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Chapter 06 ...

  •   明谦家里没有电磁锅,他就在厨房直接把菜煮熟了端出去,因为在试吃的时候混了半个肚圆,就没有煮太多菜,他煮了两个玉米,一把白菜,外加一碗拌好的肉片以及青笋和豆腐干。
      虽然这样吃火锅似乎没有灵魂,但明谦闻着香味,馋得眼冒绿光,觉得有得吃就不错了。
      
      要是这个锅底能真正用来涮火锅,鲜毛肚鸭肠牛肉一涮就捞起来吃,那滋味……
      明谦又咽了口水。
      
      他感觉自己之前十几年的火锅白吃了!
      这么好的汤底都不能让他挣钱的话,他就真的只能去流浪了。
      
      等待菜熟的时间格外漫长,每一秒都像是被时间无限拉长,明谦看着沸腾的锅底,整个人被浓烈的香味包围,要是此时让他吃一口菜,那么此刻肯定就是他人生第二幸福的时刻。
      
      “还未煮好?”幽君站在厨房门口,他的目光也落在正在沸腾的铁锅上。
      明谦笑着转头:“您也觉得香吧?别急,再煮两分钟就好了。”
      
      幽君板着一张脸,死鸭子嘴硬地说:“本尊急什么?当本尊也是同你一般没见识的凡人?天下珍馐,尚无本尊未曾尝过的。”
      
      明谦:“吃米饭吗?”
      幽君:“多盛点。”
      
      虽然明谦吃过用羹石水泡的泡面,但是吃火锅的时候还是差点把自己的舌头一起吃下去。
      这还不是夸张的形容词,他吃得太急,把舌头咬破了。
      
      明谦差点疼哭。
      舌头,多么柔软精细的器官,活生生被自己咬上一口,还咬出了血,能忍住不哭明谦都得给自己点个赞。
      
      但最悲伤的是——他今天中午只做了红汤锅的锅底,受伤的舌头承受不住。
      
      幽君看着明谦垂头丧气地坐在自己对面,火锅也不吃了,筷子也放下了,但余光还死死盯着桌子上的火锅,好像那不是火锅,而是他的命。
      
      幽君微微皱眉,嫌弃道:“怎如此作态?”
      明谦舌头捋不太直,含含糊糊地说:“窝咬着舌透了。”
      说完还把舌头吐出来,给幽君看自己舌头上的伤口。
      
      刚刚吃了辣,舌头比往常红,舌尖有一个小伤口,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不是伤口,而是被咬掉了一小块肉。
      
      幽君皱眉道:“便是垂髻小儿也不至于咬伤舌头。”
      明谦舌头捋直了一点:“你不同情就算了,还说风凉话,你不是瑞兽吗?瑞兽难道不应该有慈悲心肠?”
      
      “慈悲?”幽君斜瞟了明谦一眼,目光像是在说“你在做什么春秋大梦”。
      明谦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那我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妻!有你这么狠心的未婚夫吗?!”
      
      不知道为什么,明谦从幽君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自怜自哀的意思。
      最终幽君还是伸出手,手指轻轻在距离明谦舌尖十厘米的位子点了点,就这么隔空把明谦的伤给治好了。
      
      明谦甚至还没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的舌尖已经不疼了。
      这……这是真的神仙手段!
      明谦很想赞叹一声,吹两句彩虹屁,但奈何实在太馋,拿起筷子又开始秋风卷落叶。
      
      等他把最后一片白菜都捞起来跟饭一起吃了,才擦干净嘴,一脸仰慕的看着坐在对面端着茶杯喝茶的幽君。
      他不怎么会拍马屁,就只能用自己的眼神表达内心的景仰和赞叹。
      
      在明谦如有实质的炙热目光下,幽君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背似乎挺得更直了。
      
      楼上。
      
      钱阳看着自己老婆连汤底都没放过,用红油汤泡饭吃。
      浓厚的汤汁被倒进白米饭,一层薄薄的辣油浇在最上层,被他老婆用筷子一拌,每一颗米饭都均匀的裹上了汤汁和辣油,然后她再用勺子舀起来,一脸享受的送进嘴里,再闭紧嘴巴屏住呼吸咀嚼,香得都发出了“嗯嗯嗯”的猪叫。
      
      虽然钱阳也很想像老婆一样吃,但还是不敢。
      只能用烫好的青菜裹着米饭吃。
      
      等他们把所有菜吃完,他老婆还把汤底里的菜打捞干净,准备把汤放凉冻进冰箱,这样就还能再吃一顿。
      
      夫妻俩肚子都快胀爆了,但嘴里还是馋,钱阳老婆靠在沙发上,摸着肚子说:“我好久没吃这么撑了,怎么撑成这样还是馋?要不咱们下去走走,消消食,再买点东西回来,晚上还能再吃一顿。”
      
      钱阳的嘴都辣肿了,也还在回味刚刚那顿火锅,他一脸饱足地说:“我觉得我以前吃的火锅都不能叫火锅,那就是大杂烩。”
      老婆使劲点头:“我以前在老家那边吃的火锅也没有这个好吃!要是能多放点花椒就好了。”
      “花椒?”钱阳瞪大眼睛,“你想弄死你老公啊?”
      
      老婆:“四川就讲究麻辣嘛!光有辣没有麻,总是差点什么。”
      钱阳:“……我听说四川医院的肛肠科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看来是有原因的。”
      
      夫妻俩都不想动弹,摸着肚子,时不时砸吧一下嘴回味。
      
      “也不知道楼下的小帅哥下次什么时候再煮火锅,咱们的汤底要省着点,我去分成两份,把其中一份冻到急冻里,还能多放几天。”老婆惋惜道,“他要是个开个火锅店多好啊!咱们就能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钱阳:“现在年轻人开食品类店铺的少吧?都是开服装店之类的。”
      老婆忽然站起来,坚定道:“不行!我得去劝劝他!就他这手艺,开店不客似云来我跟你姓!”
      
      说干就干,郑婉穿上拖鞋就往楼下跑。
      钱阳一愣神的功夫,老婆,跑了。
      
      郑婉是地道的四川人,从有意识起,家里的菜就没少过辣椒,对大部分四川人来说,辣椒就跟印度人的咖喱一样,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调味料,哪怕川菜里有不少没有辣椒的菜,但餐桌上必须要有辣椒。
      
      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即便是去好评度最高的,号称地道重庆火锅或者成都火锅的店,郑婉都觉得缺了什么,辣是够辣吧?但既不是成都的麻辣,也不是重庆的香辣,不地道,也不够味。
      
      她当年为了一口吃的,自己存钱悄悄去重庆,专门钻街边老店去吃,绝不去连锁店。
      
      本来郑婉都以为只有过年回老家的时候才能吃一顿地道的街边老火锅,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吃到比老家火锅更好吃的火锅。
      
      呜呜呜呜,作为一个川渝地区的人,不想承认自己二十多年的火锅都白吃了。
      
      “开店?”明谦没把郑婉迎进家门,站在门口跟郑婉说话,他没想到对方急匆匆跑下来是问自己开店的事,他点点头,“是有这个打算,我家有个商铺,地段不太好,之前租给别人,不过人家亏了两万,不准备再租了,我就打算自己弄一下,开家火锅店。”
      
      郑婉瞪大眼睛:“真的?!”
      明谦也有些高兴:“郑姐,你说能挣钱不?”
      
      郑婉竖起大拇指,坚定道:“肯定能!我老公不吃辣的时候,辣得嘴都肿了还在吃,不是我说,味道真的绝了,要不是你就在我楼下煮,我都要怀疑你加料了。”
      
      明谦知道郑婉嘴里的“料”是什么。
      加了确实很香,但听说可能会成瘾,以前很多小饭馆会用,现在审查的严,没几个人敢了。
      
      “你什么时候开张?”郑婉迫不及待道,“咱们加个好友吧,你要开张了跟我说个日期,我带朋友去,人要是够多,说不定能包场。”
      
      这就有生意了?
      明谦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眼睛都更有神采,他拿出手机跟郑婉加上好友,笑着说:“行,到时候给你们打折。”
      
      郑婉也更高兴了:“我给你送花篮!”
      两人相谈甚欢,简直一见如故,郑婉索性不走了,就靠在门边给明谦出谋划策。
      
      “你到时候花点钱,请几个美食区的博主给你打广告,别找粉丝太多的,贵,出场费几十万,你请那种小UP,几千块就行了,带动一点人气,就你火锅的味道,只要有人去吃,就肯定一传十十传百。”
      郑婉:“我做媒体工作的,我能帮你联系。”
      
      “现在这个时代,酒香也怕巷子深,不打广告不行呢!”郑婉,“你信姐,姐帮你搞定。”
      明谦有点感动,今天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楼上住的是两口子。
      
      郑婉忽然做贼一样压低脑袋,小声说:“那以后,我能从你那打包汤底不?”
      明谦:“……能。”
      郑婉满意的笑道:“成,那我上去了,下回请你去我家吃饭。”
      
      目送郑婉上楼后,明谦还有些恍惚。
      
      店还没开,生意就有了,花篮也有了,连打广告都不用自己操心。
      他这是……什么狗屎运?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走运过!
      
      明谦忽然眼睛一亮,转头看向坐在沙发上低头玩手机的幽君。
      然后他迈开大步,迅速走向幽君,幽君低着头没看他,明谦激动的蹲下去,然后双手一起握住了幽君的左手。
      
      也不等幽君有反应,明谦就迫不及待地表白自己:“我从来没有运气这么好过!”
      他激动道:“我从小就没捡过钱,一分钱都没捡过!大学差一分上第一志愿,结果第二和第三志愿根本就不考虑录取非第一志愿的学生,最后被平行志愿录取。”
      
      “平行志愿还是民办二本,本来如果没被录取,我还能补录,结果被录取后我学籍直接被调走,要么去报道,要么就只能复读。”
      
      他命里带衰。
      也确实不想再复读一年,于是高考明明考了高分能上重本,结果去了民办二本。
      
      造化弄人。
      
      小时候吃冰棍都从来没吃出过再来一根,嗑瓜子也没刮出过再来一袋。
      毕业找工作,克倒了三家公司。
      
      明谦看着幽君那张清冷高贵的脸,觉得世界上没有比这张脸更好看的了。
      果然是瑞兽!就是旺他!
      
      明谦眼底满是小星星,他克制不住地激动道:“虽然我不能给你当媳妇,但我愿意给你当兄弟!”
      他心跳得特别快。
      
      “咱们结拜吧!”
      
      幽君:“……”
      他的嘴角微微抽搐,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 作者有话要说:  幽君内心OS:结拜?结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