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机场里熙熙攘攘的,王建军再次叮嘱自己的两个师弟。
      
      “一会儿见到掌门,你们两个可一定要恭敬一点儿,千万别惹掌门不高兴啊。”
      
      李文心今年15岁,长的眉清目秀,高挑挺拔,穿着道士服,挽着道髻,就像是从古装电视剧里走出来的少年道士一样。
      
      他点点头:“我知道的师兄。”
      
      王建军又看向他旁边的小男孩:“金瓜,尤其是你,见到新掌门记得要多点话……实在不行,你就笑,不要让掌门觉得你太木讷了。”
      
      唐金瓜紧张的攥了攥自己的道袍,圆圆的脸蛋都红了:“好,好的师兄。”
      
      王建军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这两个师弟,文心十五岁,上高一,金瓜八岁,上小学三年级,都是花钱的时候。
      
      他自己没什么本事,只会讲经做法事,青云观又不是正规道观,找他做法事的人寥寥无几,几乎都没什么进项,兼职打工也赚不了几个钱。
      
      师父已经走了两年了,他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积蓄也被用的所剩无几了。
      
      眼看道观就要维持不下去,文心和金瓜也要没学上了,王建军豁出去了,给几个大道观递了求助信。
      
      可是却犹如石沉大海一样。
      
      虽然知道自己这种不入流的野观肯定会被忽视,但难免也会抱有期待,可真的被忽视的时候,心头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当他绝望之下准备跟自己这两个小师弟摊牌的时候,没想到出云观竟然给了回复!
      
      要知道出云观虽然也不是全真、正一这些正统道教大派出身,但是实力在业内也是有目共睹的,现在都还开了许多分观了。
      
      他们能给回复,并且还是出云观总观给的,说会派一个弟子过来帮他们主持道观,这无异于绝处逢生,王建军高兴的睡觉都是咧着嘴的。
      
      终于等到了新掌门过来的确切时间,他连忙带着两位师弟换上最好的道服,前来迎接。
      
      想到这里,王建军心情又好些了,新掌门过来,青云观一定会越来越好,文心和金瓜不会辍学了,师父他在九泉之下肯定也会欣慰的。
      
      又有一波乘客出来了,王建军连忙拿过李文心手里的牌子举的高高的,牌子上面写着青云观三个字。
      
      然后一个高大壮硕,理着板寸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一手拎着一个粉红色的儿童行李箱,一手抱着个梳着两只小啾啾,穿着小裙子的团子,团子短短的小胳膊环着他的脖子,软呼呼的趴在他的肩膀上。
      
      “你们就是青云观的人?”男人放下儿童行李箱问道。
      
      王建军愣了下,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男人道:“你们好,我是出云观掌教真人座下嫡传大弟郑丰……”
      
      “掌门!掌门!”男人还没说完,反应过来的王建军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了,拉着郑丰的手涕泗横流:“掌门您可算是来了,我们盼您盼了好久了!我叫王建军,这是我的两个师弟,李文心和唐金瓜。”
      
      虽然一个道士带着个小女孩挺奇怪的,但出云观并不是全真教,没有禁止结婚,食荤等,从出云观出来的弟子,还是掌教真人的嫡传大弟子,肯定是可靠的,退一万步来说,就看这面相,这体格,百分之百厉害。
      
      出云观真不愧是业内有实力的道观,这么……
      
      “我不是你们的掌门。”郑丰打断他,把怀里的团子举到王建军面前:“她才是你们的掌门。”
      
      小团子看起来只有三岁左右,身侧斜挎着一个小花包包,脖子里还挂着一个小奶瓶,睡的小脸蛋红扑扑的,现在被郑丰举在空中,浓密卷翘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就是不想睁眼,精致可爱的像个洋娃娃。
      
      王建军:……
      
      李文心和唐金瓜也惊呆了。
      
      她是掌门???三岁的掌门????
      
      出云观认真的吗?
      
      见团子还不愿意醒来,郑丰把她重新抱到怀里,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妙妙,到地方了,你该醒醒了。”
      
      团子还是想睡觉,小脑袋使劲儿的往他怀里钻,企图多睡一会儿。
      
      郑丰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头在她耳边道:“妙妙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掌门人了!你不是在师父面前保证过,会当一个好掌门吗?好掌门可是不会贪睡的。”
      
      还在往他怀里钻的团子不动了,停了几秒钟猛的直起小身板,板着迷迷糊糊的小脸蛋,在郑丰怀里对着王建军三人奶声奶气的说:“你们好,我叫云妙,以后就是你们的掌门了,我会照顾好你们的。”
      
      王建军、李文心、唐金瓜:……
      
      云妙揉揉眼睛,清醒过来,扬起小脸蛋对郑丰说:“师兄你放我下来。”
      
      郑丰依言把她放到地上。
      
      云妙过去踮起小脚脚拉过放在他腿边的儿童行李箱走到王建军三人身边,对郑丰挥挥手:“师兄你回去吧,我要去当掌门了。”
      
      郑丰见她一点儿眷恋也没有,心里还挺难过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棒棒糖给她。
      
      “妙妙就没有别什么话要和师兄说说吗?你以后可是要很久都见不到师兄了。”
      
      出云观管得严,云妙平时很少吃糖,现在看着郑丰手里的棒棒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一想到自己现在是掌门了,就应该像师父一样!
      
      像师父一样的掌门是不能吃棒棒糖的!
      
      于是粉嫩嫩的团子忍痛别过脸,催促道:“没有了没有了,师兄你快走吧,快走吧!”
      
      郑丰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伤害,他捂着胸口直起身对王建军道:“虽然妙妙是玄学天才,但她到底也才三岁半,生活,嗯……还不能自理,你们需要多照顾一些。”
      
      知道她三岁半,生活不能自理还送来当掌门!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王建军忍住心中的咆哮,谨慎的问道:“出云观是不是搞错了?她……掌门?”
      
      郑丰明白他的顾虑,微微一笑:“道兄不必担心,我刚才说了,妙妙虽然年纪小,但她是玄门天才,道法可以说还胜我一筹,由她来当你们的掌门,还是大材小用了。”
      
      王建军看着到自己膝盖高的团子,张大了嘴巴,天才?大,大材小用???
      
      郑丰明白王建军的震惊,他也和他有过同样的心情。
      
      妙妙是被人扔在道观门口的,大冬天的只给裹了个小毯子,冻的小脸儿发紫,却不哭不闹。
      
      道家也讲究一个“缘”字,对这类被父母抛弃在道观的婴儿也都会收养的。
      
      妙妙明显是不同于其他孩子的,还不会走的时候就喜欢被人抱着去藏经阁玩儿,等到会走路,藏经阁几乎都变成了她的房间了,而且还要有人陪着给她讲书里的字怎么读,是什么意思。
      
      师父听说后亲自到藏经阁看她。
      
      那时他也跟随在侧,亲眼看到无悲无喜已快入化境的师父失态狂喜大笑,再接着就是赐名并且破格收当时还不到两岁的妙妙为关门弟子后的又一嫡传七弟子。
      
      但师父却并不亲自教授妙妙什么东西,只是专门为她又建了一座小小的藏经阁,让她自己在里面看书。
      
      不过这个藏经阁里面有什么书,外人就不知道了。
      
      他那时觉得师父有些糊涂了,就算这孩子是天才,但她终究还不到三岁,面对晦涩难懂,就是成年人也很难领会的道法书籍,怎么可能自己学的会。
      
      再说了,没有人教,字她肯定都不认识,为她建藏经阁,让她自己去看,不是无稽之谈吗!
      
      然后他就被打脸了。
      
      极品五雷符从那个刚满三岁的团子手里画出来的时候,他和李文心是一个表情。
      
      五雷符是符中上品,其中又分为极品、上中下四等,极品当然是最好的。
      
      像他这种级别并且还入道二十多年的人,四五年才能画成一张五雷符,并且还是下等的。
      
      但人家一个三岁的团子随随便便就能画出来极品五雷符,而且要不是团子饿了累了烦了不想画了,特么的还能不限量的画!这让他的世界观迅速崩塌。
      
      天赋压制真的让人“嫉妒羡慕恨”啊!
      
      师父对妙妙的天赋也十分看重,对她期望也很高,高到要拔苗助长了。
      
      这不,才三岁半的小团子就被派下基层,给送到一个穷道观来当掌门,体验基层生活和实战了。
      
      不过以妙妙的本事谁也欺负不了她,再加上她也喜欢,体验就体验吧。
      
      想到这里,郑丰弯腰最后揉了揉团子的小脑袋,再次叮嘱几句,这才转身走了。
      
      王建军眼睁睁的看着郑丰离开,眼睁睁的看着才到自己膝盖高的团子仰着稚嫩的小脸蛋让他带路回道观,这才终于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出云观真的派了一个三岁半的奶娃子来给他们当掌门!
      
      王建军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差点哭了出来。
      
      本来想着上头派人下来拯救他来的,没想到又来了一个奶娃子要他照顾,他都要吃不起饭了,文心和金瓜的学费还没着落呢。
      
      这下还要忙活掌门的奶粉钱。
      
      这哪里是绝处逢生,这分明是雪上加霜啊!
      
      见王建军不理人,团子皱了皱小眉头,又仰着小脸蛋去看李文心和唐金瓜:“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当你们的掌门?”
      
      李文心虽然也很吃惊,但现在也已经接受了,他蹲下来笑道:“喜欢的,我们只是意外,因为你年纪很小,是个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
      
      小团子把小脸蛋一别,气呼呼:“我才不是需要人照顾的小孩子!哼!”
      
      被人小瞧了,她很生气,哼完拉上行李箱就走。
      
      李文心不放心她一个三岁半的孩子自己走,连忙跟上去了,唐金瓜一直在偷偷注视着小团子,见此也连忙跟上。
      
      两个师弟都走了,王建军也只好接受了这个现实,唉声叹气的出了机场。
      
      天才?就算是天才,三岁半的天才,也才只是个苗苗吧。
      
      完了,青云观肯定是完了,就看过几天撑不下去的时候,出云观回来接人会不会给点补贴了。
      
      ******
      
      青云观在市下面的一个小县城里,需要坐汽车回去。
      
      安检的时候,团子的粉红色小行李箱也被打开了。
      
      里面除了几件小衣服,剩下的竟然是小罗盘、小唢呐、小手摇铃,以及一把小小的桃木剑,桃木剑上还用朱砂画着符咒。
      
      负责安检的工作人员目光顿时警觉起来,看向王建军三人:“你们和这个小孩儿是什么关系?”
      
      他怀疑王建军三人是邪教的,现在用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蛊惑小孩。
      
      王建军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怀疑是邪教的,费了好一阵口舌解释,还出示了身份证以及各种证明才被允许通行。
      
      到了候车室,三人一娃被全体注目。
      
      毕竟这年头道士真的少见,带着个小团子的道士更加少见,小团子行李箱里全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是绝对没见过。
      
      有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忍不住好奇心过来跟云妙说话。
      
      “我刚才看见你行李箱的东西了,那些东西好玩儿吗?”
      
      云妙摇摇头:“不好玩。”
      
      小男孩:“不好玩你为什么还要带着它们?”
      
      云妙:“因为它们是我的学习和使用的工具。”
      
      小男孩不明白这些东西怎么当学习使用工具,挠了挠头又问:“那它们是干嘛用的啊?”
      
      云妙平时总是看书,还有被人教认字,现在有人问她,让她当老师,她还是很高兴,也很乐意讲给别人听的。
      
      于是,这候车室的人都听到了小团子奶声奶气的声音。
      
      “罗盘定方位,唢呐送魂归,摇铃引死尸,桃木剑斩邪祟。”
      
      ……
      
      候车室就更静了,那些乘客脸上的表情千奇百怪,停了一会儿竟然有人过来找王建军买符咒了。
      
      王建军十分惊喜,正好他出来带的有,总共五张,一下子全卖光了。
      
      下了汽车,又坐了十二站的公交却还没有到青云观。
      
      因为青云观是在半山腰上,下了公交,要走上四里路还要再登个大半个小时的山,才能到青云观。
      
      小团子很有掌门范儿,一路上一直自己拉着小行李箱走在最前面。
      
      但她到底也只是一个三岁半的小孩儿,精神不足,走了一会儿就走不动了,想让人抱,但碍于自己现在是掌门人了,不能让人抱了,就只好自己蹲下来歇歇。
      
      扎着两只小啾啾的小团子一蹲下来就更像一个嫩乎乎的汤圆团子了,好像能撞进人的心里,然后化成奶香味的甜。
      
      李文心过去把她抱了起来。
      
      团子努力绷住自己高兴的表情:“我没有让你抱,是你要抱我的!”
      
      李文心笑了,附和着:“是的,是我自己想抱着妙……掌门。”
      
      团子点点头,宽容大度的说:“那就给你抱抱吧。”然后伸出小短胳膊环住他的脖子,把小奶瓶拿出来吸上。
      
      她走了这么久,肚子都饿了,要喝点奶。
      
      唐金瓜拎着她的粉红色小行李箱默默的跟在李文心身后,偷偷的去看小团子。
      
      王建军则一直拿着在候车室卖符咒赚来的五十块钱不住嘴的盘算怎么合理利用。
      
      “掌门睡着了……”
      
      唐金瓜忽然小声说道。
      
      趴在李文心肩头的团子奶嘴还含在嘴里,眼睛却都已经闭上了,有细微的呼噜声,像只小奶猫。
      
      李文心早就知道了,软软的团子一身奶香味,她是醒是睡,十分好感知。
      
      王建军听见却是一瞪眼:“什么掌门!金瓜你怎么也跟着瞎叫了!”
      
      唐金瓜一缩,低头不说话了。
      
      李文心轻声道:“或许她真的像郑丰说的那样,是天才,来咱们青云观当掌门是大材小用呢,在候车室的时候,她不是说的都对吗,还为咱们带来了收益。”
      
      王建军叹了口气:“即使是天才,三岁半的天才能干什么?再说了,她打小就长在出云观,那些东西的作用,就是再笨也该知道了。我是真发愁,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这又多了一张嘴,先不说上幼儿园了,她的奶粉钱我要怎么挣啊!”
      
      李文心沉默了下道:“师兄别着急,放学了我再去找点活儿干,妙妙还小,吃不了多少的。”
      
      唐金瓜也接道:“我,我也去,我力气大,我会,会刷盘子,洗碗。”
      
      王建军瞪了他们一眼:“我送你们是去上学的,不是打工的!再说了,就你们这年纪,能挣几个钱!都给我老老实实上课去!”
      
      他训了他们一顿,拐进了山脚下的一家小卖部,再出来手里就多了一大袋的奶粉了。
      
      李文心和唐金瓜互相看一眼,都笑了。
      
      天已经黑了,三人一娃在路灯下的影子拉的老长。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啦,改了妙妙的貔貅设定,其他的还一样,希望小天使萌能喜欢。
    留言发你萌红包昂,mua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