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朕还有一个女儿? ...

  •   好在,虽然没能查到贵妃的目的,不过骊阳那边进展还挺顺利的,当天晚上就派人来给她送好消息了。
      
      “恭喜姑娘了,我家大人说了,姑娘进上的果子十分得圣上的喜欢,我家大人已经在圣上面前提过了姑娘的名字,让姑娘安心等消息便可。”被派来传话的是个长相喜庆的小太监,说话的时候笑嘻嘻的,十分讨喜。
      
      孟溪缘以前在骊阳的院子里见过这个小太监,知道这人确实是骊阳派来的,这才安下心来。
      
      即便自己并不算太富有,不过孟溪缘还是拿出了几个铜板给小太监,“我这里没什么好东西,大人别嫌弃。”
      
      小太监面上的笑容不变,对于这个很可能马上就能在圣上面前露脸的姑娘不敢得罪,笑嘻嘻的推迟了两句后便收下了。
      
      孟溪缘没有留人,不过命阿芙拿来一些刚摘下来洗过的西红柿递给小太监,“大人一路来此幸苦了,这是我菜园子里结出来的果子,大人拿两个路上吃了解解渴。”
      
      小太监见那果子红彤彤的十分娇艳,皮上还沾有水滴,看着就让人口舌生津,便没有多想的收下了。
      
      从孟溪缘这里离开后,小太监看了看这附近人少,便拿出孟溪缘给他的果子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十分可口,而且汁水充沛,一口咬下去果然十分止渴。
      
      小太监觉得这果子好吃,不过并没有全部吃掉,只吃了一个,剩下的全部揣起来,回去交给了骊阳。
      
      另一边,皇帝确实爱上了孟溪缘献上来的西瓜,每日都要吃一些才觉得爽快,不过因为孟溪缘这边也没有多少,每天送一个过去已经很艰难了,所以每次切开一个皇帝都要送几牙给皇后太子,以及贵妃母子们。
      
      贵妃得了赏赐,当天晚上跑来找皇帝,先是谢恩,之后便聊到了孟溪缘的事情。
      
      “不知陛下可还记得,十几年前陛下曾来过此地,当时陛下外出狩猎还带回来一个农家女子。”贵妃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皇帝的神色,提起了当年的事情。
      
      这些事情皇帝是不大记得的,听后“哦”了一声,皱着眉想了好久才道,“似乎有这么一回事,后来那女子可是跟着回宫了?”
      
      这种事皇帝本就不放在心上,因为自会有人去帮他处理。
      
      贵妃闻言叹了口气,颇有些感慨的道,“当年那位妹妹坚持不愿进宫,可是陛下的女人也不好放出宫去,臣妾听说最后那位妹妹就留在了这行宫里。”
      
      “哦?还有这样的事?”皇帝对于贵妃的话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反正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一个农女,既没有背景,也没能得宠,实在没办法在十几年后引起皇帝的兴趣。
      
      贵妃见状心中松了口气,她做这些最怕的就是皇帝重视这件事,她帮孟溪缘拿到公主的身份是真,却不想她因此受到皇帝的重视,否则她之后的谋划就会产生许多的波折。
      
      现在皇帝看着像是并不在意孟溪缘的母亲的样子,她才好继续说下去,“臣妾也是最近才听说,那位妹妹似乎还为陛下生下了一位公主,从小就一直养在这行宫里,竟然是没有向宫里禀报过的,臣妾前两日叫来那丫头看了看,倒是个不错的孩子,陛下可也要瞧瞧?”
      
      “你是说当初那个农女给朕生下个女儿?这么多年一直养在她自己的身边?”皇帝的情绪有了起伏,语气中透露着对这件事的不满。
      
      贵妃叹了口气,“臣妾也觉得那位妹妹糊涂,只不过那位妹妹已经去世几年了,死者为大,臣妾也不好说什么……”
      
      “行宫中这么多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人向宫里送消息的吗?简直没有规矩!”皇帝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有妃嫔生了孩子自己却不知道的恼怒,还是因为行宫中的人阳奉阴违。
      
      贵妃见状乖巧的上前轻抚他的后背替他顺气,嘴里柔柔的安慰,“陛下不必动怒,这行宫荒废已久,有些奴才不知天高地厚也是有的,好在这行宫里的奴才已经被骊大人整顿过了,想来这种事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你刚才说到的丫头……”皇帝没有接贵妃的话,这行宫里被什么人把持了他也并非完全不知情,只是事情既然暂时稳定了,他便不愿追究罢了。
      
      “那个丫头名叫孟溪缘,臣妾瞧着她在行宫里过的还不错,不过总归是皇家血脉,是应该带回宫中好好教养的,日后教养好了,为她寻一个好人家嫁出去,也不枉费她与陛下的一番父女缘分。”贵妃在皇帝的身边坐下,一边为他剥一颗荔枝,一边贤惠的劝导。
      
      皇帝就着贵妃的手吃下荔枝,沉吟了半饷才松口,“爱妃说的没错,是该见见。来人,去通知孟溪缘明日一早来见朕。”
      
      在皇帝的眼里,孟溪缘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人物,没必要大晚上的唤人来见。
      
      贵妃对此也觉得满意,这大晚上的来了,她也不希望跑出来一个孟溪缘来搅合。
      
      不过主子们怎么想的下人们并不知情,只是得了命令就马上去传话了。
      
      孟溪缘吃过晚饭正在院子里纳凉,就听到门外来了不少人,随后院子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人走了进来,“孟溪缘接旨!”
      
      听到这个声音,不光孟溪缘被吓了一跳,一旁的阿芙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
      
      孟溪缘慢悠悠的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走过去朝着进来宣旨的太监行礼,“小女孟溪缘前来接旨。”说完后便跪下了,
      
      宣旨的太监扫了一眼院子里的陈设,又看了看跟在她身后的唯一一个宫女,一挥拂尘捏着嗓子道,“传陛下口谕,命孟溪缘明日一早前去面圣。”
      
      “遵旨!”孟溪缘跪在地上乖乖的应声,随后磕了个头站起身来,从袖袋里摸出一小块碎银子塞给宣旨的太监,“多谢公公,有劳公公跑这一趟了。只是不知这明日一早具体是什么时辰?”
      
      宣旨的太监掂了掂手里的碎银子,实在没什么分量,脸上的神色便不甚亲热,不咸不淡的道,“具体时辰陛下并未说过。”
      
      说完后又想着这位姑娘的事情是贵妃娘娘亲自向陛下提起的,于是临走前补充了一句,“陛下平日里寅时末起身。”
      
      “谢公公提点,小女记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