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01 ...

  •   月明星稀,城市灯火璀璨,上班族们低头看着手机,走在前往地铁站的路上。
      路上车堵得厉害,红灯一亮,汽车几乎堵住了每一条路,连自行车都只能从缝隙中钻过去。
      
      明谦背着包,垂头丧气地挤进地铁,靠在车门边看手机。
      短信提示这个月工资到账,从明天开始,他就是失业人员了。
      
      这是今年他入职后倒闭的第三家公司。
      也不知道是市场太不景气还是他扫把星附身,明谦叹了口气,忧愁的闭上眼睛。
      本来存款就不多,最近工作还不好找,身上还背着房贷商贷。
      
      刚下地铁,明谦又接到了租户的电话。
      
      “明谦啊,下个月到期我就不续租了,今年生意不好,一直在亏……”
      男人在电话那端诉苦:“亏了两万多,现在生意不好做啊。”
      
      明谦知道对方愁,他自己也发愁,但也只能说:“行,李叔,你退租的时候把东西都收走吧。”
      
      明谦十八岁那年,他父母出去旅游,结果遇上了海难,留给了明谦一套房子和一个商铺,以及四十万的存款。
      商铺和房子加起来每个月要还接近一万的贷款,原本还有辆车,被明谦折价卖给了亲戚,勉强没贴多少钱的还完了车贷。
      
      四十万看起来挺多,实际上明谦大学四年,就一共要还四十多万的贷款。
      明谦从大一开始就一直在兼职,寒暑假从来没出去玩过,大二进了学长在学校里搞的工作室,每个月稳定能有四千多的收入。
      
      原本以为毕业之后能找到不错的工作,肩上的担子和压力能小很多,结果他毕业后的第一年,入职的三家公司倒闭,手里钱没挣多少,倒是学会了安慰老板。
      
      商铺也不容易租出去,原本商铺的位子很不错,以前他父母在的时候,租出去每个月的收入不仅能打平贷款,还能挣个三四千。
      
      现在不行了,他住的区重新做了规划,有了一条专门的美食街和商场,街边小店不再吃香,外加店面老旧又小,旁边还是家成人用品店,于是租金一降再降,好不容易租出去,结果好几次都是不到一年就关门。
      
      这次租给李叔,还是明谦在中介那挂了半年才租出去。
      结果李叔也要走人了。
      
      他住的房子原本也租出去过,但无奈好几任租客卫生习惯都差,甚至损坏了家里不少东西,修理费和重装费比挣得房租还要多,明谦已经一年没把房子租出去了。
      
      明谦颓丧到连自行车都没有骑,出了地铁站步行回家。
      明天又要去找工作了,生活没有给他一点喘息的空间,社畜没有资格谈梦想。
      
      他低着头往前走,完全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好帅,好高!”
      “去要号码吗?”
      “算了吧……这么帅肯定已经名草有主了。”
      “我今天还没化妆,下次我化好妆看看能不能再碰见。”
      
      “而且他看起来好高冷啊……”
      
      明·高冷·谦,脸上写满了绝望。
      有些人外表高冷帅气,实际身背巨贷。
      
      他在楼下的超市买了几个鸡蛋,又买了一个豆豉鱼罐头,再买了一小袋米,准备今晚的晚饭就吃个蒸蛋,再配一碗白米饭,来一包五毛钱的榨菜,齐活了。
      
      怎么省钱怎么吃。
      
      明谦走进小区,正要刷卡上楼的时候,忽然听见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很清脆,清脆到明谦以为什么东西碎了。
      
      玻璃?
      
      他下意识的转头,目光刚落到身后的地面上,一眼就看见了刷卡台下方的东西。
      明谦走过去,蹲下后把东西捡起来。
      
      一块玉?
      从什么地方掉下来的?而且玉落地的时候声音有那么脆吗?这么薄的玉牌竟然没有被摔碎?
      
      明谦没急着上楼,而是站在原地观察这块玉牌,没有穿孔,颜色纯白,虽然手感像玉,但又似乎不是纯粹的玉,在灯光下微微晃动的话,会随着角度的变化产生不同颜色的流光。
      
      玉牌双面都有雕刻,明谦也分不清正反面,但其中一面刻得是一只狐狸,毛发纤毫毕现,但并不柔媚,反而凶相十足,狭长的眼眸透着凶光。
      
      另一面则是明谦看不懂的符号,像文字,但又似乎不是文字。
      
      可是能哪个住户遗失的吧。
      明谦拿着玉牌上了楼,他已经累得不想再去物业了,明天出门找工作的时候再送到物业去好了,他没有时间找失主。
      
      乘电梯上十二楼,明谦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也没有开灯,就坐在玄关脱鞋。
      
      马上又要交物业费了,还要交这个月的水电气,又是一笔支出,最近要是找不到工作,又得吃糠咽菜。
      明谦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靠在柜子上,开始做中彩票一夜暴富的美梦。
      
      就在明谦刚“梦”到自己中了彩票还完贷款的时候,客厅忽然传来了人声——
      
      那声音怎么形容?就像一座旷日持久的冰山,冷清清的裹挟着凉气,却又十足地好听,像是金石玉屑相击,光凭脑补就能想象出发声的人该有多么俊美的长相,多么高雅的气质。
      
      就是内容不太好听:
      “还不滚进来?!”
      “难道还要本尊来请你吗?!”
      
      明谦一愣,他几乎是在瞬息间反应过来,他家被非法入侵了!
      
      明谦惊得一把抓住了玄关旁边放着的棒球棒——这玩意买来就没碰过球,唯一的用处就是放在玄关镇宅,有机会就充当一下武器。
      “谁!”明谦一手拿棒,一手拿着手机。
      
      这时候就显出智能手机的垃圾来了,不看屏幕按不了键,还不如早年的按键手机,闭着眼睛都能打字。
      
      明谦色厉内荏地喊道:“我跟你说,你这是私闯民宅,你要是现在出去,我不跟你追究。”
      “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啊!”
      
      果然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
      明谦拿着棒球棒,目光穿过玻璃隔断,落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身上。
      
      明明室内没有开灯,明谦却就着从客厅落地窗外照进来的灯光看清了男人的模样。
      
      明谦愣住了——现在闯空门的强盗都得有这么高的颜值,和这么花里胡哨的装扮吗?
      
      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有一头极长的银发,长直脚踝,反射着屋外的光,像一匹光滑的缎子,又像是倾泻而下的瀑布。
      他穿着一身白色长袍,广袖窄腰,长袍上有银线刺绣,和他的长发相映成辉。
      
      但最让人震惊的是那张脸和那双银色的眼眸。
      明谦从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男人,哪怕是男明星的精修图都比不上。
      
      飞眉入鬓,狭长的丹凤眼,以及高挺的鼻梁和一张薄唇,是纯粹的东方人的长相,像是丹青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有一种高冷的古典气质。
      
      当那双眼眸瞥向明谦的时候,明谦没来由的觉得头皮发麻。
      
      COSLPAY?
      
      明谦紧紧抓着棒球棒,强自镇定道:“你走不走?我报警了!”
      可他不敢低头去拨号打电话,就怕一低头被袭击,更何况他好歹也是个身体健康的男人,跟人打架,他是不虚的。
      
      男人偏过头,高颜值再次震慑住了明谦。
      “吾名为幽。”男人似乎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眼里已经有了怒火,“你是我的新娘,拿那棍子对着我作甚?!”
      
      明谦:“……”
      看来这不是个小偷,也不是强盗,这是个精神病。
      
      为了不刺激对方,明谦一边慢慢往客厅走,一边极尽温柔地说:“你从哪里医院出来的?我送你回去行不行?你仔细看,我是个男人……”
      银发的男人冷哼道:“你收了本尊的聘礼,就是本尊的人,虽说没胸没屁股,但也勉强吧。”
      
      明谦嘴角抽了抽:“你闯进我家,我还没说什么,你竟然嫌弃我没胸没屁股?”
      银发男人哼道:“算了,你再如何也不过是个凡人,你手里那渊冥玉牌就是本尊的聘礼,本尊命定的新娘才能看到拿住,你虽是个男人,本尊捏着鼻子也就认了。”
      
      明谦觉得对方是表演型人格,而且说不定还是个精神分裂,更不敢刺激了,他虽然是个健康的成年男性,但觉得自己拿着一根棒球棒不能和发疯的人打。
      
      毕竟不管小说还是电影电视剧里,黑化的人总有百分之一千的战斗力。
      
      他决定先配合男人演下去,然后偷偷报警。
      “这位幽先生……”明谦尴尬地笑了笑。
      
      男人眉头紧皱:“什么幽先生,本尊名幽,却不是本尊的姓,待你我成亲,你自会知道本尊的真名。”
      明谦在内心呐喊神经病,却还要装样子问:“不知道尊上……”
      
      男人一拂袖子,别别扭扭地说:“本尊虽然对你不甚满意,不过看在你已是本尊未婚妻的份上,也不必叫本尊尊上,本尊允你唤本尊夫君。”
      
      明谦:“……”
      到底是哪个精神病院没有看好病人!
      
      明谦顺着对方的思路说:“未婚夫、夫夫,不太好吧?”
      男人略一思索:“也是,唤本尊幽君也可。”
      
      幽君用那张俊美又冷清地脸对着明谦,他那双银色的眼眸像是能看破万年虚空,等他把明谦打量够了才说:“你可是好奇本尊的原身?”
      明谦惊艳之后一脸迷茫:没有啊,我知道你原身是个神经病,大半夜cosplay闯进别人家要男人给你当媳妇。
      
      就在明谦准备想办法报警的时候,幽君身上忽然白光大作,极为刺眼,像是□□落在了他家地板上,明谦连忙用双手捂住眼睛,怕自己被闪瞎。
      等白光消失,明谦再次睁眼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兽。
      
      准确的说,那是一只银白皮毛的狐狸,皮毛在灯光的映射下流光溢彩,九条毛发茂盛的尾巴收在身后,它有一双眼角上勾的眼睛,狭长凶恶。
      它身形庞大,身段却很优雅,糅杂了高傲和暴戾。
      
      就像玉牌上的雕像,看不出狐狸的妖媚,只能看出残忍和冷酷。
      跟故事里的狐狸精简直是两种生物。
      
      明谦恍恍惚惚,喃喃自问:“我出现幻觉了?还是我在做梦?”
      九尾狐的嘴巴张合,那声音跟人声一样,只是略带回音:“明谦,你是本尊命定的妻子,本尊乃天地间最后一只九尾白狐,乃不世之神兽。”
      明谦:“什么?九尾狐不是妖兽吗?”
      
      幽君虽然现在是狐狸的样子,但明谦还是能看出他的气急败坏:“王法修明,三才得所,九尾狐至。本尊太平而出是瑞兽,乱世而出才是凶兽,你们凡人传至如今竟污蔑本尊是妖兽,凡人心性污秽恶劣,生就一张嘴,却能颠倒阴阳,错乱正邪!”
      
      九尾狐的胡子抖了抖:“白狐,王者仁智则至,本尊不仅是天地间最强的九尾狐,还是最后一只九尾白狐。”
      
      明谦听得云里雾里,最后干巴巴地总结道:“哦,你是神兽。”
      
      明谦梦游一样的放下棒球棒,走去厨房,颤抖着手给水壶灌满水,他觉得应该是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他准备趁自己还有理智的时候给朋友们留一封信,委托律师把房子和铺子卖了,然后把自己送去精神病院,这样就不用还贷了。
      
      九尾狐以为明谦是不满意,他恢复了人形,很不高兴地瞥了明谦一眼:“跟本尊结为夫妻是你高攀,你还给本尊甩脸子!”
      明谦心想,我为什么成了精神病还要幻想出一个男狐狸精?
      
      幽君活了上万年,具体活了多少岁他自己也不清楚,觉得人族应该几千年前没有两样,总喜欢一些俗物。
      他都送了幽冥玉牌当聘礼,可他这未婚妻却不以为然,但他这次来到人间,灵宝带了一堆,但却没有金银俗物,他这样的神兽来到人间界,天道自有压制,不能点石成金。
      
      “虽然已有玉牌为聘,然本尊并非吝啬之狐,你要什么尽管说便是。”幽君眼尾微翘,瞥向明谦。
      
      明谦看向幽君,期期艾艾地问:“你怎么证实你不是我幻想出来的?”
      
      幽君冷哼一声:“本尊知道,你们人族若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便要打自己百八十个巴掌,可本尊不对未婚妻动手,你自己打吧,本尊给你一点神通,好叫你一巴掌打出八十个巴掌的力。”
      
      明谦:“……大可不必!”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
    轻松向的经营流,前30留言有红包
    这篇存稿太久了,在不开存稿要发霉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