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小小的空间里,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显得格外近。
      
      要说点什么吗?
      
      阮铭手指不自觉地抠着手里的外卖塑料袋,脑袋里乱成一锅粥,咕噜咕噜的沸腾。
      
      好不容易有机会,是不是该说一下猫咪的事……也不能让奶茶一直越狱吧,毕竟还是不安全。
      
      阮铭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抬起头:“你……”
      
      他嘴里刚吐出一个音节,清脆的手机铃声便从男人的口袋里响起来。
      
      阮铭刚鼓起的勇气像气球一样瘪了下去,他咬了咬唇,把剩下的半句话吞进了肚子里。
      
      男人清冽沉静的声线在电梯间中回荡。
      
      “你的计算方法错了,最后得到的结论当然会有偏差。”
      “你把实验数据和结果发给我一份。”
      “……”
      
      阮铭没听两句,思维就开始往外飘。
      他的邻居,声音也好好听啊。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男人的眉头微微皱起:“你的数据获取来源是哪里?之前不是让你去向气象站调取数据吗?”
      
      “……这么重要的数据你就敢直接从别人的论文里面拿?”
      
      正好这时,电梯传来叮的一声,停在了9层。
      
      男人抬脚跨出去,一本书从他的包里掉了出来。
      
      阮铭微微一愣,他低头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文件。
      
      文件袋的封面上签着一个名字,笔锋遒劲有力。
      
      “夏枫桥。”
      
      阮铭忍不住小声地跟着念了出来。
      
      封皮上,除了这个名字外,还写着工作的单位:XX大学XX学院。
      
      不过片刻的功夫,等阮铭捡起东西再追出去,走廊上已经没了男人的身影。
      
      阮铭提着文件袋,站在屋门口踌躇良久。
      
      细白的手指在门铃前方移过来又移过去。
      
      要按吗?
      
      要不还是就放在门口好了,等他出门应该会看到的吧。
      
      那……万一现在就急着用呢。
      
      某社恐星人站在门口转了两三圈都没做好决定,他正纠结着,面前的门却突然拉开了。
      
      猝不及防地一抬眼,再一次撞进那双漆黑的瞳孔之中。
      
      门口的人愣了一下,不禁抬眼打量了他一番。
      
      青年小小的一张瓜子脸,皮肤又细又白,那双圆圆的猫眼微微睁大,正紧张又小心地看过来,看着像只受了惊的小动物。
      
      夏枫桥沉默了几秒钟,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语气:“你有什么事吗?”
      
      阮铭一个激灵,他把手中的文件递到夏枫桥的面前,有些结巴地小声开口:“你的东西掉了。”
      
      眼神从青年手中的文件扫过,夏枫桥皱起的眉舒展了几分。
      
      他伸手接过文件:“谢了。”
      
      他也是进门才发现自己的文件掉在了外面,这才准备出门去找。
      
      “没……没事。”阮铭又忍不住开始抠手里的外卖塑料袋,他顶着已经快要红冒烟的耳朵:“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着他看也没看夏枫桥。
      
      回头,掏钥匙,开门,关门。
      一气呵成。
      
      快到夏枫桥都还没反应过来,对面的门就在他面前关上了。
      
      夏枫桥:“……”
      
      想起小青年慌张脸红的样子,他抿了抿唇,莫名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他之前怎么没发现对面的小孩这么好玩。
      
      就在他抬手准备关门的瞬间,脚边突然贴过来一只毛绒绒。
      
      一对尖尖的猫耳朵从门边探出来。
      
      眨眼的功夫,毛绒绒的猫咪从即将关上的门缝里“流”了出去。
      猫果然都是液体。
      
      夏枫桥:“奶茶!”
      
      猫咪头也不回。
      
      夏枫桥心头重重一跳,生怕猫崽子不小心跑丢了。
      
      他拉开门,却见小猫蹲在他对面的那家门口,正无比熟练地抬爪,挠门。
      
      夏枫桥:“……”
      
      +
      
      门口传来隐约的猫叫,还附带着无比熟悉的挠门声。
      
      阮铭坐在门口的换鞋凳上,无比紧张地盯着门的方向。
      
      怎么办?他要开门吗?
      
      不行不行,开门的话不是就不打自招了嘛。
      
      他偷偷撸了别人的猫这么久,万一……万一夏枫桥生气了怎么办。
      
      可是奶茶越狱的事情还没说,他刚刚太紧张给忘了,要不就趁着这个机会……
      
      阮铭捏住门把。
      
      门口,夏枫桥抱着猫站了起来。
      
      猫咪扭动着身子,并不安分。它爪子勾着夏枫桥的衬衣,没两下就又爬上了男人的肩膀。
      
      阮铭愣住。
      
      夏枫桥刚搬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击中了他。
      太帅了!太可爱了!
      
      “抱歉。”夏枫桥伸手托了托奶茶的屁股,免得它站不稳从肩头掉下来:“猫不小心跑出来了。”
      
      “没事。”阮铭赶忙摆手,这才想起正事:“你的猫……”
      要怎么说?你的猫每天越狱?
      
      阮铭突然卡住。
      
      夏枫桥:“?”
      
      阮铭的耳廓又开始发烫,他憋了半天,终于憋出几个字来:“挺可爱的。”
      
      “……谢谢。”夏枫桥没忍住抿了抿唇。
      
      阮铭感觉自己头顶都快冒烟了。
      
      他刚刚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蹲在夏枫桥肩上的猫咪歪歪脑袋,朝着阮铭咪呜一声。
      
      阮铭伸出一根手指,弱弱地指了指开在楼道间的那扇窗户。
      
      “我听别人说,开在楼道里的窗户不太安全。”
      
      “可能会有被盗窃的风险,你家里还养着这么可爱的猫咪……”
      
      青年的声音软软的,看出来非常紧张,但是他的眼神却十分认真。
      
      夏枫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自家开在楼道的窗户。
      
      这个房子的构造不好,夏枫桥当时急着找地方住,所以才不得已选了这里。
      
      因为位置原因,他家的洗手间窗户是开在楼道里的。但开发商也不傻,这窗户上防盗网和防窥玻璃一个不少,里面还有百叶窗式的窗帘,安全系数还是很高的。
      
      夏枫桥有些忍俊不禁。
      
      小朋友这么特意强调,是担心有人会看上他的猫,撬开这个窗户进门偷猫吗?
      
      +
      
      等到关上门,阮铭才大口的深呼吸了两次,鬼知道他刚刚有多紧张。
      
      本来就受到夏枫桥的颜值暴击,结果还要担心对方看出他偷撸奶茶的事情。
      
      “呼……”阮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没有直接向邻居自首自己撸猫的罪恶行为,但是至少也提醒了窗户的事情。
      
      希望夏枫桥能明白他的暗示,早点把窗户封上。
      
      好不容易了结一桩心事,阮铭终于放松下来,他提着外卖走到自己的电脑桌前,准备吃完饭赶紧赶稿。
      
      他现在画的漫画并不是他一个人创作,他们小团队一共三个人,糖糖负责脚本,他负责线稿,而萧萧负责上色。
      
      倒也不是阮铭不会上色,只是漫画的更新频率比较高,一个星期一次,每次都要更上十来页,光是负责线稿就已经很累了。
      
      再过几天就到了漫画要更新的时间,他这边如果不早点出线稿,萧萧可能就要熬夜赶时间上色。
      
      阮铭向来不喜欢麻烦别人,所以每次都是先提前画好。
      
      但这个星期实在是……摸鱼太多了。
      
      阮铭看看自己电脑文件夹里一堆猫咪小条漫,有些失落地叹了一口气。
      
      要是他邻居真的明白过来,封了窗,以后他就没有猫吸了……
      
      再想想自己餐厅里那一箱刚买来不久的猫罐头,阮铭突然又有点后悔起来。
      
      早知道这样,今天就应该让奶茶多吃一点的。
      
      +
      
      等阮铭好不容易肝完最后一张稿,墙上的时钟已经走到了凌晨一点钟。
      
      最后检查了一下所有的线稿,阮铭把所有的稿子压缩打包,发到了群里。
      
      他本以为都这么晚了,肯定不会有人在线,结果没想到,他刚刚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就看见电脑桌面下方的提示条跳动了两下。
      
      群里的消息纷纷跳了出来。
      
      【天然养鸽群(3)】
      
      萧萧:你终于画完啦!感天动地!
      
      糖糖:今天茗茗一整天都没上线,赶稿子辛苦了!
      
      染茗:你们怎么还没睡?
      
      萧萧接收了文件。
      
      萧萧:我睡了!明天一早起来上色,争取后天可以准时更新!
      
      说完这句话,萧萧的头像很快就灰了下去,但群里的另一个人却仍然坚持不懈地在线。
      
      糖糖:可别说了,我今天超惨。本来社团就够忙了,最近学院让我们写学年论文,我那指导老师可变态了QAQ。
      
      糖糖:别问我为什么没睡觉,问就是还在写论文。
      
      阮铭沉默两秒钟,发过去一个默哀的表情。
      
      还好他现在已经毕业了,现在想想学生时代赶论文的经历,还是觉得惨不忍睹。
      
      糖糖发了个哭丧脸的表情,又问道。
      
      糖糖:茗茗,你这两天有时间吗?我们学校要搞周年校庆,让社团出个周年庆的明信片,现在全社都在为图发愁。【可怜巴巴.jpg】
      
      看着电脑屏幕上哭唧唧的猫脸图,阮铭有些心软。
      
      染茗:有时间,你到时候把要求发给我就好了。
      
      糖糖:啊啊啊啊!茗茗你太好了!我得救了!
      
      阮铭嘴角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个弧度,他跟这糖糖和萧萧两年前就开始合作画漫画,虽然三人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却已经成为了能够交心的好朋友。
      
      又简单叮嘱两句,让糖糖赶完稿早点睡觉后,阮铭也关掉了电脑,瘫痪一般地倒在了床上。
      
      +
      
      阮铭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秋日的阳光洒在床头,留下一块块圆圆的光斑。
      
      床上躺着的青年皱了皱眉,他刚睁开一只眼睛,就被刺眼的阳光给扎的又闭上了眼。
      
      几点了……
      
      阮铭顶着一头乱毛从床上坐起来,他扭过头,眯着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十点半。
      
      等等。十点半?!
      
      阮铭刚还迷糊着的脑子瞬间清醒,他也顾不得洗漱收拾,下床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呼啦”一下拉开门,门口柔软的地垫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阮铭呆住。
      
      三秒钟后,他听到耳旁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找东西吗?”
      
      阮铭愣愣抬头,就见夏枫桥站在楼道之中,朝他看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阮小铭莫得猫吸,可怜巴巴。
    今天作者君也在求评论收藏,各位小天使们施舍施舍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