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送别 ...

  •   
      ~~~~~~~~~~~~~~~洛晗=自白始~~~~~~~~~~~~~~~
      
      哥哥姐姐们的送别:木呐的眼神中好像充满着淡漠。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他们心里一定是舍不得我的。还好七哥哥因为军队里有要事没有来,不然,他一定会努力冲破人群闯过来,可是,那又能改变什么呢。父亲也无法改变的事情,这个王国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改变。
      
      父亲的送别:他面无表情,看不出是何情绪。他周围的空气和从来一样,威严肃穆。
      
      我隐约听到送别人群中的啜泣声,但很快,哭声就被高亢振奋的进行曲所替代,然后是高昂的口号:“忠诚、忠诚、忠诚……!”那曲子如浪涛一般,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我心中本来还存有的一丝想哭的冲动与不舍,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洛晗=自白终~~~~~~~~~~~~~~~
      
      在一百九十九年前,被压迫了许多世纪的人们奋起反抗,夺取了政权。他们从前的王,携着家眷和他的拥护者们,仓皇逃离地面,进入地层深处。那里,曾经是王朝为了防止核灾难而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建造的避难所,竟然就此成为了光荣王朝最后的栖身之所。胜利的人们留在地面,独享着阳光、高山、河流、海洋…….他们把自己的政权,命名为“伟大地上联邦”。
      
      两百年前的人们,以为赶走了统治他们的君王,暴虐、贫困、不公都会随之永远消逝在地平线上。转眼两百年快过去了,这世间的一切的确仿佛都有了变化,却又仿佛从来都不曾改变过。
      
      洛晗带着一些钱,怀里揣着几支画笔,按照女孩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贫民窟。钱很宽裕,泽睿把他手里的钱都给了她,自己仅留了够生存的数额。那几支画笔是洛晗母亲生前之物,是家留给她的最后念想。
      
      洛晗本以为,不过是个住的居所而已,豪华公寓和贫民小屋又有什么大区别。可看到眼前的一幕,还是心里一沉。这里离富人区十分遥远,街道杂乱无章,垃圾随地散乱,像是被世界遗弃一般。屋舍残破单薄,一间紧紧挨着一间,油腻和发霉的味道四处游窜,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洛晗也见过帝国里的贫民窟,和这边的比起来,除了没有光照,其他的大抵相似。从前,帝国禁止大家谈论贫穷。“光荣帝国早就消灭了贫困,要去解救地上的那些食不果腹的可怜虫。”所有人都这么骄傲又心虚地宣称着。直到不久以前,帝国元帅,那个在帝国里权力仅次于父亲的人,认为不能再这样粉饰下去了,公然承认了,帝国的许多国民,其实是绝大多数国民,都生活在贫困之中。那一阵子,洛晗常常偷偷观察父亲的脸色,想要捕捉他哪怕细微的情绪。在这个帝王至今为止漫长的人生岁月中,从来不曾有人胆敢忤逆他。洛晗为泽睿担心受怕,因为他是元帅之子,如果他们一家被降罪,泽睿也在劫难逃。不过幸好,父亲并没有因此大怒,而是携着所有家眷和近臣去帝国的贫民窟抚慰贫民,洛晗就是在那时,虽然仅有一次,近距离看到了帝国底层民众的居所。那一次轰轰烈烈的政治秀,并没有动摇王朝的根基,反而为王室带来了体恤民众的美名。
      
      不知不觉中,思绪飘向远方。
      
      正在此时,一大堆孩子兴奋地围了上来,把洛晗从对家乡的回忆中拉了回来。有人抓住洛晗的衣角,有人抱住她的裤腿,顺便把脸凑近在裤子上蹭了蹭鼻涕。“糖……糖……!”
      
      糖……洛晗翻找口袋,并没有什么可以给孩子吃的东西。只好俯下身,拿出几叠钞票,微笑着对孩子们说:“拿去买糖吃吧。”
      
      孩子们哄闹着把钱一抢而散。
      
      洛晗确认了上衣的内口袋,幸好生存所需的钱还留着,里面夹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泽睿在联邦的住址。
      
      她走进原本为另一个女孩安排好的住所。房间虽然狭小简陋,却也不缺必要用品。洛晗淡然一笑,简单收拾了一下,确认好房门已经锁好,便准备歇下。
      
      夜深了。房子由一种劣质材料建造而成,墙壁在单薄中透着寒凉。楼上的孩子一跑动,天花板便抖动震颤。隔音不好,隔壁不远处传来中年男子轰轰的鼾声。洛晗不禁笑起来,默默想象着那鼾声主人的模样,应该是一个胖胖的、胡子拉渣的大叔,辛苦结束了一天的活计,在老婆的牢骚声中香甜睡去。从前,洛晗在王宫里的居所,漫漫长夜,总是静寂得可怕。而如今身处的地方却充满了人世间的烟火气,反倒让人觉得温馨实在。
      
      第二天一早,洛晗便起身出发,步行许久,乘坐公共交通,辗转几次,来到联邦最好的大学报到。她在这个国家的新身份,是联邦大学的政治系硕士一年级学生,今天是入学日。和自己同行而来的同胞们,此时此刻应该都有复国任务,每一天在躲避危险、排除万难中度过,而自己,却可以安安稳稳地做一个学生,享受青春时光。洛晗心中升起一丝愧疚。
      
      联邦大学是地面上最好的大学,集结了联邦里的精英。校舍充满现代时尚的气息,路两旁整齐地栽植着梧桐,树影在阳光下斑斑驳驳,典雅清丽。
      
      在大学里穿行,洛晗简单打量着来往的学生。联邦没有贵族大学,理论上所以公民都可以凭自己的真才实学报考任何一所大学。可来来往往的人群,大多衣着光鲜,器宇不凡。洛晗仔细环顾搜索着,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像是从贫民窟出身的人。
      
      入学手续都已经办理好,洛晗坐在课堂里,顺利地听课,没有人发现她与周围人有什么不同。帝国和联邦本是同根同源,两国人民从长相难以寻出区别。虽然常年生活在没有日照的世界,但帝国的科学家们自有办法造出特制的人工照明,虽然远不如太阳那么明亮温暖,却也能使帝国民众免于因为长期缺乏光照而落下身体疾病,帝国人的肤色也因为特制的人造光而不会显得过于白皙。
      
      洛晗学满了帝国贵族大学的学士课程,在这里继续硕士的学习并不困难。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安排读政治学。不过,想想自己平日里总是不学无术,也的确学不了其他什么吧。
      
      每天的课不多,多出来时间,她就在校园里随意走走。
      
      怀揣着母亲留下的画笔,她还是找到了这个自己最想来的地方。联邦大学的美术系有着地面上最好的教师和画室。帝国也不是没有出色的画家,只是,父亲愿意宠溺自己做任何事,唯独画画不可以。所以,洛晗一直都是拿着母亲的画笔,还有泽睿和犀颜偷偷带给她的颜料,趁无人时临摹母亲生前的作品。没有人敢教她该怎么作画,所以她便毫无章法地涂抹着,不受任何技巧的限制,任由自己的想象天马行空地挥洒在画布上。而如今,父亲已经管不到自己,终于可以从头开始好好学画画了。
      
      “有人吗?”洛晗敲了几下画室的门。查过美术系课表,这个时间段应该没人在上课。
      
      很久都没有人答应,洛晗轻轻一推,画室的门没有锁。看到眼前的画面,洛晗有些惊讶。
      
      偌大的画室黑漆漆的,厚实的窗帘把整面落地玻璃墙遮蔽得严严实实,透不进日光。屋里的灯色沉静昏黄。
      
      似乎没有人。为什么这么暗……洛晗走进去,边环顾边纳闷着。
      
      突然,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什么人?”
      
      洛晗背脊一凉,吓了一跳。回过头去,门口站着一个男子。
      
      “我是政治系硕士一年级的学生,想来问问能不能旁听美术系的课。”洛晗边说,边打量着面前的男子,他大约三十多岁,一头齐肩长发,艺术家的样子,蓬松慵懒的眼神中透着点忧郁的味道。
      
      “政治……”男子不屑地轻笑一声,“学政治的,来学艺术做什么。浪费时间罢了。”
      
      “学画画怎么能说是浪费时间。”
      
      “不是浪费你的时间,是浪费我的。”男子慵懒又优雅地一抬手,示意洛晗识趣离开。
      
      洛晗心有不甘,叹了口气,尝试说服道:“学什么专业,并不是我自己决定的,也并非我所愿。画画,却是一直以来的梦想。”
      
      “学过几年?有基础吗?”
      
      “从来没学过,只是按自己的想法随便画画。”
      
      男子摇摇头:“抱歉,不收没有基础的人。不会画画的人,想进联邦大学美术系上课,简直是天方夜谭。”
      
      “正是因为不会,所以才要学啊。”洛晗的眼神坚定又不依不饶,与男子对望着。不知为何,感觉他慵懒的眼神背后,有一种不可名状的熟悉的感觉,不知道,男子是否对自己也有同样的熟悉感觉。
      
      男子思索片刻,随意指了指一幅空白的画布:“画一幅给我看看。”
      
      “可以用画室的颜料吗?”
      
      男子点点头。
      
      洛晗便坐在画布前,开始调色。从怀里拿出画笔的时候,身后的男子目光一怔。
      
      洛晗按照自己过去的做法,静下心来开始作画。深邃的地下王国不仅没有阳光,也没有天空、山川和海洋,这些美丽的自然风光,只在书本中存在。她便把对美好事物的想象付诸于画中。在她的画中,天空可以是红色的,海水可以是橙色的,风可以有形状。
      
      不知不觉,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洛晗沉浸在绘画的喜悦中,浑然忘了身边男子的存在。
      
      “画好了。这样可以通过吗?”洛晗回过头寻找男子,发现他在背后呆站着,一脸吃惊的模样。
      
      “老师?你怎么了?”洛晗询问道,“我这幅画,可以通过吗?”
      
      那男子久久停在那里,过了半晌,终于漠然开口道:“基础太差。”
      
      洛晗心里一沉。第一次被专业人士这么评论,实在难受。
      
      正伤心着,男子突然开口道:“每天这个时候,下午三点到四点间,都没有课,你过来吧。如果我当天正巧有空,可以教你。”
      
      “真的?”洛晗喜出望外。直接接受美术系老师的指导,听上去比旁听课程还要好上许多。
      
      “不过,你的那几支画笔,就不要带过来了,放在家里好生收好。”
      
      看着洛晗疑惑的眼神,男子垂下眼眸,淡淡说道:“你的画笔,太旧了。”
      
      之后的日子,遇到没有课的下午,洛晗都会来画室。下午三点到四点间,画室被厚实的窗帘牢牢遮盖住,从来都是如此。没想到,那日无意间撞见的联邦大学美术系的老师,竟是一个业内传说中的高人。他才华横溢,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拿到终身教职。虽然老师不是总有空过来,但也会时常来指导洛晗。老师不在的时候,洛晗便坐在画室里独自练习。
      
      不过,生活中也不全是顺遂的事。洛晗从来对金钱没有概念,也没有防备的习惯,一日一个不小心,口袋里的钱被扒手给偷走了。要紧的还不是钱丢了,夹在钱里的泽睿的地址也不翼而飞。这下,没法和他联系了。
      
      眼见身上的钱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连饭都快吃不上了。看来,得赶快找个兼职。
      
      面试了好几个地方,都不太顺利。买早饭的时候用完了最后一张大钞,午饭只好饿着。
      
      今日老师不在,洛晗一个人在昏暗的画室里练习着,心里凄苦地想着:再这样下去,真的要饿死了……
      
      只听门外突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把你们这儿最好的老师叫过来!”
      
      画室的门突然被猛地推开,门口站着两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洛晗惊诧地转过身去,正好与其中一个男子四目相对。昏黄的灯光映照出对方的模样,那男子衣着不凡,身材高挑,面容极其俊朗,只是眉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桀骜与寒冷。男子看到洛晗的一刹那,身体仿佛被什么震颤了一样,瞪大了双眼,说不出话来。
      
      “哎哟!都说了!叫你们最好的老师过来!现在!”同行的同龄男子应该是他的朋友,虽然也是一身贵气穿戴,却多了些浮夸的调调,方才在门外吵闹的就是他。而那冰冷的男子,只是站在门口,静默着不说话。
      
      “怎么这么暗!”不知何时,吵闹的男子走到窗边,猛地一把拉开窗帘。
      
      阳光毫无准备地肆意倾洒过来,洛晗下意识地侧过脸闭眼躲开。
      
      “怕光?”门口站着的男子冷冷问道,眼神冰冷锋利,像军刀一般。
      
      洛晗心跳加速,紧张得心提到嗓子眼,看着他故作镇定地解释道:“不……太突然了,吓到了而已。”
      
      “是吗?”男子冷冷地停顿片刻,突然拔出手中的发光装置,冲到洛晗面前对着她的眼睛照射。
      
      幸好心里有所准备,这次洛晗的双眼并没有闪躲,只是气愤地瞪向这个男子。这种简易的装置,是联邦专门设计出来用来识别混入他们之中的帝国人的。虽然装置本身误差很大,并不能用来断言被测试的人的身份,但不排除很多帝国人被测试后,心虚胆怯,自乱阵脚而暴露身份。
      
      见洛晗通过考验,男子一脸漫不经心地收起装置,放回自己口袋,一点都没有要对他刚刚的失礼行为抱歉的样子。
      
      看到洛晗在原地愠怒的样子,男子同行的朋友尴尬笑笑,嘻嘻哈哈打着圆场:“啊呀,对不住对不住,每十年一次都会有大批间谍从地下上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最近是敏感时期,多一分小心也是能够理解的吧。既然是误会一场……”
      
      “为什么天空是红色的?”男子打断朋友的嘻哈道歉,看着洛晗正在作的画,冰冷问道。
      
      他还在怀疑自己吗?洛晗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不仅要镇定,还要有底气。她一脸不屑地哼了一声:“像你这种丝毫没有想像力的人,当然看不出来天空的色彩斑斓。为什么天空一定要是蓝色的?可以是红色,黄色,或是任何颜色。”
      
      听到画室的吵闹声,老师急忙赶进来,看了一眼洛晗,随即对两名年轻男子不客气地问道:“两位有什么事吗?”
      
      冰冷男子不说话,他那浮夸的朋友开口道:“是这样的,我们想找这儿最好的绘画老师来做家庭教师。”
      
      老师漠然道:“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联邦大学的教员不做家庭教师。”
      
      浮夸男子抬起眉挑衅地说:“只要我们一句话,别说是这儿的老师,就是你们校长,也得乖乖过来上课。”
      
      呵,好大的口气。洛晗不悦地回瞪过去,眼神扫过那个冰冷的男子,他的目光仍然凶狠地锁定在自己身上。
      
      许久不说话的冰冷男子终于开口,冷冷地质问老师,眼神并没有从洛晗身上离开:“为什么这里这么昏暗?”
      
      老师镇定地解释道:“每天下午三点到四点间,各种体育社团的学生在外头来来往往,会打扰美术系学生作画。所以拉起窗帘。”
      
      就在此时,一群学生嬉笑打闹地从外头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外人头攒动。
      
      男子朋友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如此。的确挺吵闹。啊!就是你!我看过关于你的报道!”他突然手指着老师:“联邦大学美术系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天才画师,这次来就是要找你……”
      
      “不必了!”冰冷男子严酷地打断道,盯着洛晗,冷冷说道:“我要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