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九条咸鱼 ...

  •   当她和沈楚楚的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那,嘉嫔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谁能告诉她,沈楚楚这个贱蹄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记得她命身边的婢子到养心殿哭诉,为了能保证皇上会来看她,她还专门教了婢子一套说辞。
      
      因为行事匆忙,她教给婢子的说辞中有不少漏洞。
      
      不过当时她也没想太多,只是单纯的想试探一下皇上会不会丢下沈楚楚来看她,也顺带着借此机会,来证明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如今皇上是来了,可他身边带来的那个拖油瓶是几个意思?
      
      嘉嫔脸色像是走马灯似的,一下红一下白,特别是当她注意到皇上的手,牵着沈楚楚的手时,她的大脑只剩下一片空白。
      
      这两日努力压制住的恐慌,也像是漏了水的葫芦,再也兜不住向外喷涌而来。
      
      莫非皇上真的移情别恋,喜欢上沈楚楚了?
      
      她与皇上相识十几载,除了幼年玩耍不懂事时与皇上牵过几次手,成人之后便再也没和皇上这般亲近过了。
      
      而此刻,皇上却与一个乡野村夫教导出来的粗鄙之人如此亲昵,甚至用他养尊处优的手掌去握住沈楚楚五指粗糙的鸡爪子……
      
      司马致见嘉嫔傻愣在那里,神情呆若木鸡,他皱了皱眉头:“你平日身子骨不错,怎会突然晕厥?可有请太医来看过?”
      
      嘉嫔幼时身子不好,沈丞相怕她是因为早产落下了病根,便动用了关系,请来了武状元陪同嘉嫔练武强身。
      
      当初这事,还引起了先帝的不满,那时候晋国便没有女子习武的先例。
      
      千金贵女就要贵女的姿态仪容,更不要提沈丞相还小题大做请去了武状元教习嘉嫔练武。
      
      但碍于沈丞相家世世代代都是晋国忠臣,沈丞相在外又素来有爱妻如命之称,对于身子孱弱的女儿疼惜一些也在所难免,先帝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说起来他和嘉嫔还一起练过几日的武,嘉嫔终归是个弱女子,每每练武之时便想尽方法偷懒,到最后也只是练成个半吊子。
      
      不过自从习武之后,嘉嫔的身子骨的确比以往好上许多,再也没像个药罐子似的天天喝药了。
      
      因此今日嘉嫔突然晕厥,司马致难免觉得有些诧异,如今的嘉嫔,可比后宫那些身体柔弱的女子强健多了,怎么可能轻易晕倒。
      
      嘉嫔听到他的问话,才蓦地回过神,她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面上挂起一抹虚弱的笑容:“嫔妾无碍的,无需请太医过来了,倒是劳烦皇上为嫔妾跑了一趟,嫔妾心中惭愧。”
      
      虽说婢子请来皇上的借口,是她从永和宫走后才突然晕厥。
      
      可如今沈楚楚也在此处,她若是再这般说,便相当于和沈楚楚当面对质,这理由就有些经不起深究了,毕竟她晕倒是装出来的。
      
      她话音刚落,便忍不住一阵咳嗽,她咳的身子来回震动,连忙用手帕捂住嘴,仿佛随时都会咳出血似的。
      
      嘉嫔身边的婢子上去扶住她,先是为她顺了口气,而后婢子突然带着哭腔对着皇上跪了下去:“小主昨日落入那冰寒的莲花湖,怎会无碍,只不过小主怕皇上忧心,才不愿说出实情……”
      
      婢子说罢,嘉嫔的眼眶便红了起来,她死死的咬着唇瓣,似乎是想将落下的泪水逼回去。
      
      那一脸隐忍的模样,再配上梨花带雨的啜泣声,简直令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沈楚楚看到嘉嫔精彩的演技,险些没忍住给嘉嫔鼓掌呐喊。
      
      她以为自己就够能演了,可现在看来,若是将她和嘉嫔放在一起,她简直就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单就凭嘉嫔说来就来的眼泪,她就输了个彻底,方才她以为狗皇帝驾崩,为了让自己哭出来,她差点没把自己的大腿肉拧烂。
      
      沈楚楚在心中美滋滋的想道,别说狗皇帝了,她看着嘉嫔都想要怜香惜玉一番。
      
      如果她没猜错,接下来他就会询问嘉嫔怎么掉进了莲花湖中,而嘉嫔的婢子便会将矛头指向她,说嘉嫔落水是她推搡的。
      
      按照这样继续发展下去,狗皇帝绝对要禁足惩罚她,借此安慰嘉嫔一番。
      
      沈楚楚越想越兴奋,若是她被禁足在永和宫,后天的宫宴也不用去参加了……
      
      司马致眯起细长的眸子,神色复杂的瞥了沈楚楚一眼,什么叫差点把大腿肉拧烂?
      
      合着她刚刚哭的那样伤心欲绝,不是因为误以为他驾崩了,而是因为大腿太疼了?
      
      便是不提此事,楚贵妃从方才在养心殿,似乎就表现出来很不情愿参加宫宴的样子,甚至为了不参加宫宴,都愿意被他禁足。
      
      宫宴一般都是在傍晚时举办,莫非她是想在宫宴那日私会情人,所以才不愿参加宫宴?
      
      司马致敛住眸中的寒光,握住沈楚楚小手的手掌微微用力,对着嘉嫔问道:“昨日大雪,你不在长春宫待着,跑到莲花湖去做什么?”
      
      沈楚楚:“……”
      
      这狗皇帝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正常人不都应该先关心一下落水的原因,怎么狗皇帝却问嘉嫔为什么去莲花湖?
      
      狗皇帝不愧是直男,这脑回路实在令人佩服!
      
      显然嘉嫔也没想到皇上会突然这么问,本来按照她的推测,皇上下一句该问怎么会掉入湖中才是。
      
      这一下搞得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她总不能说自己是为了栽赃陷害沈楚楚,才跑到莲花湖边去吧?
      
      嘉嫔憋红了小脸,半天才憋出来一句:“嫔妾是去御花园赏雪,一路看那雪景太过入迷,也不知怎地就走到了莲花桥上……”
      
      司马致微微颔首:“这般说来,嘉嫔是看雪景过于入迷,所以不慎从莲花桥上跌倒了。”
      
      嘉嫔小脸一白,他用的是陈述的语气,而不是疑问的口气,这便说明他已经认定了是她自己不慎跌进莲花湖的了。
      
      若是她和婢女再执意将此事往沈楚楚身上扯,只怕会适得其反,令皇上对她心生质疑。
      
      想到这里,嘉嫔也不敢再提沈楚楚了,她面带愧色:“雪地太滑,是嫔妾大意了。”
      
      司马致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不管昨天嘉嫔到底为什么掉进湖里,反正现在嘉嫔看起来也没什么妨碍。
      
      总之他绝对不可能,让楚贵妃光明正大的有理由不去参加宫宴。
      
      楚贵妃想和她的奸夫在他头上骑马,门都没有!
      
      沈楚楚眼看着事情朝着诡异的方向呼啸而去,她痛定思痛,在心中暗暗反思自己太过高看嘉嫔了。
      
      就算狗皇帝是榆木脑袋不开窍,嘉嫔也不该说放弃就放弃,做什么事情都贵在有毅力,嘉嫔简直太不给力了。
      
      看来是时候到她出马了,对付狗皇帝这种直男,就是要快、准、狠。
      
      她要让嘉嫔看一看,什么叫做真正的实力!
      
      沈楚楚咬了咬牙,用自己没被牵制住的那只手,往自己的大腿上又掐了一把。
      
      她眼眶中蓄满泪水,‘哐当’一声,当着众人的面便对着皇上跪了下去。
      
      沈楚楚演戏演全套,本想甩开狗皇帝的手,对着他哐哐叩两个头再哭诉,可她甩了两下,愣是没甩开他的手掌,只好将就着继续演了。
      
      “皇上,嘉嫔妹妹会如此,都是臣妾的错。”
      
      她的面上闪过一分悔恨,两分痛苦,三分挣扎,声音真挚而诚恳:“昨日臣妾去侍疾的路上,看到了嘉嫔妹妹,妹妹本想拉住臣妾闲聊几句,可臣妾一心担忧皇上,便甩开了她的手……”
      
      “若非如此,嘉嫔妹妹也不会没站稳,掉进那莲花湖中,一切都是臣妾的错,还请皇上责罚!”
      
      在场的众人,都被她的举动惊呆了。
      
      谁不知道皇上宠爱嘉嫔,楚贵妃好不容易凭靠着侍疾引起了皇上的注意,如今她说出实情,不但没人会夸赞她诚实,还会令皇上心生厌恶,简直是自毁前程。
      
      嘉嫔的神情也有些呆滞,沈楚楚是今个吃错药了?还是没带脑子出门?
      
      下一瞬她便恢复了正常,不管沈楚楚怎么想的,既然皇上已经知道了实情,依着皇上对她的宠爱,便绝不会袖手旁观就是了。
      
      司马致被沈楚楚气笑了,她为了见她的奸夫,真是豁出去了。
      
      其实他大可以成全她,而后在宫宴当日,派人监视她,若是发现了奸夫,便一举将两人拿下。
      
      可他细细的想了想,以她这狡猾的性子,万一没抓住,反而会打草惊蛇,届时想在抓住她的把柄,那可就难了。
      
      若非是看在沈丞相的面子上,他早就一杯毒酒赐死她了,哪容得她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司马致在众人的注视下,慢里斯条的俯下身子,他黑漆漆的眸子盯着她的小脸,半晌之后,抬手覆在了她的双眸上。
      
      他漫不经心的拭去她脸蛋上的泪水,动作温柔的仿佛是在擦拭他珍贵的宝剑一般:“爱妃是无心为之,朕又怎会舍得责罚于你?”
      
      “不过国有国法,宫有宫规,朕若是置之不理,恐会寒了嘉嫔的心。”
      
      司马致将她扶起,面上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朕便罚你为嘉嫔抄写十遍《金刚经》祈福,明日午时前送到长春宫里来。”
      
      一本《金刚经》约有五千字左右,十遍也就是五万多字,先不说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她一晚上能不能通宵写完五万多字。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沈楚楚不会磨墨,一个连墨都不会磨的人,更不可能会写毛笔字了。
      
      司马致拍了拍她的手背,皮笑肉不笑的按住了她止不住颤抖的手臂:“抄佛经讲究的是心诚实意,爱妃一定要认真将字迹抄写工整,若是爱妃写的不好,朕便只能去永和宫亲自监督爱妃抄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楚楚:永远不要去得罪一个狗男人,因为你永远想不到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狗
    *
    感谢黑团子小可爱投喂的10瓶营养液~感谢北巷长歌小可爱投喂的8瓶营养液~感谢隐姓埋名的仙女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抱住小可爱们亲一口,感谢小可爱们对甜菜的支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