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天桥上有很多摆摊的,手机贴膜的最多,其中还有穿着中山装,戴着黑框圆眼镜的人,铺子上摆放着黄符,这是算命的卦摊。
      
      跑了一路,中间还摔了好几跤的团子脏兮兮的,粉嘟嘟的小脸蛋上都有了几道黑灰,活像只小花猫。
      
      她站在卦摊旁边观察了好一会儿,见那个人还要问客人的生辰八字都算不准,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停了会儿用小手捂着嘴偷笑。
      
      这个人算不准,妙妙算的准呀,客人们肯定都会来找她算的,她肯定能赚到钱的!
      
      说干就干,云妙左右看看找了个空地,把自己小花包包里的三十张符咒拿出来摆好,然后用朱砂在前面地上写上,suan ming。
      
      最后坐到后面,静等顾客上门。
      
      一个穿着大花裤子大花衬衫,脖子上还挂了个奶瓶的可爱团子就足够引人瞩目了,更何况她还用拼音来摆摊算命,周围的人都被她给吸引过来了,几乎都在拍照。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家长呢?”
      
      “小朋友,你的家长是算命的吗?让你在这里看着摊子?”
      
      “……”
      
      云妙摇摇头:“是我自己在这里摆摊的,哥哥姐姐,叔叔阿姨,你们要算命吗?算一次十块钱,我的符也是一张十块钱。”
      
      她昨天在候车室见王建军卖过符,一个十块钱,她就也按十块钱定价了。
      
      围观的人都听乐了,十块钱算不了什么,但谁也不会真的就掏十块钱让一个三岁半的团子给自己算命了。
      
      其中只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拿了十块钱给云妙。
      
      这姑娘虽然漂亮,但却脸色苍白没有一点精气神,看起来随时要倒下的样子。
      
      有人劝她:“姑娘,你别被这小孩儿给骗了,现在的骗子花招多着呢,让小孩儿出来乞讨的都是老套路了,现在让小孩出来摆卦摊算命,肯定是新出的骗局,不信你让她给你算一下,看她能算出来不。”
      
      姑娘笑了一下,声音温柔:“没关系的,十块钱又不多。”
      
      见她不听劝,那人撇了下嘴,正想说两句风凉话,却听云妙道:“姐姐,你想问什么?”
      
      那姑娘本来都打算走了,听云妙真的要给她算命,不禁又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不用啦,就当是姐姐给你买糖吃的。”
      
      云妙歪头看看她:“姐姐,你最近是不是精神不好总生病,刚才走路的时候还被自行车撞到了?”
      
      李欣然愣了:“你怎么知道?”
      
      她这反应,明显是云妙说中了,围观的人也这才发现李欣然的腿脚有些跛,显然是有伤。
      
      大家都十分惊讶,难道这个小孩儿真的会算命?
      
      云妙张嘴想说话,但却被旁边的算卦先生给抢了过去:“她怎么知道?这姑娘哪里不舒服都表现在外面,只要细心观察,一看不就知道了吗?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骗子会算命吧?”
      
      他这么一说,围观群众都恍然大悟,这姑娘看起来确实精神不好,如果留心一点,也确实能看出来她腿脚有些问题,至于被自行车撞,肯定是这小孩儿看见了,所以才说出这番话来,毕竟这里是天桥,很容易就能看到下面发生了什么。
      
      想明白之后,大家又笑又气,竟然差点让一个三岁的小孩儿给骗了!
      
      被骂小骗子,云妙气的鼓起了腮帮子,本来就婴儿肥的可爱小脸蛋更圆润了,像只小河豚,她认真的跟围观的人们解释:“妙妙不是小骗子,妙妙靠本事赚钱!”
      
      要不是为了赚钱养她观里的三个弟子,她才不要跟他们解释呢!哼!
      
      可是没有人信她,李欣然也是,不过她心地善良,怕把可爱的团子给气哭了忙点头应和:“对,妙妙不是小骗子。”
      
      云妙拿过自己的一张平安符给李欣然:“姐姐,有坏人给你下了厌胜术,在诅咒你,这个你戴上,它会保你平安的,”
      
      “好,谢谢妙妙吉言。”李欣然接过平安符装到自己的包里,但对云妙说的诅咒的事情,却是不相信的。
      
      达成了交易,云妙十分开心,小手攥着十块钱,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的跑到了前面不远处的一个蛋糕店里。
      
      蛋糕店柜台高,她只能踮起小脚脚,伸着小短胳膊把十块钱举高高给收银员:“姐姐,给你钱,我要买一个大蛋糕。”
      
      那小模样十分的乖巧可爱,收银员忍俊不禁:“小朋友,十块钱可买不到一个大蛋糕哦。”
      
      云妙从小被养在出云观,出云观虽然算不上正统的大道观,但也有一定实力,财富方面也是不容小觑的,她是掌教真人的嫡传亲弟子,年纪又十分的小,衣食住行方面都有专人用心照顾,所以她不知道物价,只知道钱能买东西这一个概念。
      
      现在听说十块钱买不来一个大蛋糕,云妙还懵了会儿:“那,那我要一个小蛋糕。”
      
      收银员摇了摇头,把手边的一个小甜甜圈拿给她:“要不然就买个甜甜圈吧,这个五块钱。”
      
      云妙看着甜甜圈犹豫了几秒还是接了过来:“那好吧。”
      
      那边天桥上围观的人见云妙拿了钱立刻就跑去蛋糕店里了,就更觉得她是个小骗子了,议论纷纷的,有几个人还说起了李欣然。
      
      “你看吧,拿了你的钱就赶紧跑去买蛋糕吃,连装都不装一下,不是个小骗子还是什么?现在的孩子可精着呢!”
      
      “就是,人家都告诉你她是个小骗子了,你还给她钱,真是……”
      
      李欣然听的有些不高兴:“她只是个小孩子,喜欢吃蛋糕有什么错?而且我给她钱本来就是让她拿去买糖吃的。”
      
      她最近确实精神不好,还总生病,精神和身体都非常的差,刚又被自行车给撞到了腿,站了这么会儿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说完就没再多停留,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
      
      那群围观的人见没热闹看了也准备走,见云妙从蛋糕店出来后没有回来,却去了路口,小嘴念念叨叨的把自己买的甜甜圈放到了地上。
      
      围观的人都愣了,看的目瞪口呆,满头问号。
      
      “这小骗子又在干什么?那边又没有人,她在跟谁说话呢?”
      
      “看样子有点像是在祭奠……”
      
      “祭奠?这么小的孩子知道什么叫祭奠吗?我看这小孩儿精着呢,肯定是又在想什么坏招骗人呢。”
      
      众人笑了起来,纷纷应和。
      
      有人却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苍白的说:“前几天那个路口出了个车祸,死了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那小男孩儿被车碾的一半身体都烂掉了,没有烂掉的一只手里还捏着一块蛋糕,我围观了全程,给我吓的几天都没睡好觉,你们说她是不是在……”
      
      那人没有说下去了,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想说什么,原本热闹的天桥瞬间寂静下来,明明是大夏天,大家却觉得阴风阵阵的。
      
      他们嘴里的小男孩儿正站在云妙面前,跟人们说的一样一半身体已经全都烂掉了,血肉掉了一地,非常恐怖。
      
      云妙皱着小眉头,很实诚:“你的样子真难看。”
      
      小男孩自卑的低下头,默默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妹妹,要是被他吓到,被他弄脏了就不好了。
      
      “你别动呀。”见他往后退,云妙赶紧往前走。
      
      小男孩已经八岁了,虽然很瘦弱比同龄人矮小,但也要比云妙高出半个头,云妙站到他面前,要踮起小脚脚才能摸到他的脑袋。
      
      小男孩瞪大了仅剩的一只眼睛,生怕自己的血肉沾染到她手上,连忙往旁边躲,然后他就发现,地上的血肉不见了,他的身体也完好无缺了。
      
      “我帮你复原身体啦,这样你就不难看了。”
      
      云妙把已经处理好的甜甜圈递给他,奶声奶气的说:“你喜欢吃的蛋糕我买不起,这个给你吃,也好贵的,五块钱呢!”
      
      小男孩把甜甜圈接过来,大口大口的吃着,眼泪也大颗大颗的掉。
      
      云妙吓了一跳,有些慌:“是,是不是甜甜圈不好吃?那你别吃了,等我赚多多的钱再给你买蛋糕好不好?你,你……你别哭啊。”
      
      小男孩也急了,连忙摇头,眼泪也甩的哪里都是:“不是的,不是的,我就是,就是想哭,除了妈妈,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见他不是因为她的甜甜圈才哭的,云妙大大的松了口气,小大人似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慰道:“那我送你去投胎吧,下辈子你会过的很好的,有新的爸爸妈妈,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呢,他们都会对你很好的。”
      
      小男孩听后却一改现在温和的模样,激动的叫道:“我不去,我不要!我要我妈妈!我要我妈妈!我不要新妈妈,我要……吃了新妈妈!”
      
      他脸上有黑气萦绕,这是要变成厉鬼的前兆。
      
      云妙背着手叹了口气,然后奶声奶气的哄鬼:“好好好,不要新妈妈,不要新妈妈。”
      
      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说着她再次踮起小脚脚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小男孩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清流拂过,把他满腔的愤怒怨恨以及杀意拂走了。
      
      小男孩脸上的黑气也散去了,他重新平静下来,低头见那个三岁半的团子继续奶声奶气的哄他:“圆圆不气气,不气气,新妈妈坏坏!妙妙帮圆圆打新妈妈!”
      
      仿佛他才是需要用叠词哄的三岁半年纪!
      
      小男孩:……
      
      云妙又哄了小男孩好一会儿,才叮嘱道:“你不要再像刚才那样了,如果你变成厉鬼就再也进不了轮回,会变成真正的鬼魂野鬼,你的魂体又弱,做不了多少事情就会被风吹日晒弄的灰飞烟灭的。”
      
      小男孩被一个三岁半的团子当三岁半哄了这么会儿,不仅没戾气了,还臊的慌,要不是他是魂体,脸早都红了,现在是团子说什么,他就应什么。
      
      他听话,云妙很满意,很大方的夸他:“圆圆真乖,今天奖励你一朵小红花。”
      
      被三岁半团子夸奖并且奖励小红花的八岁小男孩:……
      
      “我的小祖宗哎!”
      
      忽然有人大叫一声,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云妙瘫坐在地上:“我总算是找到你了,福生无量天尊,差点没把贫道给急出心脏病来!”
      
      这人是王建军,一转眼就看不见云妙了,追出来也没见人影,他差点没过去了!天知道这几个小时,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跑的一身汗臭味,云妙被熏的小眉头直皱,一边伸手推他,一边给旁边的小男孩介绍:“他是我观里的大弟子,我观里还有两个小弟子,他们都很穷,都快要饿肚子了,所以我出来赚钱养他们,因为我是他们的掌门人!”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语气十分明快,还刻意加重了,明显是炫耀来着。
      
      小男孩也确实被炫到了,目瞪口呆的拍手:“妙妙好厉害啊!三岁就当掌门了!”
      
      云妙摇摇头,纠正他:“三岁半!我三岁半了!才不是三岁的小屁孩呢!”
      
      小男孩:“……好,好吧。”
      
      云妙又道:“所以我现在不能带你去找你妈妈和打你新妈妈了,你乖乖的躲好,不要让太阳晒到你,等我赚到钱就回来帮你。”
      
      小男孩连忙点头。
      
      一人一鬼交流的旁若无人,王建军身体僵硬的仿佛骨质疏松:“小,小祖宗啊,你在跟谁说话呢?”
      
      云妙知道他看不到小男孩,原本是想给他看看的,但又想到他不信她,还说她下山是玩的,她就又不想给他看了,大大的哼了声,从他怀里挣脱了,迈着小短腿重新上了天桥。
      
      她可是一个很记仇的掌门!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