视了一眼,默契的先对着现场猛拍一顿,然后带上手套时刻准备着....
      
      不到片刻,苏桂霞先到了,紧跟其后的就是齐景兵。
      
      “苏冉冉死了?!”苏桂霞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
      
      杜谦林让开身子给她看。
      “这里是你的空间吧。”
      
      苏桂霞瞪大了眼睛,叫嚷道“你认为是我杀的她?!”
      
      康文闻对着杜谦林耸耸肩“先检查尸体吧。”
      
      杜谦林点点头,不理会惊乍乍的苏桂霞,蹲下身子开始检查尸体。
      
      苏冉冉身边的地板上浸满了血液,康文闻和杜谦林必须得小心翼翼的不要踩到血液。
      齐景兵看了一眼苏桂霞,也带上了手套参与了他们的验尸行动。
      
      康文闻先检查了一下尸体的温度和大关节的僵硬程度“尸体冰冷,并且已经有尸僵的迹象了。看来苏冉冉是昨晚死的。”
      
      “虽然这点不用怀疑,但是可以确定是出自一个人之手。”杜谦林看着苏冉冉的伤口苦笑道。
      
      和第一个死者李明杰一样,左胸口的致命伤是凶器从斜下方刺入的,腹部三处伤口和李明杰腹部的重合。
      除了凶器不一样,这次是一把削水果的15cm水果刀。
      
      “你们觉不觉得凶手似乎对她太狠了?”齐景兵弱弱的问道。
      
      康文闻一愣“为什么?”
      杜谦林也看向齐景兵。
      
      “你看那个啊。”齐景兵指了指墙上一些飞溅出去的血迹“这个飞溅的力度也大了吧,这得多用力啊。”
      
      康文闻转头看去,海蓝色的墙纸上满是飞溅的血液。
      “但是也不能说明什么,这里的空间要比学校厕所的小,可能力度是一样的只是因为靠近着墙壁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血迹在墙上。”
      
      齐景兵抿了抿嘴唇,他总是觉得这个现场给人的感觉就是和之前那个不一样。
      但是具体那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文闻,你看这里。”
      康文闻闻声扭头看去,只见杜谦林盯着苏冉冉头部的地板看得专心。
      
      “怎么了?”康文闻挪过去。
      
      杜谦林指着地面“你看这里的血迹。”
      
      康文闻偏头看去。
      在死者身边头部到腰部之间的地面上,一大片密集的滴落型血迹。血迹呈圆形,半径不超过1cm。
      
      “这里怎么这么多血?”齐景兵问道。
      
      康文闻道“在血液滴落处垂直于地面时,滴落的血迹就会成正圆或者近圆形。这里的血液就是这样形成的。”
      
      齐景兵还是不明白“那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凶手在杀完人之后手持凶器站在这里没有移动。”康文闻说道。
      
      齐景兵皱着脸,不理解这个行为“他是要看苏冉冉有没有死透吗?”
      
      杜谦林摇头道“我想不是,他应该是在...欣赏?”
      
      “啥?”齐景兵立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么变态。”
      
      康文闻倒是认同杜谦林的说法“从死者身边的血迹可以看出苏冉冉没有怎么挣扎就死了,所以凶手没有要等着她断气的必要。”
      苏冉冉身边的血迹都十分干净,没有挣扎移动后凌乱的痕迹。
      
      “凶手应该就是单纯的想看着苏冉冉,那个时候苏冉冉已经死了。并且你看这个血迹这么小的圆形,凶手应该是蹲在苏冉冉跟前手里拿着刀垂在在两腿.之间看着她。”康文闻说着便蹲着把两手手拐放在大腿上,两手手掌在膝盖内侧交叠,右手模拟出拿着刀的样子。
      “所以说是欣赏,我觉得也对。”康文闻保持着这个动作看着躺在地上,面容灰白但依旧秀丽的苏冉冉。
      
      齐景兵脸色发青“这有什么好欣赏的?恐怖得要死。”
      
      杜谦林笑道“欣赏自己的杰作啊。我觉得这个凶手在杀人的时候很高兴,没有一点紧张和害怕。”
      
      康文闻在一旁跟着点点头。
      “甚至很享受。”
      
      “呕!”齐景兵一蹦跳老远的“你们快闭嘴吧。”
      
      康文闻和杜谦林对视一笑“现在的小孩也太不禁吓了。”
      
      齐景兵鼓起眼睛“你们唬我?”
      
      康文闻耸肩道“没有啊,这就是我们的分析啊。”
      
      “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心理。”杜谦林补充道。
      
      齐景兵瘪着嘴,瞪着眼睛一副敢怒不敢言的小表情。
      
      “你之前不是说今天约了苏冉冉要一起去哪的嘛。”康文闻继续埋头检查,一边问道。
      
      齐景兵道“是啊,我们约好在主教学楼前面的旗台见面,等了她半天都没来,就听到系统的提示了。”
      
      康文闻手指一顿“你是从旗台那来的?你是跑着来的?”
      旗台距离公寓大概跨了大半个学校,正常速度走着来得要十分钟左右。跑的话应该也要五六分钟。
      
      齐景兵摇头“没有,我就是快步走来的。”
      
      康文闻眯起眼睛看向苏桂霞“你不是就在隔壁的女生宿舍吗?”
      三分钟的路程她竟然走了十分钟?!
      
      苏桂霞一直站得老远,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但还是没想到自己的还是被点名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宿舍?”苏桂霞反问道。
      
      康文闻当然不会说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但是还没等康文闻开口苏桂霞便自问自答了。
      “你们来的时候还专门去看了我在不在宿舍是吧?”
      
      杜谦林和康文闻闭着嘴表示默认。
      
      “你们来我家干嘛?”苏桂霞没回到康文闻的问题,反而咄咄逼人的问康文闻。
      
      “正常搜证。”杜谦林出声道。
      
      苏桂霞却尖叫道“你们这是私闯民宅!”
      
      康文闻不爽的瞪着苏桂霞“你不要转移话题!我是在问你你去哪了!?”
      要是平时不愿说就不说吧,又不能强迫别人开口。但是这个苏桂霞像一个泼妇一样实在是让人心烦。
      
      “你管我去哪!我去什么地方用得着和你说吗?”苏桂霞瞪眼道。
      “哼,我看你就是凶手这么着急着问我,把节奏带到我身上。”
      
      康文闻想抬手捏捏眉心,奈何手上戴着手套血淋淋的。只能翻了个白眼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无奈。
      “大婶,我要是凶手我杀的不应该是苏冉冉而是你。”
      
      “你说什么!你这个小赤佬!”苏桂霞方言都骂出来。
      
      康文闻扯下手套对着苏桂霞跟前的地板用力一甩,手套上的血迹都溅了不少砸在地面上。
      
      “你,你砸什么砸啊。你还想动手是吧!”苏桂霞不怕死的扬起头对着康文闻怼道。
      
      康文闻瞪了她一眼,直接走出了房子。
      
      杜谦林看着气冲冲的康文闻,想跟出去但是这里的现场还没看完。
      低头看了看自己沾了血的手套,最后还是没有起身追上去。
      
      -
      
      在一片飞溅和滴落的血迹当中,杜谦林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血迹。
      
      一道小小的擦拭型血迹。
      似乎是什么东西在地上擦蹭了一下,长度大概是1.5到2cm,宽度不到1cm。血迹中间血液少,让这道血迹有些中空。
      在这道血迹不远处,7cm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缺了一块的圆形血迹。
      本来这个血迹在这个血腥的现场是很难发现的,但是因为找到了那个长条形的血迹就使这块血迹也显得如此突兀。
      
      “这是什么?”齐景兵见杜谦林一直盯着那里便凑过去一起看。
      
      杜谦林看了一眼齐景兵,心里想着要是文闻在就不会问这种问题了。
      
      “我也想知道。”杜谦林回答道。
      
      “呃....”齐景兵尴尬的撇撇嘴。
      “这个看起来不像是之前孔维武说的什么喷溅型滴什么型的血迹嘛。”
      
      杜谦林愣了一下,这个缺了边的圆形也是擦拭型的。
      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在两个血迹之间比了一下,杜谦林心里了然。
      
      “这是凶手留下的。”杜谦林嘴角勾起。
      
      齐景兵眨眨眼,不是才说自己不知道嘛。
      “为什么会是凶手留下的?”
      
      杜谦林笑着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这个。”
      
      “啊?”齐景兵一头雾水。
      
      杜谦林笑着摇摇头,伸出手在那两块血迹下方做了一个动作。
      四指并拢张开虎口,指腹按在地板上贴着地面做了一个合拢的动作。
      
      “看明白了吗?”杜谦林问道。
      
      齐景兵看着地面上留下的痕迹,脑袋里当机了一会才“哦!”
      “你是想说这个血迹是凶手杀了人之后手按在地上留下的痕迹。”
      半干的血迹和杜谦林新留下的样子一模一样,连血迹的断面都是十分相似
      
      杜谦林又问道“那他为什么要把手指按在地上?”
      
      “因为...他蹲着看死者,蹲久了腿麻要扶着东西才站得起来。”齐景兵认真道。
      
      “哈?”杜谦林都被逗笑了,这小孩脑洞怎么这么大啊。
      “要是是需要借力的情况,血迹不可能这么小点的。你扶着什么东西借力的时候是用两根手指吗?”杜谦林指了指自己的大拇指和食指。
      “一般想要最小的接触面,那也应该是腕骨,用指头作为支撑点这不太可能。”
      
      齐景兵陷入了沉思。
      那凶手当时为什么要在地上做这么一个两指合拢的动作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