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两条咸鱼 ...

  •   沈楚楚面色不变,只当是没瞧见那冻成冰棍似的嘉嫔,反正她按照剧情来做了,至于做的快些还是慢些就不打紧了,总归不会遭雷劈就是了。
      
      虽说原主算不得什么好人,可嘉嫔跟原主也是半斤八两,她明面上治不了嘉嫔这朵小绿茶,暗地里使使坏,全当是替原主出口气了。
      
      莲花桥上的嘉嫔看到沈楚楚的身影,可算是松了口气。
      
      嘉嫔本想着沈楚楚那么爱慕皇上,好不容易轮到她侍疾,那她定然该是迫不及待的前往皇上的寝殿才是。
      
      而这莲花湖是去养心殿的必经之路,因此嘉嫔早早便到了湖边等待,生怕错过了去侍疾的沈楚楚。
      
      不光是嘉嫔,连皇贵妃也提前到了离莲花湖不远的凉亭中等待,两人在前几日达成共识,心照不宣的准备配合着唱一出好戏。
      
      这好戏还没开场,倒是先把她们自己冻得不轻,鹅毛大雪落在身上便化成了冰水,嘉嫔的头发都被冰水打成一绺一绺的,狼狈极了。
      
      嘉嫔冻一冻倒还无妨,怕的就是皇贵妃冻坏了身子,那皇贵妃可是个小心眼又记仇的女人。
      
      今日这事若办成了,她寻个日子给皇贵妃陪个不是,再送些珍贵的玩意儿赔礼,这事便也就罢了。
      
      若是这事没办好,那只怕皇贵妃会将所有事都算在她头上,指不定往后怎么想法子整治她呢。
      
      想到这里,嘉嫔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她抿了抿冻白了的唇瓣,今日这事必须要成功,她决不能让皇上对沈楚楚的态度有所改观。
      
      两人也就是一抬眸的功夫,心中却已经将自己的小算盘打好,沈楚楚在碧月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上了莲花桥。
      
      嘉嫔装作刚瞧见她的样子,动作略显僵硬的福了福身子:“给姐姐请安。”
      
      沈楚楚扬起下巴,用眼角瞥了嘉嫔一眼:“谁是你姐姐?在宫外你是樵夫之女,在宫内你也只是个嫔,怎么也不配与本宫姐妹相称!”
      
      嘉嫔唤的这句姐姐的确有些不合规矩,若是表面上关系还算能过的去,私下里以姐妹相称倒也无碍。
      
      可谁不知道沈楚楚和嘉嫔性子不合,以往在相府中碍于相爷和相夫人,两人表面上关系还算可以。
      
      但进了宫后,沈楚楚便与嘉嫔直接撕破了脸,外人不知晓两人不合也就罢了,可嘉嫔怎会不知道沈楚楚讨厌她?
      
      嘉嫔这一句姐姐,分明是明里暗里的故意往沈楚楚伤口上撒盐。
      
      原本嘉嫔只是个贫民之女,却平白的鸠占鹊巢享受了十几年的贵女待遇,后来又被相爷收为义女,与沈楚楚成了姐妹,末了两人还一同进了皇宫里,这怎能让沈楚楚心中平衡?
      
      被戳了痛处的沈楚楚,自然是会忍不住与嘉嫔争执两句。
      
      嘉嫔果然是高段位白莲小绿茶,开口第一句话便暗藏了无数的心机,着实让人佩服。
      
      碧月见势头不对,连忙对着自家主子低声提醒道:“娘娘,莫要误了时辰,您还要去养心殿侍疾……”
      
      沈楚楚面上一顿,似乎是觉得碧月说的有理,她刚准备点头,便听到绿萝急冲冲的开了口:“嘉嫔如今可是好本事,仗着皇上的宠爱,都不把咱们娘娘放在眼中了!”
      
      绿萝话音一落,嘉嫔的眼眶便红了,那一串串泪珠子像是不要钱似的,断断续续的落了下来:“妹妹自知身份低微,从未想过与姐姐争夺皇上的宠爱,又怎会不把姐姐放在眼中……”
      
      这话说的就十分巧妙了,表面上听起来嘉嫔是在放低姿态表明自己的立场,可若是细究起来,便能听出嘉嫔话里有话。
      
      后宫中谁不知道皇上对嘉嫔特殊,许是因为皇上少年时便与嘉嫔相识,算是半个青梅竹马,皇上对嘉嫔总是要比旁人感情深一些。
      
      绿萝说嘉嫔仗着皇上宠爱,而嘉嫔却分辩自己身份低微,没想过与沈楚楚争宠。
      
      这意思便是说即便她身份比沈楚楚低,可皇上依旧心悦于她,哪怕她自己不去争宠,皇上也会宠爱她。
      
      不像是沈楚楚这般,哪怕费尽心机的争宠,也得不到皇上一点青睐。
      
      若是说嘉嫔之前那一句姐姐是暗潮涌动,那这句绵里藏针的话再配上她楚楚可怜的神情,便可谓是光明正大的激怒沈楚楚了。
      
      听到嘉嫔这话,沈楚楚心中多少也是带气的。
      
      虽说这事跟她没关系,可就算是旁观者,听见一个绿茶用着白莲口气不断地触碰别人的底线,她也忍不住想给绿茶一脚。
      
      沈楚楚心里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
      
      她先是装作忍无可忍的模样,推搡了一把嘉嫔,嘉嫔没想到她手劲这么大,慌乱之中被她推的一个趔唨,朝着身后的宫女身上倒去。
      
      宫女没想到沈楚楚会突然动手,更没想到嘉嫔会往自己身上倒,宫女下意识的将眼前的重物推了出去。
      
      直到嘉嫔被推的摔了一个狗吃屎,宫女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宫女慌张的上前要扶起嘉嫔,绿萝一看事情发展的走向不对,在宫女扶嘉嫔的时候,她悄悄的伸出了一条腿。
      
      嘉嫔虽然看到了那条腿,可为了配合绿萝,嘉嫔便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朝着那条腿上撞去。
      
      沈楚楚将俩人的小动作都看在眼中,为了能帮助嘉嫔更顺利的掉进湖里,她贴心的在嘉嫔跌倒的一瞬间,趁乱朝着嘉嫔的臀上送上了一脚。
      
      这一脚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或许是因为用力过猛,她脚底下没站稳,身子也跟着保持不住了平衡。
      
      摇摇晃晃几下后,她也跟着嘉嫔一先一后的,从石栏杆栽了下去。
      
      随着“噗通”的一声,沈楚楚听到湖里响起嘉嫔悲惨的哀嚎,她感觉手臂坠的生疼,一抬头便看见碧月一脚踩着石栏杆的底部,一双小手死命的抓住她的手臂往上拽。
      
      碧月声音吃力对着她喊道:“娘娘抓稳了!千万别松手!”
      
      现如今这大雪天的,殿内的红萝炭又不多,若是主子掉下去,定然会因为泡了冷水而受风寒。
      
      沈楚楚心中有些感动,平日碧月不怎么爱说话,更不会像绿萝似的天天吹彩虹屁,可这一个多月接触下来,她却明白碧月是真心实意对她好的。
      
      就在她一手抓着碧月的手臂,一手抓住石栏杆,准备抬腿蹬着石栏杆往上爬的时候,莲花桥上传来一个略显沧桑深厚的女声。
      
      “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后,沈楚楚身子猛地一僵,手上的动作也跟着顿住了。
      
      这声音是太后娘娘的,她之前给太后请过安,所以有幸见过太后一次,自然也听过太后独特的嗓音。
      
      可太后怎么会来这里?按照剧情,应该是皇贵妃带着宫女过来才对。
      
      沈楚楚满心疑惑,但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吊着也不是个事,她手脚并用的踩着石栏杆,缓缓的爬回了莲花桥上。
      
      上了桥之后,她才知道桥上不光是太后来了,皇贵妃也在太后身侧候着。
      
      沈楚楚望着太后手中的缓缓转动的佛珠,一下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太后每日临近午时,便要去西三宫里沐浴净身,而后用过素膳,再去佛堂礼佛。
      
      本来平日去西三宫无需从御花园穿过,但今日下了大雪,地面上积了厚雪,而御花园这边的雪水融化的快一些,太后便绕远从御花园这里走了。
      
      碰巧她今日故意走得慢,原本想让嘉嫔在桥上多冻一会儿,可也正因为她拖延时间的缘故,所以就遇上了去西三宫沐浴净身的太后。
      
      太后虽不喜打理后宫,可太后这个人最重视礼法,如今太后碰到这事,也不可能不管不问便离去。
      
      沈楚楚在心里犯着嘀咕,若是她落在皇贵妃手中,顶多就是罚她禁足几日。
      
      可现在太后在这里,指不定嘉嫔和皇贵妃怎么借机使坏,只希望太后别罚她下跪什么的,她这身子板可禁不住这么折腾。
      
      趁着太后命人下去捞嘉嫔的功夫,沈楚楚理了理仪容,对着太后福了福身子:“臣妾参见太后娘娘,娘娘长乐无极。”
      
      太后微微颔首,示意她起身。
      
      沈楚楚乖巧的站在一侧等待,她悄无声息的偷偷瞄了一眼太后,太后面上没什么表情,也看不出太后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
      
      太后约莫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不过太后保养的很好,除了眼角有些细纹之外,几乎瞧不出是步入中年的女人。
      
      等到嘉嫔被捞上来,原本就因为等沈楚楚而冻得浑身发凉的嘉嫔,此刻被冷水浸湿打绺的长发上,都像是结了一层薄霜似的,她的嘴唇都冻紫了。
      
      沈楚楚在心中忍不住咂舌,这嘉嫔也是够拼的,为了不让她通过侍疾与皇上接触,都豁出去小半条命来了。
      
      这一出苦肉计可不是闹着玩的,古代又不像现代一样有中西药可以吃,在这里哪怕得个风寒,都有死亡的可能性。
      
      太后望着冻得直打哆嗦的嘉嫔,缓缓的皱起了眉头:“方才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掉进湖里?”
      
      嘉嫔颤颤巍巍的抬起头,一行清泪从她眼眶中滑落,她的牙齿都在控制不住的上下打颤:“是嫔,嫔妾不小心落水……此事与贵妃娘娘无关……”
      
      沈楚楚垂下眸子,眸光满是讥笑,刚刚嘉嫔还一口一个姐姐,怎么到了太后面前,就成贵妃娘娘了?
      
      太后是什么人,那可是上一届的宫斗冠军,嘉嫔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显,太后若是再听不懂其中的含义,那便是装聋作哑了。
      
      皇贵妃的脸色不大好看,许是因为在雪地里待了太久,她的小脸略显苍白:“臣妾想说句公道话,方才在凉亭赏景,臣妾不经意看到楚贵妃与嘉嫔起了争执,而后楚贵妃便对嘉嫔动手,将嘉嫔推搡到湖中。”
      
      太后面色不变,淡淡的将眸光扫向沈楚楚:“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
      
      沈楚楚小脸有些黑,现在和剧情发展完全不一样,她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继续演下去。
      
      她不敢乱说话,就怕等会天上劈下来一道闪电,送她去西天驾鹤西游。
      
      可她若是一句话都不说,只怕太后会认为她是默认了皇贵妃的话。
      
      太后最看不惯的便是仗势欺人,平日里不知道的便算了,摆在明面上的事,太后就算是为了维护宫规,也会狠狠的惩罚她。
      
      沈楚楚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宫斗电视剧里,掌嘴用的木板子,带刺的小鞭子,想到最后,甚至连烧红的铁烙都出来了。
      
      她不寒而栗的打了个颤,就算被雷劈,也只是疼一下,总比受那种酷刑强上百倍。
      
      “请太后明察,并非臣妾将嘉嫔推入湖中。”
      
      沈楚楚语气诚恳,声音真挚:“臣妾本是要去养心殿为皇上侍疾,却正巧在莲花桥上偶遇嘉嫔,嘉嫔非要拦住臣妾,臣妾怕去迟了养心殿,只好将拦路的嘉嫔挥开。”
      
      说着,她瞥了一眼嘉嫔的宫女:“谁知道嘉嫔身娇体弱的,一下没站稳摔倒在地。她的宫女上前扶她,也不知怎地,嘉嫔还没刚站起来就栽进湖里了,臣妾也纳闷的很。”
      
      沈楚楚三言两语便将此事推回了嘉嫔身上,顺带还点了一嘴嘉嫔的宫女。
      
      方才她可是看的清楚,是嘉嫔的宫女把嘉嫔推到,而后那宫女要扶起嘉嫔的时候,绿萝伸脚绊了嘉嫔。
      
      不管这宫女知不知晓绿萝是嘉嫔的人,只要她们想继续把脏水往她身上泼,就得把这事往绿萝身上扯。
      
      嘉嫔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她用眼角斜睨了绿萝一眼,绿萝被她瞥的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宫女收到嘉嫔的眼神示意,顺着沈楚楚的话向下说去:“方才奴婢扶起小主,谁知贵妃娘娘身边的绿萝,却故意伸腿来绊娘娘,若非如此,娘娘也不会栽进莲花湖中。”
      
      话说到这里,意思便很明显不过了。
      
      绿萝一下小小的贱婢怎么敢对嘉嫔动手,自然是背后有人指使,绿萝才有胆量这样做。
      
      太后淡淡的将目光转向绿萝,声音微肃:“她说的可属实?”
      
      绿萝被太后身上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压得有些喘不过气,她咬了咬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住的对着太后磕头。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她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旁的话也一句不解释,只单单重复这一句。
      
      这便算是默认了嘉嫔宫女的说法,也相当于变相的承认了是沈楚楚指使她推嘉嫔下湖。
      
      太后皱起眉头,眸中满是冷漠:“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楚贵妃你指使奴婢恶意伤人,实在是心肠歹毒,理应重罚!”
      
      她像是在思考给沈楚楚什么惩罚才好,说完这句话,便沉思了起来。
      
      沈楚楚面上尽量保持镇静的模样,她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声音沉稳的辩解道:“臣妾今日是去养心殿侍疾,才会经过莲花桥,若真是臣妾指使绿萝推嘉嫔下水,臣妾怎能未卜先知,料到嘉嫔会在大雪天出现在莲花湖边?”
      
      “且臣妾若是想推嘉嫔下水,方才臣妾便不会为了扶住嘉嫔,险些与嘉嫔一同落水了。”她有条不紊的分析着。
      
      刚刚沈楚楚踢嘉嫔的屁股,是趁乱为之,并没有人看清楚她做了什么,就算有人看到了这一幕,也没人能解释她为什么差点和嘉嫔一起落水。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没站稳,更不要说旁人了。
      
      这个漏洞刚好可以被她拿来利用,她自己咬死了她是为了救嘉嫔才险些栽下去,她们也找不出别的原因来解释。
      
      太后神色一顿,沈楚楚说的似乎有道理,她也不是神仙,怎么能提前算到嘉嫔会在这种天气出现在莲花桥上。
      
      而且太后到这里时,沈楚楚的确吊在石栏杆上,要不是她的宫女拉着她,她也得和嘉嫔一块掉进湖里。
      
      这样说起来,沈楚楚去侍疾,嘉嫔便出现在她去养心殿的必经之路上,这本身就是件很可疑的事情。
      
      太后到底是老狐狸,怎么会想不通其中的关键。
      
      她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对着自己身后的嬷嬷吩咐道:“满口胡言乱语,将这宫女拉下去杖责五十大板。”
      
      说罢,太后看了沈楚楚一眼:“不是要去侍疾,还不快些去,杵在这里作甚。”
      
      沈楚楚一听这话,便知道太后是不跟她计较,要放她离开了,她恭敬的谢了恩,这才起身要离去。
      
      她刚走出两步远,便听到太后微冷的声音:“嘉嫔落水,恐会染上风寒,这几日侍疾便不要去了,莫要将病气传给皇上。”
      
      嘉嫔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声音中满是祈求:“嫔妾身子无妨的,只要回去喝一碗姜茶便可,娘娘……”
      
      太后不耐烦的打断她:“哀家说的话是不管用了?”
      
      嘉嫔再也不敢说话,只能垂下头低声啜泣,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而皇贵妃则一脸嫌恶的瞥了嘉嫔一眼,这么点事都办不好,白白连累她在太后心中留下负面的印象,还让她在外头冻了一个时辰,简直是可恶!
      
      沈楚楚越走越远,嘉嫔哭泣的声音和那绿萝求饶的声音也越发的模糊,碧月搀扶着她的手,看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
      
      “娘娘,您莫要太过伤心……”碧月看她面色不好,以为她是因为绿萝的事情而难过。
      
      沈楚楚压根没听进去碧月的话,她抿了抿嘴,顿住了脚步。
      
      她抬头望向宫殿匾额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字,面上稳如老狗,实则心中慌得一批。
      
      说好的三日禁足套餐呢?怎么会突然变成去给皇上侍疾了?
      
      而且她刚才不小心改变了剧情,竟然没有雷劈她?
      
      这简直太不科学了!
      
      正当沈楚楚失神之时,皇上身边侍候的杨公公从养心殿里走了出来。
      
      看到她后,杨公公满面笑容道:“娘娘来的正好,这会儿皇上该用午膳了,您快随老奴进殿侍候皇上用膳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白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阿七小可爱投喂的10瓶营养液,感谢捕捉到一只傻龙小可爱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1112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抱住小可爱们亲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