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薄言辞全身僵硬的停在距离云妙和王建军五十米的地方。
      
      王建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他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也看的一清二楚。
      
      在那团黑雾要缠到王建军身上的时候,一只小白嫩巴掌从王建军肩头伸了出来,一巴掌就把这团黑雾给拍到了地上。
      
      被拍到地上的黑雾现了行。
      
      那东西身体干瘦,两颊凹陷遍布皱纹,倒是没有缺胳膊少腿,除了皮肤青紫一看就不是活人,倒像个普通的老人。
      
      现在它摔坐在地上,青紫干瘪的脸上有一个小小的红色巴掌印,这是团子的小巴掌打出来的痕迹。
      
      被连续两次鬼身攻击丑,还被打了一巴掌的老鬼反应过来,发出一声令人恶心的叫声,好好的嘴巴忽然朝两边裂开,一直裂到耳后,然后张大这张叫人恶心又恐怖的嘴,朝伤害它的人扑过去。
      
      王建军见到那老鬼这幅尊容,吓的瘫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所有人都惊叫出声,薄言辞脸色发白,正准备冲过去把团子先从那老鬼嘴里救出来的时候,被王建军揣在胸口的团子却又一小巴掌把那老鬼给拍到了地上,然后从自己身侧的小花包包里掏出来一把小桃木剑。
      
      小桃木剑的剑柄还画着符咒。
      
      云妙把那柄小桃木剑抛到空中,刚要做下样子,向这些人仔细展示她的本领,准备念咒的时候,那柄小桃木剑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嗖”的一下飞了出去。
      
      那老鬼再次被云妙拍在地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厉害了,等见到小桃木剑的时候,瑟瑟发抖的惊叫一声想化成黑雾逃走,但小桃木剑丝毫没有给它留机会,直直的射过去,一剑把它给贯穿了,一声令人牙酸的惨叫后,那老鬼瞬间化作一团黑烟,消散开来,阴森森的商场一楼也立刻恢复正常,外面的阳光也终于能照进来了。
      
      尘埃落定,但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说话,静的仿佛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们都盯着王建军怀里的那个小团子。
      
      小桃木剑重新飞回团子身边,绕着她“嗡嗡”作响,好似在求夸奖,但是团子却气呼呼的拍了它一下。
      
      小桃木剑似乎知道自己做错了,在她的小脸蛋上讨好的蹭蹭,团子就不生气了,把它重新装回自己的小花包包里了,然后拍拍已经呆掉的王建军,奶声奶气的安慰:“好啦,小军不怕怕,妙妙已经把那个丑东西打死了,它不会再追着你咬啦。”
      
      王建军:……
      
      安慰完王建军,团子从他怀里挣出来,跑到薄言辞身边,扯了扯他的裤腿:“爸爸,妙妙收了那个丑东西了,也只有妙妙能收!”
      
      薄言辞还没有从刚才的情景中走出来,他讷讷的应了声,崩塌了的世界观正在重新建设。
      
      云妙歪头看看他,见他没有给钱的意思,只好把两只小手举高高,直白讨薪:“爸爸给妙妙钱!”
      
      稚嫩的小奶音终于让薄言辞完全回过神,连忙应声,从助理手里接过银行卡亲自放到团子的小嫩手里。
      
      他张了张嘴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这里面是五十万。”
      
      团子拿过来左右看看,水汪汪的大眼睛亮晶晶:“这个就是五十万块钱啊,果然比十块钱的好,它硬多了。”
      
      只要不是十块钱,五十万块和998都可以,她不挑的。
      
      薄言辞:……
      
      都说商人多多少少都会迷信一些,但薄言辞从来不迷信,他是坚定的唯物主义。
      
      集团事务繁忙,一个开在小城市的新商场出现问题,原本是轮不到他操心的,但是这个问题实在是古怪,底下人的没招也不敢贸然请大师过来,只能上报。
      
      薄言辞之所以亲自过来,并且让底下的人招所谓的大师来除鬼,就是想通过这件事,当做反封建迷信的实例让集团的人都看看。
      
      至于那些怪事,肯定是有原因的,到时候叫人查清楚就行了。
      
      但是现在……
      
      薄言辞只能说,他曾经是个科学的唯物主义。
      
      云妙拿了钱本来要走的,想了想又停住脚步,从自己的小花包包里掏出一张平安符举高高给薄言辞:“大客人,大客人,这个给你。”
      
      薄言辞接过来,蹲下来问道:“妙妙怎么叫我大客人了?刚才不是还叫我爸爸的吗?”他不是个喜欢小孩子的人,但面对的是这样可爱而且还这么厉害的萌团子,是真的喜欢又新奇。
      
      听萌团子喊爸爸,他心里还美滋滋的,他早到了该有孩子的年纪了,以前不觉得,现在却觉得有这么个厉害的萌团子当女儿,肯定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没想到萌团子扭脸就改口了。
      
      云妙给他看自己手里的五十万块钱:“因为大客人给钱了呀!”
      
      薄言辞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原来小团子刚才叫他爸爸,是为了毛遂自荐,并且增加自己的竞争力,能让她在这一众大师里面脱颖而出被他看中,选她去除鬼。
      
      现在钱拿到手,交易达成,可不就改口了吗!
      
      这小团子,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薄言辞失笑,看了下自己手里的平安符再次问道:“那这个是什么呀?”
      
      云妙道:“我画的平安符,可以暂时保你平安。”
      
      薄言辞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保我平安?我有什么问题吗?我身边有鬼?”
      
      云妙摇摇头:“不是鬼,是人。”
      
      薄言辞提起来的心就又放了回去,颇为自负的笑道:“我出入都有经验丰富的保镖跟随,没有人能害的了我,妙妙的平安符可能用不上了。”
      
      他身处商界,坐拥无数财富,不说仇家,就是眼红他的也不在少数,想对付他的人,他见的可太多了,可至今没有一个人能动他分毫。
      
      见他不想要平安符,云妙急了:“可是,可是就是有人在害你嘛,那个很坏的丑东西就是证明啊,你命格好,气运好,天生的大富大贵,干什么都很顺利的,你的商,商场不会开在这,你也根本不会遇见那个,那个丑东西……”
      
      三岁半的团子一着急,要说的话一多就开始打停顿,抱着自己的小奶瓶喝了好几口奶才顺滑了:“但是因为有人在借你的气运,所以你最近很倒霉,什么事情都做不好,这个商场还开到了这个三地会阴的地方,所以才招来了那个很坏的丑东西,它想把这里当做它的窝窝,然后收其他的新鬼,当老大的。”
      
      薄言辞听后脸上的笑再次消失不见。
      
      他从出生以来一直都是顺风顺水,无论做什么都会成功,可最近确实十分倒霉。
      
      原本谈好的合作,对方在要签字的时候忽然反悔。
      
      在国外开的好好的分公司,突然遭人游行抵制。
      
      现在连在国内开个小商场都会撞鬼!
      
      最近真的没有一件令人舒心的事情。
      
      薄言辞不淡定了,赶紧请团子帮忙破解,要不是抢孩子犯法,他都想直接把团子揣自己兜里偷偷带走了。
      
      没想到团子却摆摆小手:“不要不要,我要回道观。”团子掰着小指头数:“妙妙赚到大钱了,要让小军、小心和小瓜今天晚上喝八宝粥和银耳莲子粥!明天要帮圆圆买蛋糕,还要帮他打新妈妈呢,所以我很忙的,你要等一下,插队是不文明的。”
      
      不仅想插队还想偷孩子的不文明人薄言辞:……
      
      ******
      
      薄言辞的商场开在市中心,王建军带着云妙回去的时候,天又黑了。
      
      “小神仙!”
      
      最先过来接娃的不是李文心,也不是唐金瓜,而是山下镇子上的陈大红,她喊叫了一声,蹒跚着跑过来拉着团子软软嫩嫩的小手激动的热泪盈眶:“小神仙您可算是回来了,信女总算是再次见到您了!”
      
      团子趴在王建军怀里睡的口水流了一圈,被陈大红的喊叫声吓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直起了小身板。
      
      王建军赶紧拍拍她的背,低声哄:“妙妙不怕,不怕。”
      
      陈大红也意识到自己吓到小神仙了,连忙放开手,愧疚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跟在她身边,扶着她的年轻女人也小声埋怨道:“妈,你的大嗓门就不会改改,看把宝宝吓的。”
      
      云妙这会儿也被吓醒了,揉了揉眼睛,还认得人:“陈奶奶。”
      
      陈大红听后却诚惶诚恐:“信女怎么敢当小神仙叫奶奶!小神仙叫信女的名字陈大红就行。”
      
      李文心过来给云妙擦擦口水解释道:“这两位信士已经在道观里等了一下午了。”
      
      原来前两天陈大红没有听云妙的话,出门去隔壁镇上看望外孙,在过桥的时候,桥忽然就断了。
      
      陈大红一辈子就一个女儿,不过嫁的不远,就在隔壁镇子上,她惦记小外孙,三五不时的就要过去看看小外孙,联通两个镇子只有两座桥,没有路。
      
      她经常走其中一个以前人们自己凑钱搭建的小桥,经过岁月的变迁,小桥已经不怎坚固了,但因为距离近,她还是走的多。
      
      那天她虽然还是出门了,但对团子说的话还是有顾忌的,特意绕道走远路走了大桥。
      
      可哪里能想到,新建的大桥竟然也能断了,下面水流湍急,她被冲到了下游才被人奄奄一息救起来。
      
      巧的是,下游正是小桥所在的位置,因为小桥断裂,有人过来看,这才正好看见她救了她上岸。
      
      也就是说,那天,无论她走哪座桥,都会落水,跟团子的预言一样。
      
      陈大红在医院里呆了一天一夜,醒来后,不顾病体,谁的话也不听,怎么着也要去青云观,她女儿没办法,只好扶着她上山来,没想到青云观没有人,陈大红也执意不走,就坐在观门口等。
      
      直到七点多李文心和唐金瓜才回来。
      
      而到八点多,她才等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小神仙,怎么可能不激动。
      
      陈大红本来就是青云观的香客,信奉神仙,现在是真的已经把团子当成了小神仙,她双手合十的向小神仙祈祷:“信女无知,不听小神仙劝告,这才落了一身的病。小神仙宽宏大量,别跟信女一般见识,请求小神仙赐信女一道符,消除信女身上的疾病吧。”
      
      团子听后,非常疑惑的揪了揪自己头上已经歪的不能再歪的小啾啾:“生病要去医院呀,符咒是驱邪镇鬼的,不能治病的。”
      
      粉嫩嫩的团子奶声奶气的教育老人:“陈奶奶,要相信科学,不要迷信。”
      
      陈大红:……
      
      王建军:……
      
      小祖宗啊,你本身就是一个不科学的迷信存在好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冰阔乐今天加更了吗”小天使的地雷,亲亲抱抱举高高,(づ ̄3 ̄)づ╭
    奇怪,我下面说的怎么消失了
    就是我不再一一回复了哈,但是小天使萌的评论我每一条都会看,并且超级喜欢看,所以不要停昂,爱你们,比心心
    看到有小天使问cp,妙妙是有cp的,但是妙妙现在太小啦,大家团宠她就好啦,爱情是不能有的。(如果现在有那可不得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