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师尊 ...

  •   用神识探到宋凌的反应,青莲尊者轻咦了一声:“你这位徒弟,修为不高,感知倒是足够敏锐。”
      
      他身为渡劫期强者,哪怕元婴期的修士也不一定能察觉他神识的探查。
      
      可刚才他刚分出一缕神识查看来在长廊的宋凌,宋凌就立马察觉。
      
      这感知力也太敏锐了。修真之路艰险万分,清云真人这个徒弟,光是凭借这感知力,就可以避开大量危险。
      
      清云真人敛眉颔首,目光中带着淡淡的骄傲:“宋凌她的确天赋异禀。”
      
      “可是修行之路,光靠感知,没有天资还是不行。”
      
      青莲尊者不忍心打击自己旧友的弟子,但还是忍不住提醒:“本尊听闻她入门二十年修为还不到筑基。本尊活了六百余年,还从未听闻中土十大修仙门派,有哪家弟子入门二十年还未筑基。”
      
      修真界,未经过他人允许查探他人修为乃是大忌。
      
      虽然对青莲尊者这般的渡劫期强者来说,这种禁忌聊胜于无。但青莲尊者向来是克己守礼,所以哪怕面对的是一个门派的小弟子,他也没有主动探查对方修为。
      
      “可宋凌不过二十岁,就算是十大修仙门派,也多的是二十岁还未筑基的亲传弟子。”清云真人道。
      
      对于宋凌二十岁还未筑基的事,清云真人看起来并不在意。
      
      “话虽如此。”青莲尊者喟然长叹一声,“你若是真将她视为你最宠爱的弟子,还是早做打算。依她如今的修炼进度,怕是金丹也难。”
      
      虽然世人都以筑基为踏入修仙之路的起始,但修真者若是不能结丹,哪怕筑基成功,也和没有修为的凡人寿命无异。
      
      听闻上古修仙者,享千年万年寿元,而如今灵气凋零,不复上古荣光,哪怕渡劫期强者,也不过千年寿命,化神期更是只有六百余年。
      
      可就算六百年,和筑基期不到百年的寿命比起来也太过漫长。青莲尊者曾活着送走自己最喜欢的徒弟,自然不希望自己这位好友之徒也体会一次自己当时的伤心欲绝。
      
      “听闻南疆司空家拥有百年盛开一次的血莲,可以提高修行者的资质。这血莲虽然难求,但是以你玄天剑宗的家底,足以打动司空家。而且那血莲盛开之日,就在最近这几年……”青莲尊者犹豫着给自己这位旧友之徒一个建议。
      
      “不用。”清云真人断然拒绝,他知道自己师尊这位朋友也是好意,当下道,“尊者放心,我自有打算。”
      
      说话间,宋凌已经走到门外,出声道:
      
      “师尊,弟子宋凌求见。”
      
      青莲尊者侧目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正对面的清云真人,知道多说无益,跟清云真人告辞:“本尊今日找你商谈之事已经言毕,既然你弟子登门,那本尊先行离开。”
      
      清云真人起身,拱手:“在下一定依尊者所言,查探遏天大阵。”
      
      青莲尊者颔首,分.身化成一道金光消失在殿内。
      
      师尊不在吗?
      
      殿外,宋凌正蹙眉疑惑,就听见清云真人的声音。“你且进来。”
      
      宋凌推门她缓步而入。
      
      清云真人自殿上走下,目光落到宋凌身上,常年冷若冰霜的星眸里多了几分暖意:“今日怎么想起来清霜殿?”
      
      因为从出生后就一直在他身边长大,宋凌小时候很黏清云真人。连宗门开会,她也抱着清云真人的大腿不舍得撒手,“师尊师尊”地糯糯喊着也想跟过去。
      
      那时候的清云真人既甜蜜又烦恼。徒弟总是这般缠人该怎么办?
      
      可自从宋凌十二岁后,不知道是旁人说了什么,还是宋凌自我性别意识觉醒,知道男女有别,再也不会跟小时候一样缠在他身边。
      
      每天只会拎着自己那把小剑在练功场练剑,遇到练功上的困惑时,也不会再来找清云真人,而是先去问她的大师兄。
      
      清云真人很失望,可能这种感觉就叫做徒弟长大了吧。
      
      所以今天宋凌主动来找他,他十分高兴。但是他是个面瘫,高兴也表现得不明显。
      
      结果宋凌一开口,就让他愣住了。
      
      “弟子有和宗门、师尊生死攸关的大事想向师尊禀报。”宋凌抬起头,目光坚毅地看着清云真人。
      
      她知道重生这种大事不应该轻易跟别人透露,但是就像师尊偏爱她一样,她也十分相信师尊。
      
      更何况前世遏天大阵第一次松动的时候,是师尊牺牲自己以身补阵。
      
      宋凌相信师尊的为人。
      
      清云真人愣了一下,见宋凌的表情不似在开玩笑,当下表情也严肃起来:“如果真依你所言,这件事和门派存亡,为师生死有关,那定要慎之又慎。”
      
      他顿了顿,继续说:“刚才柏儿前来通报,说颜络求见,我让他去引他们过来。这会他们快到了,等他们离开后我们再关上殿门详谈。”
      
      宋凌轻轻颔首:“宋凌正有此意,一切依师尊所言。”
      
      “好。”清云真人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是从宋凌的眼神里,他看的出来,宋凌怕是经历过很多,才得知这个消息。
      
      他伸出手,安慰地拍了拍宋凌的肩膀。
      
      “师尊,颜师姐和凤师兄来了。”
      
      就在这时候,殿外传来童子柏儿的声音。
      
      “进来。”清云真人定定神,转过身,面朝殿门口。
      
      颜络和凤宥鸣走进来:“徒儿拜见师尊。”
      
      发现宋凌也在,他们似乎都有几分惊讶。颜络率先反应过来,朝宋凌颔首,打招呼道:“三师姐。”
      
      凤宥鸣的神态有几分不情愿,但是碍于清云真人在场,还是朝宋凌低下头:“宋师姐。”
      
      “嗯。”
      
      宋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前世为了四师妹破坏遏天大阵,导致生灵涂炭的师弟。
      
      见宋凌只是敷衍地应了自己一声,凤宥鸣脸上流露出不喜。
      
      清云真人站在高处,将凤宥鸣的表情动作一览无余。察觉到凤宥鸣对宋凌的态度,清云真人的目光变了变。
      
      凤宥鸣身份特殊,乃是北原凤氏部落族长凤语堂的私生子。
      
      凤氏部落和北原其他三大部落一样,乃是上古神兽的后裔,其子孙后代中有一部分天之骄子,生来就有筑基修为,修炼事半功倍。
      
      北原将这群生来筑基修为的天之骄子称为黄金血脉的拥有者。
      
      凤宥鸣就是黄金血脉的拥有者。
      
      黄金血脉实属罕见,哪怕在神兽血脉最浓厚四大部落嫡系家族中,也百年难得一见。
      
      原本按理说,只要出现黄金血脉,哪怕只是个私生子,四大部落也会把孩子接回家族,作为下一任族长候选人悉心培养。
      
      但是凤宥鸣的运气实在太差,他的哥哥,凤永逸,也就是凤氏部落族长及其夫人的长子,也是黄金血脉。
      
      要知道凤永逸的母亲,也就是凤语堂明媒正娶的族长夫人,可是四大部落之一麒麟部落林氏族长的亲妹妹。
      
      作为两族联姻的后代,还身负黄金血脉,凤永逸一出生就被立为凤氏部落的少族长,是凤氏部落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如果凤永逸心慵意懒或者品行不端的话,凤宥鸣或许还有机会。
      
      可是凤永逸不是!
      
      他生来天资卓绝,却勤于修炼,如今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已开始冲击金丹期,被誉为北原新生代修士第一人。
      
      更难得的是,在修炼神速的同时,他还有心力跟父亲学习如何掌管部落事务。在父亲的默许下,他参与族内纠纷调解,只不过小试牛刀,稍稍出手一两次,就赢得了族人的一致好评和拥戴。
      
      珠玉在前,在他的衬托下,凤宥鸣虽然是世间少有的天才,但也是连鱼目都不如。
      
      更何况,凤宥鸣是凤氏族长在族长夫人孕期出轨的产物。北原虽然民风豪迈,不拘小节,但族长夫人不可能不对凤宥鸣以及他那早逝母亲心存芥蒂。
      
      她能容忍凤宥鸣在她眼皮底下长到成年已是不易。
      
      所以凤宥鸣一成年,她就以放凤宥鸣自由成长的名义将凤宥鸣赶出部落。
      
      凤氏族长虽于心不忍,但这件事到底是他理亏,于是在凤宥鸣临走之前,给了凤宥鸣玄天宗的信物,让他来玄天宗拜师。
      
      凤宥鸣甫一来玄天宗,就遇到刚刚入门没多久的颜络,惊为天人,执意要入剑宗和颜络做师姐弟。
      
      清云真人虽然不想收这个比自己两个女徒弟还要大几岁的青年做小徒弟,但是玄天宗掌门年轻的时候曾承过凤氏族长救命之恩。此时见凤宥鸣拿着信物来找自己,掌门自然希望尽善尽美地满足凤宥鸣的愿望。
      
      于是在玄天宗掌门的说情之下,清云真人只能勉强将凤宥鸣收为亲传弟子。
      
      只不过凤宥鸣的修炼事宜到终究还不是归他管,掌门见清云真人实在无心教导凤宥鸣,叹了口气后就决定亲自将教导凤宥鸣的重任接过来。
      
      毕竟凤宥鸣是他救命恩人的孩子,而不是清云真人的。
      
      此时见凤宥鸣对宋凌这般态度,清云真人内心暗生不喜。
      
      “若不是掌门说,他连我剑宗内门都入不了。此时却对我的亲传弟子暗藏傲慢,谁给他的底气?”
      
      “不知你们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清云真人不欲与凤宥鸣多言,想尽快知道他们此行的目的,然后将他们打发走。
      
      凤宥鸣上前一步,开口道:“师尊,弟子今日和颜络师姐一同前来,是想请师尊打开灵山的大门。”
      
      “打开灵山的大门?”清云真人一瞬间明白凤宥鸣此行的目的,目光落到凤宥鸣和颜络身上,锐利如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