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 9 章 ...

  •   
      但凡不能杀你的,最终只能使你更强大。
      
      从撞碎到现在用咬碎,君研读之前引以为傲的攻击这时被轰焦冻彻底压制了。
      
      cao,这样下去我连轰君的护甲都打不破啊。
      
      “嘭――”在下一次轰君的冰块再次生成之前,君研读放弃了与他进行拉锯战的念头。
      
      一直使用“吃人”会给君研读带来巨大的精神消耗,开展拉锯战明显对他不利。
      
      果断让“吃人”转头袭向自己和轰焦冻脚下的地面,借着这份冲击力拉开两人的距离。
      
      可君研读却没想到他的这一做法却更方便了轰焦冻应对他的攻击。
      
      冰山再次站起,占据了君研读所有能下脚地方,一场针对君研读的绝境,就这样生成了。
      
      君研读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技穷了,脚下的地面早已经不能算是地面了,反而只能说算是冰面。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啊。
      
      现在我大概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任何能力去击败轰焦冻了吧。
      
      “吃人 ”撞碎冰山的动作幅度变大了不少,君研读的耐心已经差不多被耗尽了。
      
      “成为最强的英雄,我绝不能输给大家,我也会全力去争取。”
      
      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这种危机的时候,脑海里却浮现的是体育祭比赛前,绿谷出久对轰君宣战时所作的回复。
      
      我也想拿第一啊。
      
      在“吃人”又一次的向地面挥击时,那骇人的黑色触手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像是被人指引一般,君研读突然开口了:“鲁迅曾说过――”
      
      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待炬火。(出自《热风》)
      
      代替黑色触手位置的却是出现一簇明黄色的火焰,如同灯火一般的璀璨。
      
      那簇火焰刚落地瞬间就将原本围绕在君研读四周的冰块融化。
      
      见此情景,轰焦冻一瞬间将冰山拉的极高,试图借此对抗来自君研读的攻击,但他却发现无论多高的冰山,君研读总能在他拉起冰山后的一秒就将冰山融掉。
      
      “这是一场冰与火的对决”麦克老师的解说一直都在继续,但如今在擂台上对战的两人早就已经听不太清场外的声音了。
      
      场上的形势开始逆转,原本的猎物现在身份已经转变为了狩猎人。
      
      这一场比赛已经快进行了二十多分钟了。
      
      君研读此时耳边全都是回响的轰鸣声,还有来自自己心跳扑通扑通的声音。
      
      擦了自己头上并不多的虚汗,君研读的体力已经快到了极限,轰焦冻的抗冻能力也快接近极点了。
      
      虽然“ 炬火 ”可以破轰焦冻的冰冻护甲,但是我的体力却已经开始跟不太上啊。
      
      君研读此时的眼前的视角开始模糊,连防御和攻击的动作开始变得迟滞。
      
      最后一击了,拜托了一定要击中啊。
      
      君研读的身体终于负荷不住,所谓的最后一击也被轰焦冻避过。
      
      他已经彻底听不见场上的任何声音了。
      
      -------------------------------------
      
      恢复女郎外派保健所内。
      
      君研读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睁开眼睛能望到的只有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比赛的个性使用过度造成的是全身肌肉的酸软无力,正如君研读试想的一样并没有人来看望他。
      
      好孤独啊,如果在种花的话老早就有人来看望了吧。
      
      “你没事吧? ”
      
      君研读往声音的来源看去,却发现说话的人是治愈女郎。
      
      哦,我在期待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期待,本来就打算除去必要的交流外,就没打算认识什么人来着。
      
      君研读支起自己的胳膊,从床上坐了起来:“没事,我能离开了吗? ”
      
      “虽然还是希望你能多休息一会,但是你如果一定要离开的话也可以。 ”随着句话来的还有一颗治愈女郎递来的硬糖。
      
      从床上下来,鞠躬对治愈女郎表示完感谢后,君研读就拉开了门离开了。
      
      只身一人在空荡荡的过道上前进着,在转了几次弯后,君研读发现了自己现在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
      
      卧槽?!
      
      那边是回观众席来着?!!!
      
      像一个盲头苍蝇一般,君研读只能不停的前进,转弯,前进,转弯。
      
      在君研读的这般前行下,他突然碰到了还算的上高大的人。
      
      长得很高嘛,不过,用火焰当胡子会不会有点猎奇过头了?
      
      等等?!火焰当胡子?莫非他是——
      
      “安德瓦? ”君研读失声到。
      
      安德瓦十分吝啬的分出一份目光俯视起这位和自己儿子刚刚对战的人。
      
      “原来是你啊,刚才和焦冻的比试还算看的过去。 ”
      
      嗯嗯嗯……他好像似乎还是轰君的人渣父亲来着?
      
      “多谢你的夸奖。 ”君研读还是出于礼貌对安德瓦道谢。
      
      对有礼貌的人,安德瓦也不好随意说什么斥责的话:“看你个性最后使用的火焰颜色,温度大概也有4000度了吧? ”
      
      君研读有些诧异,仅仅是通过看颜色就知道了我火焰的温度了吗?
      
      真不愧是玩火的高手啊。
      
      面上带有公式般的笑意,君研读倒是显得很得体:“是的,温度的确达到了4000度。 ”
      
      安德瓦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和君研读对视了一阵,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不过,小心玩火,玩到最后烧到的是自己啊。
      
      君研读在一边注视着安德瓦的离开,一边笑着摇摇头将脑海里无关紧要的想法摇出脑外。
      
      -------------------------------------
      
      等君研读找到自己位置时,并坐好在观众席里,轰焦冻和爆豪胜己的比赛已经开始好一段时间了。
      
      “打赢一个放水的,那我拿的冠军有什么意思!!!要是不能超过废久,就没有意义了啊!!! ”
      
      君研读一脸冷漠的坐在观众席上,看着爆豪在擂台上说的话。
      
      他的目光并没有因为爆豪的话就停留在爆豪的身上,他更想看轰君的反应。
      
      会不会动摇呢?
      
      君研读承认,自己也轰焦冻的一战让他意识到了自己在短时间内都无法打败他。
      
      如果可以,请轰君不要输,起码不要让我的败北太过难看。
      
      君研读此时正在为擂台上的轰焦冻所祈祷着,场上的形势虽然还不是很明朗,君研读能看得出胜利的天平已经往爆豪一边倾斜了。
      
      可轰与爆豪这两人的比赛,居然结束的比君研读和轰焦冻打得那场拉锯战要早。
      
      比赛的结果更是像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一般,赢得人是爆豪。
      
      轰君到最后都没有使用自己另外一边的个性啊,君研读倒是有些惋惜。
      
      不过这时候君研读才注意到,会场中心的电子屏幕上闪烁着胜利者爆豪胜己的名字和图片。
      
      看起来好羞耻啊,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我打赢比赛后也会弹出这样的图片和名字。
      
      -------------------------------------
      
      “所有的比赛项目到此全部结束,本年度雄英体育祭一年级的冠军是——A班爆豪胜己!!! ”广播里麦克老师的声音了响起也算是给雄英的体育祭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君研读依旧跟在大部队的最后,下到会场场地的中心,方便各大媒体对自己进行拍摄。
      
      两三分钟后,午夜雄英出来打断了媒体们的拍摄:“那么接下来,就是举行颁奖礼了。 ”
      
      君研读也趁着午夜老师指挥媒体转换位置时,离开了人群的视线,前往去后台等待。
      
      -------------------------------------
      
      在绚烂的烟花和激昂的BGM下,颁奖台迎着众人的期待缓缓升起。
      
      “这是在搞笑吗? ”君研读站在第三名的位置上向右望着被人用拘束带捆绑在柱子上的冠军爆豪。
      
      “可能吧。 ”与君研读一同站在第三名颁奖台上的常暗回答了君研读的问题,“这完全是凶神恶煞啊。 ”
      
      可常暗这次却没有得到来自君研读的回答,于是转头看向了君研读。
      
      君研读还是一副万事都无所谓的cool boy脸,但他的瞳孔焦距却是不知道望向哪里。
      
      走神了吗?
      
      常暗这样子想着,也没有去打扰君研读的走神。
      
      -------------------------------------
      
      君研读傻傻的看着自己面前这一群疯狂拍照的媒体,有些不大能理解。
      
      比个赛,打场架,就能被媒体大肆宣扬为“英雄预备役 ”?
      
      什么时候,做个英雄可以这么儿戏了。
      
      这里的人未必把英雄二字背后的分量看得太轻了吧。
      
      -------------------------------------
      
      “喂?君少年,你可真是有趣啊,颁奖礼上也能走神。 ”欧尔麦特这时已经站在了君研读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个铜制的奖牌,“不过还是祝贺你拉到了第三名。 ”
      
      君研读将自己的头稍稍往前倾了一下,方便欧尔麦特可以挂上奖牌。
      
      “多谢。 ”
      
      欧尔麦特这时也摆出一个拥抱的姿势揽住君研读。
      
      “虽然是半途来A班的,但君少年你丝毫不比别人弱,你可以更好的融入雄英。加油。 ”
      
      说完这一番话,欧尔麦特也就放开了君研读,往轰焦冻那边走去。
      
      君研读低着头,摸索起刚发下的奖牌。
      
      去试着融入集体吗?
      
      -------------------------------------
      
      视角转到1-A的教室里,已经换回校服的各位A班学生都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除了饭田因为家里原因紧急回家了,其他人都等着听相泽老师接下来的安排。
      
      ——大家都辛苦了,所以明后两天学校放假。
      
      看了体育祭的职英们估计会在这两天发出招人申请,这些学校会整理好,你们等公布吧。
      
      好好享受一下你们的假期吧。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抽屉,拉好书包的拉链,君研读也就离开了教室。
      
      没有作业,没有任务,没有安排说明什么回来要小测之类的东西。
      
      这和我之前体会过的假期真的完全不同啊。
      
      君研读感到有些无聊,掏出自己的手机。
      
      望着空荡荡的手机联系人,开始了思考,再三权衡之后,他还是打开了邮箱。
      
      「什么是英雄?
      
      收件人:上级领导」
      
      上一封邮件刚发没多久,君研读始终觉得有些不妥,还是又发了一封。
      
      「有必要交朋友吗?
      
      收件人:九月」
      
      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公事问老板,私事问九月。人生信条,不过如此。
      
      君研读看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已发送的字样好一会,还是把手机放回裤袋。
      

  • 作者有话要说:  由衷感谢第一位营养液的诞生和愿意为我评论的各位小可爱们
    写文时看到一句话,现在送给所有读者们――
    请把你的心给我,与我为伍,这个世界太残酷了,我有些害怕。――王尔德
    ————————
    如果可以我也想你对我多点评论
    如果可以我想活在你的收藏列表里【疯狂暗示.jpg】
    这对我一直有勇气码字真的很重要
    拜托了
    感谢在2019-12-15 01:39:51~2019-12-16 00:35: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