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身世揭晓(上) ...

  •   清霜殿内,宋凌将前世的事娓娓道来。
      
      “你说什么?他竟然为了儿女情长,与魔界合作,破坏遏天大阵?”听闻自己以身殉阵、宗门被灭尚且能保持镇定的清云真人,在听到这的时候,眉头紧皱。
      
      宋凌点点头,尽量客观描述:“当时大师兄已是化神中期修为,而凤师弟不过元婴后期。眼看大师兄和四师妹婚期将近,而自己却已到生命尽头。凤师弟一时想不开,就答应和魔界的合作,破坏遏天大阵,打开两界通道。”
      
      “竖子糊涂!”清云真人面若寒霜,深恶痛绝,“我玄天宗守护这遏天大阵上千年,历代都有修士以自身为代价强化修补阵法。为的是什么?为的不过是修真界千年如一日的和平。而他居然引狼入室,主动放魔族入侵!”
      
      “凤师弟的确为了一己之私,铸成大错。”宋凌垂下眼,目光平静,回忆起后来发生的事,“修真界和魔域打开后,无数魔族倾巢而出。一开始,只有低级魔族能通过遏天大阵破损处进入修真界,修真界尚能对付,也没引起重视。”
      
      甚至由于害怕引起修真界恐慌,最早发现遏天大阵出错的无极仙宗还刻意隐藏这个消息。
      
      若不是凤师弟为了毁掉大师兄的婚礼,洋洋洒洒请人宣传,类似宋凌这样的散修怕是会一直被瞒在鼓里。
      
      “等大家都知道的时候,漏洞已经大到足够高级魔族降临。几乎是一夜之间,玄天宗旧址之上,魔族攒动,修为也和一开始出现的金丹期修士就能对付的低级魔族不可同日而语。那一战,修真界死了很多人。在我以身殉阵之前,四师妹也不见了……”
      
      战场上消失不见,除了香消玉殒,很难有其他可能。
      
      那天,本该是大师兄和四师妹的婚礼。
      
      可因为凤师弟,成了许多人身消道陨的忌日。
      
      清云真人伸出手,抚摸着宋凌的头,轻轻叹息道:“都过去了。现在一切还未发生,遏天大阵连第一次松动都没开始,只要你我有心,定能阻止遏天大阵被毁,魔族入侵。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宋凌抬起头,看向清云真人,缓缓地点点头。“师尊说的对,我绝不会让前世的惨剧重新上演。”
      
      “那你可曾想过如何去阻止?”清云真人问。
      
      宋凌微微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清云真人看出她的犹豫,摸了摸她的头:“今日之事除了你和为师以外,不会有第二人知晓,你但说无妨。”
      
      宋凌凝视着空气中的尘埃半晌,才缓缓开口,一字一句,缓慢而清晰道:“我想要凤师弟的命。”
      
      不是没有别的阻止方法。凤师弟可以好好劝导,遏天大阵可以加强,就连无极仙宗,也可以利用舆论让他们以后不敢懈怠。
      
      可那又如何,宋凌就算能想出一千种阻拦前世悲剧再次发生的方案,可谁知道这一世会不会有新状况出现?
      
      凤师弟前世能为了儿女情长破坏遏天大阵,今生就能为了一己之私破坏遏“地”大阵、遏“南”大阵、遏“北”大阵……
      
      防不胜防。与其受制于人,不如从根源解决问题。
      
      宋凌想要凤师弟的命,从知道他为了四师妹破坏遏天大阵那刻起,就恨不得立刻要了他的命。
      
      听闻宋凌的话,清云真人没有表现出一丝讶异,语气依旧淡然:“那你想过如何去做吗?”
      
      宋凌摇摇头,目光落到窗外。清雨峰外,是玄天其他十一峰。
      
      “我喜欢师尊,喜欢师兄,喜欢师妹,喜欢剑宗。我想和师父师兄师妹们一起,一直一直待在玄天剑宗。”宋凌目光幽幽,语气低沉,“屠戮同门乃是大罪。如果我杀了凤师弟,就不能留在玄天剑宗了。可留着凤师弟,就等于留着遏天大阵的隐患,我实在内心难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清云真人伸出手,安慰地握了握宋凌搁在桌子上的手,出言安慰:“你们现在不过筑基。等到金丹,终是要远离门派进行宗门历练。修真之路艰险万分,发生什么意外也不奇怪。”
      
      宋凌闻言一愣,既而领悟师尊的意思,缓慢且郑重地点头。
      
      也是,虽然宗门历练有意控制难度,但修仙之路到底艰险,偶尔,还是会有弟子出意外。
      
      没人规定凤师弟不能是这个意外。
      
      见她想明白自己的意思,清云真人也朝宋凌微微颔首。
      
      放下心头一桩大事,宋凌心仿佛落下来一般,语气轻松:“我原以为,师尊会劝阻我放下这般偏激的想法。”
      
      清云真人从容不迫:“我为何要劝你?”
      
      “毕竟我这样的想法,于理不合,有违我们修仙正道的规矩。”宋凌说。
      
      以杀止战,那是魔修才会做的事。
      
      虽然宋凌前世所做之事,与魔修无异,她说这话,简直又当又立,但是这的确是她内心的想法。
      
      她是出生修真界名门正派的剑宗子弟,自然也该遵守名门正派的规矩。
      
      “规矩?”清云真人轻嗤,“那是给弱者遵守的。你既然前世已达渡劫境界,就该明白,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只要你足够强,没人会轻视你。”
      
      “也是。”宋凌怅然若失,“前世大师兄入魔,一开始大家都笑他身为名门正派的继承人却转投魔道。待到大师兄三百岁不到就踏入化神期后,世人多恭维他前程似锦,大有作为,将来定能突破化神,踏足渡劫。”
      
      清云真人颔首。
      
      “师尊。”宋凌突然激起无穷的斗志,双目亮晶晶地看着清云真人,“我也想变强,变成和师尊还有大师兄那样强大的剑修。”
      
      “你早已经做到了,不是吗?”清云真人怜爱地看着眼前这个只有筑基期的小徒弟,“前世你境界突破,高达渡劫修为。说起来,为师和你大师兄都比不上你。”
      
      “那不一样。”宋凌摇摇头,“前世我走的是无情杀道,只要剑下亡魂够多,根本没有普通修士晋升的困扰。这一世,我想靠自己,修到元婴、化神境界,甚至……渡劫!我想成为可以载入剑宗史书的人!”
      
      宋凌捏紧拳头,眼中斗志昂扬。
      
      “好好好。”清云真人连声应和,欣慰一笑。“你有这番志向,为师很是高兴,不过眼前最重要的事是三日之后的灵山之行。为师希望你去取得一把剑。”
      
      “是墨邪剑吗?”宋凌问。
      
      墨邪剑就是剑宗前任宗主玄墨尊者的本命剑,前世它被颜络炼化后,改名雀炎。
      
      清云真人庄严地点点头。“没错,正是墨邪剑,前任玄天剑宗宗主,也就是为师师尊,你师祖的那把本命剑。”
      
      “师尊你为什么一直希望我得到这把灵剑?”宋凌疑惑问道。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清云真人都表现出极大的行为倾向,期望宋凌得到这把剑。
      
      听到宋凌的话,清云真人目光微微一凝,却很快下定决心。
      
      “以前为师瞒着你,是因为觉得你没长大。如今你经历这么多,为师告诉你真相未尝不可。为师之所以一直希望你取得墨邪剑,是因为……”
      
      说到这,清云真人顿了顿,他看向宋凌,目光复杂:“那是你父亲的剑,为师自然希望你能继承。”
      
      父亲?
      
      宋凌猛地一惊,瞳孔缩成针尖大小,不可置信。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洛笙小天使的地雷,感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