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周一早晨七点,闹钟准时响起来。
      
      躺在床上的人蜷缩成小小一团,半只脑袋都埋在被子里。
      
      闹钟孤单地响了两分钟,被子终于蠕动一会儿,阮铭迷蒙着双眼钻出来。
      
      一巴掌拍停闹钟,阮铭坐在床上,眼神空茫地盯着枕头。
      
      几分钟后,他摇晃两下,像只失去重心的小动物,一头栽进枕头里。
      
      还没等他再度沉入梦乡,闹钟再次响起来。
      
      阮铭被炸得一个机灵,他醒醒神,终于艰难地爬了起来。
      
      对于日常修仙的自由工作者而言,早起实在是太痛苦了。
      
      阮铭站在洗手间里,十分没有灵魂的刷着牙。
      
      他的身体醒着,但是灵魂还没醒。
      
      背上ipad,带上笔和本子,背书包,出门。
      
      阮铭半闭着眼睛,循着记忆里的方向往电梯间走去。
      
      “叮”得一声在耳畔响起,电梯门在面前缓缓拉开。
      
      阮铭混沌的脑子里却突然炸开一个念头。
      
      他还没去隔壁关窗户!
      
      昨晚在纠结良久之后,阮铭非常没有出息地选择了看男神。
      
      毕竟……撸猫以后还有,但看男神拍照可就这么一次!
      
      “呼。”阮铭也不顾已经打开的电梯门,他扭头跑回自家门口,抬头。
      
      楼道里的窗户果然是半开的状态。
      
      夏枫桥似乎没把阮铭那天的提醒放在心里,周末的两天里,并没有工人到这里来封窗。
      
      阮铭左右看了看,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把半开的窗户推得关上。关上后还觉得不放心,又拿出一颗小石头抵住了窗户的滑道。
      
      这样奶茶应该就出不来了吧。
      
      阮铭松了一口气。
      
      下一秒,旁边的门在眼前突然拉开。
      
      “??!”阮铭被吓得后退一小步。
      
      夏枫桥靠在门边,微微眯着眼睛,朝他看过来,眼神中带着点审视。
      
      他的额发有一些湿润,下巴上还残留着一滴未干的水珠,一看……就是刚刚洗过脸的样子。
      
      阮铭脑子里的弦“嘭”得一声断掉了。
      
      !他刚刚干了什么?!
      
      别人在厕所里洗脸,他在外面关上了厕所的窗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年的脸和脖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手足无措:“我……我没有偷窥,也……不是偷窥狂。”
      
      夏枫桥扫了一眼洗手间的窗台,防窥玻璃后面还有一层百叶窗,从这个角度,确实什么都看不见。
      
      更何况,看小孩这胆子和薄脸皮,也不太像能干得出偷窥这种事。
      
      “为什么跑来关我的窗户?”
      
      前几天就提醒他楼道里的窗户,今天又主动跑来关他的窗户。
      
      怎么?真怕有人撬窗进门偷猫?
      
      阮铭低着头,两只手在身前纠结地缠绕在一起,活像个被班主任叫去谈话的中学生。
      
      “因为……怕猫跑出来了。”
      
      男生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一股甜蜜的粘腻感。
      
      阮铭都不敢抬头去看邻居的眼睛。
      
      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哭着道歉的准备。
      
      对不起QAQ,我应该老实交代猫咪越狱的事情,不应该心存侥幸。
      
      对不起,我一直在偷偷撸你的猫。
      
      对不起,我撸了好久都没有告诉你。
      
      青年穿着一件黄色的兜帽卫衣,领口露出来的皮肤白里透着粉。
      他低着头,从夏枫桥的角度,只能看到毛绒绒的脑袋顶。
      
      他有这么可怕吗?
      
      夏枫桥沉默两秒,开口:“很喜欢猫?”
      
      “啊?”阮铭愣愣抬头,撞进了一双漆黑如墨的瞳孔之中。
      
      那双眼睛里非常平静,看不到质疑和生气,仿佛他只是在问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
      
      他……没有发现吗?也不怀疑?
      
      阮铭愣了好一会儿,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他小心翼翼开口:“你的猫很漂亮,也很乖。”
      
      夸就完事儿了,应该谁都喜欢自己家的猫被夸彩虹屁吧。
      
      夏枫桥的唇角不易察觉地勾了勾。
      
      他看看阮铭背上的书包,决定放过这个小朋友:“赶紧去上学吧,别迟到了。”
      
      阮铭愣了愣,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手机屏幕上显示已经到了七点四十,是真的快迟到了!
      八点钟就要拍照。
      
      “那……那我先走了。”阮铭后退两步。
      
      他似乎想起什么,又转过头来:“你也小心别迟到哦。”
      
      说完这句话,青年背着书包,没一会儿就跑上电梯,没了影子。
      
      夏枫桥擦了擦下巴上的水珠,低头露出个浅笑。
      
      他隔壁这小孩……还真挺好玩的。
      
      直到进了电梯,阮铭脸上的热度才一点点消散下去。
      
      他盯着电梯屏幕上不断跳动的数字,已经快要过载的大脑终于开始恢复运转。
      
      刚刚夏枫桥说什么来着?
      
      快去上学?
      
      阮铭逐渐僵住。
      
      他的邻居……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
      
      夏枫桥刚一进屋,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偏头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有些无奈地接了起来。
      
      “我马上就要上班了,你非得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吗?”
      
      对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谁让你平时总是那么【忙】呢?”
      
      “我就是通知你一下。妈实在担心她儿子在新地方活得不好,所以还是决定来A市看看你。”
      
      “等着接驾吧。”
      
      夏枫桥系领带的手指一顿,他拿起开了扬声器的手机,无奈开口:“怎么不提前几天打个招呼,我这段时间……”
      
      “忙!”女生很快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放心放心,绝对不打扰你上班,妈就是过来看看。”
      
      夏枫桥提起旁边的公文包:“只是看看?”
      
      电话那头传来女生幸灾乐祸地声音:“当然了,她还想看看你的男朋友。”
      
      夏枫桥:“……”
      
      “这次可不能怪我,你放着家里这边一堆研究所不进,非要去A市大学当个什么副教授,妈肯定要怀疑。”
      
      “反正男朋友这理由也是你自己编出来的,你自己想办法。”
      
      “我已经提前给你通风报信了,够意思了吧。”
      
      夏枫桥拧开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行吧,到时候请你吃饭。”
      
      今年生日一过,夏枫桥就该29了。
      
      小时候其他人家都担心孩子早恋,只有夏枫桥一心一意学习,半点心思不动,夏妈妈因此在众多朋友面前得意了好久。
      
      可等到孩子们长大了,身边的小姐妹一个个都抱孙子了,她儿子还一门心思在搞学术,夏妈妈这才终于憋不住了。
      
      先不说结婚,你至少要给我谈个恋爱吧!
      
      这几年里,夏妈妈找遍了身边的各种优质资源,男生女生都有,照片像扑克牌一样往夏枫桥身边递。
      
      最后逼得夏枫桥不得不躲着点,博士毕业之后在研究所呆了没多久,就直接申请转来了A大。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夏枫桥回头锁好了门,他一扭头就看到过道里紧闭的那扇窗,脑海里划过男生通红的脸。
      
      一个念头从他脑海里跳了出来。
      
      要不找个人假装他男朋友,先把这次糊弄过去再说?
      
      “想什么呢……”夏枫桥摇头失笑。
      
      那可是个小朋友,他妈要是知道他祸害这种小朋友,怕是得气得高血压。
      
      +
      
      阮铭一路小跑,好不容易在八点之前赶到了。
      
      他刚走到学校门口,就看到面前放着一排给拍照准备的长条椅子和桌子,周围还不停有学生跑前跑后张罗着。
      
      阮铭在人群中搜寻了一圈,低头看手机。
      
      糖糖:我在学校门口的那棵大树底下,你看到我了吗?
      
      树?哪儿有树?
      
      阮铭抬头,踮脚,试图找到糖糖说的那棵树。
      
      但门口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阮铭还没找到人,就被迎面撞倒,他酿跄地后退一步,撞进一片温热的胸膛里。
      
      “对不起……”阮铭稳住身形,他后撤一步,飞快跟身后的人道歉。
      
      结果他一回头。
      
      咦?这人他好像认识。
      
      夏枫桥显然也认出了他,他有些意外地:“你是这里的学生?”
      
      阮铭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他抖着嗓子答:“不……不是,我已经毕业了。”
      
      “毕业了?”夏枫桥从上到下地又看了他一遍。
      
      察觉到夏枫桥怀疑的视线,阮铭有些急:“我真的已经毕业了。”
      
      夏枫桥只当是他长得小,便不再计较。
      他看看阮铭这一身装扮,心里也有了几分猜测:“回母校参加校庆?”
      
      怪不得刚刚在门口提醒他不要迟到。
      
      阮铭一愣,犹豫着点了点头。
      
      总不能说是因为想看他拍照才跑过来的吧。
      
      “你一个人吗?”
      
      阮铭摇头:“还有朋友跟我一起的。”
      
      “那你朋友呢?”
      
      阮铭被一下子问住,他茫然地左右看了看。
      
      对啊,糖糖呢?
      
      +
      
      不远处的某棵树下,穿着浅粉色毛衣的女生正拽着同伴,一脸崩溃的小声吐槽。
      
      “妈呀!那是我导师啊!茗茗怎么跟我导师聊得这么开心,他们认识吗?”
      
      “怎么办,我现在到底要不要过去QAQ。”
      
      “我论文还没改完呢,夏老师会不会鲨了我QAQ。”
      
      

  • 作者有话要说:  糖糖:我竟没想到,我一直在撺掇着基友去撩的,居然是我那高冷禁欲的导师。
      别问,问就是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