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倾世神颜 ...

  •   原本沿着天空滑翔而下的登陆舱此刻由于减速翼的消失,正宛如自由落体一般向下方坠去,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完全失控。
      
      登陆舱中一片混乱。菲利尔反应最快,他解开了安全带,身体向上方飘去,一把拉开了舱内的储物柜。
      
      储物柜里的东西立刻被甩了出来。
      
      菲利尔眼睛一亮,飞快地伸手抓住了红色的伞包。
      
      然而,还没等他将降落伞背在身上,就被人从侧面狠狠地一撞,身体嘭地一声撞在了舷窗上。
      
      紧接着,身形壮硕的张震道从他手中一把抢过了伞包,吼道:“这是我的!”
      
      菲利尔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却也没再跟他争抢,而是猛地扑向了下一个伞包。
      
      小小的登陆舱不到十平方米,此刻除了愣在座位上的菜鸡男,所有人都在抢降落伞,一时间简直乱成了一团。
      
      “别抢了!”原本目光呆滞的李月莹此刻在一片天旋地转中突然回过了神,她猛地扑了过去,声音嘶哑地叫道:“每个人都有的!”
      
      然而并没有人听她的。
      
      因为很明显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所有的柜门打开后,只发现了四个伞包。
      
      路权眼疾手快地抢了一个,正打算穿,耳边突然听到嘣的一声巨响。
      
      他回头一看,发现登陆舱最后的一块保护板也燃烧着飞离了他们。
      
      舱内的温度瞬间上升了好几度,并且还在飞快地上升着。
      
      张震道也顾不得烫,他随手扯下两只袖子将手一裹,一把抓住了舱门上的转环,用力地向上一转。
      
      就在这时,舱中突然爆出了一股浓重之极的血腥味,空气中瞬间一片暗红。
      
      路权下意识地转头一看,发现之前坐在另一边的那位光头男子,手中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把匕首。在他的面前,菲利尔的脖颈已经被完全切开,大量的鲜血从他的颈动脉中喷涌而出,化为无数血色的小珠飞得到处都是。
      
      男子目光阴冷地扫了所有人一眼,一把抓住了面前的伞包,随手背在了身上。
      
      “你怎么会有刀!”李月莹的眼睛都红了,她距离最近被喷了一脸血,整个人却仿佛突然活了一般,凶悍地瞪着男人。
      
      男人冷冷地看她一眼,完全没有搭理。
      
      就在这时,密封的舱门终于被张震道打开了,强风仿佛一把巨锤一般猛地扑了进来,将张震道直接掀到了地上。
      
      路权刚下意识地抓住了身边飞舞的安全带,整个登陆舱就失控般地转了起来。
      
      所有人都触不及防地撞成了一团,尖利的风声带着死亡的啸叫,失控的巨大球体在空中翻滚着,向着地面直冲而下。
      
      一片混乱中,距离门最近的张震道直接被甩了出去。
      
      紧接着,一名小个子的男人抱着伞包也冲了出去。
      
      之前杀了菲利尔的男人用力抓住了门把手,就在他向外跃出的那一刻,李月莹猛地扑了过去,尖叫着一把抱住了人,两人翻滚着一起飞出了舱外。
      
      此刻,舱内只剩下了三个人。而最后一个伞包,正牢牢地抓在路权的手中。
      
      其中一人紧紧地抓着椅背,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求生欲。
      
      而另外的一人,正紧紧地抱着路权的腿,死活不放手。
      
      “求你了!”弱鸡男嗓子早就叫哑了,“别丢下我!”
      
      路权用力甩了甩,发现这人真的跟强力粘胶一样,看着没什么力气,结果抓得这么紧。
      
      “你别抱我腿啊!”路权恼火之极。此刻他的身体不停地撞在旋转的登陆舱上,两人的重量全集中在他的左手,简直快断了啊!
      
      “别丢下我!”弱鸡男不停地哀求道:“救救我,我不想死……”
      
      路权扫了一眼舱外,下方的海拉星已经出现在了视线中,再不跳所有人就都要跟这破登陆舱合葬了。
      
      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道:“好好好。你抓着这里上来一点,我们一起出去。”
      
      周全理怀疑地看着他,一手死死地抓着路权的衣服,全身用力,另一只手终于抓住了门上的铁条。
      
      两人奋力来到了门边,路权向下方看了一眼,刚要喊‘跳’,身体却猛地被重重地撞了一下。
      
      周全理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笑意,他一手紧紧抓住了路权手中的伞包,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将路权用力向前猛地一推。
      
      路权原本就已经松开了把手,触不及防之下,身体顿时失控地摔出了舱外。他的身体随即被狂风卷起,远远地飞了出去。
      
      周全理探头看了一眼,满脸喜色地收回了目光,飞快地将伞包背在了身上,也跟着跳了出去。
      
      ……
      
      此刻,在半空中自由落体的路权简直快被气晕了。
      
      他的眼怎么这么瞎,竟然以为那个混蛋是弱鸡,去他妈的弱鸡!
      
      在空中猛地一个翻身,路权在狂风中勉强睁开了双眼向下方看去。
      
      目测距离地面仅有不到一千米了。
      
      他的运气不错,下方似乎是一片森林,总算还有一线生机。
      
      路权没再犹豫,直接解开了一直包裹在头颈上的宽幅头巾。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唯一财产,也是他最为昂贵的财产。
      
      之前的法警们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头巾。其实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头巾的织物非常特别,不但用线极为细密,而且是好几层的。
      
      路权飞快地展开了头巾,把它变成了一幅边长两米左右的大方巾,然后从方巾的四周抽出一根卡带,将它牢牢地绑在了自己的手腕和脚腕上。
      
      然后,他展开了身体,仿佛一个巨大的蝙蝠一般,沿着风的轨迹开始滑行起来。
      
      下落的速度减慢了一些,路权熟练地寻找着上升气流,一次又一次地降低着下坠的速度,向着那一片森林飞了过去。
      
      在距离地面约莫百米时,路权解开了脚踝上的卡带,将头巾变成了一个小降落伞,对着最茂密的那片林子落了下去。
      
      他的速度依旧很快,头巾虽然减缓了速度,但也只是减缓而已,从数千名的高空落下,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必死无疑。
      
      幸好,在他的下方,是一片森林。
      
      而所有的森林,都不会伤害他。
      
      无数的枝叶托着他,温柔地消去了巨大的惯性。路权在枝桠间借力一荡,嘣地一声落在了厚软的地面上。
      
      他的双腿微弯,单膝跪地双手在地面上轻轻一撑,消去了所有的冲力。
      
      在他的身边,半透明的天眼跟着落了下来。它悬浮在半空中,黝黑的镜头对着路权,深处仿佛有无数星芒跳跃。
      
      明亮的阳光穿过被撞开的树缝,洒落在了幽暗的森林中,无数凌乱的叶片在光柱中摇摆着飘落下来。
      
      路权缓缓抬起头,看向不远处正满脸惊讶地看着他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黑发黑眼的青年男子,容貌俊美,身形高大修长,手上拿着一把半米长的枝剪,一身工作服上沾着些许泥土,看上去似乎正在修剪树枝。
      
      青年此刻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路权,他的瞳孔渐渐张大,漆黑如墨的双眼仿佛被时光凝固了一般,完全无法移动。
      
      路权不知道的是,此刻,整个星系中,有无数人目光呆滞地看着屏幕中的那张脸。
      
      那是一张难以用言语描述的脸,你脑海中完全无法找出任何一个形容词,来描绘眼前这令人视觉爆炸般的艳色。
      
      他的五官异常地清晰,每一处都仿佛放入了你的心尖一般,恰到好处到了极点。修长的眉微微飞起,曲线优美的眼睛远比常人更为通透,如同深埋在海底的翡翠一般隐隐透出一抹沁人心肺的墨绿。挺直的鼻梁下,唇线的弧度精美而秀丽,色泽美如朝露。
      
      那是任何画师都无法去捕捉的令人窒息的绝美,如同天神赐予人间的一道视觉盛宴,将所有的曲线汇聚成了人体美学的极致。
      
      路权挑眉扫了目光呆滞的青年一眼,他解下手中的头巾,随手折了几下,在头上脸上熟练地一裹,挡住了大半张脸。
      
      青年缓缓回过了神,他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双眼微阖,轻轻地长出了一口气,掩去了眼底瞬间泛起的幽光。
      
      路权向前走了几步,主动打了个招呼:“你好,这位大哥,能不能告诉我这里是哪?”
      
      青年眉峰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答道:“亡者森林。”
      
      亡者森林?对海拉星完全没有任何概念的路权立刻发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他低声笑了笑,歪着头看了青年一眼,问道:“我叫路权,你叫什么?”
      
      “我叫……”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路权微微弯起的眼,声音微微一顿,突然轻声道:“夜陵。”
      
      路权来到他身边,目光在他手上巨大的枝剪上一扫,有些好奇地问道:“夜陵,你在修树?”
      
      他可从来没见过有人在森林里修树的。
      
      “不,”夜陵转身,微笑道:“我在给他们治病。”
      
      治病?路权伸手摸了摸身边的树干,目光沿着枝干一直看了过去,突然伸手折下了一根带着六片树叶的嫩枝。
      
      他将嫩枝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在叶片的下端发现了好些深褐色的瘢痕,看上去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
      
      在他的身后,夜陵的脸微微一侧,目光淡淡地扫过了几步外悬停在半空中的海拉天眼。
      
      海拉天眼缓缓向上升起,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
      
      此刻,无数直播终端前的人看着一片漆黑的屏幕,终于在快要窒息前猛地吸到了一口空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端窗口上突然有人敲出了一行字:
      
      “请问刚才有人截图了吗?一万星币交换,跪求分享……”
      
      一万星币,相当于帝都星人一个月的平均工资了。
      
      然而,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又过了许久,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之前好像看到他骗婚……”
      
      没有人说话。
      
      身在迷乱星系的太仓总经理傅柏完全没有想到,就在他接管绿河星的第一天,他的名字以一种异常诡异的方式,登上了银河帝国全网的热搜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